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34 雨過歸巢空城之計

的時間,眾人也并未著急,況且禮官已經提前-前往。自會打點好一切等眾人前去。
  “千幽,為何你會加入玉衡宗,那可是一個小宗門?”白云山,古林皺眉問道。
  “玉衡宗,是小宗門,那七星堂呢?”千幽公主搖搖頭道。
  “七星堂,就算七星堂強大,為何設立了七個小宗門?我父王說,你被封為公主,有著這一方面原因,可七星堂和我大羅天朝有何關系?”古林皺眉問道。
  “關系?呵呵,這要問你父親,大玄王了,我可不清楚。”千幽公主搖搖頭,顯然不愿說。
  “水鏡,你說。”古林不螬所以,馬上又將問題推出。
  “世子要我說什么?”水鏡先生一臉幕笑道。
  “你說七星堂,為何要設立七個小宗門,而且還將七個宗門分散在四面八方?我查過資料,七個小宗門實力不一,但是在每個地方都無根無萍,為何要分散的那么遠?”古林問道。
  “分散四面八方?呵呵,天樞、天璇、夭璣、天權、玉衙、開陽、搖光,運七個小宗門,可不是分散在四面八方。”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道。
  “逕還不是分散在四面八方?天狼島,大羅天朝,還有其它運朝,根本不在一地。”古林不信道。
  一旁千幽公主橄微笑笑,微微感嘆,還是水鏡先生看的遠。
  “七星堂,七盟宗的位置,并非隨意擺設的,若世子仔細看地圖,就會現,七盟宗的位置,其實就是北斗七星的方位。”水鏡先生說道。
  “還是水鏡先生看的遠。”千幽公主贊嘆道。
  “不敢。”水鏡先生搖搖頭笑道。
  “那玉衡宗,這次到底生了什么事?”古林皺眉問道。
  “生什么事情,暫時還不知曉,不過,根據玉衡宗的規矩「讓守宗前往七星堂請長老,這必定是玉衡宗出現巨大危機,若宗主死了,必須請兩個長老以上,這一次,只請一個人,非常耐人尋味,到時就知道了。”千幽公主想了想道。
  兩個月后,鐘山一行在中途休息八次的情況下,終于抵達了玉衙宗不遠處。
  “嗚~~~~~~~~…~~~~~~^~隔著很遠的距離,就聽到了一聲長的狼嚎之聲。
  鐘山定睛望仝,此刻,在下方眾多山谷,聚過來大量的紅狼。
  狼?看到狼鐘山就有種親切的感覺,不過怎么會有這么多狼?那樣子,不像是狼族聚集地啊,好像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的一般。
  而看到狼,千幽公主雙眼一瞇,腳下白云度驟然加快。
  “嘭~~~嘭~~~嘭…~~~嘭…~~~嘭~~~一連竄的火球沖天而上,直射高空中的白云,一個個火狼好似非常暴躁一般,不斷張口噴著火球,直射鐘山一群人。
  不過,白云度大快了,而且靈活無比,轉瞬之間就繞過大量的的火球,直射遠處一座山脈,但是,越往前,狼越多一般,大量的紅狼聚集,讓鐘山不自覺的想到了當初在狼域,萬狼狂奔的聲勢。
  不過,這里萬狼的修為并不似在狼域,狼域那次萬狼狂奔,可是修為最低達致金丹期,而這里有大多是先天期的紅狼。
  白云越往里飛,狼越多,直到來到一個巨大的廣場。
  廣場如開陽宗廣場一般,豎立著一塊巨碲。
  玉衙宗!這里就是玉衡宗,玉衙宗外坐著大量的紅狼,最高有近四十米高,也就是最少元嬰期后期的紅狼。最大紅狼站在最前面,后面跟著大量紅狼正齜牙咧嘴的沖著玉衡宗。
  千幽公主的白云度極快,轉瞬之間就沖到了玉衡宗守山大陣之處,在眾狼現的白云的同時,白云已經竄到了玉衙宗守山大陣之處。()
  “呼~~呼~~呼~~…呼~~~呼~~~呼~~~~最高的那頭大狼未動,其它近三百頭大狼紛紛張口,一個個巨大火球向著白云之處轟擊而去。
  眾人進入玉衙宗大陣的一霎那,三百個巨大火球直沖大陣,并且在大陣之外,蕩出一片滔天火光的波紋。
  “咕嚕”
  扭頭看著身后火光漫天的大陣,古林咽咽口水。
  “這,這玉衡宗到底怎么回事?得罪這么多狼?這些狼都是沖著玉衙宗來的?”古林驚訝道。
  千幽公主沒有說話,而是皺著眉頭,白云直射向玉衡宗的中心,玉衙峰、玉衙殿。
  在白云飛過之際,遠處也快飛來五人。顯然外界群狼激奮,玉衙宗內也處于極度警戒之中,在一朵白云進來之后,玉衡宗“見過長老。”五人一飛來,就馬上站在虛空之中恭拜道。
  “走,先入殿。”千幽公主道。
  “是”五人馬上說道,繼而隨著千幽公主的白云,快飛入那遠處一座高山之岌的玉衙殿內。
  一路過來,鐘山看到大量玉衡宗弟子,正緊張的戒備之中。
  入殿站定,鐘山對運五人細細看了一下,三男兩女,為是一個凡人中年模樣的男子,穿著一身月白色的衣裳,旁邊四人站在其后,顯然此男子是玉衙宗宗主,而其他四個,是他的師弟師妹。
  “長老。”玉衙宗宗主一臉擔心道。
  “柳隨風,到底怎么回事?你派守宗去七星堂,是為了玉衡宗萬狼圍攻的困局?”千幽-公主皺眉問道。
  “不,是另一件事,這萬狼圍攻,卻是這些天剛生的事情。”玉衙宗宗主柳隨風馬上說道。
  “哦?”千幽公主疑惑道。
  眾人一起看向柳隨風■o“長老,還是先退去萬狼吧,那件事回頭再說。”柳隨風說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顯然柳隨風這口氣透露,另一件事現在并不是十萬火急。
  “外面這是怎么回事?狼族不會無緣無故就攻玉衡宗。”千幽公主皺眉問道。
  “是孽子惹的禍。”柳隨風一臉慚愧道。
  “嗯,繼續說。”千幽公主點點頭道。
  “孽子,不久前帶著十幾個玉衙宗第二代弟子,從山中不知哪里擒回來一頭金丹初期的火狼,孽子要將其馴服,但是,那頭火狼卻桀驁不馴,怎么也不肯馴服,因此被孽子打的遍體韉傷,奄奄一息之時,孽子將其丟了出去,任其自身自滅,想不到這火狼居然奇跡般的活了,并且帶著越來越多的狼前來復仇。現在,這外面的狼都是它召集的。
  柳隨風一臉慚愧道。
  “金丹初期的火狼?你兒子還真有本事啊。”車幽公主笑道。
  “唉,誰知道會闖這么大的禍?這外面元嬰期的狼,就過了十頭,金丹期的狼更多,先天期的狼可謂是數不勝數。而且還在不停的聚集之中。”柳隨風一臉苦笑道。
  “好了,你兒子呢?”千幽公主神情一肅道。
  聽到千幽公主一問,柳隨風臉上一紅。
  “怎么?還有休么好隱瞞的?”千幽公主皺眉道。
  “不,只是孽子太不爭氣,看到外界萬狼圍攻,就獨自躲到屋子中了。”柳隨風一陣嘆息道。
  聽到柳隨風所說,眾人一陣愕然,就是古林此刻也是一陣元語。
  “你兒子好大的本事,給玉衙宗引來滅頂之災,躲在屋子中就澈事了?”千幽公主冷笑道。
  “孽子的確不爭氣,但是,現在玉衡宗危機重重,還請長老為玉衙宗解難,待萬狼退去,再將孽子交與長老怒。”柳隨風馬上嘆息說道。
  “吏與我怒?我什么怒?交給守宗,如何懲罰,守宗自然會做。”千幽公主怒聲道。
  “是”柳隨風馬上點頭道。
  “外面這些火狼,是哪來的?怎么忽然這么多?”千幽公主皺眉道。
  “是西北方,炙火山脈的狼,都是來自那里。”柳隨風馬上說道。
  “炙火山脈?”千幽公主雙眼一瞪道。
  “你們沒有出過手吧?”千幽公主馬上再問道。
  “我們不敢。”柳隨風說道。
  “不敢?”千幽公主雙眼一瞇,盯著柳隨風。
  “來了這么多狼,我心中擔心,沒敢做過激驅趕,怕引來炙火狼將。”柳隨風擔心道。
  “是的,炙火山脈住著交火狼將,但是,他狼族可從來沒攻擊過玉衙宗,而且,就算如你所說,一只火狼的生死之仇,也不可能召集這么多的狼,柳隨風,你還有什么瞞著我?”千幽公主怒道。
  “我沒有,在下所說句句屬實,沒有半句虛言。”柳隨風馬上說道“長老,宗主所說句昝實話,沒有刪減分毫。”柳隨風身旁一人說道。
  “是的,長老,我們作證。”其他人紛紛說道。
  看到五人都如此之說,千幽公主深吸口氣道:“既然你們沒有瞞著我的,那就是柳隨風你兒子瞞著你了。他有話沒說全。”
  聽到千幽公主一說,柳隨風頭一抬,眼中閃過一絲焦怒,看向身旁另兩名男子道:“二位師弟,麻煩給我將孽子抓來。
  “是,宗主。”另兩名男子馬上應道。
  繼而,所有人都在大殿之中等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