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26 第四計戰鼓示警全城恐慌

“先生是說,水鏡步生因未盡倉力。現在凡經被井生迎世州小得不跳入陷阱,而又無回天之力了?”千幽公主驚訝道。
  “呵呵,希望如此吧。”鐘山不置可否的笑道。
  “不知先生找紫發大師做什么的?”千幽聳主問道。
  “紫震大師?我找紫震大師為我造了一副弓箭,一副非常特異的弓箭。”鐘山說道。
  “哦?”千幽聳主疑惑道。
  “走吧,隨我去看看。”鐘山說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這時,阿大也從新梳理好頭發走了過來,對著公主和鐘山恭敬一拜就站到了阿二的身邊。
  在鐘山的帶領之下,很快,四人就到了浮島上的另一個院落。
  紫定大師站在院中,看到公主走來。馬上上并恭拜道:“拜見公主。”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鐘山馬上說道:“紫定大師,弓箭做好了?”
  “不辱使命。”紫震大師自信的笑道。
  繼而,走到屋舍之內,取出一個箱子。
  鐘山對著紫震大師點點頭,紫震大師也馬上離開,畢竟,有些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知道了對自己不好,對別人也不好。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打開箱子。內部放著一柄刻滿無數符文的長弓,還有兩支凸浮大量符文的箭。弓和箭顏色一樣,同為天藍色。屬于套制的弓箭。
  “五品弓,五品箭?”千幽公主雙眼一瞇道。
  “不錯,五品弓箭,已經可以射開合體期的罡罩了,更何況水天涯元嬰期的修為?”鐘山笑道。
  “莫非先生真的要用水天涯試箭?”千幽公主疑惑道。
  “公主看看,這五品弓箭,到底有何不同。”鐘山笑道。
  聽到鐘山所說,年幽公主抓起那一柄弓箭。神識探查了一會,眼睛一瞪道:“這箭。”
  “呵呵,不錯,兩支箭,一支是真的,而另一支箭是假的,根本不是五品箭,最多算是三品箭,根本破不開水大人的罡罩,可是別人看不出來啊,和平常五品箭一模一樣,而且,只要水大人故意減弱罡罩力道。以水大人修為,甚至能在短暫的時間里,改變此箭的準頭,射入身體無害的部位,或者擋住這支箭。”鐘山肯定道。
  “先生還是要讓水天涯中箭?制造莫大悲情?借此引起全城共憤,增加選票?”千幽公主驚喜道。
  “公主真是智慧超群,一看就知道了。”鐘山笑道。
  “可是,莫百里的堂兄,他會射這一箭嗎?”千幽公主問道。
  “他不會射,也不需要他射。是阿大去射。”鐘山無比自信的說道。
  “我?”阿大驚奇道。
  “不錯,阿大的箭法,這些日子我也見識到了,由阿大來射,再好不過。”鐘山無比肯定到。
  “可是,那莫百里的堂兄,怎么處理?”千幽公主道。
  “這柄弓,就是給莫百里堂兄的。”鐘山輕輕接過那柄弓說道。
  “弓?這弓有何特殊?”千幽公主疑惑道。顯然剛才沒看出來。
  “公主,可以仔細看看,這弓到底哪里有問題。”鐘山笑道。
  剛才沒發現特殊,但是鐘山那口氣,這弓肯定和箭一樣,被做過手腳了。到底哪里問題?
  千幽公主拉了一下弓弦,長弓之上瞬間布滿了藍色能量,就是弓弦之上,也好似蓄出大量能量一般。
  沒有問題,絕對是五品強弓。千幽公主眉頭微皺,看向鐘山。
  “公主,你將其收入儲物手鐲看看。”鐘山笑道。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一探手。長弓依舊在手掌,沒有裝入?
  “寶靈?不對,這只有五品。沒有寶靈,但,為何?先生,你在弓中植入生靈?”千幽公主驚奇道。
  “哈哈,不錯,這還多虧了紫震大師,在這柄弓內,封存了一只冰蠶,并且讓它休眠,千日之內不會蘇醒,而且因為長弓煉制復雜,在冰蠶四周設置了隔絕神識的陣法。即便知道那一截神識查不了,也不會太在意的。”鐘山無比自信道。
  “如此一來,莫百里的堂兄。只能一直將此弓抓,而不得收入儲物手鐲,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萬人矚目之下“射殺,水天涯?”千幽公主興奮道。
  “不錯,這些日子,為了收買他,已經讓他無端得到大量好處了,是時候吐出來了。”鐘山自信的笑道。
  “可是先生,我如何出手?城內可都是修者,一旦箭出,所有人目光可就全部轉向箭來方向,向我了啊,莫百里的堂兄絕對不會讓我站在他身邊射的,就算在他附近,他也會察覺的,絕對會遠遠躲開,那時我的一箭,不是作繭自縛了?”阿大擔心道。
  “呵呵,阿大你放“執既然想到眾個辦法。自然有辦法解決,到時就是我們盤組…韋情了。到時保證你射完之后,都沒有人看你一眼,所有人都看向莫百里的堂兄。”鐘山無比自信道。
  “是,先生。”阿大只能點集頭。
  若不是這些天鐘山強大的智慧證明了他,打死阿大也不信的。城內可都是修者,并不是凡人界那種沒有眼力之人,自己射了這么一箭,怎么可能有人不看我?將我忽略過去?
  “那千幽就等著看好戲了?”千幽公主笑道。
  “公主就等著看吧。”鐘山笑道。古林所在大殿之中,水鏡先生輕搖羽扇,皺眉思索之中。
  “水天涯他瘋了?他讓你堂兄去射他?”古林一臉驚奇的看向莫百里道。
  “是,我那堂兄是這樣說的。”莫在里皺眉道。
  水鏡先生皺眉思索著,眉頭緊皺。
  “水鏡,水天涯到底是怎么想的?”古林問道。
  “他在最后一天,制造莫大人為選票刺殺水天涯的假象,讓全城人都唾棄莫大人,扭轉乾坤。”水鏡先生一眼就看了出來。
  “我會刺殺他?現在大局已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必勝了,何須要刺殺水天涯?。多,這水天涯越來越不要臉了。”莫百里說道。
  看看莫百里,水鏡先生道:“那莫大人準備怎么做?”
  “當然讓我堂兄不要理他們。”莫百里馬上說道。
  “可水天涯不會再找別人嗎?不會再找你其他核心人物嗎?一旦有人假射水天涯,那時。別人可不管其中有何關節,只知道,你的人要殺水天涯。”水鏡先生說道。
  “那我們怎么辦?”莫百里馬上說道。
  “是啊,水鏡,你可千萬不能輸啊,為了這次能贏,我憋了好久沒去找千幽,不要在這最后的時機出了岔子。”古林馬上說道。
  “還讓你聳兄去,不過要注意一個字。”水鏡先生說道。
  “先生請說。”莫百里恭敬道。
  “一個字“拖”那是最后一天,在這最后一天,你堂兄盡力按照他們安排去做,但是,到那時,絕對不要射箭,讓他們啟用你堂兄,而你堂兄極力配合,但不做實事。”水鏡先生道。
  “是,先安,只要拖過那最后一天。大局一定,那就一切沒有機會了。”莫百里笑道。
  “嗯,既然他們這樣做,你也讓你收買的人,到時用箭假射你。”水鏡先生說道。
  “他們肯嗎?”莫百里疑惑道。
  “他們應該不肯,既然要做戲,就做全套吧,讓他們的人也射你,而且,唉,這短時間,你也不可能再收買到他們的人了。”水鏡先生一陣皺眉。
  “先生,百里這就去做。”莫百里說道。
  “等等,對方肯定不可能這么簡單,明知你堂兄不會射,還讓他去?”水鏡先生搖搖羽扇在大殿中走了起來。
  走了幾步,水鏡先生腳下一停道:“我想,水天涯到時肯定還有其他陰謀,不過現在還不知曉,讓你堂兄多注意一下,隨時匯報
  “是”莫百里深吸口氣道,顯然還是非常擔心。
  “還有,既然找不到人了,你就找一個絕對陌生的面孔,到時看情況擇機而動。”水鏡先生說道。
  “擇機而動?干什么?”古林問道。
  “找一個陌生的面孔,擇機替換莫大人收買的人,以防萬到時由那陌生面孔之人,假射莫大人,不能讓他們獨領風騷于人前。”水鏡先生雙眼一瞇道。
  “是,有了這一層保險,即便水天涯再玩出什么陰謀,我們也能應付了。”莫百里興奮道。
  “嗯”水鏡先生點點頭。心中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走,我隨你去見見你那收買的人,順便問問千幽現在怎么樣了。”古林馬上說道。
  “是”莫百里應道。
  繼而,二人馬上走出了大殿。獨留水鏡先生在大殿之中思考。
  那個人,千幽公主身后的那個人,到底要搞什么鬼?假射水天涯。引起民憤,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計策,但他又為何要告訴我?這樣我不是可以轉手化解嗎?到底為什么?難道在對我宣戰嗎?他就那么的自信?不對,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擔心的事情又來了,汗,被超出了一票,第十一名了,兄弟姐妹們,還有月票啦!幫我爆回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