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25 這里是我們的根

“讓阿大做步生的陪練如何”千幽公津看著鐘遼說道“多謝公主。”鐘山馬上不客氣道。
  “阿大,接下來一段時博,就陪先生練功。”千幽公主說道。
  “是,公主。”阿大恭敬道。
  這些天下來,對于鐘山也產生了敬佩,因為鐘山一系列操作,阿大可是親眼所見的。水鏡先生站手古林一旁,面前莫百里皺眉道:“世子,先生,我已經派兩人接觸水天涯那邊的人了。”
  “怎么樣?讓你的人干什么了?”古林問道。
  “僅僅讓他們探聽我們的消息而已。”莫百里說道。
  “揮聽我們的消息?那好啊。我們就將計就計,釋放一些假消息過去,給他們制造混亂。”古林一臉興奮道。好似自己想到多么高明的計策一般。
  一旁的水鏡先生卻是一陣搖頭。看看古林又不好搏了他的興致。
  探聽?探聽什么,莫百里有什么策略施展,都是自己三人拿主意,自己有話也不會說給莫百里聽,頂多到施行某個策略的時候,才告知莫百里,但是,那時莫百里馬上就施行了,沒有什么好泄露的。
  不簡單,千幽公主身后之人收買莫百里的人,明顯沒有這么簡單,到底要用他們干什么?他們又有什么用?
  “真的沒有其他打算嗎?”水鏡先生皺眉道。
  “沒有聽說。”莫百里道。
  “沒有聽說,不代表沒有,他們現在不說,或許要等到以后關鍵的時候,給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水鏡先生皺眉道。
  “那先生,我們該怎么辦?”莫百里問道。
  “不明所以,那就靜觀其變。不過。投票期間,一切瞬息萬變,不能被動等待,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如之前一樣,效仿他們。就算到時他們利用你的人做什么,你也可以利用他們的人做同樣的事情。”水鏡先生想了想說道。
  “是,先生。”真百里馬上恭敬道。“轟、轟、轟…一鐘山提刀狠狠的斬向阿大。阿大恭恭揮出,此次擋開刀罡。
  “喝”鐘山大喝一聲。
  又一道十五丈長的刀罡狠狠的劈向了阿大。阿大雙拳交錯,用力向上一頂。
  “轟”
  交錯的拳罡狠狠撞向了刀罡。一撞之下,刀罡盡數潰散,高此刻的鐘山卻露出詭異一笑。
  “轟
  一道雷柱,在刀罡散去之際,從天而降,狠狠的劈在了阿大的頭頂。
  阿大眼中一窒。全身罡勁快速涌出身體,在頭頂形成一個厚厚的罡罩。但,好似還略顯慢了一點,形成中的罡罩,僅僅擋住了大部分的雷電,少部分雷電還是直接沖到了阿大的頭頂。
  “嘭
  阿大頭發炸成了雞窩頭,臉上狠色一顯,罡勁一沖。
  “吼
  一聲巨大的虎吼之音,鐘山只感覺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虛幻的猛虎一般。狠狠撲向了自己。
  “轟”
  鐘山全力防護之下,被撞飛了出去。撞斷了一顆大樹。
  ”
  鐘山大吐口鮮血,玩大了。
  “先生,對不起,在下剛才本能反應。”阿大一臉焦急的跑了過來。
  鐘山一抹口中鮮血,看看阿大那雞窩頭,臉上露冉一絲苦笑道:“我沒事,本能反應,我知道。不怪你!”
  “先生恕罪。”阿大再度擔心道。
  “比斗不受傷,那算什么比斗。這樣更好,放心,沒事。”鐘山輕輕站起身來。
  “謝先生。”阿大馬上說道。
  “嗯,你去一下頭發吧。”鐘山笑道。
  摸摸爆炸式的頭發,阿大有些尷尬的對著鐘山微微一拜,快速飛走去了。
  “先生,沒事吧。”千幽公主站在不遠處的石桌處問道。
  “沒事,公主來了,在下剛才沒注意。”鐘山慢慢走過去道。
  千幽公主坐在石桌旁,阿二和水天涯站在后面。
  “先生練功,真是刻苦。”千幽公主遞出
  “多謝公主。”鐘山坐下,端起就喝。
  一口下肚,只感覺剛才的被阿大本能反應造成的傷好多了。
  “不,阿大可是元嬰巔峰的修為,居然被先生逼到失態,而且還不止今天一次,先生真的不是凡人。”千幽公主誠懇的說道。
  “呵呵,也許我比較特殊吧。”鐘山笑笑道。
  “是的,先生非常的特殊。”千幽公主也笑笑回道。
  “水大人,還剩下五天了,現在情況怎么樣了?”鐘山問道。
  “莫百里四百萬張票,而我現在只有三百一十萬張票。相差九十萬張。”水天涯擔心道。
  “無妨,不是還有近:百萬張票嗎?還有五天的時間。”鐘山笑道。
  “是”水天涯點頭道。
  “這些天,莫百里被你收買的兩個人,按照我吩咐的去做了嗎?”鐘山看看水天涯問道。
  “是的,完全按照先生說的去做了,不過,他們那樣胡鬧,對我們有用嗎?”水天涯擔心道。
  “對我們沒用,但是對水鏡先生有用啊,這段時間,水鏡先生肯定被搞的頭大了,哈哈。”鐘山爽朗的笑道。
  “是,誰讓水鏡先生太聰明了呢?一點小事都要想的很多。”水天涯附和著笑道。
  “你的那些被他們收買的人。現在情況如何?”鐘山再度問道。
  “他們全聽我的,正在“安心。被收買之中,只要先生一聲令下,他們赴湯蹈火。”水天涯肯定道。
  “好,這樣最好。不過,我現在不要他們做什么,而是準備透露點東西了。”鐘山笑道。
  “先生請說。”水天涯認真道。
  “你跟那莫百里的堂兄說,夫選最后一天,你前往城主府的那天,讓他用破罡箭伏擊。”鐘山說道。
  “伏擊?伏擊莫百里?”水天涯驚訝道。
  “不是,伏擊你!”鐘山一指水天涯認真道。
  被鐘山一指,水天涯汗毛一豎,瞪大眼睛盯著鐘山,一臉的擔心。
  “不要擔心,只是佯裝射你。到時要一定射偏了。再說了,那么多護衛,也不可能射到你。”鐘山馬上笑道。
  聽鐘山一說,水天涯長吁口氣。冷靜下來,水天涯馬上想到了什么。
  “先生,你是要栽贓莫百里?讓所有人認為莫百里為了克選,要刺殺我?”水天涯馬上問道。
  “不對啊!”水天涯接著疑惑了起來。
  “怎么?”鐘山笑看水天涯。
  “先生,那莫百里堂兄,雖說被我們收買,但按照先生所說,應該還是莫百里之人,到時怎么可能聽我們的?”水天涯擔心道。
  看著水天涯,鐘山微微一笑道:“他肯定會按照我們說的去做,而且會站到我指定的地方,至于射不射,那就不重要了。”
  “為什么?”水天涯一臉疑惑道。
  “因為水鏡先生會讓他去的。而且,你的人,那被“收買,的人,也肯定會同樣被邀請過去,佯裝用破罡箭射莫百里。讓你的人聽話,照他們說的去做。”鐘山自信道。
  “可先生,這是為何?”水天涯一臉的不理解。
  “你照做吧,到時你會知道為什么的。”鐘山搖搖頭道,顯然還要賣個關子。
  “是,先生。”水天涯只能帶著疑惑應道。
  繼而,千幽公主又將水天涯打發走了。
  “先生準備動手了?”千幽公主興奮道。
  “不錯,圈套已經布置好了。只等水鏡先生往下跳了。”鐘山無比自信道。
  “先生就有那么大的把握?”千幽公主問道。
  “七成把握。”鐘山自信道。
  “為何先生這么自斟”千幽公主問道。
  “水鏡先生才能母庸置疑,但是,水鏡先生這一次做錯了一件事。或者說是他故意這么做的。”鐘山說道。
  “哦?愿聞其詳?”千幽公主道。
  “水鏡先生這次,主守,一直守,都是我在攻,久守必失。”鐘山自信道。
  “久守必失?”千幽公主皺眉道。
  “不錯,我能感覺到水鏡先生才能不僅如此,但是。這一次,他卻不動分毫,僅僅是一直守,從來沒想過出來和我對決,只是不停的化解、化解,也許他本來就沒有為莫百里盡全力的想法,他這樣一直化解,的確化解了我設置的大量滯障,但是,在我一次次的設置滯障的同時,也將他所掌控的環境逼的越來越窄,現在避無可避,將會是一個。必死之局,再也化不了了。也來不及化了。”鐘山無比自信道。
  危險了,追兵已經到門口了,求月票,求月票在甩開。好不容易第十名的,不能再掉了。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