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21 攻防之間必死之局

,二五品官印下來的當天。鐘山就感受到倉身陣舒暢,巡聯種非常奇特的感覺,好似全身有著用不完的力量,一種修煉隨時能夠突破的
  。
  鐘山知曉,是氣運,氣運籠罩。沖刷業障,大情王朝的建立,也導致氣運臨身,但是,那是一個慢慢積累的過程,一點點增加,使得自己感受的不是那么明顯,但是,這天朝五品官落實的一霎那,鐘山就感受到了。
  雖然沒有達到軟位之身,但是,有著這龐大氣運臨身,加上大惜王朝的氣運臨身,鐘山可以感覺到。現在的修行速度是以前的兩倍了,快出了很多,也節省了大量的時間,不過,鐘山依然沒有放松,因為快出到兩倍,也僅僅是自己的兩倍,自己本身根骨就差,修行慢,這僅僅在原先基礎上達致根骨中等的人修行速度。
  不過能增加,鐘山依舊感覺很滿意了。每日練功一點也不落下,除了想想無雙城城主競選,就是練功。沒日沒夜的練功。
  鐘山這瘋狂的練功勁,也好似感染到了千幽公主一般。一直以來千幽公主都沒有打擾。
  靜靜的等著鐘山。
  鐘山在劈了幾次池水之后,好似終于找到那稍縱即逝的弱點一般,豎刀真元灌注,巨大刀罡盡顯,一刀向著池塘中心慢慢的劈去。
  一旁的水天涯終于看到鐘山真正出手了,之前那簡直就是拔蘿卜。現在才是真正使用真元劈池據。但,用刀劈池塘有什么用呢?
  刀劈下了,十丈刀罡在接觸池水的一霎那,池水居然非常詭異的向著兩邊快速破開了,好似無盡罡風吹過,從刀罡口快速吹向四周。
  但,那刀罡之下一點罡氣沒有,就是刀氣,鐘山都沒有釋放,就那最基本的一個刀罡,刀罡劈下,那無形的巨力越來越大,刀口兩邊的池水,忽然間卷起詣天巨浪一般。向著兩邊岸邊瘋狂的撲去。
  “華
  岸上兩邊好似被洪流沖刷一般;驟然間無盡大浪撲來,巨浪之下,甚至一些大樹都被大浪沖擊倒下。而在整個池塘之中,卻是詭異的被鐘山一刀迫開了所有水。一池的水。轉瞬消失一空。直到撲到岸上的池水再度流淌回來。
  這一刀,好似凝聚了鐘山所有心神真元一般,一刀之后,鐘山站在空蕩蕩的池中疲憊的喘息著,不過喘息之時,臉上卻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在鐘山一刀劈下之際,千幽公主就忽然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另一邊三人同樣露出不可思議之態。
  “三疊破浪刀”千幽公主驚奇的叫道。
  “不對,不是那套刀法,三疊破浪刀必須要元嬰期的實力才能施展。況且也不止這點威力。手法也不對,這,這是什么刀法?”千幽公主馬上推翻了之前的結論。
  另三人也是驚奇的看著。
  千幽公主一叫,鐘山就馬上轉頭望去,剛才為了創出這刀法,心神太投入了,以至于公主到來都沒發現。
  輕輕跳上岸,真元一催動,衣服就全干了。
  “見過公主。”鐘山說道。
  “先生,你剛才那是什么刀法?我怎么看不出來?而且好似元嬰期才能以法施展的刀法啊?”千幽公主驚奇道。
  看看千幽公主,千幽公主能夠一眼看出自己修為,說明千幽公主最少也是合體期,剛才那刀法,那刀法可是自己自創的,折破紋路,第一重破木紋,第二重破石紋,第三重,破這無形的水紋。
  雖然在千幽公主手下任職,但鐘山可沒傻到掏心掏肺的什么都說。
  “那是在下得遇一名奇人,由奇人傳授的。公主見笑了。”鐘山輕描淡寫的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也能聽出鐘山的敷衍,既然鐘山不想說,千幽公主自然不會再提。
  “先生,馬上就要開始在各大商業區設置競選投票臺了,馬上開始投票了,直到十個月后。”千幽公主說道。
  “帶地圖了嗎?”鐘山問道。
  “阿大”千冉公主叫道。
  阿大迅速取出當初在一個白玉自,平放下,然后微微一催動,整個。無雙城的投影就全部映射了出來。不過一些被紅、藍光幕遮蓋的地方。地圖上也是遮蓋起來,使之看不到內部。而且這投影也是一個粗圖。
  “水天涯,你來給先生解釋一下投票。”千幽公主說道。
  “是”水天涯馬上應道,繼而走上前來。
  “全城,有七十二個商業區,每個商業區內有著十處廣場設置投票臺,投票臺呈葫蘆之狀,兩個相連的圓臺,一紅一藍,紅色代表我,藍色代表莫百里,每個人有一次投票機會,只要用各自私印蓋一下選中…兇”就算投宗票了,汝是個記名類的法寶。曰投巴請;甥一次就無效,并且每日會將投票數目映射到城中一南一北再個巨大玉璧之上。最后看誰得到投票的人數多水天涯解釋道。
  “呃?就是這種印?”鐘山取出自己的官印,好似板磚般的大印。
  “對,大羅天朝每人有一塊。因為制造的非常特異,因此不可仿造,且因內部陣法,使得每人的私印可以被大羅天朝特殊物品識別。”水天涯說道。
  看看手中的大印,鐘山心中一陣奇特,這種印非常奇特,它是怎么制造的?有此一印。不是好似在地球時的身份證?不但能夠分清國人。而且還能凝聚民眾的向心力,果然是好東西,以后一定要找機會將這個技術弄到手才行。
  “現在宣傳的效果怎么樣了?”鐘山看向水天涯問道。
  聽到鐘山一問,水天涯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的神色。看到水天涯表情。鐘山神色一緊,眉頭一皺。
  “先生,你那方法,起初還算可以,有些人選擇相信了,但是我的人宣傳“戰爭危機”而莫百里人宣傳“和平時代”漸漸的民眾都趨向于他了,而且我派出的人回來都說他們宣傳時,越來越費力,就算原本已經選擇相信他們的人,也漸漸的不信任了一般,甚至在城南,還有人抱怨我的管理太嚴了,給他們帶來諸多不便。”水天涯搖頭嘆息道。
  千幽公主卻是喝著茶,什么也不說,靜靜的看著,臉上露出絲絲微笑。好似等待鐘山拿辦法一般。
  說起來,自從見識到鐘山智慧后。千幽公主對于鐘山越來越期待了。以至于這次無雙城競選,千幽公主都不準備再管,不再動腦筋了,不是千幽公主想不出一點辦法,而是不準備想辦法了,接下來就是靜靜的看,看鐘山操作,看他如何謀劃此次競選,也算在為鐘山打分,千幽公主想看看,這鐘山到底有多大才能。
  無雙城得失,其實并未看在千幽公主眼中,就算成了,也是為正一王收攏一城,與其一城的得失,不若得一賢才。
  鐘山聽完水天涯的話,就呆滯了一會,繼而一陣無語,這水天涯怎么混到這一步的?怎么做事的?
  “水大人,你那些出去宣傳的人。都是各自待在一個地方嗎?”鐘山問道。
  “不錯,每日都會找不同的人為我宣傳。”水天涯說道。
  看著水天涯那滿意的態度,鐘山一陣無言,看看千幽公主,而千幽公主卻是給自己一個,“你拿主,的神情。
  皺眉看看千幽公主,鐘山能猜到千幽公主的打算,微微一嘆,算了。就當補嘗八門金鎖陣的虧欠了。
  “水大人,你這是宣傳,是做地下工作,怎么能讓那些人停在一個。地方?時間一長,人們就對他們免疫了。一天到晚只說同樣的話,誰還會太用心的聽?你要讓他們流動起來,每一個人,每一天換兩個到三個。地方,接下來三百天左右,你要讓他們每個人都將所有宣傳點都跑一圈。讓那附近的民眾,每天都能看到不同的人說“戰爭危機”一天看到三個,十天就看到三十個人,接下來看到幾百個人都說“戰爭危機”就算這些人不信,也心里搖擺了啊,大人聽過三人成虎的故事嗎?”鐘山無語的說道。
  聽到鐘山一說,水天涯臉上一紅。知道之前沒有做好。
  “嗯,還有,我發現水大人有點不對鐘山想了想說道。
  “哦?哪里不對?”千幽公主奇怪道。
  “水大人自己都不信戰爭危機。水大人,要知道,你的一言一行,絕對影響那些宣傳人的情緒,你自己都不信,他們能自信的宣傳嗎?首先。大人要調整好自己的狀態,讓自己完全相信,那么帶給宣傳人時的形象,才能更加讓他們相信,才能更好的宣傳。并且。每一天在出去宣傳前,都必須先集合一下,給每一個人洗腦一遍,再讓他們出去。”鐘山說道,這些都是以前鐘山搞傳銷期間的積累,可以說是鐘山最拿手的東西。
  “洗腦?”水天涯看向鐘山疑惑道。
  “就是每日出去前,要不斷向他們灌輸“戰爭危機。的思想,讓這些宣傳的人都產生緊張憂患之心。才能更好的宣傳。”鐘山說道。
  “這樣效果差別很大嗎?”水天涯問道。
  “當然,連自己都不信,何來說服別人?宣傳之時,要理直氣壯,理所當然。是必須,是必須理直氣壯,理所當然。”鐘山沉聲道。
  比:都是為拉票操碎了心,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