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5 城主之爭

十天后。水無痕的家,那座浮島之上。鐘山和南霸天所瓦院小院中有著石桌石凳,桌上放著兩個壇子,還有兩塊好似板磚一般的紅玉,一面凸浮著大羅天朝四字,另一面卻是凸浮著姓名和官職。
  正面:大羅天朝
  反面:鐘山。三等護衛
  正面:大羅天朝
  反面:南霸天,委署前鋒參領
  這兩個就是二人的大印,看著這兩個好似板磚般的官印,鐘山心中一陣無語,原來大羅天朝每個人都有一個這種印。只是普通人的反面凸浮著姓名,然后是“草民。二字。
  而且這還不是普通大印,而是特制的,好似身份證一般,還有專因法寶來識別真假。
  二人沒有管各自的官印,而是各端起一個壇子。
  “霸天,任職下來了。你我又要分開了,今天算是為你伐行吧。”鐘吐端起壇子說道。
  “好。你我都在大羅天朝,以后還會見面的,來喝。”南霸天端起壇子和鐘讓撞了起來。
  “當”
  酒壇相撞,二人大喝了口酒,這也是鐘山買來的九靈萬花釀,一種靈酒。不過為了南霸天線行,再好的酒也要拿出來的。
  “我是要去另一個城池,戰斗立軍功去了,你卻留在了無雙城。三等護衛,這種官有什么前途?”南霸天笑著說道。
  “哈哈,要不我們比比,到下次見面,看誰的官大。”鐘山朗笑道。
  “好,比就比。”南霸天笑道。
  “當。酒壇再撞。二人再飲一口。
  “上次你真的很兇悍,殺個人。就將所有人鎮住了,我猜想,就算水大人不出現,那莫言冰也不敢集手。”南霸天笑道。
  “跳梁小丑。提他做什?敗了你我興致,來,繼續喝。”鐘山再度端酒道。
  “好,不提他。”南霸天爽朗的笑道。
  “不管未來如何,你我兄弟之情,永遠不變。”鐘山說道。
  “好”南霸天也是朗聲道。痕,卻是留了下來。
  踩著大刀。隨著水天涯在無雙城中飛著,飛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停在空中一個紅色光幕之外。
  “走吧,你以后就在這里任職。”水天涯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道。
  穿過紅色光幕是一個巨大的空中浮島,浮島四周有著大量的守衛守候,四周有著很多典雅的宅院,養著一些珍禽異獸。
  不遠處是幾個宮殿。
  水天涯帶著鐘山。直奔不遠處的一個最大的宮殿。
  幽香殿!
  幽香殿下,站著一些侍衛守衛幽香殿,好似冉部住著一個非常重要的人一般。
  鐘山皺皺眉頭,緊跟水天涯之后。
  “走”水天涯說道,并且舉步跨入殿中。
  鐘山點點頭。也跟著走了進去。
  一步跨入大殿。鐘山就看清楚了內部,內部中心。有著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白玉桌子,桌子好似一個法寶一般,凸浮出一些光彩投像,投像中,有浮島。有山川,有河流,有城墻,有城樓。
  無雙城,那是無雙城,無雙城立體投影,將整個無雙城全部映射在內?好似一個活的圖一般。
  不過,這些都不是關鍵,關鍵的是鐘山看到了兩個。熟人。
  大殿之中一共三個人,兩人站在兩邊,好似侍衛一般,一人背對著鐘山,抓著一柄折扇,看著眼前的無雙城投影地圖。
  看到那兩個侍衛,鐘山瞳孔一縮,因為這兩個可是熟人,阿大、阿
  那背對自己之人就呼之欲出了,千幽公主。
  鐘山露出一絲苦笑。深嘆口氣。還是被她找到了。
  “微臣拜見公主。”水天涯馬上彎腰恭拜道。
  “下臣鐘山拜見公毛”鐘山只能微微一彎腰恭拜道。
  聽到二人的聲音,好似打斷千幽公主的思緒一般,停下看無雙城池圖,緩緩轉過頭來。
  千幽公主今日。一身紫衣,但是,卻是男裝打扮,手執一柄執扇,看上去瀟灑無比。轉過頭來之際,卻給人驚鴻一瞥的感受。
  “水天涯,這就是我的護衛?”千幽公主看著鐘山,露出一絲饒有興趣的笑容。
  “是的,公主,這正女一等護衛。鐘山”水天涯馬上應命道。“臣鐘山。拜見公主鐘山見千幽公主裝糊涂。只能再度拜道。
  “大膽鐘山。見到公主,還不下跪?”一旁的阿大忽然叫道。
  聽到阿大的叫。鐘山眉頭一皺,而對面千幽公主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顯然阿大所說是千幽公主授意的。
  一旁的水天涯卻是微微一躬身,退到了一邊。獨留鐘山面對千幽公
  若是換個人。在這種場合下自然雙膝跪地了,但是,鐘山不然,鐘山知道千幽公主是在捉弄自己,跪下等于白跪,畢竟水天涯也沒有跪,而且還途惹對方看不起。
  這個時候。與其被千幽公主用身份要的團團轉,不如一開始就將話挑明了。
  “公主。昔日下臣多有冒犯,還請公主海涵鐘山誠懇的說道。
  看著鐘山,千幽公主微微一笑道:“你終于記起我了
  “是,自從九年前僥幸得寶,鐘山一直心懷歉疚,自覺愧對公主,九年來從來沒有忘記。”鐘山說道。
  對于千幽公主。鐘山是懷有一點愧疚,畢竟當時千幽公主非常照顧自己,但這種愧疚也沒有鐘山說的那么夸張,時時沒有忘記?
  “呵呵。你會覺得歉疚?哼,鐘山,你大膽,從來沒有人敢讓我吃虧。”千幽公主表情說變就變。
  千幽公主一怒。語氣之中自有一股傲然的氣勢,這是一種絕對上位者的氣息,不似鐘山前不久面對莫言冰時裝出來的,而上那種在高位之上多年養成的氣勢,那種真冉一言決定百萬人生死的氣勢。
  鐘山心中一緊,但還是迅速凝神定心。
  “昔日之事。鐘山自覺愧對公主,若有機會,鐘山必定補償公主損失,望公主不計前嫌,鐘山才能盡力輔佐公主。”鐘山不卑不亢的說道。
  看著鐘山在自己氣勢之下依然淡定自若,千幽公主眼中透露出一絲喜意,在千幽公主心中,鐘山就是一個草根,無落的草根,能在自己氣勢之下如此淡然自若,那此人必定不是凡物,千幽公主自覺看人很準,見到鐘山如此。自然更加高興。
  不過,千幽公主知道,一個人若想為自己所用。必須要將其壓服。讓他心服口服。才能真正為自己所用。
  “呵,補償?如何補償?你有如何保證能夠補償?想要我不計前嫌,你須得拿出足夠的才能或者信譽讓我相信你有能力補償啊。”千幽公主指尖折扇一轉,微微一笑道。
  聽到千幽公主所說,鐘山眉頭微皺。但也長舒口氣。千幽公主果然不是專門針對自己,而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公主要如何證明?”鐘山沉聲道。
  此刻,公主身份壓住,鐘山自然只能如此。
  “我也不為難你,我在你這個修為的時候。圣上曾經給我出了十道題,我解了八道,還有兩道沒有解決,若是你能夠解決,我可以既往不咎,并且將你奉為上賓,稱其先生,若是不能,那你以后每次見我,都須得跪拜行禮千幽公主一邊說,一邊走向北面的寶座。
  在千幽公主說時,一旁的水天涯和阿大阿二都是面部抽了抽,千幽公主的智慧。三人再清楚不過,圣上出的豐道題?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兩道連千幽公主都沒有解開,這外人如何解開?
  不自覺的。三人對鐘山望去之時,投過去一瞥同情的眼神。
  鐘山皺皺眉頭。自然也知道這是千幽公主的刁難,圣上?那不是大羅天朝的主人?大羅天朝的圣上?
  鐘山有些好奇圣上出的十道題了,但是,眼前明顯是一個陷阱,能
  “公主請說。微臣盡力而為。”鐘山只能跳入這個陷阱。形勢所逼,而且千幽公主也說了,那時她修為和自己一樣,應該來說就在自己承受范圍內,希望不要太難。
  “好”千幽公主微微一笑。
  “阿大”千幽公主叫道。
  “是”阿大馬上走上前來。探手間,取出一個直徑一米的金屬殊和一粒再升丹。輕輕的,將兩個球形之物放在那的圖投影消失的桌子之
  鐘山眉頭微蹙。輕輕走上前去。細細的檢查了一下。
  再升丹。只是普通的再升丹,而那個金屬殊。卻是光滑無比,只是在金屬球上。有著兩個小孔小孔的直徑最多只有小拇指甲的一半大透過小孔。內部黝黑一片。
  “兩道題。就是這兩物。”千幽公主笑道。
  晚上還有兩更求多余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