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長生不死107 祖仙十四重天

血海外圍,太一所在大殿!mp3
  兩道身影從遠處轉瞬而來。
  “嘭!”
  幽冥先生、人尊落于大殿之外。
  大殿大開,二人微微一鄂間走入大殿。
  “拜見神皇!”二人同時拜道。
  大殿之中,此亥已經站有十名妖神,還有陸壓圣人。
  太一高高的坐在寶座之上,看著趕來的人尊和幽冥先生二人。
  “如何了?”太一淡淡道。
  “冢之大陣,已經布置完全!隨時可以開啟,這其中,幽冥圣人幫了屬下很多,一些環節,還是幽冥先生幫忙布置,才能如此快速布置完全的。”人尊不敢鞠躬道。
  “我的風水術有限,全賴人尊指點!”幽冥先生不敢居功,微微笑道。
  “好!”太一點點頭。
  “啟稟天帝,我軍布置南洲四方,并沒有鐘山的消息!”一個妖神皺眉道。
  “鐘山?呵,他會出現的!”太一眼中泛冷道。
  “父親,你說鐘山會來嗎?”陸壓依舊有些擔心道。
  微微一笑,太一說道:“現任修羅王,可是鐘山的命根子,她若將死,你說藏在陰間南洲的鐘山會不會現身?”
  “鐘山那么在乎修羅王?”陸壓驚訝道。
  “幽冥先生,你說呢?”太一笑看幽冥先生道。
  眾人一起看向幽冥先生,畢竟,幽冥先生曾經是鐘山的義子。
  “是,只要魏英蘭遇到危機,鐘山必定出現!”幽冥先生無比肯定道。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人尊,你知道如何做吧?”太一看向人尊道。
  “是,屬下一定慢慢打熬修羅王疆域,不讓里面修羅死的那么快!”人尊恭敬道。
  “嗯!走吧!”太一緩緩起身。
  “等、等等,!”人群中,忽然傳來一個遲疑的聲音。
  眾人望去,卻是妖神鬼車露出一絲極度難看的神情。
  “怎么了?”陸壓疑惑道。
  “屬下想確認一下,那兩個……,在不在南洲,屬下擔心!”鬼車臉色難看道。
  鬼車一開口,人尊就明白了說的是誰,那兩土鱉。那個夢魘般的土鱉。
  人尊沒有說話,陸壓面部一陣抽搐,就連太一臉色也是忽然一僵。
  四人腦海中,不約而同的出現那一胖一瘦的土鱉畫面。修為弱的讓人家心可偏偏就是這兩土鱉,讓妖族天庭諸雄一次又一次的吃虧。
  兩人不知壞了妖族天庭多少大事,幾次巨大戰役中,大秦、大崝收獲巨大,得以快速發展,而這兩人卻生生的阻擋了妖族天庭發展的步伐,無論南瞻部洲一役、伏羲一役、鴻鈞一役、冥河一役,一次次的出現,讓鬼車幾近崩潰。
  現在,好不容易布了個大局要是他們再出現,那豈止是悲劇?
  “來人!”太一忽然叫道。
  “是!”
  很快有侍衛入殿。
  “用命牌傳信,詢問肥哥、竹竿二人下落!”太一沉聲道。
  “是!”侍衛馬上出去了。
  一旁的幽冥先生卻深深的看了一眼太一。同時心中一陣感嘆。
  以前雖然知道肥哥竹竿的運道,可終究形象太差,沒有覺得太多什么,可現在終于知道這二人的強大了。
  太一,帝王般的傲氣和無所顧忌居然被這兩土鱉生生的扼殺了,畏畏縮縮?這出在鬼車身上也就算了,太一那可是帝王啊。
  這兩土鱉,毀了太一的帝王傲氣?讓太一居然談此色變?
  父親到底從哪找來的這兩個極品?
  很快,侍衛返回殿中。
  “啟稟神皇北洲傳來消息,那倆人,此刻正在陽間北洲泡著溫泉!”侍衛古怪道。
  “呼!”鬼車長呼口氣。
  太一神色也微微一緩。繼而好似發現自己失態了一般,臉色一沉道:“走!”
  “是!”
  太一、陸壓、幽冥先生、人尊,以及十個鬼神沖天而上,轉眼飛入天際。
  陰間,南州黃泉路外。
  劍傲坐在一邊擦拭著青鋒寶劍,汐陽天也立于一邊而鐘山與藍卻坐在石桌處品茶。
  “看來,太一正在設計你?”藍喝著清茶道。
  鐘山看了看黃泉路點點頭道:“不錯,他是想要用‘冢,之大陣逼我出去,再如昔日屠圣立天庭時一樣,吸納一個疆域所有元氣,將自己實力膨脹到巔峰,與諸妖神一起誅殺于我!”
  “你是如何想的?”藍問道。
  “我可不是江雨,況且,太一這些年,錯過了太多,伏羲、鴻鈞、冥河,三次蛻變性的成長機會,因為運氣不好,他錯失了,有的時候,棋差一招,滿盤皆輸,何況他錯失的何止一次?”鐘山淡淡道。
  “嗯!”藍點點頭。轉而看看黃泉路。
  “我的人也傳來消息,帝俊沒有入陰間,依舊坐鎮陽間妖族天庭!”鐘山喝了口茶淡淡道。
  “帝俊?呵呵,我來吧!”藍淡淡道。
  “哦?”
  “我的另一軀,贏,已經抵達陽間南洲!”藍沉聲道。
  看看藍,鐘山點點頭道:“也好!”
  “荒古家族之事,你也清楚吧!”鐘山淡淡道。
  鐘山有渠道知道荒古家族的事宜,藍自然也有自己的方「冇」法。
  看了看天,藍開口道:“盤古現在,自顧不暇了。此條黃泉路,不僅僅是切斷妖族勢力,更多的卻是為你我之天經!”
  “嗯?”鐘山看向藍。
  “我知道,你的天經如今也達到了第十一重,你也是為了這黃泉路而來?”藍笑道。
  看看藍,鐘山微微一笑道:“彼此彼此!”
  “各憑手段吧!”藍淡笑道。
  “嗯!”鐘山點點頭的端起茶杯。
  陰間,大崝天庭,昌京。
  昌京之外,陡然間多出五道身影。
  五個盡皆黑衣,若鐘山在此,就會發現,其中一個,正是昔日在汐陽天道場被劍傲追殺的一個惡魔。
  五個惡魔臉色陰沉,看著那華光無數的巨大浮島。
  “放心,鐘山不再此地,放開手殺,毀了他昌京,毀了他滿天氣運,毀了他漫天功德,擒拿此處所有祖仙,我要鐘山付出應有代價!”那惡魔臉色陰狠道。
  “好!”另外四個惡魔點頭應聲。
  陰間,南洲,修羅王疆域。
  太一帶著諸雄站在高空之上。冷冷的俯視遠處茫茫疆域。
  疆域四周,飛舞著大量修羅,也有一些人族、妖族,但是,比起頭有犄角,煞氣無雙的修羅來說,太少太少了。
  四方各處有著戰斗,人族內部各有恩怨,修羅族這種為戰而生的種族,更是如此,小斗無數,熱鬧非凡。
  “人尊,開始吧!”太一沉聲道。
  “是!”
  人尊快速施法,手中法訣不斷,一時間,眼前龐大疆域,陡然冒出一股股黑氣。
  “轟隆隆!”
  天雷巨響之際,天空,陡然間暗了下來。
  原先還在彼此戰斗的修羅們,忽然戰斗一停,抬頭望天。
  雖然修羅彼此有著恩怨,但這只是內部矛盾,一旦涉及到外來侵略,修羅族還是極為團結的,也使得修羅族縱橫多年,未見衰敗。
  天越來越陰沉,黑云滾滾,遮天蔽日。
  “啊!”
  r個修羅忽然發起瘋來。
  “小修,你干什么?你們給我制住小修,他被控制了!”又一個修羅吼道。
  “是!”
  黑云在不斷增加,冢之大陣正在緩緩展開。
  在修羅王疆域中心。
  r個巨大的血池,血池之中,滾滾血水,正在順時針的緩緩旋轉之中。
  血池上方,一個巨大的浮城,四周飛舞著大量手執方天畫戟的修羅。
  天變一出,所有修羅都瞪眼望天。
  浮城之上,有著大量的宮殿,最中心的大殿,殿名‘王”
  王之殿,修羅王殿。
  英蘭一身白色鎧甲,踏步而出,魏太忠和大量修羅跟隨其后。
  站在廣「冇」場之上,英蘭雙眼一瞇的看著天上。
  “王,這看起來,像是一個遮天大陣啊?”一個修羅擔心道。
  “他娘的,到底哪個不知死活,敢到我修羅族放肆?”又一個修羅極為粗魯道。
  “這是,妖族天庭,太一布置的‘冢之大陣!”魏太忠淡淡道。
  “哦?”眾修羅看向魏太忠。
  雖然魏太忠不是修羅族人,可在修羅族中,依舊有著莫大的地位。
  “為什么,還不來?”魏英蘭帶著一股埋怨的撅著嘴巴。
  聽到魏英蘭的話,身后一眾修羅露出疑惑之色。
  魏太忠露出一絲苦笑道:“這才幾天?哪有那么快?”
  “呼!”
  說話間,遠處一道黑影驟然射來。瞬間射到大殿之前。
  “什么人?”
  “大膽!”
  “放肆!”
  “找死!”
  一眾修羅臉色一變,蓋因為這黑影速度太快了,快到眾修羅都驚異不已。
  不過,敢闖修羅王殿,必須要將其拿下。
  眾修羅踏步間就要沖上去。
  “住手!”魏太忠忽然一聲斷喝。
  “呃?”眾修羅微微一鄂。
  這時,眾修羅才看到,魏英蘭臉上,此刻正綻放出花一樣的美麗笑容。
  再看面前站著的黑影,一聲華麗的黑袍,面色安詳,微微一笑。
  “大崝天帝?鐘山?”一個修羅馬上認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