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11 兩道題

白方首腦紛紛老到方小?下。各自有著四十人左古的陣咬段距離,兩方人都停了下來。
  “鐵血將軍,莫非此次會談。以你為主?”千幽公主手抓一柄折扇微笑道。
  鐵血將軍神色肅穆。看看對面眾人沉聲道:。方山會談,兩朝之大事,在下豈能做主,等我朝大都督來此,再開始會談
  “哦?”千幽公主神情一肅。而千冉公主身后眾人神情也是一
  “想不到大宇帝朝的大都督會前來,千幽仰慕已久千幽公主鄭重的說道。語氣之中帶有一股誠心的尊敬。
  不僅千幽公主。千幽公主身后眾人,個個露出尊敬的神色。
  在不遠處大帳內的鐘山。此刻卻是皺趕了眉頭。
  大宇帝朝的大都督?這是什么樣的人?尊敬,是,就是尊敬。居然使得敵朝之人產生尊敬?這個大都督該有多強的個人魅力。
  鐵血將軍的強大,鐘山可是清楚的,上次那合體期的強者。都是他的下屬,而且個個對著鐵血將軍信服無比。千幽公主面對鐵血將軍之時,還是一副淡然處之,游刃有余之態,但是,在聽到大都督之名。卻是神情一肅。
  大宇帝朝大都督?
  大宇帝朝大都督,很強嗎?。南霸天對著水無痕小聲問道。
  而鐘山也是仔細聽著。顯然對于這個大宇帝朝大都督產生了一絲好奇。
  “大宇帝朝的大都督,并不強,但很厲害水無痕說道。
  “呃?”南霸天疑惑道。不強?但很厲害?這什么意思?
  “大宇帝朝大都督,名“易衍”修為只是元嬰期而已,但是在大宇帝朝的地位。卻無人可以取代。甚至在大宇帝朝軍隊之中的威信。比之大宇大帝都不逞多讓。”水無痕解說道。
  “你是說,易衍只有元嬰期修為?”南霸天一副不信的神色。
  “是的,來了”。水無痕指著遠處說道。
  果然,整個方山之下。所有人都靜了下來,向遠處天空一個不斷變大的黑點。
  千幽公主所在大羅天朝一方,都是靜靜的等待,而且眼中都是一副尊敬的神色,而對方軍中,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崇拜之色,就是大宇帝朝的第一軍團統帥,鐵血將軍此刻也是激動的捏著拳頭。
  遠處黑點越來越近,慢慢的鐘山看清了飛來之物。
  是一頂大轎子,一個如房子般的大轎子,十六個轎夫,一人扛著一個大橡,踏著白云,非常小心的抬著那一個大轎子。十六個轎夫,那可是個個元嬰期修為啊。這些強者,在天狼島。都是掌門級別的存在。到了這里,居然僅僅是轎夫?
  當然鐘山也清楚,也就這個易衍才可能用元嬰期強者做轎夫。
  轎夫飛行的時候,不但使得轎子變得平穩。而且還各自施法,使得轎子籠罩在一個氣罩內。使的轎子即不受罡風吹動,也平穩無比。
  這個易衍。派頭太大了吧!
  緩緩的,大轎子落到了方山之下,眾人的面前。
  轎子落定,十六個元嬰期的轎夫迅速站在轎門之處,一副恭迎之
  看到大轎子落下,千幽公主等一群人沒有動,因為千幽公主等人代表的是大羅天朝。
  鐵血將軍卻是快速跑向了轎子。走到轎子面前。鐵血將軍并沒有去掀轎簾。而是靜靜的站在轎子再前。等候轎簾的自己打開。
  鐘山在遠處看到,這個轎子無比的奢華,就是轎頂之處都是銜滿了巨大的夜明珠。這些夜明珠在前些天,鐘山也在無雙城市場上看過,最小的一顆都值兩萬上品靈石。
  轎門下離地面有半人高的距離。
  “大都督!”鐵血將軍小聲的叫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
  轎子內部,傳來一陣緊促的咳嗽之聲,聲音非常沉重,好似一個帶病多年,病入膏盲之人發出的聲音一般。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萬軍盡是靜悄悄的,都在等著轎中人咳嗽一般。這一刻,沒人有經毫怨言,都是無怨無悔的等著,等著轎中人的咳嗽。
  鐘山在一旁看著,眼中盡是震撼,那咳嗽之人肯定就是易衍,但是,易衍身體怎么好似差到了極限?如此莊重的場合,居然長咳不止。
  但,這長咳居然歹不起任何人的反感,鐵血將軍所在一群人之豐。更是個個露出擔心的神色,而大羅天朝這邊之人,也無一人露出取笑的神
  本立占曰里改力:則田8…敬請鯊陸圃正!
  這要多么高的威望才能讓大軍如此等待。
  終于。在咳了近半柱香的時間。內部才好出很多一般。
  輕輕的,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子支起轎簾,使得轎門大開,然后從內部。緩緩的攙扶著一個消瘦的老者。
  老者面容無比憔悴,但是,那一雙眼眸卻透露出一股智慧的晶亮。在丫鬟攙扶之下,緩緩走到了轎門口。
  看著眼前的老者,鐘山露出了一絲驚駭的神情,這易衍是元嬰期修為嗎?怎么虛弱到這個地步了?老而將死,行將就木?比之自己當年還要老弱一般。
  易衍走到轎門前;但是,轎門邊緣離的有半人高,除非放一個凳子上去。否則易衍很難平穩的走下來。
  這時,只見之前的鐵血將軍。忽然走上前去,橫著跪了下來,頭貼地。以后背作為易衍的凳子。
  看到這一幕,鐘山震撼了,鐵血將軍,那可是大宇帝朝第一軍團統帥啊。他居然去做那踏凳?不,這還是心甘情愿的,因為這事,只要鐵血將軍有一絲的不愿,大可換一個人做踏凳,但鐵血將軍跪的無怨無悔。就這么心甘情愿的讓這一個老而將死的易衍踏著他的后背緩緩走下來
  易衍搖搖晃晃的踏著鎖血將軍走了了來,丫鬟不敢踩鐵血將軍,不過丫鬟踏空扶著易衍可以看出,這個丫鬟也最少是元嬰期之人。
  易衍下轎了,和風對著易衍輕輕吹過,消瘦的身材在和風之中,好似隨時要吹倒一般。丫鬟緊緊的扶著易衍。
  輕輕的,易衍撇開丫鬟的手,獨自站在風中,對著四方看了看。
  丫鬟見易衍不讓扶,也只能恭敬的站在身后。
  鐵血將軍迅速站起身來,對于膝蓋上的灰塵沒有絲毫在意,好似沒有看到一般,迅速對著易行彎腰拜道:“拜見大都督
  “拜見大都督。大宇帝朝所有將士都是恭敬的一拜。全部發自真心。無一人遲疑。
  而易衍,也僅僅是微微點點頭。
  緩緩的。走向方山腳下千幽公主等人之處。
  “見過易衍先生。”千幽公主說道。
  “嗯,千幽公主,久仰大名。”易衍也是微微笑道。
  “晚輩不敢,今天方山會談。前輩能來,真是晚輩榮幸。”千幽公主說道。
  “千幽公主客氣了,請!”易衍輕輕說道。并且做了個請的姿勢。
  “請”千幽公主也馬上做了個請勢。
  繼而。千幽公主和易衍走在最前面。其兩方首腦都是恭敬跟在后面。
  易衍走的很慢,很艱難,好似爬個方山都力有不待一般,但是,易衍一直沒讓人扶,而是堅持的走著。身后所有人都恭敬的候著,沒人露出不耐煩。因為他就是易衍。
  三百米高的方山,眾人爬了半柱香的時間,卻無一人不耐煩。
  方山之上,鐘山這個角度已經看不到上方眾人身影了,但鐘山心中卻是翻起滴天巨浪。
  易衍?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旁邊的南霸天也是長大嘴巴看著。一臉的不耳思議,這,怎么有這種人?太夸張了吧?
  鐘山所在帳篷,不遠處的另一個帳篷中。
  帳篷之中站有三人,還有一人跪地。跪地的正是莫言冰的下屬三。站著的三人有一人正是莫言冰。
  莫言冰看著面前的小三,眼中閃過一股喜意。
  “少爺,那個鐘山,就在左面的那個帳篷,剛才人親眼所見。”小三恭聲道。
  “好,既然送卜門來,那就好好看著,等方山會談結束,看我怎么收拾他。”莫言冰沉聲道。
  “少爺。那水無痕怎么辦?他可能會插手。”小三露出一絲擔心道。
  “這個,要麻煩二位了。”莫言冰看看身旁兩人笑得。
  “莫兄客氣了,有我們兩個,一定能攔住水無痕的,他不敢對我們下死手。只是我等好奇,那個叫鐘山的,到底是如何得罪莫兄的?”莫言冰身旁一人疑惑道。
  看看那人,莫言冰眉頭一皺。顯然上次太丟人的,不太好說出口。
  “二位,當日之事,我不想再提了莫言冰搖搖頭道。
  看看莫言冰,二人也知道不能多問了。點點頭,由一人說道:“莫兄放心”
  中旬最后一天,在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