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87 欲入紫霄宮

嘴“轉輪殿呢?泥菩薩怎么只有一個人?陸壓頓時問道。
  鐘十九看看泥菩薩,深吸口氣道:“泥菩薩自知不敵我,剛才故意辭去轉輪王位,將轉輪殿送入迷霧之中!”
  “哦?莫非轉輪殿中還有什么重要的大崝人物?”太一神色一動。
  “屬下不知!”鐘十九搖搖頭。
  “轉輪殿應該就在不遠處,所有人隨我一同進入迷霧世界,搜尋轉輪殿!”太一喝道。
  “是!”眾人應命。
  繼而,太一帶著陸壓和一眾妖神,快速射入四方。
  鐘十九眉頭一挑,似要阻攔,但最終還是克制住了。因為鐘十九明白,自己此刻,還不具備攔阻太一的能力。
  轉眼之間,楚江殿周圍,再度只到下泥菩薩和鐘十九了。
  “鐘十九?呵,泥菩薩敗的不冤!”泥菩薩苦澀道。
  “你是敗的不冤,父親那么信任你,你卻背叛大崝,你何止是大崝千古罪人?你放心,我會將你交給父親,讓父親對你處置。”鐘十九冷聲道。
  泥菩薩一陣苦澀,搖搖頭道:“見天帝?我還有何面目見天帝?”
  鐘十九冷冷沒有說話。
  “鐘十九,根據我這些年的調查,你就是背叛天帝的孽子,為何現在……?難道你最近接觸過天帝?重回大崝天庭?”泥菩薩不解道。
  鐘十九看看泥菩薩,微微一陣沉默,深吸口氣道:“不,從一開始,我就沒有背叛父親!”
  “輿可以和我說說嗎?這算是我最后的愿望了!”泥菩薩無比鄭重道。
  鐘十九沉默的看了一會泥菩薩。
  “無妨!”鐘十九點點頭。
  “龍門大會,你第一次叛天帝,為何?當時不過一粒破禁丹而已!”泥菩薩問道。
  “當初被仙門選中,我以最短的時間判斷出,選我的修者對我臉色很不善,我沒有開口討要,準備回宗門再找尋破禁丹,給父親送來,到了宗門,也肯定了我的猜測,那修者,是我師尊的一個對頭,只是奉宗主之命,必須帶回最優弟子,他以為我天性涼薄,又先天境界不夠穩定,所以才挑的我,后來他更害死了我師尊,我也殺了他報仇,至于我得到破禁丹之際,父親已經不需要了!”鐘十九回憶道。m
  “我明白了,當時目擊者述說,你在龍門大會看天帝一行冷漠,原來是這樣原因,或許還帶了目擊者各自的感情因素!”泥菩薩點點頭。
  “嗯!”鐘十九點點頭。
  “魏英蘭之死,我也知緣由,不全怪你,只是,為何這些年,沒有回大崝?反而在一些敵對的朝堂做事?是天帝要求的嗎?”泥菩薩疑惑道。
  “不是,是我自己愿意的!”鐘十九沉聲道。
  “哦?”
  “你不覺得,將王牌藏在對乎身邊,才是最大的王牌嗎?我雖狙擊大崝,但都是無傷大雅,可我若助大崝,卻是能力挽狂瀾!這是一種手段,你不懂。父親小時候曾與我說過一個叫著《無間道》的故事,捕快和盜賊團伙相互滲透。你不懂。”
  “是嗎?”泥菩薩微微皺眉。
  “我知道父親的雄心壯志,父親只需要一個起點,有了起點就可以叱咤天下,我留在大崝僅僅只會錦上添花而已,因為大崝的一切,父親已經能夠完全駕馭,不如讓我留在敵對朝堂,小千世界,父親發展夫崝天朝,我去了強大的太歲天朝,我知道,早晚會用得到。”
  “小千世界結束前,大崝勝局已經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剛好我見人尊異常,身份浩大,所以偷與他進入大千世界,找到妖族天庭勢力,了解以后,我留在了妖族天庭,因為我明白,父親早晚有一天也能達到這個高度,果然,我的心血沒白費!今日也是鎖定勝局的關鍵!”鐘十九沉聲道。
  “鎖定勝局?呵呵,是鎖定勝局,不過,你一意孤行,天帝可曾知道?什么時候知道的?”泥菩薩問道。(m)
  “父親知道,上次,父親兩千歲大壽的時候,我與父親對峙。父親打了我一掌,這一掌父親告訴我,他知道我的苦衷。因為,若是父親誤會我,不認我這個兒子,父親是不可能打我一掌的,甚至父親都不會理會我!但是父親打了!父親明白我的苦衷!”鐘十九回憶昔日被鐘山一掌打下后,在時空隧道中又哭又笑的場面。
  當時,鐘十九真的情緒失控了,自己這些年忍辱負重,這些年的忍耐,都看在父親眼里,父親理解自己。
  那一刻,有了這份理解,一切都足夠了。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父親交給自己的,自己沒忘,父親也沒忘。
  泥菩薩看看鐘十九,最終深深的吸了口氣,點點頭道:“現在,我相信你一直是大崝的人了!”
  “嗯?”鐘十九看向泥菩薩。
  “我犯了無法原諒的罪過,天帝對我很失望,大崝對我很失望,此罪不可能化解,此印,乃是欽天監監正之印,我不配擁有,現在給你,煩勞你替我交邁給天帝!“泥菩薩取出一枚紫色大印道。
  看著手中的大印,泥菩薩眼中透著一股強烈的不舍,這紫色的,可是王印,王爵之印。
  在大崝天庭,能夠升為王爵的,可沒有多少,而泥菩薩作為跟隨鐘山的老人,已經用他所做的一切得到了王爵之印。
  這枚王印,不僅僅是功績的象征,更多的是鐘山對泥菩薩的信任。
  仔細又摩挲了一下,輕輕遞向鐘十九。
  鐘十九微微疑惑,但還是伸出右手去接。
  就在鐘十九接觸到王印的一霎那。
  “嗡。~。。~~。~~~。~~~。!”
  王印陡然爆發出耀眼的黑光。
  黑光陡然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繭,將泥菩薩和鐘十九包裹在內。
  “泥菩薩你干什么?混賬!”鐘十九驚吼道。
  泥菩薩居然在這個時候發難?
  鐘十九想要揮動元屠劍可是,這一刻的鐘十九,好似根本沒有了力氣一般,右手更好似被粘住了一樣,根本拿不下來。
  “鐘十九,我沒惡意,不要緊張!”泥菩薩淡淡道。
  “沒有惡意?沒有惡意我為什么不能動了?放開我說話,放開我!”鐘十九怒吼道。
  泥菩薩搖搖頭。
  這一刻,好似真的制住了鐘十九一般。
  “我死不足惜我活著,大崝無法原諒,我死了,大崝損失更重,風水一脈,這些年,我找回了昔日記憶,我乃是冥河老祖弟子,傳承了師尊幾乎所有風水術。”泥菩薩感嘆道。
  對面鐘十九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無奈的停止掙扎。
  “師尊是原先的幽冥教主師尊曾說過,新的十殿之主,就為新的幽冥,得傳承師尊風水一脈,其實,師尊的傳承我已經得到了,只是還未參透而已。大崝可以失去泥菩薩,但不能失去風水師。我的離開,希望你帶著幽冥傳承繼續鎮守大崝風水。”泥菩薩語氣淡然道。
  “泥菩薩,你要干什么?”鐘十九臉色一變。
  “幽冥之道,傳!”泥菩薩一聲炸喝。
  “嗡!”
  泥菩薩手中的大印,陡然爆發出無數玄黃氣息,向著鐘十九蜂擁而去。
  “轟!”鐘十九全身巨顫。
  無數玄黃氣息籠罩鐘十九,鐘十九被沖擊的頓時雙目閉起,集中精力接受來自泥菩薩的無盡傳承。
  “嗡!”
  泥菩薩露出一副解脫的神情,周身出現大量惡臭,面部身上更是膿瘡冒出,看似極為惡心好似整個人都在腐爛一樣。
  傳承了一會,泥菩薩深深l嘆。
  “我是無法看到大崝繼續輝煌了,但我真的很想看到大崝未來,愿天帝長生不死,愿大崝長生不死。罪臣泥菩薩,愿以命洗罪!”
  “嗡!”
  當最后一束光芒徹底進入鐘十九體內之際。泥菩薩的身體徹底腐朽了。甚至耗盡的飛灰湮滅,只剩下最后一絲泡影,帶著一股期待的看向鐘十九。
  鐘十九抓著紫色王印,此刻已經能動了,但忽然得到的知識傳承,沖擊的鐘十九一時有些頭暈一般。
  壓著心中的震撼,鐘十九輕輕掙開眼睛。復雜的看向泥菩薩。
  “幽冥風水傳承,你徹底接收了嗎?”泥菩薩問道。
  “嗯,多謝!”鐘十九鄭重道。
  “傳承,就好,傳承就好,唉!”泥菩薩一陣長嘆。
  “泥菩薩,為何要這樣,父親未必會殺你啊!”鐘十九此刻心態也轉變了,無比惋惜道。
  泥菩薩輕輕搖搖頭。
  “轟!”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虛空晃動。一個身影破碎虛空驟然出現。
  一身龍袍的鐘山,驟然出現。
  “父親?”鐘十九臉上一喜。
  鐘山沒有看向鐘十九,而是盯向泥菩薩。看到泥菩薩的狀態,鐘山頓時知道了泥菩薩已死,這只是一個泡影。
  泥菩薩驟然看到鐘山到來。頓時神色一喜,繼而一陣苦澀。
  對著鐘山,恭敬的跪拜道:“天帝,罪臣不能再為大崝效忠了,天帝保重,大崝保重!”
  “泥菩薩,朕對你很失望,大崝對你很失望!”鐘山沉默了一會,再度說道。
  泥菩薩一陣苦澀道:“罪臣知道,罪臣對不起大崝!”
  “不,朕不是失望你這個,大崝也不是失望你這個!”鐘山深吸口氣,語氣復雜道。
  “嗯?”泥菩薩看向鐘山。
  “朕失望的是,為何你之前不告訴朕?‘土地,為國之本,但,你要是跟朕開口了,朕有了準備,做了妥善處理后,為了冥河那可能的超脫,朕難道沒有舍棄兩洲之地的氣魄嗎?你太小看朕了!也太小看大崝了!”鐘山沉痛道。
  “天帝!”泥菩薩頓時淚涌而出。
  PS:求月票!還有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