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5)      第二章龍門谷(12-05)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5)     

長生不死85 心在則吾在


  高空之中,鐘山對戰天數之眼,看著下方驟然的變化。(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m)
  蛋形大陣爆開,再度收縮,化為五個小型球形陣。
  “天帝,見到冥河老祖了?”尸先生問道。
  “見到了,這個冥河老祖雖然行為邪異,但氣場十足!比之當年鴻鈞,只強不弱,最少他比鴻鈞更看得開!”鐘山沉聲道。
  “那……,?”尸先生擔心道。
  “無妨,朕想此界沒有變成真「啟航冇水印」實一界,冥河老祖也不可能恢復到昔日巔峰。朕可與之一戰!”鐘山眼中閃過一股戰意道。
  “是!”尸先生點點頭。
  “安隆隆!”
  天罰之眼、天數之眼,眼對著眼,相互僵持,強大的氣勢,在兩者之間不斷碰撞。
  天數之眼雖然更加完美,但是,此刻已經受到重創,因此,一時二者也難分高下。不過,強烈僵持之中,傷勢得不到很好的遏制,長此下去,必被天罰之眼拖垮。
  五個小型世界。
  秦廣殿所在小世界。內含宋帝殿和蛋黃狀球體。
  虛空黑氣彌漫。看不見太遠之距。
  “昂!”
  一聲龍吟之下,趙天殺的黑無,落回了秦廣殿之上。
  “呼!”
  趙天殺從黑龍上跳了下來。
  人間道宗無數弟子崇拜的看向趙天殺。畢竟,并不是隨便誰都能成為秦廣王的。
  “爹!”趙天賜恭敬道。
  先前蛋體之內的一切,趙天賜、黑山老妖并沒有看到。
  趙天賜心里也充滿了疑惑,父親到底做了何種選擇?可縱是再疑惑,此刻也沒有多問一句,只有黑山老妖欲言欲止。想要確定趙天殺的立場一樣。
  趙天殺看著兒子那渴知的神情,還有強忍不問的態度,忽然之間,微微一笑。
  生子如此,夫復何求?
  “天賜,閉起眼睛!”趙天殺忽然開口道。(m)
  “呃?”趙天賜微微一鄂。
  但,趙天賜還是馬上閉起了眼睛。
  看著兒子眉心那淺淺的火焰印記。趙天殺忽然探手伸入自己眉心。
  “咻!”
  趙天殺臉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手頭卻一刻不停,將眉心火焰印記狠狠的扣了下來。
  手中抓著一個猩紅火焰,快速的打入趙天賜的眉心。
  “嘭!”
  趙天賜好似感受到了什么,頓時身形一顫。
  加有父親的眉心火焰與自己的眉心火焰匯合,陡然爆發出更加耀眼的色彩。
  “轟!”
  趙天賜全身陡然泛紅,扎著的發髻忽然爆開。長發后飛,陡然變成了火紅之色,一股強大的氣息噴涌而出。
  “嗡!”
  趙天賜雙目一開,一股強大的氣息轟然逼射四方,站在一旁的黑山老妖臉色猛然一變。
  “這?這氣息?”黑山老妖驚訝道。
  數百年前,趙天賜還不是黑山老妖一指之敵,可此刻,黑山老妖居然在趙天賜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戰栗。
  趙天賜也正處于大興「啟航冇水印」奮之中。
  “爹,好強的力量,我們的血脈傳承嗎?好”,…,爹?你怎么了?”趙天賜臉色一變。
  趙天殺的眉心,此刻正有著一個血洞,鮮血緩緩冒出。
  趙天殺輕輕抹了抹眉心,眉心緩緩的復原了起來,但眉心上的猩紅火焰卻再也沒有了,只留下了一道永久的疤痕。
  “沒事,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趙天殺有些虛弱道。
  趙天賜馬上上前扶起趙天殺。
  “走,入辜廣殿,為父有話要跟你說!”趙天殺說道。
  “嗯!”趙天賜馬上點點頭。
  黑山老妖看看這父子二人,雖然很想知道他們說些什么,但終究沒敢以下犯上。(m)
  “哐!”大殿之門轟然關合。
  “爹,你真的沒事?”趙天賜擔心道。
  “放心,只是將傳承聚給你了而已,我還沒那么脆弱!”趙天殺笑道。
  “傳承,這什么傳承?我感覺,這力量好強。”趙天賜感嘆道。
  “呵呵,以后你會發現的,拿著這個!”趙天殺取出一枚小印。
  “秦廣殿印?爹?”趙天賜疑惑道。
  “剛才的爭端,為父沒有插手,拿著,你來做秦廣王!”趙天殺堅定道。
  “啊?還是爹來吧!”趙天賜也推道。
  “拿著!”趙天殺一聲輕喝。
  趙天賜輕輕接過。神色沉重了一會,忽然變的坦然了起來。
  “老爹!”趙天賜感恩道。
  “嗯!”趙天殺也滿意的點點頭。
  包裹魏英蘭和古玄機的世界。
  五官殿、泰山殿在快速的向著二人飛來。
  英蘭抓著十殿閹羅令,臉上一喜,泥菩薩已經失敗了,接下來,就是自己操縱十殿大陣之力了。
  眾人雖然能夠控制各自的十殿,但是,這虛實變化,還掌握在英蘭手中。
  “回、回、回!”英蘭不斷將無數運勢撤回北洲。
  虛實轉化,大千世界北洲從透明慢慢變著回來。
  “混賬,住手!”古玄機臉色大變。
  “昂!”
  英蘭也不跟古玄機交手,踏著黑龍,調頭就跑。
  “站住!”古玄機焦急道。
  這要被英蘭將虛實逆轉了,師尊的計劃就失敗了。古玄機豈能容忍?
  可英蘭同樣知道這時候不是逞能的時候,沒有繼續應戰。
  古玄機風水之術終究更強一些操縱黑龍也更加快速眼看就要追到英蘭了。
  泰山殿已經近了。
  “咻!”
  一道寒光陡然射來,速度之快,驚世駭俗。轉眼到了古玄機眉心。
  古玄機也動作極快,一柄細劍瞬間出現在眉心之處。
  “叮!”
  好似金屬碰撞之聲,古玄機悚然一退。
  那寒光射回,而在自己細劍的頂端,卻是一個小孔。
  看著那寒光離去,古玄機臉色一沉,一根細針?
  “魏太忠?”古玄機沉聲道。
  “轟!”五官殿也到了近前。
  “這里交給我你先做你要做的事吧!”一個聲音從古玄機身后傳來。
  l身白袍的君天下踏步而出。
  包裹念悠悠和奴青惠的世界。
  二女此刻戰斗已經停止了。
  “師尊,你教我的,并不全對!”念悠悠苦笑道。
  奴青惠眉頭微蹙。
  “我知道,你長大了!此次,你可以怪我,我也不苛求你的原諒,但我絕不后悔。”奴青惠微微一嘆。
  “師尊,我倆再戰也沒有意思,此役,我肯定鐘山定能化險為夷!大崝定能化險為夷。”念悠悠無比自信道。
  奴青惠眉頭一簇。
  “師尊,冥河老祖死后,你隨我去大峭吧!”念悠悠開口道。
  奴青惠臉色一變道:“死?師尊會長生不死的!”
  “假若不會呢?”念悠悠問道。
  奴青惠神色復雜。
  “弟子先前只是氣憤,并無對師尊怨恨,畢竟,弟子從小都是師尊帶大的。若冥河老祖超脫了便罷,若死了,師尊隨我去大崝吧!”念悠悠再度道。
  奴青惠皺眉的看向念悠悠。
  “這是你欠我的,你欠紫熏的還有欠鐘山的,必須跟我回去。而且,我也不想看到你與大崝結仇。紫熏也不想看到。”念悠悠防懇道。
  奴青惠看著念悠悠,神色一陣復雜。
  泥菩薩和鐘十九所在世界。
  鐘十九手執元屠劍,束血海,直指泥菩薩。
  泥菩薩看了看后方,露出一絲悲苦的笑容。
  “泥巴菩薩,我們來幫你報仇!”
  “我來了,泥巴菩薩,再堅持一會!”
  通過轉輪殿和黑龍的聯系后方隱約傳來肥哥、竹竿的聲音。
  “幽冥先生,做得好!”
  “幽冥先生,我等來助你!”
  鐘十九身后也傳來了一些妖神的喜賀之聲。
  鐘十九眉頭一桃。皺眉的看看后方。
  泥菩薩也轉頭看向后方,聽著肥哥、竹竿的助威聲,泥菩薩苦笑不已。
  對著后方,泥菩薩深深的鞠了一躬。
  探手,泥菩薩取出轉輪殿印、脫下龍袍、褪下平天冠。疊放整齊的放置在黑龍龍頭之上。
  極度不舍的看了一眼那轉輪殿印。
  泥菩薩眼睛微紅,露出一股復雜之極的苦笑。
  對面鐘十九停下了繼續攻殺,泥菩薩現在辭去轉輪王的王位?
  “啪!”
  對著龍頭一拍。
  “昂!”
  黑龍調頭,托著轉輪殿印、轉輪王袍,飛向后方漸漸靠近的轉輪殿。
  泥菩薩恢復了普通之身,目送了轉輪殿的離去。神情一陣恍惚,一陣不舍,一陣無奈,一陣痛苦,一陣解脫。
  直到黑龍徹底消失在視野,泥菩薩才緩緩轉身,看向鐘十九。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鐘十九冷聲道。
  泥菩薩苦澀一笑。繼而對著虛空一個方向,虛跪而下。
  “師尊,弟子該做的已經做了,弟子已盡孝道,現在,弟子告別師尊,重回大崝做臣,雖然只是一個千古罪臣!但我甘愿。縱是萬劫不復,我甘愿!辭別師尊,望師尊成就超脫偉業。”
  泥菩薩對著虛空連續磕了三個頭。
  磕完頭,泥菩薩起身,再度看向鐘十九。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