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83 追殺

【我心啟航、書友會所】yy52448,歡迎吧友常駐,招聘管理。(m)還有招收給力的有聲小說錄制人員!
  天條!三百萬重浪!
  毫不猶豫,鐘山先出手了。
  一刀斬出,一股大毀滅之力,直沖天數之眼。
  “嗡!”天數之眼瞳孔一凝,一股怒意噴涌而出。
  “轟!”
  四方陡然出現大量天道。
  天道倉促之間,陡然聚為一體,化為一根暗黑色的柱子,迎向鐘山一刀。
  “轟!”
  虛空大面積塌陷,鐘山的一刀刀罡轟然破碎,鐘山下沉百丈之多,但是,那倉促聚為一體的暗黑色柱子,也被這一刀崩散了。
  天數之眼倉促反擊,與鐘山一刀平分秋色。
  “如何?”鐘山對著后方尸先生問道。
  “兩千九百八十五條天道復制體,缺少九大天脈,缺少六道輪回!”尸先生頓時說道。
  “好,夠了,夠多了!開始吧!”鐘山極為滿意道。
  “是!”尸先生一聲應道。
  而天數之眼此刻也看出來了,眼前兩人,根本不是什么善茬。
  “嗡!”
  兩千九百八十五條天道復制體,陡然再現,并且繞著二人,形成一個巨大的圈子,快速旋轉了起來。
  “昂!”鐘山體內一聲龍吟。
  天魔淬體**!
  鐘山周身一陣膨脹。繼而,在鐘山周圍,也陡然環繞出一個天道圈子,這是鐘山神界的天道,兩千五百條天道。
  一股強大的氣息,直逼天數之眼。天數之眼瞳孔再縮,極度小心了起來。
  “咿呀!”
  八極天尾陡然冒了出來。
  “呼!”
  八極天尾變成了鐘山模樣。
  兩個鐘山,各自抓著一柄長生刀,蓄勢待發,只待對著天數之眼同時斬去。
  天數之眼越發凝重,兩個?一模一樣?
  兩個鐘山吸引了天數之眼的注意,以至于身后尸先生,眉心冒出一口棺材,都沒有引起天數之眼關注一般。
  “哐!”
  棺材打開,站起一個和尸先生一模一樣的尸體。
  那具圣人尸體。
  圣人尸體在尸先生鈴鐺之下,抬頭望天。
  “以天地大勢之力,制天地大勢之力!”尸先生叫道。
  “當啷啷!”
  尸先生一搖鈴鐺。
  圣人尸體動了起來,踏步間,腳下陡然出現一座巨大的天地祭壇。
  天數之眼一瞪,露出一股極度不可思議。
  天地祭壇?要知道,鐘山進入這個衍生界,也無法踏出天地祭壇,因為這里根本不是大千世界了。
  沒有此界天道、天數允許,誰也不可能擁有天地祭壇。
  可眼前,這具尸體卻擁有?怎么會?
  天數之眼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其實這個天地祭壇就是他自己賜予的,不是現在的它,而是原本葬家天數之眼親自賜予的,當時,還是葬家的天地。
  既然是葬家天數之眼賜予,這復制葬家的天數之下,這天地祭壇自然有用。
  “轟隆隆!”
  圣人尸體陡然調動天地大勢之力。
  “天條!三百萬重浪!”
  “天條!三百萬重浪!”
  兩個鐘山,在這一霎那,同時對著天數之眼斬劈而上。
  先前同樣的浩大威力,兩倍的對天數之眼轟然斬去。威力巨大,長刀所過,虛空盡碎。
  “哼!”虛空傳來一聲怒哼之鳴。
  “混賬!”
  天數之眼憤怒的發出了聲音。
  蓋因為這一刻的圣人尸體,居然猛烈的干擾著天數之眼,不讓其快速聚起兩千九百八十五條天道。
  倉促之間,天數之眼只能做最基礎的抵御,四周猛然變換出各種空間,可長生刀的力量太強了。
  干擾的各種空間,被兩刀盡數斬碎。m
  “轟!”
  鐘山兩刀,與天數之眼,最正面的碰撞而起。
  虛空大面積沖毀。兩千九百八十五條天道,爆發未有之巨顫。
  “嘭!”
  圣人尸體的那個天地祭壇,轟然爆碎而開。
  甚至,天數之眼的遷怒,讓那圣人尸體,轟然爆炸而開。
  “呼!”
  尸先生一把抓住爆炸后剩下的一個破碎的心臟。
  血淋淋的心臟在尸先生掌心微微跳動,好似遭到創傷太嚴重了一般。
  “破壞成這樣?呵!”尸先生搖搖頭一陣苦笑。
  取出棺材,將血淋淋的心臟放入其中。
  繼而,眉心墓穴一開,將棺材再度收入眉心之中。
  而這會功夫。
  虛空也緩緩恢復了。
  八極天尾回到了鐘山泥丸宮。鐘山后退了萬丈之巨,抓著長生刀冷冷的看著天上。
  天上,天數之眼之中,出現了兩道巨大的傷痕。
  “可惡!你們都該死!”虛空中傳來天數之眼的怒吼之聲。
  “呵!”鐘山露出一絲冷笑的搖搖頭。
  “嗡!”
  鐘山上方,一時紫云密布,中央一道裂縫,裂縫一開,一只巨大的紫色瞳孔乍現。
  天罰之眼出!
  “此天數之眼已經被我重創,現在,看你吞噬了!”鐘山淡淡道。
  天罰之眼聽到鐘山的話,自然一陣亢奮,四周紫云翻騰不止。
  “轟!”
  天罰之眼瞳孔陡然一陣旋轉,一股強大的吸力,直對四方天道。
  “混賬,找死!住手!”天數之眼怒喝道。
  天罰之眼自然不讓,在大千世界的時候,就曾經挖過大千世界天數之眼的墻角,現在,面對一個復制體,難道天罰之眼還怕了?
  影軀鐘山,踏入由大千世界無盡運勢凝聚的淡黃色球體。
  一入其中,鐘山頓時身形一止。身后是蛋黃的壁壘,內部是一個小型世界。
  不遠處,一灘鐵水徹底滲透而入。在地上好似形成一汪小池。
  鐵水慢慢向上托起,漸漸的,再度形成了人形,繼而一陣固化后,再度變成了藍。
  藍和鐘山對視一眼,各自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股期待和凝重。
  二人僅僅一次對視,就看向這小型世界四方了。
  四方如尋常世界一樣,有山、有水、有樹、有生靈。
  不說外界,就這內部,與大千世界已然無異。
  版圖遼闊,約有大千世界一個疆域那么大
  環境偏暗。
  唯一奇特的是,在最中心之處,一條巨大的黑河,上連天,下連地。
  “嗡!”
  藍的周側虛空一陣晃動。一柄黑劍好似要射出,射向遠處連天連地的黑河一般。
  “啪!”
  藍一把抓穩了黑劍,阿鼻劍!
  遠處黑河,詭異!
  二人快速向著黑河方向射去。
  沒多久,就停在了黑河的邊緣一座山峰之巔。
  站在山峰之巔,二人盡皆凝重的看著黑河下方。
  黑河從天而降,好似一個巨大的瀑布一般,灌入下方一個巨大的黑池之中。而在那黑河下方,有著一個頭顱從黑河冒出。
  如凡人十八歲的少年模樣。
  緩緩從黑河中爬出。
  一襲長發,梳了個不正規的道髻,身材瘦長,穿著一身非常緊身的黑袍,面部白皙俊秀,眉心一道血紅色細線,有著一圈黑色妖異的黑眼圈。
  即便閉起雙目,也讓人望之有種極度妖異的感覺。
  黑池之中,浮出一塊礁石,托載著少年慢慢浮高,越來越高,直到與鐘山、藍同一高度,才驟然停了下來。
  “呼!”
  少年雙目一開,兩道金光直射四方,將原本幽暗的世界照射的透亮一般。
  黃金瞳孔?
  原本樣貌就妖異無比,此刻點綴起黃金瞳孔,越發的邪異。
  少年看向鐘山、藍。
  少年嘴角微微翹起一個弧度,露出一絲邪笑,若在外界,就這一個邪笑,不知會醉死多少花癡少女。
  坐在高聳的礁石之上,少年左腿耷拉在礁石下,右腿翹起,手臂耷拉在右膝蓋上,左手托著下巴,行為極為隨意的打量著眼前二人。
  “我就是冥河,兩位,如何稱呼?”少年忽然邪笑道。
  冥河?
  雖然一開始鐘山就有了這個猜測,可是,看到這邪異少年自稱冥河,依舊有著一股別扭。他是冥河老祖?
  不止鐘山,藍也是如此。
  冥河老祖!那大千世界傳說中‘浩大’‘偉岸’‘兇煞’的人物,真實模樣,是這吊兒郎當樣?
  “大崝天庭,鐘山!”鐘山沉聲道。
  “大河天庭,藍!”藍也鄭重道。
  “看來,人劫就是你們了!”冥河摸了摸下巴,仔細打量著二人。
  “人劫?”鐘山疑惑道。
  “看你們二人身上都有著兩股‘長生不死之機’,想來,你們曾經斬殺了兩個準超脫者了?”冥河淡淡道。
  “哦?”鐘山微微一鄂。長生不死吧
  長生不死之機?朱砂金龍曾說過,當年伏羲、鴻鈞都有長生不死之機,因為自己曾經斬殺過二人,所以才奪得。
  藍也有?
  “既然如此,那最好不過,我若不成功,也算成就了你們!”冥河好似說著一間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你剛才說,人劫?何意?”藍沉聲道。
  “你們兩個修命,知不知道無所謂,這是修風水者所要面對的最后一役,天地人三劫,此衍生界已經離開了大千世界,所以天劫算過了,剩下地劫和人劫,渡地劫,只要此界化為真實一界,也就是徹底化為太極,地劫也就渡過了。至于人劫,雖然第一次見面,但命數就是這么奇妙,讓你們各自擁有殺我的理由,我也不想問了,只要殺了你們,我的人劫也就渡過了。”冥河笑著道。
  冥河好似說著一件煮飯燒菜般的小事。但二人此刻,卻極為冷肅。
  “天劫、地劫、人劫?渡完三劫能長生不死?呵!”藍冷笑道。
  “要不你們自我犧牲一下,你們一死,我的人劫就過了,至于地劫,到那時,更隨意了!”冥河笑道。好似讓二人自殺等同于借張廁紙一般的小事。
  ps:求保底月票!還有嗎?
  【啟航更新組萱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