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76 普耀光華

“啟稟大人,凌霄天庭來信,天下十五洲,帝極境修者盡皆昏睡,各地皇極境修者,開始萎靡,昏昏欲睡!”
  消息不斷傳來,王靖文冷靜的分析著。(m)
  眼前,龍河之中,不斷抽取大千世界‘運勢”
  “啟稟大人,都市疆域,昏睡修者,已經停止增加!”一個官員驚喜道。
  “結束了?結束就好!再不停止,我們的這些將士就要受不了,將士睡過去,那還是什么將士?”落星塵笑道。
  一旁王靖文搖搖頭,眉頭深鎖。
  停止了嗎?沒有,因為龍河之中,依舊不斷抽取著大千世界運勢。暗金色的運勢,滾滾而來。
  王靖文面色凝重,但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報~~。~~~~急報~。~~~。~~!”
  一個官員陡然慌慌張張的直奔而來。焦急之余,連鞋子都跑掉了。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落星塵臉色一沉道。
  王靖文一揮手阻止落星塵數落,畢竟,慌成這樣,定然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特級警報,凌霄天庭,…”…!”那官員張口要說。
  “住。!”王靖文臉色一變。
  一旁落星塵也驚的目瞪口呆。
  “哐!”
  王靖文翻手取出一座宮殿。
  “進來說!”王靖文喝道。
  “是,是!”那官員驚叫道!
  二人進入大殿,“哐!”大殿之門轟然關合。
  特級警報?
  落星塵露出古怪之色,不僅僅落星塵,四周一眾將領也是愕然的看著大殿。
  特級警報?沒聽說過啊?最高警報,不是一級警報嗎?什么時候多出一個特級了?
  回想剛才王靖文的神情,頓時,眾人心中一稟。
  天殿之中。
  “特級警報?怎么回事?”王靖文馬上問道。
  “稟、稟大人,凌霄天庭來急報,天下四方,修者昏睡的勢頭已經停止了,但是,陽間北洲,陰間北洲還沒有停止,還在繼續,而且,速度更加猛烈,北洲修者,人仙已經昏睡過去了!”那官員驚恐道。(m)
  “什么?天下十五洲,只有兩個北洲還在繼續?”王靖文臉色一變。
  “是!”那人驚恐道。
  王靖文臉色一陣變換。
  “哐!”王靖文踏步走出大殿。
  “王大人,發生什么了?”落星塵等人馬上圍了上來。
  大殿之中,那個報信之人正要出來。
  “你,不許出殿,就待在大殿之中,等我通知!”王靖文對那報信官員喝道。
  “是!”那人茫然道。
  “哐!”大殿之門轟然關上,將那人封鎖在內。
  “左十六軍統!”王靖文喝道。
  “屬下在!”一個將士轟然上前。
  “領左十六軍,看守此殿,任何人不得靠近,有敢靠近者,格殺勿論!”王靖夾眼睛一瞪道。
  “是!”那將士轟然應命。
  “里面那官員,不得讓他出來,不得與人交流,如若發現,格殺勿論!”王靖文喝道。
  “是!”
  其它將領一陣茫然。
  “右路軍,看守此地,其它人,隨我前往信息部!”王靖文喝道。
  “是!”
  很快,眾人來到一個巨大的宮殿群。這里就是隨軍信息部,內部擁有者大量的老鼠,各處消息傳遞而來,傳遞而出。
  “包圍起來,以大陣隔絕內外,任何人不得靠近,靠近者,格殺勿論!除了我和落星塵,任何人不得出來,有出來者,格殺勿論!”王靖文喝道。
  “是!”所有人一聲大喝。
  王靖文帶著落星塵踏步走入其中,外面的人布置陣法。
  進入大陣,落星塵焦躁不安道:“王大人,是不是發生什么大事了?”
  “嗯!”王靖文點頭隨口應了一聲。同時焦急的飛向遠處一處宮殿。
  “遇到什么事了?”落星塵追問道。
  王靖文沒有時間解釋一般。
  “王大人,那會造成什么后果?”落星塵不死心的問道。(m)
  王靖文猛的一轉身!
  死死的盯著落星塵道:“滅朝!”
  “嗡!”
  落星塵頭腦一陣轟鳴,滅朝?滅朝?
  “落護法,軍心不能散,接下來,麻煩你鎮住四方了,消息絕對不能傳出去!”王靖文鄭重無比道。
  “是!”落星塵高呼道。
  高呼之際,落星塵只感覺頭皮發麻、全身冒汗。
  滅朝?王靖文可從來不開玩笑。
  滅朝?大崝天庭?
  很快,王靖文來到一個傳信大殿。
  “大人,你來了?”
  “大人,不好了,凌霄天庭來信,北洲,天仙以下,盡皆昏迷!”
  “大人,不好了,凌霄天庭來信,北洲,大仙以下,盡皆昏迷!”
  一眾下屬驚恐不已的稟報著。
  王靖文靜靜等候之中。
  過了一會。
  “還有新消息嗎?”王靖文問道。
  “沒有!”一個信使搖搖頭。
  “發信息過去,問最新進展!”王靖文喝道。是!”
  “大人,凌霄天庭沒有回信!”那信使臉色難看道。
  王靖文臉色一陣跳動。
  “原地待命,等候消息,任何人不得外出!”王靖文喝道。
  “是!”
  “哐!”王靖文關上大殿。
  “王大人,怎么了?”落星塵擔心道。
  “陰間北洲,所有人,全部昏迷!”王靖文臉色難看道。
  “啊?所有人?那這時候若有人攻取北洲,那不是要全軍覆了?”落星塵緊張道。
  “不這時候誰也無法踏足北洲。一旦踏入,也會昏迷不醒,我到不是擔心這個,我擔心,這一切還沒結束!”王靖文臉色難看道。
  “那怎么辦?”
  “先將這里一切傳信給天帝,再通知地洲、陽間西洲的軍團長們,讓他們穩住軍心!”王靖文沉聲道。
  “是!”
  落星塵馬上去辦,而王靖文卻皺眉的走出大陣,再度來到抽取運勢的地方。
  暗金色運勢還在滾滾流淌。
  王靖文眼皮一陣狂跳。
  “到底發生了什么?冥河老祖,這要干什么?”王靖文臉色難看道。
  陽間,凌霄天庭!
  就在剛才,凌霄天庭四處傳來的消息,讓易衍、水鏡、簫忘等人驚悚不已。
  “北洲,為何是我北洲?”水鏡臉色忽變。
  “可能是泥菩薩?”簫忘臉色一沉。
  “已經到大仙了,馬上就是我們了,而且這速度一點不減,我們將最后消息傳遞出去吧!”易衍焦急道。
  一時間,北洲好似一瞬間變的針落可聞。
  四方都是橫七豎八睡過去的人們。一個個飛上高空的修者接二連三的從空中載落下來,根本逃不掉此刻的詭異變化。
  氣運云海之上。
  “轟!”
  朱砂金龍猛然甩出滂湃的氣運大浪。
  鳳凰老母游到其身邊。
  “怎么會這樣?所有人都睡著了?”鳳凰老母擔心道。
  朱砂金龍這次沒有回答鳳凰老母。
  “聳~~~~~~~。~~。~。~~!”
  朱砂金龍一聲震天長吟。
  一股龐大的力量,轟然爆發,鎖住龐大的氣運云海。
  原先有消散痕跡的氣運云海,陡然一束。
  “呼!”朱砂金龍長呼口氣。
  “大崝氣運會散去?”鳳凰老母疑惑道。
  “大崝此刻,已經擁有近五洲之地,少了這兩洲之地,只要鐘山回來,積攢氣運并非難事但此刻,能幫他一點就一點吧!”朱砂金龍沉聲道。
  “那這里到底怎么回事?”鳳凰老母不解道。
  而就在這時,凌霄天庭,眾臣的議事閣中。
  “呼!”“呼!”“呼!”…”…,…
  簫忘、易衍、水鏡,等等眾人紛紛昏睡了過去。
  凌霄天庭,一片死寂!
  氣運云海之上,氣運一陣翻騰。
  大崝的滿天神相,原本呆板不已,可是,這一霎那陡然間,有著很多個,忽然抬起頭來,詫異的看向四方。
  神相中,一些官員神相居然活了一樣。
  這其中,就包括水鏡、易衍、簫忘等人。
  水鏡等人俯身望向下方。
  “我們都睡著了?”簫忘臉色復雜道。
  “想辦法醒過來才行!”
  “不,醒不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們的神相居然醒來。朝拜天帝吧!”易衍說道。
  “天帝!”“天帝!”“天帝!”
  神相蘇醒的臣子,一起對著鐘山的神相恭拜了起來。
  鐘山身后,是一圈一圈的氣數光暈,此刻已經不再是金色的,而是一輪一輪十三彩之色,耀眼無比。
  不過鐘山,也是閉目之中的。
  在一眾臣子恭拜之際。冥河衍生界的鐘山,陡然間心有所感一般。
  “呼!”
  鐘山一分為二,化為本體、影軀二人。
  本體鐘山陡然盤膝而坐,閉目了起來。
  而這一刻,凌霄天庭上,鐘山的神相,陡然雙目一開。
  “嗡!”
  鐘山身后的氣數光輪,陡然放出耀眼的光芒。普照整個氣運云海。
  “天帝!”一眾蘇醒的神相恭拜道。
  鐘山神相巡視了一圈四周,沉聲道:“你們傳來的消息,朕已經收到了!”
  “是!”眾臣應命。
  鐘山踏步,領著蘇醒的群臣,走向朱砂金龍之處。
  “此次,多謝人祖!”鐘山神相鄭重道。
  朱砂金龍看看鐘山神相,輕輕點點頭。
  “眼下,只有你北洲正在發生巨變,你可想到了因由?”朱砂金龍問道。
  “知曉,定為泥菩薩!”鐘山眼中一冷道。
  ps:第二更,晚上還有,求月票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