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67 九洲神鼎集齊


  
  陽間!西洲!人間道宗不遠處!
  黑山老妖所在大殿之中。
  黑山老妖坐在寶座之上,下面站著一群男女。
  “師尊,大情出軍,兵伐西洲,看那勢頭多猛烈!為什么不讓我們參加?”一個男子面色不忿道。
  “大師兄,天帝自有用意!不要亂說!”旁邊一個女子叫道。
  “魚兒,你不懂,用意?什么用意?西洲已經攻取大半了,多少功績已經錯過了,我們再坐在這里,功績根本不會掉到我們頭上的啊!”
  大師兄臉色難看道。
  “可是,比起申公的、孔宣他們,你能像他們那樣收取各大城池嗎?”魚兒駁斥道。
  “呃,可,可,可也比坐在這里強吧,你看看那趙天賜,直接成了一路統帥,立下了多少功勞?這些年下來,功勛已經足夠讓他升到侯爵了!侯爵啊,你知道侯爵什么概念嗎?”大師兄眼紅道。
  “那是人家本事!”魚兒說道。
  “可……!”大師兄還要多說。
  “好了!”黑山老妖一聲沉喝。
  眾人頓時不再說話,一起看向黑山老妖。
  “做好分內之事,此話,誰也不許再提!”黑山老妖沉聲道。
  “可……!”大師兄還有些不甘。
  “是!”其它人卻是一陣恭拜。
  黑山老妖看向大弟子,淡淡道:“天帝親自交待,并非攻城略地才有功績,安心做好分內之事,才是最重要的!”
  師尊都說到這份上了,大師兄也只能帶著一股不情愿道:“是!”
  “至于,趙天賜?”黑山老妖語氣一轉。
  “他要不了多久,就回來了!”黑山老妖說道。
  “呃?”眾人微微一鄂。
  “知道就行不要泄露出去!”黑山老妖起身一甩衣擺,踏步消失了。
  “是!”眾人馬上說道。
  “趙天賜回來了?為什么?”眾人相互交談。
  陽間西洲!一個疆域的城主府。
  趙天賜從一個大殿走出。頓時被一群將領圍了上來。
  “恭喜大帥,再做突破!”眾將領恭喜道。
  “大帥,我可從來沒見過大帥這種修煉天賦,太厲害了!”
  “是啊,大帥你有沒有什么訣竅?”
  眾將領的恭賀,讓趙天賜一時喜意不斷。
  “恭喜趙大帥!”人群中,陡然傳來一個聲音。
  “嗯?”趙天賜臉色一變。頓時循聲望去。
  在一群將領包圍的外圈,站著三個身影,兩個shì衛專門保護為首一人。
  為首一個,一身白袍,手執羽扇,輕搖間瀟灑的笑看趙天賜。
  “水鏡大人!”趙天賜臉色一喜。
  趙天賜能如此快的走到今天這一步,可以說,水鏡的擔保功不可沒。
  原先一群將領還沒發現,當聽到趙天賜的話,頓時猛然回頭。
  水鏡?
  大惜軍團長水鏡?此役西洲總帥,水鏡?
  “拜見水鏡大人!”眾將領jī動的恭拜道。
  水鏡不僅僅是西洲總帥,更是被無數人崇拜。
  “嗯!”水鏡先生點點頭。
  趙天賜撥開眾人馬上走上前去。
  “水鏡大人,你怎么來了?“趙天賜驚喜道。
  “走找個地方說話!“水鏡笑道。
  “好,水鏡先生,到此城城主行宮,剛打下來,那里還保存完好,絕對雅致,絕對適合水鏡大人!”趙天賜喜道。
  水鏡點點頭。
  趙天賜將水鏡帶到一個極為美麗的浮島在浮島之上,一個瀑布之下。
  二人坐于玉凳之上對茗。
  “趙天賜,這些年,你修為增長的還真快!”水鏡笑道。
  趙天賜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笑道:“這個,主要還是多謝天帝對于戰利品,大部分全憑我做主,更有專門丹師為我調理大量補藥吃下去了,又戰斗了無數要是還不能升,也太廢物了!”
  “那是你應得的,只要效忠大情,做出相應貢獻,天帝從來不會吝嗇!”水鏡說道。
  “嗯,水鏡大人放心,我一定會為大情再立功勞的,不辜負水鏡大人當年一力舉薦!”趙天賜馬上說道。
  “你的功勞,大情都給你記住的,此次西洲之爭,侯爵,是跑不了了!”水鏡說道。
  “嗯,天賜慚愧!”趙天賜笑著道。
  雖然還未到論功行賞的時候,但是根據大情“封神榜,上的一些規則,自己這個侯爵身份,的確是板上釘釘了。
  “西洲平定后,公爵也未必不可能的!”水鏡笑道。
  “公爵?水鏡大人就不要取笑我了,公爵?我可不敢想,西洲已經收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疆域,就算全部算我趙天賜的,也無法達到公爵啊!”趙天賜笑道。
  水鏡搖搖頭。
  “嗯?”趙天賜不明白“趙天賜接旨!”水鏡忽然開口道。說話間,手中陡然托起一冊圣旨。
  趙天賜一愣,頓時起身,對著圣旨極為恭敬道:“臣趙天賜,拜見天帝!”
  “趙天賜,開疆辟土有功,今,冊封趙天賜為“秦廣侯。,一月之內,趕往人間道宗,輔助趙天殺,主持十殿秦廣殿!欽此!”水鏡讀著圣旨道。
  “謝天帝!”趙天賜古怪的接過圣旨。
  “轟!”
  婁空中,陡然一股龐大的氣運直沖趙天賜,瞬間將趙天賜籠罩。
  “呼!”
  趙天賜長呼口氣,感受這一股周身的舒暢,大情氣運?
  “恭喜秦廣侯!”水鏡笑道。
  “水鏡大人,你就不要取笑我了!”趙天賜臉色微紅的笑道。
  “你現在,可是已經在大情氣運云海上立了“神相”望你再接再厲,早日封拜公爵!”水鏡笑道。
  “呃水鏡大人,在下依舊有些不明白天帝是什么意思?回人間道宗?輔助我爹?不讓我打仗了?”趙天賜不明白道。
  看看趙天賜,水鏡臉色嚴肅了起來道:“此役非同小可,天帝讓我前來,也是讓我不要對你隱瞞,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
  “嗯?”趙天賜臉色一肅。
  “人間道宗擁有陰間十殿之秦廣殿,現在,貌似是你爹趙天殺主持,陰間十殿,馬上就要開啟,十殿大陣一出,誰也料不準會發生什么,趙天殺主持秦廣殿天帝擔心他行差踏錯,望你到時,能好生開導!”水鏡鄭重道。
  “嗯?我怎么不知道?”趙天賜臉色一變。
  “回去,你就知道了,天帝沒有對你隱瞞,也希望你能好生處置,我大情并不畏懼冥河老祖,但關乎大情迅猛發展,也不想任由其與大惜背道而馳,此役非同小可,來時,天帝就已經交代,處理好了,天帝算你大功可升公爵!”水鏡鄭重道。
  “天帝,到底要屬下做什么?”趙天賜臉色復雜道。
  畢竟,一面是自己剛剛找到歸屬感的大情天庭,另一面卻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看看趙天賜,水鏡搖搖頭道:“放心天帝并不是讓你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只是讓你到時,多勸勸趙天殺只要你心向大情天庭,竭力為大惜著想事后,不管趙天殺做了什么,大情都不將過問。”
  趙天賜皺起眉頭,依舊有些煩躁。
  “趙天賜,來大情以后,你跟我學習過一段時間吧!”水鏡看向趙天賜。
  “是!承méng水鏡大人看得起在下,在下有幸跟隨水鏡大人學習。
  也讓在下了解了很多很多!水鏡大人雖不愿承認在下這名弟子,但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恩師。”趙天賜恭敬道。
  點點頭,水鏡說道:“你是一個可造之材,你也是一個極重感情之人,在天帝與我談論此事之前,就考慮到你和趙天殺的父子之情了。
  原本,此役不準備讓你參與的。畢竟,稱太重感情!”
  趙天賜眉頭微皺。
  “但是,在我一再擔保下,天帝答應讓你參與,你重感情,同樣,我也知道你更明事理。天下大勢,你現在應該也都了解,冥河的十殿,我大情未必少了它不行,就算冥河老祖在世,天帝也不可能懼怕,我大情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誰也擋不住的,但是,此刻出現了,也不能被別人所得,用來造成對大情的桎梏。”
  “至于趙天殺,也許他無yù無求,也許他yù望很大,他或許與大情同舟,或許站在大情對立面,他是天帝的師兄,天帝也極為重感情,并不希望趙天殺站在大情對立面,因為一旦如此,大情必與趙天殺結仇,這是一朝之意志,不容個人感情因素所左右。”
  “是,我知道,有的時候,天帝必須賞罰嚴明,不徇sī情,這是一國之本!”趙天賜點點頭。
  “所以,希望你到時,遇到趙天殺行差踏錯之際,能夠好好勸阻,畢竟,他是你父親!”
  趙天賜面色復雜。
  “秦廣殿,天帝和我,可都是因為信任你,交給你了!希望你們父子,不要讓大情失望!”水鏡極為鄭重道。
  “是,趙天賜定不負天帝所望,不負水鏡大人所望!”趙天賜極為恭敬道。
  “嗯,我也不多說,僅送你兩個字。”水鏡說道。
  “請說!”
  “謹慎!一定要“謹慎。!”水鏡說道。
  “是,我一定謹記!”趙天賜鄭重道。
  一個月后。人間道宗。
  趙天殺眉心的火焰圖案,越發猩紅了起來。
  “天賜?你怎么回來了?”趙天殺皺眉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