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5)      第二章龍門谷(12-05)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5)     

第五章你得罪不起我

山谷飛上來之人,乃是一個虬須大漢,看上去比較粗魯,但是,這腳下一踏,就飛天而起,可見其人實力不凡,最少也是個元嬰期強者。
  “什么人,敢闖我軍軍營?”大漢飛上來就大吼一聲。
  “將軍誤會了,我們只是路過。”那長老馬上說道。
  “誤會?哼,打得過我再說。”大漢馬上興奮的叫道,好似不為鐘山等人闖陣,反而為了找一個對手練練手一般。
  不待執劍長老再說,手頭大刀向著執劍長老一刀狠狠的急斬而下。
  大漢與執劍長老相隔五十丈之遠,但是,那一豎劈下的大刀,驟然間化為長八十丈巨大刀罡。
  天藍色的巨大刀罡,一刀而下,從刀罡利刃之處,忽然如大浪被劈開一般,向著兩邊分出滔天巨浪。
  一時間,刀罡兩側盡是天藍色海浪般能量。
  巨大刀罡攜有無窮威勢,即便隔著很遠的距離,鐘山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而至,一種令人壓抑到喘不過起來的巨大壓迫。
  這大漢是一個將軍?一個強大的將軍?
  這一刀,鐘山只能體會到強大,無匹的強大,浩瀚的強大,并不能體會到它到底有多高,只是從這一刀的刀罡,鐘山略微分析出,此將軍修為大概是合體期。比之元嬰期還要強出一個境界的合體期。
  刀罡,這才是強大的刀罡,一般來說,在刀罡周側形成一些刀氣伴隨宣泄就已經很強了,若是刀氣能夠幻化成動物猛獸形態,那更是強大無比,而眼前的大漢一刀下來,卻是劈出了滔天海浪,那一方,完全被洶涌的海浪淹沒,向著執劍長老狠狠斬來。
  避無可避,執劍長老一劍驟然迎向大漢。
  一劍刺出,好似化為一道流星,即便這晴空萬里的大白天,天上昊日炎陽,鐘山都忽然感覺天地一暗一般,迎向海浪般刀罡的,是一顆流星,一個巨大的流星滑過,直接撞向了那刀罡。
  流星與大海相撞了。
  “轟~~~~~~~~~~~~~~~~”
  一聲浩瀚的巨響,鐘山只感覺四周空氣一陣震蕩,繼而耳朵一陣生疼,四周變得紅、藍一片,混亂不堪。
  “轟~~~轟~~~轟~~~轟~~~轟~~~~”
  高空之中,忽然傳來越來越急促的巨響。
  而就這一會功夫,鐘山已經能夠看清四周了。
  原先的執劍長老和原來的大漢已經飛天而起,在遙遠的高空相互拼殺之中,大漢怕傷到軍士,而執劍長老怕傷到鐘山、南霸天等人,因此只在高空之中,綻放出紅色藍色的耀眼光芒。
  鐘山抬頭望去,只能聽到高空傳來的陣陣巨響,對于上方藍光紅光內的景色,卻是看不清分毫,只知道高空之中戰斗非常激烈,兩個強者也好似旗鼓相當一般,不分丘壑,不斷犀戰之中。
  紫熏長老和另一名長老仰首望天,顯然眼力比之鐘山要好出很多。
  鐘山看不清上方,就馬上看向四周,分析現在所在環境。
  遠處,山峰之上的弓箭手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就這一會的功夫還增加了很多,現在最少有三千弓手正盯著自己方向,并且長弓拉起,破罡箭全部就位,只要執令官一聲令下,三千破罡箭必定直射而來。
  鐘山和南霸天對視一眼,又看看水無痕,三人眼中都是一股凝重,因為另兩個長老心神全部集中在高空之中,這時若執令官放箭,兩大長老有所懈怠,那自己三人不是鐵定玩完了?
  好在弓箭手都是訓練有素,沒有命令,誰也不敢射箭。
  在上方戰斗繼續之際,下方山谷之中,一些大帳之內,也緩緩走出一些如之前大漢一般的將領,將領走出大帳,就一起盯向高空。
  強者對戰,能夠從戰斗中不斷磨礪以尋突破,而觀看者不但能夠以靜待動,還能從中領悟些自己需要的。
  大戰一起,山谷中的將士訓練就停止了,好似都在等待高空大戰結束一般。
  鐘山也是靜靜的等著,同時也在分析著軍隊的實力。
  從執劍長老出手來看,這軍隊應該不是大羅天朝之人,而水無痕之前又說了,這里是大羅天朝與大宇帝朝的接壤之處。
  那這里的軍隊,應該是大宇帝朝的軍隊。
  如此強悍的軍隊?僅僅隨便走出來一個將軍,也許那也是個武癡,一個武癡將軍,就是合體期強者?這,太強悍了。
  隨便一個!因為鐘山明白,若是主帥,下方將軍就不會這種態度了。
  一個時辰,兩個強者在高空之中大戰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期間毫不停歇,大戰的聲響,如天雷炸響,一刻不停。
  “轟~~~~~~~~~~~~~~~~~~~~~~~~~~~”
  天空再度一聲超出之前三倍以上的巨響。
  一聲之后,天空原先的那一紅藍光球之處,紅光、藍光乍射向四方,同時一個身影如墜落的流星般從高空之中直射而下。直入下方眾將士所在的一個山谷。
  “轟~~~~~~~~~~~~~~~~”
  一聲巨響,大地之上出現一個直徑五米的巨大黝黑深坑。顯然二人之中有一個被打入地下。
  而鐘山看到,執劍長老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從高空之中緩緩落了下來。
  “呼~~~呼~~~呼~~~呼~~~呼~~~~”
  近十個將軍飛天而起,直沖白云上眾人。
  執劍長老對著紫熏長老恭敬一拜,緩緩退到紫熏長老身后。
  轉瞬之間,十個將軍就圍在了鐘山等人的身側,一個個手執各自兵器,怒目瞪著這忽然闖入禁地的眾人。強大的氣勢壓迫而至,直逼白云之上,一副劍拔弩張之勢。
  巨大的氣息壓迫而來,使得白云上的鐘山略微有些受不了一般,臉上被這氣勢壓的有些充血的感覺,微微泛紅。
  也許輪到紫熏長老出面,又也許為了緩和鐘山的壓力,紫熏長老身形微微向前走了兩步,而就這兩步走來,好似鋪天蓋地的氣勢壓迫過去,鐘山身側壓力大減。
  以一人氣勢,蓋過十名強者。
  十個將軍紛紛瞪目看向紫熏長老,十人眼中盡是凝重,因為十人都能感受到紫熏長老的強大,強勢,僅僅氣勢釋放就已經壓住了十人。
  “咳、咳,好痛快,好痛快!”下方那被大漢砸出的深坑之中忽然傳來一暢快的笑聲,雖然受到了重傷,但是語氣之中更多的是舒暢。
  而與此同時,鐘山看到下方一個奇景。
  從最中央的一個血紅色帳篷之中,緩緩走出一個一身紅色盔甲的精壯男子。男子身后披著一個紅色披風,更顯得他的張揚和氣勢。
  男子緩緩踏出帳篷,而走出帳篷的一瞬間,幾乎所有看到他的將士,都是微微一鞠躬。顯示這個將軍的地位之高。
  隔著很遠望去,鐘山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勢壓迫而來。好似整個大軍都是星辰,而血色盔甲的男子,就是太陽一般是這一個軍隊的軍魂。
  “啪”“啪”…………………………深坑之中,之前的大漢慢慢爬了上來,臉上雖無血痕,但卻有些發腫一般,不知道是戰斗留下的,還是以臉撞地撞出來的。
  “將軍,在下給第一軍團丟臉了。”那大漢爬出來,有些慚愧的說道。
  “休息一下吧。”血色盔甲的將軍淡淡說道,顯然并未怪責那大漢。
  “是”那大漢馬上應道,并且快速爬出大坑,快速盤膝而坐,閉目調息了。
  血色盔甲將軍,吩咐完之前之前大漢,就忽然抬頭望天。
  而那一目光直射天上,看的鐘山心中忽然一緊,強,強!僅僅一個眼神,鐘山就看到了一股強悍的意志,超級意志。
  “鐵血?大宇帝朝,第一軍團統帥,鐵血將軍?”水無痕在一邊驚詫道。
  也就在水無痕驚詫之際,下方鐵血將軍腳下一踏,僅僅留下一道殘影,就驟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十名將軍迅速飛到鐵血將軍身后,一副無比恭敬之態,顯然這個鐵血將軍無比的強大,不僅僅他的修為,更多的卻是鐵血將軍的軍中威信。
  在這一軍中,鐵血將軍就是天。
  “七星堂,開陽,紫熏。”紫熏長老馬上說道。
  顯然面對強者,紫熏長老能夠給予足夠的尊敬,自報家門。
  聽到紫熏長老報出名號,鐵血將軍眉頭一皺,繼而在六人身上巡視了一遍,特別是鐘山、南霸天和水無痕。
  目光所過,鐘山忽然有種被看透了的感覺。鐘山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眉頭微皺,但又不得發作,鐘山知道眼前鐵血將軍是個什么樣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即便放在神州大地任何地方,也是無比強大的角色。
  “哦?這就是開陽宗長老舉薦到大羅天朝的新官?”鐵血長老忽然笑道。而且那目光特別注意了一下鐘山,如此根骨,如此修為,真的要舉薦到大羅天朝做五品官員?
  對于鐵血長老知曉七星堂和大羅天朝的約定,紫熏長老一點也不奇怪,畢竟,這并不是大秘密,況且兩大運朝還交戰多年,這點情報再清楚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