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29 橫

“嘭!”帝釋天的胸膛轟然自爆炸開,一枚血紅的狼心轟然跳出。
  胸膛炸開,狼心跳出?
  帝釋天頓時露出驚詫之色。
  腦海中,不斷沖擊著仙仙的哭語‘我不要爺爺了!我再也不要爺爺了!”心臟陡然拖著血管冒出,帝釋天頓時感到帝玄鎩意志的反擊。
  不僅是帝玄鎩的反擊,而且還是極為有力兇狠的反擊!
  “不可能,你一個后代狼,意忐忑么可能沖破我的枷鎖?”帝釋天頓時驚叫道。
  探手,帝釋天抓向自己的心臟。
  “吼~~~吼~~~吼~~~吼。~。吼~~~!”
  狼心之中,傳來帝玄鎩的怒吼之聲。
  這一刻,帝玄鎩沒有說任何話,這一刻,帝玄鎩整個人都暴躁了,哪怕拼個同歸于盡,帝玄鎩都要全力咆哮。
  也許,帝釋天在天外天待久了,已經忘記了這世間的一種偉大力量,那就是大愛!慈愛!
  兒子死了,只剩孫女,爺孫孺慕之情傾注仙仙一身,現在,自己親手殺死孫女?自己殺死孫女?
  “我不要爺爺了!我再也不要爺爺了!”
  聽到仙仙的話,帝玄鎩整個人都揪起來了,這一刻,帝玄鎩的怒氣、恨氣、怨氣轟然膨脹,這一刻,帝玄鎩根本不計較自身。
  不能打敗帝釋天,也要與他同歸于盡!
  “吼。~~吼~~~吼~~~吼~~~吼~~~!”
  強大的撕扯,讓帝釋天整個人都無法控制了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帝釋天瘋狂壓制帝玄鎩吼道。
  “嗷嗚~~~~~~~~~~~~~~~!”
  “嘭!”
  帝釋天猛然化為一頭巨浪。
  可狼心的跳動,依舊不是他所能克制的。
  “轟隆隆。~~~~~~~~~~~~~~!”
  帝安鎩的肉軀,轟然爆灑無數鮮血,好似帝玄鎩真的拼出了一個同歸于盡一般,要將自己肉軀毀去,不要了,同歸于盡吧!
  “瘋子,混賬!”帝釋天吼道。
  “轟!”
  血肉灑落的巨狼骨架,陡然間,冒出一道銀光。
  銀光是一頭巨大的狼形幻影。好似帝釋天的神魂一般。
  “嘶!”
  帝釋天的神魂,陡然裂了開來。一分兩半。
  可是,分出兩半的神魂,居然依舊是完成體,兩只一模一樣的神魂。
  “帝玄鎩!”一個神魂怒吼道。
  另一個狼形神魂,自然就是帝玄鎩了。這一刻,帝釋天、帝玄鎩終于分開來了。
  “呼呼,我要撕了你,我要撕了你~~~~~。~~~~~~!”帝玄鎩神魂的雙目變的血紅之色。
  “轟!”
  神魂碰撞,強大的力量在虛空震顫。
  “哈嗚!”
  “嗚雞!”
  “嘶嘶!”
  “轟!”“轟!”“轟!”…………——
  兩大巨狼,發瘋了一樣撕扯著,發瘋一般的對咬著,誰也不讓誰!
  在帝仙仙和帝釋天戰斗之際。
  兩道流光從遠處射來,一道來自北方,一道來自東方。
  “咻!”
  “咻!”
  東方,是從地洲趕來的熒惑。
  而北方,卻是鐘山、鐘天。
  鐘天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一路飛來,臉上白如錫紙,滿身虛脫。
  “噗!”
  鐘天一口鮮血噴出。
  “父親,長時間的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孩兒有些虛脫了!”鐘天苦笑道。
  “嚴重嗎?”鐘山問道。
  “只是虛脫的太嚴重,必須要休息,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不過,這期間,沒有多強戰斗力了!”鐘天苦笑道。
  “那就好,不用你戰斗!”鐘山說道。
  “天帝,你們怎么?我是在地洲,剛剛到,你們在北洲,怎么這么快?太子,你沒停過調動天地大勢之力?”熒惑驚叫道。
  “熒惑,保護鐘天,其它事,不用管!”鐘山下令道。
  “是!”熒惑應命道。
  而就在這一霎那,釋天圣境高空,帝釋天一拳洞穿仙仙的腹部。
  大量鮮血冒出,時間一靜。
  “混賬,帝釋天~~。~~。~!”鐘山瞪眼一聲怒吼。
  “轟。~~~~~~~~~~~~~~!”
  鐘山踏步沖天而上!
  熒惑看護著鐘天。
  “轟隆隆!”
  沖天之際,帝釋天肉軀崩潰,化身巨狼,更神魂冒出,一分為二,撕扯分裂出帝釋天和帝玄鎩二者。
  兩大狼妖轟然廝殺而起。
  而帝仙仙,卻是閉起了眼睛,帶著一份悲傷緩緩跌落而下。
  “仙仙!”鐘山驚叫道。
  “呼!”
  轉眼,鐘山抱住了帝仙仙。
  看著帝仙仙的狀態,鐘山臉色一變。“吉瞳,開!”鐘山一聲大喝!
  紅光轟然普照帝仙仙,可是,帝仙仙依舊沒有起色。
  “呼!”一招手,鐘山身旁陡然多出一人。尸先生!
  “尸先生,仙仙這是怎么回事?我感受不到她的神魂了,她神魂被滅了?你有秘法救他?”鐘山焦急道。
  尸先生不敢怠慢,檢查起來。
  “滅了,神魂被抹殺的干干凈凈,這,臣無能!”尸先生微微一嘆。
  “不,不,還有辦法!”鐘山神情焦急,頓時想到一個辦法。
  “唯呀!”八極天尾陡然乍現。
  “給我變鴻鈞!”鐘山急叫道。
  “嗡!”八極天尾身形一凝,果然變成了鴻鈞。
  昔日,對決鴻鈞之時,曾經以一模一樣神通模仿過鴻鈞,因此,現在八極天尾依舊能變。
  “快!”鐘山叫道。
  “時間逆流,復我青萍劍~。~。~~~~~。~。!”
  八極天尾化身的鴻鈞一聲大喝。
  不是八極天尾掌握了時間神通,而是當初模仿過這個招式,也只能發揮如此。
  一股青色流光,轟然沖刷向帝仙仙。
  “轟隆隆!”
  帝仙仙腹部的流血,陡然間全部吸了回去,真的時間逆流了一般。
  原先腹部的傷勢,居然詭異至極的恢復了。
  時間逆流!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呼!”
  帝仙仙陡然雙目一開,鐘山臉上一喜。
  可是,剛剛睜開,帝仙仙雙目就又虛弱了下來。
  鐘山頓時探入帝仙仙體內。
  帝仙仙體內,神魂出現了,但僅僅只出現一些碎魂,而且,還有著大量金色能量在帝仙仙體內游走,好似在吞噬著碎魂一般。
  “嗯?憶利?斷刃?帝釋天的神通?”鐘山臉色一變。
  “這斷刃,可有辦法解除?”鐘山問道。
  “憶利天,帝釋天的神通?我知道了,是這個神通在吞食帝仙仙的神魂,臣無法啟出這些斷刃,不過,臣可以用棺材,如上次禁封金鵬一樣,將帝仙仙冰封起來!再想辦法!”尸先生說道。
  “那快封,快!”鐘山焦急道。
  “是!”尸先生應道。
  模模糊糊之間,帝仙仙好似清醒了一樣。
  “鐘山?鐘山,你來了?”帝仙仙忽然笑子起來。
  “我來了,我在這!”鐘山馬上抱著帝仙仙道。
  “爺爺去了地洲,也不來看我,我都好久沒看到爺爺了,你也不陪我,嗚嗚!”仙仙忽然哭了起來。
  好似,這一刻,仙仙忘記了此刻的處境一樣。
  “天帝,帝仙仙神魂殘碎,可能忘記很多記憶了,也許這時留下的,都是最深刻的!臣的棺材也準備好了!”尸先生說道。
  “好,放入棺材!”鐘山抱著仙仙,就要放入棺材之中。
  “不要,不要!”帝仙仙忽然畏懼道。
  “沒事,你肯定會好的!”鐘山說道。
  “不要,我怕,我長大了,你就不抱我了,我想回到小時候,我喜歡你抱我的感覺,不要松手好嗎?”帝仙仙可憐兮兮的看著鐘山道。
  “不要擔心,我陪著你呢!”鐘山柔聲道。
  “不要,不要松手,我不想離開你的懷里,不要!”仙仙哭了起來。
  “我一直陪著你呢!”鐘山柔聲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像青絲姐姐他們一樣,我要和他們一樣,她們可以天天躺在你懷里,你從來不趕他們走,我不要!”仙仙哭道,同時抱著鐘山的手臂。
  深深的看了看仙仙,鐘山心痛的愛憐道:“放心,以后你可以的,今日起,你做我的妻子,做大崝的皇后,好嗎?”
  “妻子?皇后?嗯!”帝仙仙應了一聲,終于露出甜美的笑容。
  繼而,帝仙仙再度閉起了眼睛。松開了鐘山手臂,好似甜美的睡了過去一樣。
  “哐!”尸先生合上棺蓋。
  “當哪嘟!”
  如當初儀式一樣,尸先生念著大量咒語,搖著鈴鐺,棺材從黑色,慢慢的變成了透明之色,而帝仙仙,卻被封在了內部。
  看著傷成這樣的帝仙仙,鐘山一陣痛心,抬頭,眼睛一寒的看向高空!
  “帝釋天!”鐘山語音森冷道。
  高空之中,一具狼的骨架,血肉模糊,浮在空中,而在這具狼骨架的上空,兩團銀色狼形神魂。
  帝玄鎩、帝釋天!
  兩大狼神,此刻正在撕咬撲殺之中。
  仇恨,滔天的仇恨讓帝玄鎩拋開了一切,恨意、怒意、怨意,化為帝玄鎩源源不斷的力量,越來越膨脹的沖殺這帝釋天。
  這一刻,帝玄鎩或許忘記了自己是誰,現在只剩下一個念頭,撲殺帝釋天,哪怕同歸于盡,哪怕神魂俱滅!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