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第二章鐵血

二也紫熏長老瞪大眼睛看著鐘山。十年了。吊然對毛僅僅看了幾眼,而且不斷強迫自己忘記這幅面孔,但,十年的時間非但沒有忘卻。反而這張面孔如夢魘一般,不斷在腦海中一刻再刻。
  那一夜,雖然處于迷亂之中,但他的樣貌,紫熏長老是永遠不會忘記的。雖然年輕了很多,但還是他,還是那個男人,那個連姓名都不知道的男人。
  原以為永遠不會再遇到這個男人的,也許過些年就能真正忘記了吧!
  難道是上天的捉弄?為什么,為什么他又出現了?
  紫熏長老閉了閉眼睛,希望再睜開后是自己眼花了,但是,睜開眼睛后,卻還是那個男人。
  為什么是他,他怎么在這里?開陽宗?十年?這種根骨,十年就能達到金丹期?
  鐘山帶著洪牛大搖大擺的走出煙霧區,剛走出來,鐘山就全身一緊,瞪大了眼睛。
  眼前那開陽峰下廣場,幾百個人正對著自己行注目禮。
  天殺、南霸天、玄心子、孤孀子,還有,還有
  鐘山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倩影。瞳孔不覺跟著一縮。是她?
  十年了,終于在開陽宗看到她了。紫熏仙子。
  不過,鐘山在紫熏仙子身上僅僅一代而過就不再盯著她了。
  那一天的事,就當做一次回憶吧。二人都是處于迷亂狀態,一次沒前戲、沒后戲的一夜情。
  用一句詩來形容: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當然,鐘山還有另一番考慮,就是女子的矜持,若是紫熏仙子為保清白,一劍將自己咔嚓了,那就得不償失了,鐘山可沒自大到僅憑一次毫無記憶的肌膚之親,就征服一個。女子。
  鐘山馬上收起大刀,無比疑惑看向這廣場聚集的五百多人。宗主玄心子馬上向著鐘山方向走去。
  紫熏長老一直盯著鐘山,眉頭蹙起,由于分外關注鐘山,所以鐘山看自己時那瞳孔一縮,還是被捕捉到了,但那人僅僅在自己身上停駐了一下,就馬上轉移了目光。
  紫熏知道被他認出來了,回想當年在林中之事,紫熏長老臉上微微一紅,繼而眼中忽然迸發出一股寒意。但這股寒意在鐘山轉移目光的一霎那,又忽然退去了。
  紫熏心中有些燥亂,有些遲疑,深吸口氣,強壓心中的那一股燥亂,繼而冷冷的看向鐘山。起初的寒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冰冷,好似陌生人般的冰冷,不過,在眾人眼中,紫熏長老和鐘山原本就是陌生人。
  這一會的功夫,玄心子已經走到二人面前,并且將大致情況說了一遍。
  “宗主,當真?”鐘山驚訝的看向玄心子。
  “是的,你們站到最后去吧,不要耽誤了三位長老選拔玄心子馬上開口道。
  “是”洪牛馬上應道。
  鐘山也點頭走向了眾金丹期弟子的最后一排,在玄心子看來,這三位長豐,不,紫熏長老,她是如何選,也選不到鐘山和洪牛的,畢竟這二人在金丹期中是墊底的,不,是雖墊底的剛剛達致金丹,特別是鐘山,那種根骨,就是自己看了都有種心酸的感覺。這樣的根骨豈會被紫熏長老看中?站在最后也只走過過場子而已,不要打擾了三位長老的選拔,那幾百名金丹期弟子還等著呢。
  鐘山走到最后一排,眼睛盯著前方,南霸天,還有另一個。男子被選中了。還有一次機會,這最后一次機會,就落在紫熏長老手中。
  她會選誰?
  鐘山沒有奢望到憑那一夜情緣,讓紫熏長老開后門。畢竟,既然已經選擇忘記那一夜,自然不會太在意。可是,天朝五品官職,這誘惑太大了。
  鐘山不僅僅想要氣運加身,更想的就是加入某今天朝,就是在靈潮洞穴之中,鐘山就有這個想法了,金丹期后,就前往神州大地,一方面增長見識磨礪修行,另一方面就神州大地上的運朝。
  因為鐘山知曉,運朝越大操控起來越難,越要學會把握大勢,天下大勢,布局天下,這要自己不斷的學習,隱軀坐鎮大情王朝,本體剛好前往觀摩學習,以便以后大情王朝升級時,能最快的做出適應。
  天朝五品官職,這可是最好的捷徑啊,況且還有大量氣運加身,修行也必將快速無比。
  鐘山眉頭皺成了川字,目光隔著眾師兄,直逼向紫熏長老。眼神之中沒有絲毫渴求,也沒有絲毫的感情。一切隨緣,若選自己,那就欠她一份情,若不選自己,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紫熏長老,剛才那是入靈潮廠丁三,你可以繼續。”玄心子對著紫熏長老開口道另兩個長老也是點點頭,顯然并不在意。紫熏長老也是點點頭。
  紫熏長老站在五百多名金丹弟子前面,深深的吸了口氣,所有金丹期弟子,都是一臉渴求的看向自己,每個人都盯向自己,在以往,紫熏長老根本不會在意,畢竟,更多人盯著自己都有過的,什么樣的場面沒見過?
  可是,在這么多目光之中,就有那么一對,那一對即便沒有多么的灼熱,卻好似放射出一股星辰之輝,將所有人的眼睛都蓋過去了。
  透過眾金丹期弟子,就站在最后,是他!
  站在最前面的天殺,忽然感受到一絲不妙,因為紫熏長老在剛才二人出來之后,就不再關注自己了,之前可是將目光轉向自己,準備選自己了啊。
  不會哪里出了問題?
  天殺皺眉的盯著紫熏長老,眼中閃過一股焦急。
  “長老,可有選擇?”玄心子看向紫熏長老道。
  紫熏長老冷眼看看眾金丹期弟子,又冷眼看看鐘山,最后,不知道心里想了些什么,深吸口氣,指頭對著鐘山之處一指道:“就是剛才拿刀的那個。”
  就是剛才拿刀的那個!
  紫熏長老語畢,眾金丹期弟子幾乎一片嘩然,當然,僅僅露出嘩然一片的震驚之后,馬上紛紛閉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那最后的鐘山。
  “鐘山,你上前來。”玄心子有些激動的笑道。
  對于鐘山,也許愛屋及烏的關系,天星子的弟子,天星子的女婿,天星子除了天靈兒最親近之人,也許看到鐘山就想到了天星子,玄心子微微有些激動,為鐘山高興之際,也在心里默默悼念了一下天星子。
  鐘山?他叫鐘山?紫熏長老冷眼盯著遠處的鐘山想著。
  有些驚異的看看紫熏長老,鐘山可不信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到底紫熏長老是何想法?為何會選自己,選擇這五百多金丹期人中“最弱。的一個自己?
  帶著心中的疑惑,鐘山在眾人的不理解目光中緩緩走向了前面。
  鐘山自己也不理解,不理解紫熏長老為何會選自己,不過,被選中了就是一次機遇,一次鐘山舍不得放棄的機遇。
  緩緩走向最前面。
  南霸天一臉喜意的看向鐘山,在開陽宗內,南霸天的朋友只有兩個,天靈兒和鐘山,天靈兒蹤影飄渺,對于鐘山,南霸天也期望他好。
  大多弟子露出了沮喪的神情,也有些露出了嫉妒和羨慕,甚至有一個更是露出怨毒的神色。
  天殺怨毒的看向鐘山,看到鐘山被選中,這原本又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被鐘山搶去了。
  強盜,他是強盜!
  天殺雙眼漸漸變紅,看著鐘山一次又一次“奪去,自己想要的東西,天殺好似再也忍不住了,不是一次了,多次的積怨好似在這一瞬間全部爆發了一般。
  天殺雙眼變得通紅,眉心那顆猩紅的痣忽然發出淡淡的紅光,同時好似化開了一般,慢慢的化為一個猩紅的火焰,在天殺眉心不斷跳脫著。
  天殺雙眼通紅,一副走火入魔之勢。
  “又是你,又是你,為何總和我作對,為何你總和我作對!你這個垃圾。你這個強盜!”天殺忽然大叫了起來。
  天殺一聲大叫,幾乎引起了行有人的注意,一瞬間,所有人的目羌全部盯向了天殺,一個個充滿驚駭的看向了天殺,大師兄要干什么?他在做什么?
  鐘山走到南霸天身旁,聽到身后天殺的怒吼,心中一緊,全身汗毛徒然豎起,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迫近,不好,天殺對自己起殺心了。
  這么多開陽宗弟子,三大長老、宗主都在此,他敢對自己出手?
  猛然扭過頭去,鐘山看到了一對兇紅的雙目,詭異的雙目直逼鐘山心中,還有眉心那猩紅的火焰,充滿了一股邪異的味道。
  這不是鐘山感到最危險的,真正的危險,卻是天殺的右手探入腰間,以一種奇特的手勢抓向那黑色長劍的劍柄。
  斬天拔劍術!
  天殺要對自己施展斬天拔劍術?
  ”
  鐘山毫不遲疑,翻手取出大刀噩夢,大刀所向直指天殺。
  入魔的天殺,手抓黑劍劍柄之處,斬天拔劍術,一觸即發,生死一線
  四更了,明日進入神州大地,求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