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11 滅門之仇

.
  朱砂金龍和鳳凰老母看著四大部洲,鐘山斬殺鴻鈞之后,一簇始火,焚燒虎祖。頓時逼退五帝。
  鳳凰老母忽然看向朱砂金龍,嘴巴微微撅起,眼中盡是情意。
  “是你讓鐘山燒死老虎的?”鳳凰老母柔情道。
  “嗯!”朱砂金龍并沒有反駁。
  “其實,我不恨他!”鳳凰老母柔聲道。
  “不管如何,他傷了你,就該死!”朱砂金龍淡淡道。
  “嗯!”鳳凰老母輕輕應道。
  ----------------------
  陰間,北洲昌京,不死殿!
  鐘山坐于龍椅之上,群臣恭立。
  “傳信鐘天、熒惑!”鐘山忽然淡淡道。
  王靖文上前一步。
  “鴻鈞分啟航水印身,祖仙十三重天,東勝神州一戰,不敵時,速退!”鐘山淡淡道。
  “是!”王靖文恭敬道。
  ---------------------
  西牛賀州!
  擁有一國資源的鐘山,丹藥也是最好的,也是最多的。
  隨著第一粒丹藥入體,第二粒,第三粒,不斷吞入腹中。鐘山周側被光繭覆蓋,暗皇盡職的守在一邊。
  雖然實力不可能馬上恢復,但**的缺失,還是可以快速初步補充的。
  暴露的骨骼之上,血肉在丹藥滋補刺啟航水印激下,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快速滋生,慢慢的,讓鐘山從外表上看去恢復了起來。
  此次的天條!三百萬重浪!也就因為鐘山根骨厚重,才不至于**徹底崩潰,同樣也因為根骨厚重,恢復起來也極慢。
  好不容易讓**初步恢復,內臟全部復原,但想要恢復巔峰狀態,不是一朝一劍的事情。
  又兩個時辰后,鐘山才能站起身來,但此刻臉色蒼白,顯然依舊虛弱。
  “呼!”翻手取出一個宮殿。
  收拾了一下,鐘山踏步而入。
  進入宮殿,有著熱水,鐘山仔細清洗了一下啟航水印身子,換了身衣裳。
  對著鏡子看看自己,鐘山露出一絲苦笑道:“元嬰期?現在居然只有元嬰期的實力?”
  哐!
  鐘山一身龍袍,踏步走出大殿。
  翻手收起宮殿。
  “暗皇,走!”鐘山說道。
  “天帝,我們去哪?”暗皇疑惑道。
  鐘山看看東北方向,眼神堅定道:“北俱蘆洲,碧游宮,鴻鈞本體戰場!”
  “是!”暗皇應道。
  ---------------------------
  南瞻部洲!
  太一、帝俊、祖龍、藍,在數個時辰修養之下,全身傷勢好出了很多。
  眾人一起看著不遠處的虛空,就是那里,嬴和鴻鈞消失的地方。
  “造化境?造化天經的世界?”太一陰沉道。
  祖龍已經化為人形,看看眾人,臉色一陣復雜。
  “嬴真的能獨戰鴻鈞?”帝俊臉色微沉道。
  就在這一霎那。
  在嬴和鴻鈞消失的地方,虛空陡然一黑。一股從未有過的威脅,瞬間壓的眾人心臟一縮。
  “退!”太一頓時叫道。
  眾人毫不猶豫,快速向著后方退去,瞬間射遠。
  “呼!”
  那一處,一個巨大的黑色能量爆點,忽然爆炸而開,遁遠的眾人,沒有聽到絲毫聲音,好似這大爆炸的聲音已經超出了耳朵接收的最大頻率。
  黑色能量爆炸所過,虛空盡碎,大地盡碎。
  隱約間,眾人看到了一塊造化玉碟的虛影。
  “嘭!”造化玉碟爆碎而開。
  黑色能量輻射了億里之后,繼續向外爆炸而起,這時才傳來猛烈的巨響。“轟!”
  巨響,未有的巨響,強大的沖擊,強大的爆炸聲音,讓一眾梟雄無不耳膜巨顫,甚至因為傷勢未愈,耳膜更是震出了鮮血。
  南瞻部洲大地,轟然崩碎而開,在強勢的沖擊下,盡數沖天而上,散落虛空,化為齏粉。
  黑色能量更是彌漫整個南瞻部洲,一時間,南瞻部洲四處出現虛空破碎,無盡黑暗籠罩,整個南瞻部洲的天地都瞬間崩潰了一樣。
  大混亂,大爆炸,大毀滅!
  誰也不知道造化境中發生了什么,但都知道,這定是最后碰撞,以至于造化境都崩潰了。
  “轟隆隆!”
  南瞻部洲的大地破碎飛天,緩緩落下,只是,此刻大地早已化為齏粉,石頭盡數碾為碎末,望去,茫茫無盡沙漠。
  黑洞緩緩填補。慢慢露出遠處爆炸源。
  爆炸源,鴻鈞浮于空中,長發飄散。死死的盯著下方,眼中不悲不喜。
  下方,一片沙地之上,嬴的龍袍支離破碎,背后巨翅也盡被折斷,周身四處,鮮血灑滿,甚至,多出骨頭暴露,血肉模糊。好似只剩一口氣了一般。慘烈至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嬴暢快至極的大笑著。
  笑?這個時候還笑的出來?
  遠處,太一、帝俊等人露出凝重之色。
  “你,贏了!”鴻鈞忽然露出一絲苦澀的笑道。
  “什么?”遠處太一頓時驚叫了起來。
  何止太一,幾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鴻鈞說什么?
  “呼!”
  遠處鴻鈞,周身陡然冒出大量黑色能量,鴻鈞身體慢慢的化為黑色煙霧,隨風飄散了。
  “形神俱滅?”帝俊瞳孔一縮道。
  “嬴,他贏了?不可能,他一個人怎么可能打敗鴻鈞?”太一極度不信。
  “哈哈哈哈哈!”嬴依舊放聲大笑。
  嬴此刻,豈能不笑,雖然勝的極為慘烈,但終究,自己是敗了鴻鈞,而且還是硬碰硬的敗了,天下第一人?天下第一人又如何?還不是任我宰殺?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目的也徹底達到了。
  “呼!”祖龍快速飛到近前。
  祖龍護在嬴的周側,一臉戒備的看向太一等人。
  的確,嬴打敗鴻鈞,這讓太一、帝俊等人一時極難接受,鴻鈞那么無敵,怎么可能敗他?誰又能敗他?絕對不可能的。
  但,實實在在的又敗了!
  眾人心中此刻的唯一念頭不是感激嬴,而是‘為什么敗鴻鈞的不是我?’
  一個個看向嬴的目光,也變的嫉妒了起來。
  甚至,太一眼神微冷,更想抹殺了嬴。
  “天帝!”祖龍敬佩道。
  以前被嬴壓服,祖龍還有些不服,此刻,再也無話可說,當時鴻鈞的傷勢可根本不傷大雅,眾人齊力差點被鴻鈞斬殺,而嬴一個人,卻斬殺了鴻鈞。
  一時間,嬴的形象在祖龍心中迅速拔高。
  艱難無比的吞下一粒丹藥。
  “祖龍,帶朕回咸陽,此刻,朕斬殺鴻鈞,四大部洲不會攔朕,走,回朝!”嬴語氣艱難道。
  “是!”
  祖龍用云朵托起嬴,快速向著南方飛去。
  這期間,太一幾次想要下殺手,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太一、帝俊、藍,相互對視一眼,最終什么也沒多說,踏步,分為兩路,向著北方射去。
  祖龍心情極為復雜的帶著嬴飛到了南海,南海四方,黃云鋪天蓋地,隔絕內外。
  不過,當二人到了近前的時候,黃云卻沒有攔著二人,緩緩飛了出去。
  沒多久,就到了黃云外的南海之上。
  “呼!”
  到了南海之上,嬴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很多。
  “到南海了?走吧,回朝!”嬴淡淡道。
  “是!”
  “天帝,之前為何不讓我等助天帝一起對戰鴻鈞,否則,天帝也不至于傷成這樣?”祖龍再度說道。
  嬴看看祖龍,露出一絲淡笑,繼而道:“你可知,四大部洲,鴻鈞賭的是什么?”
  “不明白!”祖龍搖搖頭道。
  “其實,今日一戰,是鴻鈞不可避免的,若沒有今日一戰,鴻鈞未來依舊要迎戰天下,戰至最終,直到戰死為止!”嬴淡淡道。
  “戰死?死?若不是今日,以后鴻鈞會死?”祖龍意外道。
  “世間,誰能不死?天地都有盡頭,他鴻鈞豈能不死?這是鴻鈞的命,命中注定,會死!”嬴沉聲道。
  “呃?嗯!我沒想那么遠,不過照此說來,以后的確會死,包括我們。”祖龍點點頭。
  “而鴻鈞和盤古的目的,就是將鴻鈞以后的人生全部凝縮到今日來,四大部洲內,代表著鴻鈞未來。凝縮時間、凝縮天地,將一切提前面對。”嬴沉聲道。
  “呃,嗯,好像只有天數和鴻鈞配合,才能制造這種特殊的環境!不過,鴻鈞想要干什么?”祖龍點點頭。
  “鴻鈞?”嬴雙眼一瞇。
  “鴻鈞想要,打破這命中注定的結果,想要掙脫命數枷鎖,超脫命數制約,真正的不受命數擺布,成就長生不死!”嬴沉聲道。
  “命數,以因果相連,處天數之上,雖無形,但卻枷鎖著所有人,甚至枷鎖天地,而鴻鈞,想要超脫命數?得到真正的自啟航水印由?超脫因果?真正長生不死?嘶!”祖龍瞳孔猛地一縮了起來。
  “他鴻鈞,擁有長生不死之契機,只有獨自打敗他,才能得到這一絲契機,來日,才有機會…………!”嬴露出一絲向往之色。
  嬴沒有繼續說下去,但祖龍已經明白了嬴的遠大目標,頓時臉色一肅,對嬴越發尊敬了起來。
  “天帝,鴻鈞被您所斬,那他注定失敗了?”祖龍問道。
  “不一定,這事,主要還看鴻鈞的本體,分啟航水印身終究只是分啟航水印身,本體若能超脫了,一切都無所謂!”嬴搖搖頭道。
  PS:月初第一天,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