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第十章大軍壓境

“受人之托!怪就怪你樹敵太多!”鐘山淡淡道。
  和虎祖一樣的語氣,此刻聽起來,格外的諷刺。
  “受人之托?誰?”虎祖沉聲道。
  “你不需要知道,馬上就要死了,知道也沒用!”鐘山淡淡道。
  “哼,找死!”
  遠處,白帝看看黃帝道:“虎祖對付那個叫暗皇的人,我去殺了鐘山?”“再等等,鐘山此刻太自信了,他定有依仗!”黃帝阻止了白帝。
  白帝一陣焦急,不能手刃鐘山,白帝終究不甘,要不是黃帝威望甚巨,此刻早就和虎祖一起沖上去了。
  暗皇抓著小球,對著里面火焰看了看。
  踏出一步道:“過來,受死!”
  聽到暗宴的大言不慚,虎祖眼睛一瞪。
  就算自己傷的再重,也是天下巔峰強者,一個小小大情臣子,也敢如此狂妄?他大情都是這種狂妄之輩?
  “哼!”一聲冷哼,虎祖踏步而來。
  面對鐘山,虎祖有著壓力,可面對大情臣子,虎祖根本毫無壓力。
  那個小火球?燒死自己?
  笑話,當年鳳凰老母耗盡心力也燒不死自己,就憑你?
  先前你躲在暗處,本被傷到,現在,我要你連本帶利全部還回來!
  “定天掌!”虎祖出手,再一掌拍下,龐大的虎掌形成一個諾大至極的掌罡。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掌罡中散。
  同時,無數狂風環繞,所過之處,如刀鋒割過一般,瘋狂肆虐。
  “轟隆隆!”巨大的威力向著暗皇拍來。
  暗皇什么也沒說,僅僅指頭一捏。
  “啪!”
  小球碎開,繼而對天一拋。
  一束拳頭大小的紅sè火焰冒了出來,迎向了虎祖的定天掌。
  火苗太小,小到有種隨時熄滅的感覺。一簇小火苗,一個巨掌,絕對鮮明對比。
  遠處,白帝等人都lù出不屑之sè。
  只有虎祖,忽然間感到一絲不妙。
  那紅sè火焰遇到了大風,并沒有被吹滅,反而見風就漲!好似火星掉落汽油桶一般。
  “嘭~~~~~~~~~~~~~!”一瞬間,紅sè火焰暴漲十萬倍不止,好似大爆炸了一般,一時間,天地都是這紅sè火焰,洶涌澎湃,如江河大濤,狂卷而起1直沖巨大虎掌而去。
  小火苗,瞬間點燃天地?變成火海?
  遠處五帝不自覺的臉sè一變,甚至白帝還微微一退。
  “這什么火?那可是金系風暴啊,那怎么會點燃?”白帝不信道。
  “這什么火?”黃帝也lù出詫異之sè。
  五帝微微退后,同時驚愕的看著面前暴躁的火焰,一時間,五帝居然分辨不出火的計類。
  “太陽真火?不對,地心之火?也不對,這火里,好像有著很多火源的特質!”赤帝臉sè復雜道。
  “赤帝,你是研究火的,你都不認得?”黑帝臉sè一沉道。
  “不知道,比我所知的所有火都厲害,不,好似天下萬火的起源一樣,快,快退!”赤帝頓時叫道。
  遠處,暗皇施法后,也沒想到火苗會如此變態,張口一鄂,繼而調頭倒退而去,護在鐘山周側。
  這火焰,太壯觀了。
  虎祖周徹,原本一個巨大的風域的,可是,這火焰卻是見風就漲,一瞬間,將風域點燃,反客為主,變成了火獄。
  “轟!”虎祖的掌罡頓時被燒沒了,大火還在向著中心沖去。
  虎祖頓時lù出絕望之sè。
  “始火,是始火,不可能,不可能的~~~~~~~~~~~~
  ~!”虎祖嘶吼了起來。
  “始火?”遠處所有人都lù出疑huò之sè。
  五帝疑huò的看著,暗皇不解,鐘山lù出一絲驚訝。
  “虎祖傳承天地久遠,就算實力不足,則閱歷卻不是常人所比的!”鐘山微微感嘆嘆。
  虎祖周身暴風四起,想要將大火逼出體外,可是,這暴風越多,大火越甚,根本無處逍逃。
  “啊!”虎祖恐懼的沖天而上。
  “人祖,不是死了嗎?燧!已死,世上怎么可能還有始火,不!”
  虎祖沖天嘶吼。
  “嘭!”大火驟然觸到其皮膚。轟然間爆而起,瞬間將虎祖籠罩在內。
  “啊~~~~~~~~~~~~~!”虎祖極慘叫,瞬間被大火湮滅其中。
  “燧!饒我,饒我!啊~~~~~~~~~~~~~!”
  虎祖在空中慘叫不已,求饒之聲不斷。
  面對鴻鈞,虎祖都沒有這么求饒過,此刻求饒,定然是承受著巨大痛苦,這痛苦,不僅僅是“死,那么簡單,這其中,可能還是一種折磨,這始火在折磨虎祖。
  “燧,饒我,我不該對付老鳳凰,我錯了,啊!殺了我,殺了我!”虎祖痛苦不堪的吼著。
  下方,白帝臉sè刷白。背后寒毛陡然全部豎了起來,這要多慘烈才能讓虎祖絕望成這樣啊。
  何止白帝,另外諸帝也是一陣心寒。虎祖的叫聲太慘烈了。
  “人祖?人之祖嗎?是了,妖有妖祖,人為天下主角,其祖定然不凡,人祖?燧?他叫燧?”黃帝沉聲道。
  鐘山看著虛空,聽到虎祖的聲音,頓時了解了大量信息。
  “原來,他叫燧?”鐘山深吸口氣。
  朱砂金龍,原來他的名字叫“燧,?
  “轟隆隆!”
  矢空之上,虎祖慘叫消失了,火焰也變小了,只剩下一具巨大的尸骨,緩緩落下,尸骨落下之際,化為煙灰,慢慢消散不見了。
  堂堂虎祖,居然就這么死了?而且形神俱滅?
  五帝面部一陣抽搐。白帝一陣慶幸。剛才要是不聽黃帝的此刻或許就是自己形神俱滅了,而且臨死前還受到極大的痛苦。
  始火消散,虎祖形神俱滅,眾人望著天上再一陣沉默。
  “嘶!”
  過了好一會,白帝才抽了口氣。
  轉頭,看向遠處鐘山。
  “虎祖就算重傷在身,更因為鴻鈞毀了風珠,可也死的太直接了!要是虎祖全盛時期,或許還能掙扎那“始火”可現在,他無能為力,這是他的命!”黑帝搖搖頭嘆道。
  說完,所有人一起看向鐘山方向此刻,再看鐘山,五帝神情變得更為復雜了起來。
  遠處,暗皇看著面前一幕,依舊震驚之中,好一會才恢復過來。
  護在鐘山周側,冷冷看向對面五帝。
  鐘山也看向對面五帝。目光森冷!
  這一刻,哪怕鐘山脆弱到站都站不起來了也沒人敢小看他,就是他,剛才斬殺了鴻鈞,就是他,剛才滅了虎祖。這鐘山還有多少詭秘?
  森冷的眼神,給予五帝的壓力是巨大的。
  “走!”黃帝一聲輕喝。
  “嗯!”四帝應道。
  “呼!”一群人向著東方飛去。
  根本沒有再戰的信心了。
  飛遠之后。
  “開什么玩笑?他鐘山才多大,兩千多歲?他怎么有這么多好東西!”白帝憤恨無比道。
  “大千世界變的越來越復雜了!”黃帝沉聲道。
  “黃帝,這鐘山,就這么算了?”白帝語氣微弱道。
  這一刻,白帝忽然有種不敵鐘山的念頭,已經興了放棄的念頭。
  “不行!”黃帝沉聲道。
  “嗯?”白帝抬頭看向黃蘋。
  “現在已經不止是你一人之事了,在勢上,我五人今次都折于鐘山若不折回去,我五帝一輩子休想沖破屏障永遠心里有他阻礙,帝王之道,也將永止不前!”黃帝沉聲道。
  “那,可是!”鼻帝眉頭深鎖。
  “今次,我等都到了最虛弱狀態,盲目沖上去,那只是一賭,賭輸了,就步虎祖后塵,來日,等我等達至巔峰,再布局對付鐘山不遲,我可不信他的“始火,源源不盡!”黃帝沉聲道。
  “不錯!”黑帝點點頭。
  “好!”白帝應道。
  五帝離開,鐘山深呼口氣。
  “天帝,我們需要離開這里?”暗皇問道。
  “不必了,虎祖一死,再無人敢來,待朕先稍稍恢復一些在說!”
  鐘山說道。
  “是!”暗皇應道。
  非常艱難的,鐘山取出一粒丹藥送往口邊。
  服下丹藥,鐘山就躺在那里,周身彩光縈繞,形成光繭,籠罩鐘山,鐘山在光繭之中,療傷了起來。
  陽間,北洲,凌霄天庭上空氣運云海。
  朱砂金龍和鳳凰老母看著四大部洲。
  “鐘山居然打敗了鴻鈞?你看到了嗎?他怎么打敗的?怎么可能?”鳳凰老母驚訝道。
  “天經境中,隔太遠了,看之不清,不過看樣子,鐘山定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朱砂金龍點點頭。
  “可他這樣,太冒險了!”鳳凰老母搖搖頭道。
  “不,他必須獨自面對鴻鈞。今次一役,他雖然重傷在身,但他的收獲卻是極為巨大的!”朱砂金龍沉聲道。
  “收獲?”
  “不錯,收獲,第二次了。伏羲殞落是一次,現在這個鴻鈞分身又是一次!”朱砂金龍沉聲道。
  “收獲什么?”鳳凰老母不解道。
  “他截取了鴻鈞長生不死的契機,也截取了伏羲長生不死的契機,有此契機,也算是接過了這份因果。來日,他才可以!”朱砂金龍說到一半,停止了。
  而鳳凰老母也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沒有繼續詢問,而是繼續對著四大部洲望去!一龍一鳳,久久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