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第九章墨子辭圣位


  南瞻部洲。
  執造化玉碟的鴻鈞,對戰嬴、藍、太一、帝俊、祖龍。
  經過一番長時間拼殺,戰斗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祖龍摔落在地,身上有大量龍鱗灑落,眼睛腫起,龍角斷裂,尾須盡毀,摔落在廢墟之中,全身顫抖,好似骨骼盡碎一般,傷的太重了!
  藍全身是血,跌落在地,堅持著用劍拄著站起身來,雖無再戰之力,但死也要站著死。
  太一周身羽毛掉落無數,原先勾連太陽,無盡炎熱,但此刻,卻好似烤熟了的金烏一樣。氣喘吁吁。
  帝俊如藍一樣,也好似到了窮途末路。
  對面,鴻鈞披頭散發,手執造化玉碟,嘴角溢出鮮血,衣服有數處破損。一臉兇煞之氣。
  鴻鈞冷冷的看著遠處嬴!
  嬴從遠處飛來,好似沒有受傷一樣。
  “嬴,你裝死,你居然怯戰?要不是你,我們何至于這么慘!”太一怒叫道。
  “盤古預算,我等有對戰鴻鈞之力,就是因為你,嬴,就是你逃戰,才讓鴻鈞得逞的,我們都被你害死了!”帝俊也神情極冷道。
  此刻,功敗垂成,好似都是嬴之過一般。
  祖龍神情復雜的看向嬴,藍也臉色陰沉的看向嬴。
  “你們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只剩下嬴,這場戰斗,可以結束了,能將我逼到如此境地,你們也該死得其所了!”鴻鈞語氣森冷道。
  “天帝?為什么?”祖龍一臉不解。
  嬴看看眾人,又看看鴻鈞道:“祖龍,看著其它人,鴻鈞交給我了!”
  “呃?”祖龍明顯一鄂。
  “什么?你要獨斗鴻鈞?”太一不信道。
  藍、帝俊都是驚訝的看著嬴。
  “我要一個人敗鴻鈞,必須只是我一個人!”嬴神情堅定道。
  說話間,嬴周身黑氣大冒。
  “嘭!”
  后背之上,陡然撐起兩只巨大的翅膀,兩只布滿龍鱗的黑色巨翅,如蝠翼,如龍鱗。龍骨巨大,崢嶸無比。
  兩根巨大的血色獠牙從嬴的口中冒出。
  “昂~~~~~~~~~~~~~!”
  嬴對天一吼,虛空搖晃,一股強勢莫名的氣息輻射向四面八方。
  鴻鈞目光一凝!
  “祖仙十二重天?”鴻鈞沉聲道。
  一口獠牙,嬴雙目通紅,看著鴻鈞道:“不錯,我是祖仙十二重天,不過,你只是分身,我乃是本體,我定能敗你!”
  “狂妄!”鴻鈞冷聲道。
  “呼!”龍骨翅一扇,嬴飛天而起。
  “狂不狂妄,等戰后,就明白了!”嬴冷聲道。
  “你是故意等他們沒有再戰之力,才準備全力出手的?”鴻鈞沉聲道。
  “此戰,我等必須竭盡全力,否則你的目的也不可能實現,我會盡力,同樣,我更要成功,我嬴之一生,未嘗一敗,也永不會敗!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何為天下第一人!”嬴掌心浮出鎮世銅棺。
  “天帝為何以身犯險!”祖龍非常不理解道。
  群毆鴻鈞,不是更好,為何要單對單的對付鴻鈞?
  帝俊、藍陡然一抬頭,若有所思一般。
  “造化境~~~~~~~~~~~~~!”
  ------------------------------------------------------------
  西牛賀州。
  鐘山傾盡全力,斬殺鴻鈞!斬殺天下第一人!
  一時間,鴻鈞飛回湮滅,而鐘山卻血肉模糊,全身動彈不得。
  兩敗俱傷,但終究是鐘山贏了。
  暢快的大笑之后,鐘山檢查自己。
  神界之中,兩千五百天道已經爆碎了。天罰之眼極度萎靡。
  天條!三百萬重浪?
  在神界諸道盡數灌輸力量給自己的時候,鐘山已經能夠穩穩揮出八十萬重浪了。而且沒有絲毫負擔。
  在神界諸道支撐下,翻一倍,一百六十萬重浪,就是鐘山負荷的最大極限了。
  但鐘山明白,一百六十萬重浪根本斬不滅鴻鈞。
  鴻鈞若不能被一刀斬死,那死的就是自己。
  因此,最終一刻,鐘山做了個大膽的決定,再翻一倍,三百萬重浪,以爆炸兩千五百條天道為代價。
  大爆炸,大爆發,刺激自身,三百萬重浪!
  一刀揮出,耗盡了鐘山全部力量。
  天魔淬體**!兩千五百條天道!紅鸞天經!大崝天下之勢!周身爆碎!
  傾力一刀!鐘山成功了。
  但自身也毀的七七八八了。
  “天罰之眼!天道盡碎,但被盡困神界之中,你慢慢修養,慢慢修補吧!”鐘山輕輕道。
  天罰之眼看了一眼鐘山,無奈的閉起眼睛,只能靠自己,不然鐘山一死,它自己也就滅了。
  神界爆碎,好在還能復原。
  而鐘山自身,卻是血肉模糊,很多地方都暴露出了骨頭。五臟六腑盡數震碎了。
  “三百萬重浪,果然不是人揮的!”鐘山苦澀道。
  真的傷到了極致,八極天尾萎靡、天罰之眼萎靡!周身傷勢,哪怕最好的丹藥,最好是護養,沒有一年半載是不可能恢復巔峰的。甚至,現在的傷勢,連開啟帝王圖,都沒有了力氣。
  不過,若是重來一次,鐘山依舊會是同樣的選擇。
  遠處,五帝、虎祖看著鴻鈞認敗,看著鴻鈞飛回湮滅,久久無法平靜。
  “祖仙十重天?”青帝看著鐘山,吶吶不可思議道。
  這是當初鴻鈞說的,鐘山只有祖仙十重天?可他卻做了眾人都做不到的事,斬殺鴻鈞?為什么?
  眾人心中一陣嫉妒,莫名的嫉妒,鴻鈞無敵,哪怕最終殺了所有人,眾人只會不甘,可,鴻鈞卻死在鐘山之手,為什么不是自己?
  眾人一起看向鐘山!
  鐘山對戰鴻鈞期間,眾人各自吞了圣人品級的丹藥,周身傷勢快速恢復之中。
  此刻看向鐘山,一個個眼神沒有感激,反而有著怨怒。
  白帝看看黃帝,好似在用眼神交流著什么。
  黃帝卻看向了虎祖。
  “再等等,鐘山能殺鴻鈞,定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我看虎祖眼露殺氣,讓虎祖先!”黃帝傳音給白帝。
  “呃?”白帝微微意外的看看虎祖,但還是點點頭忍了下來。
  此刻,虎祖看向鐘山,的確眼含一絲殺氣。
  敏銳的鐘山,即便已經傷到動彈不得,也忽然感到了虎祖的殺氣。
  “嗯?”鐘山看來。
  也許鐘山殺了鴻鈞,對虎祖造成的壓力太大,即便此刻已經無法動彈,一個眼神也讓虎祖頓時激顫了起來。
  “定天掌!”
  虎祖毫不猶豫,一掌向著虛弱的鐘山拍來,生怕鐘山還有后手一般。
  可此刻,鐘山根本動彈不得,根本無法跳起反擊。
  “呲吟!”
  虎祖所站大石之下,陡然一柄紫色細劍沖出。
  “呼!”
  虎祖頭發陡然炸豎而起。
  “還有后手?”虎祖驚悚道。
  毫不猶豫的撤去定天掌,迅速遁逃而開。饒是如此,也被紫色細劍劃破了一塊皮肉。
  “嗯?”五帝等人陡然望去。
  此刻,大石之下的身影好似再也藏不住了一般,快速沖天而上。
  一身黑袍,手執細劍,瞬間射到鐘山周徹。
  “暗皇救駕來遲,天帝恕罪!”黑袍身影恭敬道。
  “無妨,是朕沒讓你來,你無罪!”鐘山虛弱道。
  “可是,天帝,如此大戰,先前為何不準臣子入內?以至于天帝受此重傷?”暗皇極度不解道。
  微微一笑,鐘山說道:“鴻鈞,這個天下第一人,朕必須獨自面對,過了今日,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因此才讓你在外面隨時待命的!”
  “可!”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鐘山虛弱道。
  “是!”暗皇應道。
  遠處,五帝、虎祖也看清了暗皇。
  “原來是你的臣子?你自己,根本沒有再戰之力了?哈!”白虎露出一副虛驚,同時眼中戾氣再現。
  “虎祖!”鐘山開口道。
  虎祖盯著鐘山。
  此刻確定鐘山真的動彈不得,虎祖也沒有絲毫擔心了。
  “剛才,也算朕救了你們,為何要對朕下殺手?”鐘山冷聲道。
  雖然倒在血泊之中,但鐘山依舊有著一股大威勢一般,這股威勢,是在殺了鴻鈞后,無形中確立的。
  虎祖盯著鐘山道:“受人之托!怪就怪你樹敵太多!”
  “哦?是誰?”鐘山沉聲道。
  “古神話!”虎祖沒有隱瞞,也不需要,因為在虎祖眼中,鐘山就是死人了。
  “古神話?呵,也好,早先不殺他,是因為今日之局,今日之后,朕也不需再留情了!”鐘山淡淡道。
  “好了,受死吧!”虎祖冷聲道。
  “暗皇,朕左掌心,有一物,你取出!”鐘山淡淡道。
  “是!”
  暗皇迅速從鐘山左掌心取出一個小球,小球之中有著一團火焰,微微跳動一般。
  “用此火,燒死虎祖!”鐘山淡淡道。
  “稟天帝,臣足矣殺死虎祖!”暗皇沉聲道。
  “不需要,就用此火,此火專為他準備的,也是朕答應別人的,你也不用多費心,燒死他即可!”鐘山沉聲道。
  “是!”暗皇應聲道。
  “嗯?燒死我?”虎祖沉聲道。難道鐘山早前有了什么布置?
  “受人之托!怪就怪你樹敵太多!”鐘山淡淡道。
  和虎祖一樣的語氣,此刻聽起來,格外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