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第七章消除隱患

“造化境。~~~……~~。~~~~!”
  鴻鈞長劍一揮,鐘山和鴻鈞驟然消失了。
  “人呢?”白帝虛弱的驚訝道。
  “造化境,這是造化天經,鴻鈞的造化世界。”黃帝沉聲道。
  “一個分身也能施展造化境?那無敵的造化境?那鐘山完了!”虎祖臉色微沉道。
  “不知道鐘山能拖住鴻鈞多久!”黑帝沉聲道。
  “不管多久,現在盡快恢復,能恢復多少,就恢復多少,諸位的圣丹,也不要私藏了,此刻不服,以后或許沒有機會了!”黃帝沉聲道。
  “嗯!”眾人紛紛點頭。
  雖然倒在血泊之中,但依舊能夠移動,各自快速取出一枚十三彩的丹藥。
  十三彩,那是習氣位人特有的彩光,說明丹藥也是圣人煉制,達至圣人品級。
  快速吞服!
  一時間,六個光繭快速籠罩五帝和虎祖。
  現在,鐘山戰鴻鈞,因此必須要加緊療傷。
  而在鐘山眼中,虛空陡然變的漆黑了起來,不是黑洞,就是一種黑,而且寂靜無比。
  “嗡!”
  黑暗的遠處,陡然間出現一道青光,青光凝聚,繼而詭異的匯聚成了一粒種子,種子快速發芽生長,以極快的速度長成一朵蓮花。
  蓮花盛開,下方快速長出根莖,長出蓮藉。
  并且黑暗的環境波動之際,好似出現大量池水一般繼而一朵朵的青蓮冒出一時間,四面八方盡是青蓮!
  鴻鈞執長劍站于最大青蓮之上。
  “造化天經,造化境?”鐘山臉色一沉。
  “紅鸞境!”鐘山一聲輕喝。
  鐘山腳下,陡然出現一粒粉紅色種子,粉紅色種子快速發芽,快速生長,轉眼盛開,長出蓮藉,擁簇出蓮池散落出無數蓮花。
  其場景過程,和鴻鈞造化境出來順序幾乎一樣。
  若不是鐘山腳下是粉紅色的蓮花,鴻鈞肯定要大呼不可能,一模一樣獸,什么時候連天經也能一模一樣了?
  “嘭!”
  青蓮世界,粉蓮世界,轟然一聲碰撞,黑暗的環境一陣震蕩。
  “咔咔咔咔!”
  青蓮蓮池陡然壓向粉蓮世界,粉蓮世界節節敗退,直到大小只剩青蓮世界一半的時候才堪堪停了下來。
  “紅鸞境?你也有天經?而且已經到了第十一重?”鴻鈞面色一沉道。
  鴻鈞隱藏甚多,可今日也終于發現,這個鐘山也極會隱藏,天經,他也有天經?甚至已經快要達到圓滿?
  “造化天經第十二重,大圓滿?可惜,你強是極強,你有一個大破綻!”鐘山忽然說道。
  “嗯?”鴻鈞看向鐘山。
  “一體四分,一切四分看似多出三個祖仙十三重天的助手,可卻分擔了原本該有的大圓滿,造化天經大圓滿,因一體四分而不再圓滿,時間神通不再圓滿、九大天脈不再圓滿、無盡功德也不得全納!鴻鈞,你這一步棋,走錯了!”鐘山沉聲道。
  鴻鈞雙眼一瞇。
  “若混元一體,你或可敗盡天下,甚至,天數盤古也不敵你可現在…………,!”鐘山露出一絲可惜。
  “狂妄,你豈知本體不能敗盤古?至于你,天經十一重,你是敗定了,能將我逼到這一步,你也可以自豪了,可有遺言?”鴻鈞長劍一捏冷聲道。
  “遺言?還是你留著吧!”鐘山冷聲道。
  雙眼微瞇,鴻鈞深吸口氣道:“天經十一重,能破障看真,你能看到什么?是天數?”
  鐘山瞳孔一縮口顯然,被鴻鈞猜到了。
  “紅鸞天經第十一重,天數現?既然你能看到天數,你應該知道盤古的心態,天數都希望我勝,你還想和天數作對?”鴻鈞沉聲道。
  “哈哈哈哈!”鐘山忽然笑了起來。
  “天數如何打算,我不管,你所求何物,與我無關,我只知道,我是大崝天帝,天帝心性,不容敗,不會敗,不許敗!”鐘山沉聲道。
  鴻鈞冷眼看著鐘山。
  “不過,從你剛才的話中,我聽出了,你那無敵之心已經動搖了,你已經承認我有敗你之力,你的心受挫了,所以你注定會敗,而我,卻從不認為我會敗!你輸了!”鐘山大笑道。
  “冥頑不寧!在同階,我都能殺了你,何況你才祖仙十重天,哼!”鴻鈞一聲冷哼。
  說話間,鴻鈞再度出手,手頭長劍一舞,頓時無盡青蓮的花瓣之上,射出億萬青色劍氣。
  青色劍氣一出,頓時化為浩瀚劍之風暴,向著紅鸞境咆哮而來。
  “轟!”紅鸞境再度被壓制。
  鐘山雙眼一凝,紅鸞粉蓮頓時有著一半變成了藍色蓮花,大兇盡顯!
  “天條!五十萬重浪!”鐘山一刀斬去。
  “轟~~。~。~……~~~。!”
  巨大的刀罡斬出,頓時與對面鴻鈞劍罡碰撞而起。
  到了紅鸞境,紅鸞天經好似不斷滋補著鐘山身軀一般,讓原本超負荷的狀態,轉眼有了巨大的好轉。最少現在鐘山皮膚不再開裂了。
  紅鸞天經輔助鐘山,造化天經同樣輔助著鴻鈞,甚至更多。
  此刻,鴻鈞依舊強勢擋了下來。甚至,擋下一刀后,這一劍猶有余力,一舉破開一半紅鸞境。
  “天條!六十萬重浪!”
  越發猛烈的一刀再度斬來,鐘山再度皮膚開裂了起來。
  “轟。~。~~~……~~~。!”
  鴻鈞再度以劍罡擋住。
  “你到極限了?呵,九脈聚!”鴻鈞一聲輕喝!
  “嗡!”九條天脈轟然出現繼而聚為一體籠罩鴻鈞。
  再度,一道巨大的劍罡斬來!劍罡所過,紅鸞境紛紛潰敗,好似轉瞬即將破滅一般。
  “神界諸道!”鐘山一聲大吼。
  “嗡!”“嗡!,…………………。
  鐘山身后,陡然兩千五百天道猛然出現。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轟然充斥鐘山全身。
  “天條!八十萬重浪!”
  刀劍相撞:“轟~~~。~。~~~~~~!”
  整個天經境內,都是刀劍碰撞的刺亮光芒,而在碰撞中心,更是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一般黑洞搖擺,好似隨時崩潰一樣。
  “噗!”鐘山一口逆血噴出,暴退而開。
  鴻鈞身形微退,但并未受傷。
  “神界諸道?兩千五百天道?你豈知,我的世界,已經擁有了兩千八百天道。你是斗不過我的!”鴻鈞身后,驟然出現兩千八百天道。
  太強了!
  鐘山看著遠處鴻鈞,自己擁有無數后手,鴻鈞一點也不弱自己,而且處處強出自己一頭,天經、天脈、天道、修為、一切都比自己強出一頭。
  輸了?不,我不可能輸!
  “的確,這些附屬的東西,我不如你,但是,今日成敗,并不在外物!”鐘山眼中充血道。
  “哦?你還有后手?”鴻鈞意外道。
  “成敗在根本,我是本體,你只是分身!”鐘山長生刀握緊道。
  “就這些?”
  “足夠!”
  “若僅是如此,那,你已經走到了盡頭,我會以我最強的一劍殺你,以示對你尊重!死吧!”
  “最強一劍!”鴻鈞再度一劍斬來。
  鴻鈞身后兩千八百條天道轟然匯聚無盡力量充斥鴻鈞神通,造化境更是賦以無數造化之力,一劍揮出,鴻鈞周身氣勢飆升,長發飛舞,衣袂猛搖。
  “天條!……”鐘山再度揮刀。
  遠處鴻鈞看著鐘山動作臉色一冷,露出不屑,又是天條?這次又要加多少重浪?
  “啪啪啪!”
  強大的負荷,讓鐘山身上出現蛛網般的裂縫,并且裂縫轟然爆開。
  大量鮮血直冒。鐘山長發也陡然暴漲三倍,全身膨脹,眼若銅鈴,一刀斬去。
  “天條!三百萬重浪~~~~~~~~~~~~~!”
  隨著鐘山一句三百萬重浪喊出,周身血液,如利箭一般迸射而出,一刀揮出。比之先前大出十倍的巨大刀罡,猛的斬向鴻鈞的最強一劍!
  最強一劍!VC天條!三百萬重浪!
  “轟~~。~。~。~。~~~。!”
  巨大的碰撞下,鐘山整個人陷入的癲狂一般,血液噴灑,鐘山根骨發生強大的金石交鳴之聲。
  “轟隆隆!”
  刀劍相撞,鐘山的長生刀比鴻鈞剛煉的劍終究強出一線。
  “咔、咔咔咔!”
  最強一劍的劍罡出現大量裂紋。裂紋越來越多。
  “嘭!”
  劍罡轟然破碎。
  一刀斬下。
  九大天脈轟然撕裂,兩千八百天道盡數摧毀,造化境轟然爆炸而開。
  鴻鈞帶著一股驚訝的看著長生刀的斬來。
  刀鋒太猛,猛烈到時間神通都沒用了,猛烈到強如鴻鈞,此刻也無可奈何。
  這一刻,鴻鈞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祖仙十二重天?要是祖仙十三重天的時候多好!”
  “轟~~。~。~。~。~~~。!”
  強大的一刀斬下,整個西牛賀州大地,轟然被斬碎成億萬碎片。
  整個西牛賀州大地,都全部震碎,震飛了起來,中心更是出現龐大至極的黑洞。
  剛恢復一些的五帝和虎祖們,狼狽的竄飛了出去。同時心中充滿了驚駭。
  西牛賀州毀了?
  “嘭、嘭、嘭………………………,!”
  碎的沖天的西牛賀州再度落下,無數碎片的大地之上,五帝、虎祖長呼口氣,死死的盯向中心。
  中心之處,黑洞快速填補,暴露出了鐘山和鴻鈞。
  一塊大石之上。
  長生刀插在上面,旁邊,鐘山全身是血,躺在那里,血肉模糊,甚至很多地方,骨頭都全部冒出來了,全身顫顫,動彈不得,唯有眼睛和嘴巴還能動彈口僅僅只剩下一口氣了。
  三百萬重浪的負荷,瞬間將鐘山摧毀的血肉模糊,或許一個凡人也能收割鐘山性命。
  “哈哈哈哈哈!”看著高空,鐘山笑了起來。笑的很虛弱,笑的也很開心。
  半空中。
  此刻,鴻鈞立于半空,周身衣服未破,死死的盯著下面鐘山。
  “鴻鈞沒事?鐘山完了!”遠處虎祖叫道。
  “剛才那么恐怖的沖擊,應該是刀氣啊,鴻鈞居然一點事也沒有?不可能,不可能!”白帝驚叫道。
  “不,不對,不對!”黃帝臉色大變。
  就在這時,半空中,鴻鈞眉心之處,陡然出現一道裂縫,裂縫從上至下,好似將鴻鈞一分兩半一般。
  從這裂縫之中,一時射出耀眼的十八彩光芒。十八彩光芒瘋狂流失,越來愈快,越來越多。
  鴻鈞看著鐘山,最終露出一聲苦澀道:“你,贏了!”
  遠處,五帝、虎祖驚愕的看著鴻鈞眉心的那條裂縫。一時間,眾人全部呆住了。
  五帝的胳膊、腿,在強大丹藥下,終于全部恢復了,虎祖也勉強能動了,可此刻看到鴻鈞的形態,頓時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極端不信。
  再看看遠處大石之上,只剩下一口氣的鐘山,鐘山大笑?
  眾人心中越發敏感。
  直到鴻鈞一句‘你,贏了!,眾人頓時感到腦海中響起了震天之雷,好似被天雷劈中了一般。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白帝驚叫道。
  白帝不能接受,絕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鐘山贏了?不,沒有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鴻鈞就好似攀越不過的天嶄,是無敵的,怎么可以敗?鐘山贏了?絕對不可能!
  五帝、虎祖不信,腦海中只剩下鴻鈞那句‘你,贏了!”還有鐘山那肆虐的大笑之聲,鐘山因敗鴻鈞而笑,憑著自己的實力,鐘山終于打敗鴻鈞了。
  哪怕鴻鈞只剩下祖仙十二重天,哪怕鴻鈞只是分身,那怕自己虛弱到了極致,但那又如何,自己打敗了鴻鈞,自己勝了!
  “哈哈哈哈哈!”鐘山虛弱暢快的笑著。
  “嘭。~~~。~~~~~。~。!”
  鴻鈞尸體爆炸而開。
  天下第一人,第一個分身敗了!
  敗在了鐘山一人之手,哪怕前期有過很多的過程,但這份成就是不可能與別人分享的,就是鐘山,以一人之力,斬殺了鴻鈞。
  遠處五帝、虎祖,哪怕再不愿接受這個事實,在看到鴻鈞尸體爆炸而開的一霎那,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了。
  他,鐘山,的確是贏了!做到了所有人做不到的事,以一己之力,斬殺鴻鈞!斬殺了天下第一人,斬殺了那無敵的鴻鈞!
  鐘山,他勝了!
  眾人望著血肉模糊的鐘山,久久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