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第一章龍

“今日起。玄心午,正式為開陽宗第二十代宗豐。承開星,授開陽武曲勺。”那名長老無比鄭重的喝道,同時將開陽武曲勺輕輕遞向玄心子。
  “是,弟子必駐開陽,守武曲,將宗門發揚光大。”玄心子無比鄭重的接過開陽武曲勺。
  “禮一旁守宗忽然叫道。
  懈見宗主。”廣場眾開陽宗弟子同時恭賀道。
  而玄心子也慢慢將開陽武曲勺舉起,扭頭看向這一大群的開陽宗弟子。
  這一群人。元嬰期的都是自己的師兄弟,雖然一直在神州大地之上,但依舊是從這里出去的,而金丹期弟子,都是師侄。
  “好了。宗主,你說一下,我們開始選人吧。”那將開陽武曲勺遞到玄心子手中的長老說道。
  “嗯”玄心子點點頭。這一刻,先前的恭敬瞬間散去,雖然長老都是自己的長輩,但現在,自己是宗主,一宗之主,自然不受輩分約束。
  “元嬰期的師兄弟,請到這邊來,金丹期弟子。站好等待長老挑選。”玄心子對著面前眾人說道。
  “是”眾開陽宗弟聳紛紛應道。
  元嬰期強者。紛紛走到三位長老身后,眼中閃過一絲可惜,一絲無
  五百多名金丹期弟子,站直了身子,有些弟子露出疑惑的神色,有些弟子卻知道因由一般,個個打起了精神,特別是站在第一排第一個的開陽宗第二代大師兄,天殺。
  天殺挺拔的身材站在微風之中,和風吹過,衣袂微飄,無比的瀟灑脫俗,加上開陽宗金丹期第一人,絕對是五百多名弟子之中,最突出的一個。
  站在天殺旁邊,卻是一個人白衣儒雅的男子。男子手執一柄畫有山河的紙扇。只是現在折起抓,看上去也是氣度不凡,一臉自信的看向前面的三大長老。此男子就站在天殺的旁邊,可見此人修為不凡,同時在第二代弟子中的地位也僅次于天殺而已。明顯是剛從神州大地回來。
  南霸天站于后方,也是站直了身子看向前面的三大長老,因為南霸天也知道接下來將是一個什么樣的機會。
  巡視了一圈五百多名金丹期弟子,玄心子開口道:“開陽宗,乃是七星堂七盟宗之一。七星堂與大羅天朝之間有著一項協議,就是每一宗的每一個長老。每三百年,都能舉薦一名金丹期弟子進入大羅天朝,領五品官職。享天朝靈石俸祿,受天朝氣運臨身。”
  玄心子剛說完,那些不明所以的弟子都忽然發出驚嘆之聲。
  大羅天朝?五品官職?這,這是真的嗎?五品。那可是五品啊,靈石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那氣運,天朝五品官職所得到的氣運,離天地業位之軟位就差一點點,因為四品就能享受軟位的命,也就是皇朝之主的氣運,現在一去就是五品之職?就算不是軟位之身,也是有著無數氣運的,這,多大的蛋糕啊。
  幾乎所有開陽宗弟子都站直了身子,一副渴望之色,雖說出于開陽宗,但是,宗門并不排斥弟子加入運朝,加入運朝。你依舊是開陽宗弟子,兩個不同體制系統,并無矛盾。
  玄心子站于一邊,任由三名長老對這些弟子一一觀看。
  五百多名弟子都是金丹期,其中以夭殺修為最高,金丹第十重,差一點、點就能達到元嬰期了,就這一點點,使得天殺趕上了這末班車。同時,按照以前的長老選擇,七宗同時有人入選,為了不讓開陽宗丟人,長老一般都會選擇最優秀的,而現在自己,就是最優秀的。
  廣場變的極靜,靜的好似等待一根針的落下一般。
  所有金丹期弟子都一臉渴望的看著三大長老,希望三大長老能夠選擇自己。
  剛才將開陽武曲勺遞給玄心子的那名男長老忽然說道:“水無
  “是”天殺旁邊的白衣儒雅男子馬上微笑的上前。
  水無痕。開陽宗第二代二師兄,修為僅次于天殺,而且因為其父就在大羅天朝為官,因此這次的第一個被選中,也在大多人意料之中,就是天殺也僅僅微皺了下眉頭。并沒有太多抵觸。
  還有兩次機會。還要選出兩個人金丹期弟子。
  這時,另一名男長老開口了,所有人都盯著他。
  “誰是南問天的兒子。”那名長老說是非常直接。南問天的兒子?顯然這個也是要走關系了。
  天殺微微皺眉,為這個長老的拘私而懊惱,但又沒有辦法,長老選擇,別人不好插嘴,也沒有發言權。
  這時,南霸天帶著一絲疑惑走了出來。
  “亡尖南代,弟子南霸天。南霸天對著那名長老恭敬道。那長老看看南霸天,原先嚴育的表情忽然變得柔和了很多,好似與南問天是故交一般,就是另兩位長老,也是神色柔和的看向南霸天。
  “嗯。準備隨我前往神州。”那名長老說道。
  “謝長老。”南霸天馬上說道。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一絲感動。
  就這樣,再個內定之人已經選好,還有一個名額。
  眾開陽宗弟子都盯向了紫熏長老,這最后一次機會了,你可一定要選我啊。
  天殺也是盯著這個長老,眼中充滿了一種渴望。
  紫熏長老眉頭微蹙,雙目冰冷的看了一圈開陽宗弟子,最后又看了看天殺,的確,這今天殺應該是最好的人選。重。心中滿是舒暢。與洪牛一起走到之前來時的洞口之處。
  洪牛一直古怪的看著鐘山,對于鐘山,洪牛現在可謂是充滿了糾結,這。這鐘山到底什么來頭?
  看著被封起的大洞,鐘山眉頭微皺。探手間舉起大刀“噩夢。
  大刀噩夢,此刻也達致“二品,法寶的威力,經過這一年的淬煉,也更加的強悍一般。
  大刀對著洞壁,雙目一冷,真元灌注其中。一個巨大的刀罡伴隨鐘山一刀劈出,驟然轟向了那洞壁,巨大刀罡之上,更好似隱隱約約含有些許雷絲一般。
  ”
  一聲巨響,一刀所過,眼前的洞口封印皺時破開。大量碎石隨著這強霸的一刀。瞬時轟擊了出去。
  煙塵四起,刺眼的陽光再度照射進來。一年了,整整一年了,這一次閉關。一入就是一年的時間。不過終究收獲頗豐,金丹第一重!
  至于隱軀那里,鐘山更加不需要擔心了。也是金丹第一重,至于功法,卻是來自太丹宗,太丹宗雖然煉丹功法居多,但是以往也有人用功法換取丹藥的,因此功法多雜,隱軀挑選了一本“九淵魔影。的功
  本體鐘山帶著洪牛,踏著煙塵四起山洞緩緩走了出去。目光落于天殺身上,的確,這是開陽宗應該選出之人。
  而天殺看到紫熏長老的目光投來,也是一陣激動。
  正在紫熏長老要開口之際。
  ”
  山谷之旁,忽然一聲巨響,從那山壁之處忽然轟出大量碎石,碎石噴灑而出。沖天而上,顯然那里面有股巨力沖擊。
  一些在里面待過的人都知曉,那山洞是開陽宗的寶穴,靈潮之地。
  一聲巨響的打斷,令天殺眉頭一皺,三大長老都是一副不耐之色,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了過去。
  大量煙塵之豐,緩緩走出來兩個身影。
  為首一個扛著一柄大刀,一副猛男形態的走入眾人視線之中,另一個卻是有些畏畏縮縮,神色古怪的看著猛男。
  看到二人,玄心子微微一笑,鐘山突破了,自己看不透他修為了,突破了。金丹期,師兄,你在天之靈也該安息了。
  天殺看著鐘山,卻是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絲厭惡,這種厭惡不是來自鐘山的修為,畢竟鐘山現在已經達致金丹期,而是來自以往的回憶,雖然天靈兒和悲青絲都離開了鐘山。但是,那一份挫敗感卻深深的印在了天殺心中。
  自己哪里不好了?自己可是最優秀的,此人,修為低下,根骨極差,未來極度黑暗,這樣的人,居然得到了天靈兒和悲青絲親睞。甚至師尊在生前也更加寵愛他一般,哼!
  兩個男長老都是皺眉看著這兩人,也知道他們為何從里面出來,但忽然打擾大家,讓兩個男長老都露出了一絲不快的神情。
  至于紫熏長老,此刻整個人都呆了!
  鐘山出來了,事情變得微妙了,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