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141 陣困疆域

“小妾?”古澤頓時古怪的叫道。
  鐘山:“…………!”
  下方,九洲兌鼎中的奴青惠也是全身一顫。不過誰也沒有發現。
  “是啊,那你說我能怎么辦呢?”古千幽看著鐘山說道。
  鐘山mō了mō鼻子,知道古千幽心中有怨氣,但這時鐘山能說什么呢?
  不過,這話聽在古澤耳中就不對勁了。
  “古千幽,不用拐彎抹角。你什么意思?”古澤眼睛一瞪道。
  這一刻,古澤豈能不明白古千幽的意思。
  鐘山就在你面前,你煉他小妾?鐘山肯定不答應,至于古千幽這個正妻,雖然語句幽怨,但明顯跟鐘山站一條船上的。
  古千幽見話已到位,也臉sè嚴肅了起來。
  “我們是來領奴青惠的!”古千幽直接道。
  “領奴青惠?你想帶奴青惠走?哼,做夢!我這里不歡迎你們,走吧!”古澤一揮衣袖道。
  “古澤,我可是跟你好好說話的,你別逼我!”古千幽眼神一冷道。
  “逼你?伙同鐘山,毀我兌殿?”古澤肆無忌憚道。
  這里是九殿聚地,今日古千幽若真的做出反叛九殿的舉動,來日必遭荒古家族全力狙殺。
  古千幽并不急躁,而是緩緩一笑道:“毀?兌殿殿主說笑了!”
  “嗯?”古澤疑huò道。
  “我記得,這九洲兌鼎,應該是我荒古家族另外一名兌鼎之身囘子弟所有,當時與你同爭兌殿殿主之位,可是后來卻是你做了殿主,她下落不明,九洲兌鼎,也不知怎么到了你的手中?”古千幽輕輕笑道。
  “嗯?你聽誰說的?”古澤眼睛一瞪。
  古千幽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我荒古家族有規矩,鼎身得九洲神鼎,即為殿主。想來當初那位下落不明的兌鼎之身,已然成為殿主,只是后來兌殿殿主消失,才讓你鉆了空子。更奪了九洲兌鼎?”
  古澤眼皮一陣狂跳。
  “你什么意思?”古澤沉聲道。
  “謀害殿主,可是死罪,更何況是謀害本殿殿主?若是家主知曉,不知家主如何決斷?”古千幽冷冷的看向古澤。
  “古千幽,你血口噴人!”古澤心慌怒道。
  “我可什么也沒說!”古千幽忽然笑了起來。
  “你,哼,你有什么證據?”古澤頓時又鎮定下來。
  “證據?呵呵,恰巧,那位兌鼎之身,死前留了份信函!我是在信函中知道的。”古千幽取出一份書函道。
  “嗯?”古澤瞳孔一縮。
  “我知道,信函肯定說明不了什么,但是,若交給家主,你說,家主的能耐,能不能查出究竟呢?”古千幽笑道。
  “你!”古澤頓時眼中一怒。
  看看下方奴青惠,古千幽道:“兌鼎之身,這天下不止她一個,你還可以再找,我夫君的小妾,可就她一個,你說呢?”
  說完,古千幽笑著的看著古澤。
  古澤看著古千幽手中的信函,眼皮一陣跳動。最終死死的看著古千幽。
  “好!人,我給你!”古澤語氣森寒道。顯然極為的不甘。
  古千幽微微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古澤看看下面的奴青惠,探手一招。
  “轟!”
  奴青惠脫鼎而出,頓時落在眾人面前,還在昏mí之中。鐘山一把托住。
  “給!”古千幽遞出那份信函。
  “哼!”古澤一聲冷哼。
  打開信函,對著信函掃了一遍,探手一捏。
  “嘭!”信函化為齏粉。
  “那就告辭了,祝你來日再找到一個兌鼎之身!”古千幽笑道。
  “滾!”古澤喝道。
  古千幽微微一笑。
  帶著鐘山、奴青惠踏步走出煉丹殿。
  出了煉丹殿,奴青惠就‘醒了’。
  三人一起來到島外。
  站在大海之上。
  奴青惠看看鐘山和古千幽,眼中閃過一股復雜之sè。
  “要不要我回避?”古千幽說道,說話之際,語氣中有著一股酸味。
  “不用,你是我妻,任何時候都可以站在我旁!”鐘山馬上拉住古千幽。
  見鐘山表態,古千幽才lù囘出一抹柔笑。
  “你們為何救我?”奴青惠皺眉道。
  鐘山看看奴青惠,深吸口氣道:“你是念悠悠的師尊!”
  “呵!”奴青惠一聲復雜之笑。
  沒有再說什么,奴青惠調頭飛向遠處,轉眼飛的沒了蹤影。
  看著奴青惠離去,鐘山面sè一沉。
  “怎么了?舍不得了?”古千幽幽怨道。
  搖搖頭,鐘山lù囘出一絲苦笑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不對勁,有什么不對勁!”古千幽醋味十足道。
  鐘山自然不會在這話題上繼續糾纏,而是馬上問道:“先前那份信,是你寫的?”
  “那當然,這叫無囘中囘生囘有,不是你說的嗎?”古千幽頓時自得了起來。
  “島上有沒有東西了,拿了隨我走吧!”鐘山馬上說道。
  “嗯,先回巽殿區域,走!”古千幽拉著鐘山再度飛回東洲行宮島。
  --
  奴青惠快速飛離海島,飛遠之后,確定沒人追來。
  奴青惠忽然鉆入大海之中。
  “噗通!”
  進入深海,再度游走了一段時間,奴青惠找了個偏僻的海底峽谷。
  “轟隆隆!”
  奴青惠快速布陣,大量陣法布滿四周。
  奴青惠盤膝坐在中心,周囘身陡然冒出大量黑氣,黑氣落在海底,頓時讓沙石變為爛泥。奴青惠緩緩沉入其中。
  過了一個時辰,黑泥之中,陡然冒出大量青光。
  “嗡~~~~~~~~~~~~~~~!”
  一道鼎狀青影轟然射囘出,撞在奴青惠布置的大陣之上。繼而快速散去。
  而這一霎那,方圓百萬里海底,盡數化為了泥澤,無數海底巨石沉入其中。
  ---
  古澤站在煉丹殿外。
  “殿主,他們到了島外。然后奴青惠走了!”一個下屬恭敬道。
  “走了?她不是鐘山小妾嗎?哼!”古澤臉sè難看道。
  “我等不知,只知道奴青惠離去了,他們看著奴青惠消失,才再度回來的,我們的人想要去追,沒有機會!”那下屬說道。
  古澤臉上一陣很不爽。
  “他們回巽殿區域了?”古澤沉聲道。
  “是,剛剛回去!”那下屬恭敬道。
  古澤頓時陷入沉思,幾名下屬不敢打擾。
  忽然,古澤臉sè一變。lù囘出驚訝之sè。
  調頭,古澤快速沖入煉丹殿。
  站在lù臺之上,古澤看向下方,下方?
  下方空空如野,空空如野?
  九洲兌鼎沒有了?
  “怎么會這樣?”古澤臉sè大變,這,這九洲兌鼎怎么忽然就沒了?
  “轟!”古澤腦海一聲巨響。
  痛苦的捂著腦袋:“抹去了我的印記?是誰?奴青惠,是奴青惠?”
  頓時,古澤臉sè大變。
  九洲兌鼎怎么被奴青惠偷去了?
  “不對,不對,先前不是九洲兌鼎煉化奴青惠,是奴青惠一直煉化著九洲兌鼎,她騙了我?不~~~~~~~~~~~~~~~!”古澤頓時氣叫了起來。
  “殿主,殿主,怎么了?”幾名下屬頓時跑了進來。
  “快,所有人給我去追捕奴青惠,快,兌殿所有人都給我出去,快,快,快!”古澤焦急的大喝道。
  “是,是!”一眾下屬快速沖出大殿。
  “古千幽?鐘山!”
  古澤語氣森寒,帶著一股大氣憤,踏步飛出煉丹殿,直沖巽殿主殿而去。
  鐘山隨著古千幽飛回先前巽殿主殿。
  “收拾一下,我們走吧!”鐘山對著古千幽道。
  “不!”古千幽忽然搖搖頭道。
  “呃?怎么了?”鐘山疑huò道。
  “不能走,走了沒用。”古千幽臉sè復雜道。
  “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荒古家族的底蘊,我若叛離荒古家族,大崝必遭滅囘頂囘之囘災。”古千幽搖搖頭道。
  “不可能,我大崝天庭早已不復以往。”鐘山頓時自信道。
  搖搖頭,古千幽道:“不,你不明白!”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鐘山頓時焦急道。
  “古千幽~~~~~~~~~~~~~~~!”
  “鐘山~~~~~~~~~~~~~~~!”
  “你們給我出來!”
  殿外,頓時傳來古澤氣憤的炸喝之聲,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一時間貫穿整個東洲行宮島。頓時打斷鐘山和古千幽的對話。
  “嗯?”鐘山和古千幽踏步走出大殿。
  “嘭!”
  遠處,七八個巽殿shì衛倒飛而來,顯然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古澤,你干什么?”古千幽臉sè一瞪道。
  “古千幽,還我九洲兌鼎,還我九洲兌鼎!”古澤怒喝道。
  “九洲兌鼎?古澤,你瘋了?找我要什么九洲兌鼎?”古千幽眉頭一挑,顯然不明白怎么回事。
  “就是那個奴青惠,鐘山的小妾,她偷走了我的九洲兌鼎,交出來!”古澤怒氣沖沖道。
  PS:第二更,多謝月票支持,晚上還要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