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140 外魔極道

——東洲行宮島外。——
  無數蘭花從天而降,大海灑滿蘭花,沙灘鋪滿蘭花口鐘山手捧紫心天蘭,場面極盡奢華。
  眾女之中,古千幽氣質最為高雅、清幽,如深谷幽蘭,清新脫俗。也是最懂鐘山之女。
  古千幽品味脫俗,如此鋪天蓋地的蘭花,若是別人布置,定然不能驚起古千幽心中一絲漣漪,可這場面是鐘山布置的。
  哪怕再庸俗的場面,也升華成了一股大高雅。
  畢竟,庸俗、高雅僅僅只是人心的一種喜惡而已,沒有絕對高雅,也沒有絕對庸俗,心喜則大雅,則大愛!
  雖千年未見,但這份情感卻難以割舍,反而千年醞釀,越來越濃烈。
  二人彼此凝望,一時無言。眼中只有濃濃深情。
  緩緩,鐘山一步一步上前。古千幽臉上越發露出笑容。
  看著鐘山一步一步近了,即便老夫老妻了,此刻都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呼!”
  忽然,一張布滿皺紋,寫滿老人斑的臉擋在了古千幽面前。
  “古千幽,你敢打我?”古神樓尖銳的叫道。
  太不是時候了,美好的心境頓時被古神樓攪壞了。
  “滾!”古千幽難得極度氣憤道。
  “你,你,你有什么資格打我?你敢為了鐘山,破壞九殿規矩,你想背叛我荒古家族?”古神樓指著古千幽叱喝道。
  “滾,老虔婆你有什么資格指責我?打你?我打你怎么了?九殿之主還輪不到你插手!”古千幽眼中一怒。
  “啪!”
  一巴掌再度打向古神樓。
  太討人厭了,以前怎么沒看出古神樓這么欠揍呢?
  “安!”
  這次古神樓有了防備,轟然擋住了古千幽的一掌。
  “你、你、你…………!”古神樓探手就要反擊。
  “你敢動試試?我是巽殿殿主。()”古千幽眼睛一瞪。
  巽殿殿主的名號果然夠大,讓古神樓的手掌生生的止在了空中。
  “今日是你咎由自取,若是不服,找你殿主來與我說!”古千幽冷聲道。
  古神樓氣憤的看向古千幽,找古紫熏來為自己出頭?古紫熏怎么可能為自己出頭?
  “滾!”古千幽再度喝道。
  古神樓一臉怨恨,手頭將拐杖都捏出了指印,咬咬牙帶著一股大不甘,緩緩走了回去。
  自取其辱!何止是自取其辱,古神樓憋屈至極,同時也怨恨至極,此刻在九殿聚地,根本不好發作,只能憋屈的吃了這個啞巴虧。
  走入大陣之際,扭頭怨毒的看看不遠處的一對‘狗男女”一聲冷哼,踏步而入。
  乾殿主殿。
  “蘭花花海?古千幽很感動?感動到情不自禁與鐘山相擁一起?”古神話瞪著眼睛青向對面下屬道。
  “是的!”那下屬恭敬道。
  “蘭花?花海?小胡子,你不是說無數蘭花庸俗嗎?”古神話看向一旁幕僚道。
  那小胡子一臉苦笑道:“這個…………,!”
  “哼當初我說弄個花海給古千幽驚喜,你說那樣庸俗,古千幽會更加反感,現在花海怎么就不庸俗了?”古神話指責道。
  小胡子很想解釋這是人的緣故,不在花海,可想了想最終只能道:“我錯了!殿主!”
  “哼!”古神話一聲冷哼。
  “殿主,鐘山已經進入巽殿區域,找個機會對鐘山施展神通吧!”小胡子適時道。
  “嗯!”這時古神話的氣才消掉。
  震殿區域。一個大殿之中。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古神樓掀翻茶具。
  “那鐘山已經住進來師尊你就不要生氣了,想想辦法對付他!”一個弟子勸道。
  “對付他?有古千幽護著,我怎么對付?”古神樓氣憤道。
  “師尊,你不好出手,但有人可以出手啊。”
  “呃?”
  “乾殿殿主,古神話!”
  “嗯?古神話?對,對,讓我想想!”古神樓頓時眼睛一亮。
  “走,隨我去乾殿區域。”
  巽殿區域:
  在古千幽的同意下,鐘山自然跟隨而入。謝絕外人打擾。
  鐘山神界之中。
  “呼!”“呼!”“呼!”
  狂風肆虐暴風無數。
  古千幽立于虛空,周側一口青銅大鼎放射「啟航冇水印」出萬千暴風。將古千幽包裹其中。
  鐘山耐心等候之中。
  “轟!”
  一聲巨響之下,青銅大鼎驟然消失不見。古千幽立于虛空,好似在感悟著什么。
  青銅大鼎,自然就是九洲巽鼎,是鐘山從白帝處爭奪而來。
  天妻本一體,況且這九洲巽鼎,就是為古千幽爭奪的。到了這里,自然讓古千幽快速煉化。
  古千幽本身就是巽鼎之身,剛好契合九洲巽鼎,自然非常容易的就煉化了。
  等了約有兩個時辰。
  “呼!”古千幽雙目一開。周身陡然冒出大量的刀鋒般的暴風。
  暴風一出就斂。古千幽臉上頓時露出自信之色。
  “如何?”鐘山問道。
  “初步煉化了!九洲巽鼎,不是在白帝手中嗎?怎么到你手中了?”古千幽好奇道。
  鐘山將當初白帝失寶說了一遍。
  “白帝還真夠倒霉的。”古千幽也笑了起來。
  “這叫天意!”鐘山笑道。
  “好了,一來就給我這么大禮,說吧,什么事?”古千幽忽然狡黠的笑道。
  “這九洲巽鼎,本來就是給你的,不牽扯任何事情。”鐘山搖搖頭道。
  “真的?”古千幽笑道。
  “與九洲巽鼎無關!”鐘山肯定道。
  撅起小嘴,古千幽忽然幽幽一嘆道:“我還以為你是為我來的呢!”
  鐘山一陣苦笑道:“我也是剛剛知道你行蹤的,這次就是來接你的,不要在荒古家族待了,跟我回大崝!跟我回家!”
  看看鐘山,古千幽最終笑了起來道:“好了,走吧,我帶你去將奴青惠搶出來。”
  “呃?嗯!”鐘山微微一嘆的點點頭。對于古千幽的智慧,根本不需要解釋。
  對于奴青惠,鐘山的確無法做到置之不理。原因有很多,也很復雜。
  羌殿區域,煉丹殿。
  “啟稟殿主,巽殿殿主求見!”煉丹殿外忽然傳來下屬稟報。
  “嗯?古千幽?”古澤眉頭一挑。
  “殿主,還有那個鐘山,一起來了!”殿外再度傳來稟報。
  “他們來干什么?”古澤皺眉道。
  “我等不知!”
  告澤一臉復雜,繼而看看下方的九洲兌鼎。
  九洲兌鼎之中,奴青惠發出淡淡黑光。被九洲兌鼎不斷煉化,好似快要煉好了一般。
  深吸口氣,古澤緩緩走出大殿之外。
  “哐!”大門轟然關合。
  而就在這時,九洲兌鼎之中,奴青惠再度睜開眼睛,這一次的眼神,比上一次更加凌煉了一般。
  身體微動之際。
  “哐!”剛剛關合的大門再度打開。
  奴青惠快速閉起雙目,蜷縮一團。
  古澤再度走了回來,隨之而來的,還有古千幽和鐘山二人。
  “古千幽,你什么意思?說吧!”古澤冷聲道。
  “別人不清楚,我還能不知道嗎?你用九洲兌鼎煉化奴青惠,有什么好隱瞞的,你還擔心我搶了你九洲兌鼎不成?”古千幽笑道。
  古澤眉頭微皺,并未反駁。
  “走吧,讓我們看看你的成果,我看看奴青惠!”古千幽笑著說道。
  “走吧!”古澤有些不耐煩的點點頭。
  眾人緩緩走到露臺之上。
  三人一起對下望去。
  一口巨大的九洲兌鼎。奴青惠蜷縮在九洲兌鼎之中。
  看著鼎中的奴青惠,鐘山神色一陣復雜口繼而神色一凝,好似做出某種決定一般。
  忽然,一只手按住了鐘山手掌。是古千幽,古千幽看到了鐘山的眼神,好似在讓鐘山不要妄動一般。
  看看古千幽,鐘山深吸口氣,最終點點頭。
  對于奴青惠,鐘山已經決定要救了,至于古千幽以后如何面對古澤,鐘山也想好了,帶古千幽離開,根本不用再看古澤臉色。帶古千幽回家。
  但古千幽的制止,還是讓鐘山暫時壓住了心中念頭。
  “果然是奴青惠,古澤你好手段啊!”古千幽輕輕笑道。
  “嗯?古千幽,你有話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古澤搖搖頭道。
  “這位,是我的夫君,你知道吧?”古千幽指了指鐘山道。
  “鐘天帝?我自然有所耳聞!是你夫君,又怎么了?你想說什么?”古澤皺眉道。
  “唉,你不知道,我這夫君除了我這個妻子外,還有好幾個妻子!”古千幽忽然幽怨道。那神情,極為委屈!
  鐘山微微一嘆。此刻什么也說不出來。
  至于古澤卻是面部抽了抽道:“他是皇帝,皇帝都是如此,再說,你對我說這些干什么?”
  “其實,我也不想來的,只是你九洲兌鼎中煉的,是我夫君的小妾。我不得不來啊!”古千幽一臉委屈道。
  “小妾?”古澤頓時古怪的叫道。
  鐘山:“…………”!”
  下方,九洲兌鼎中的奴青惠也是全身一顫。
  PS:今天爆發,到現在才4票,心酸中,求月票支持!拜求!(未完待續)【本文字由啟航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