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139 天咒子的態度

東洲行宮島。
  古神通拄著拐杖緩緩從兌殿區域走了出來。
  抬頭看看兌殿區域,嘴角露囘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忽然,遠處數到身影飛向四面八方,其中兩道直沖自己方向而來。其中一道進入兌殿區域,還有一道飛向自己。
  “前輩!在這里就能看到你,太好了!”那人恭敬道。
  “哦?怎么了?”古神樓微微一鄂道。
  “島外來人,求見巽殿殿主,古千幽!”
  “找古千幽?那你來我這干什么?”古神樓面色古怪道。
  “不,本來不準備驚動諸殿的,可是來人自稱‘鐘山’。”那人恭敬道。
  “鐘山?”古神樓眉頭一挑。
  “是,因為是大崝天帝,所以我等傳信四殿。”那人說道。
  “鐘山?嘶,走,帶我去看看!”古神樓頓時叫道。
  “是!”——
  兌殿煉丹殿。
  兌殿殿主,古澤看著九洲兌鼎內的奴青惠。眼中閃過一股滿意之色。
  “殿主,急報!”殿外傳來恭敬之聲。
  古澤眉頭一挑,走了出去。
  而就在古澤走出大殿的瞬間,奴青惠身囘體卻是微微一顫,雙目緩緩睜開,鬢發被汗水浸囘濕,奴青惠緩緩抬頭,對著古澤離去的地方,冷冷的看了一眼。
  “嗡!”
  奴青惠又是微微一顫。繼而再度閉目,蜷縮在鼎中。
  煉丹殿外。
  “大崝天庭,鐘山?找古千幽?”古澤皺眉道。
  “是!”來人恭敬道。
  古澤一陣皺眉。
  “殿主,這鐘山來意蹊蹺,您要不要前去……?”一個下屬恭敬道。
  “不必了,去了干什么?她是古千幽的男人。不過,這下有囘意思了,古神話定然不會善罷甘休,派人給我盯著!”古澤冷笑道。
  “是!”
  說完,古澤踏步走回煉丹殿,畢竟,煉丹殿中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乾殿區域。
  一身金袍的古神話帶著一眾下屬走了回來,古神話臉色很難看。
  走回主殿,剛剛坐下。
  “嘩!”
  古神話一手掀飛了桌上的茶具,以顯示此刻的怒氣。
  四名下屬戰戰兢兢,不敢多言。
  “又不肯見我?哼,古千幽!”古神話臉色陰沉道。
  “殿主,何必執著于古千幽呢?世上妙人無數……!”一個下屬勸慰道。
  “你懂個屁,老囘子就喜歡她這樣的,不過也好,太容易到手,我還不稀罕!”古神話露囘出一絲邪笑道。
  “古千幽其人,雖不顯山露水,但是說句實話,她做事極為完美,家主每次安排任務,她都做到極度完美,其智不小,殿主想要得到她的青睞,比較難啊!”那下屬再度道。
  “嗯,主要還是那個鐘山,她肯定沒有忘記鐘山,否則也不會對我不假辭色!”古神話沉聲道。
  “我看未必!”那下屬搖搖頭道。
  “嗯?”古神話疑惑道。
  對于給自己出謀劃策的幕僚,古神話從來不會因為言語遷怒他們。這也是他的幕僚能暢所欲言的原因。
  “古千幽與別的女子不同,她的主觀意志極為強烈,用殿主的話說,就是個性極強,所以就算沒有鐘山,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動的!”那幕僚說道。
  “不管如何,鐘山肯定占很大原因!”古神話搖搖頭道。
  “報!”殿外傳來高呼之聲。
  “進來!”古神話叫道。
  很快,一個乾殿下屬帶著送信之人入內。
  “啟稟乾殿殿主,外界有人找巽殿殿主!”那送信人說道。
  “呃?找古千幽?你沒跑錯地方?”古神話古怪道。
  “是,來人因不尋常,所以我等傳信四殿。”那送信人說道。
  “哦?誰?”
  “他自稱‘鐘山’。”送信人說道。
  “鐘山?”古神話眼睛一瞪,帶著一股怒氣的站了起來。
  “是、是……!”送信人驚愕道。
  古神話正要踏步沖出去,忽然,腳下一頓。
  “你下去吧!”古神話冷聲道。
  “是!”那送信人馬上走了出去。
  送信人走了,古神話卻是忽然焦躁了起來,在大殿中來回走了走。
  “鐘山來了?”古神話眉頭深鎖。
  對于古千幽,古神話勢在必得,加上上次狼族圣地被鐘山‘辱囘罵’。因此最恨鐘山。現在鐘山到了,古神話恨不能馬上去干掉鐘山,可還是克制住了。
  “諸位,你們說,眼前怎么做?鐘山找古千幽,夫囘妻相見,定然干柴烈火。這樣下去,豈不更糟?”古神話語氣森寒道。
  “那就拆散他們!”一個幕僚說道。
  “拆?如何拆?”古神話問道。
  “以古千幽之智,身囘體的拆散,絕對不行,那只有精神的拆散,讓古千幽對鐘山失望,我們努力制囘造一些鐘山的‘無囘能’。讓古千幽對鐘山失望,殿主你就有機會了!”一個幕僚說道。
  “那要怎么拆?”古神話沉聲道。
  “這個,鐘山能成為天帝,定然雄才偉略,常人所不能,想找到弱點,不易啊,這個需要從長計議,我等商議一下。”那幕僚說道。
  “等于廢話!”古神話不爽道。
  “說,還有什么辦法?”古神話再度說道。
  眾人一陣無奈,只能看向一旁捏著小囘胡子的幕僚。
  “小囘胡子,你鬼點子最多,想到了?”古神話問道。
  “殿主,辦法,屬下到有一個,只是有點毒!不知殿主能不能承受!”叫小囘胡子的幕僚想了想道。
  “哦?快快說來!”古神話馬上叫道。
  小囘胡子捏了捏胡子說道:“殿主不是有神通‘情囘動’嗎?”
  “呃?不錯,可九殿自有規矩,不得彼此施法啊?否則我早就得到古千幽了!”古神話沉聲道。
  小囘胡子眼睛一瞇道:“殿主可以對鐘山施法啊?”
  “鐘山?那混囘蛋?”古神話一臉不爽道。
  “是啊,鐘山不是古家人,古千幽心系鐘山,鐘山要是喜歡殿主,那古千幽不是,嘿、嘿、嘿……!”小囘胡子眼冒綠光道。
  其它幕僚深吸口氣。一起看下小囘胡子,這小囘胡子的計策,果然毒,不僅毒,口味還很重!
  古神話卻不以為然,仔細想了想,最終也點點頭道:“不錯,小囘胡子不錯,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聽到古神話的話,小囘胡子不自覺的一抖,豆大的汗珠冒出道:“殿主過譽了,小人當不起,當不起的!”
  顯然,小囘胡子并不好這一口。
  “哈哈哈哈!”古神話一陣大笑——
  巽殿區域。
  一個花園中,古千幽對著棋盤落下一子,最終微微一嘆。
  “啟稟殿主!”
  “嗯?怎么又回來了?”古千幽疑惑道。
  “殿主,島外來信,有人自稱‘鐘山’,求見殿主!”
  “嘭!”
  古千幽站起身來,頓時掀翻了圍棋桌凳。
  “快,快,帶路!”古千幽頓時叫道。
  “是!”
  “等等,等等!”古千幽馬上停了下來。
  “呼!”面前陡然出現一面鏡子。
  古千幽看著面前的鏡子,馬上整理了一下頭發。
  “我現在漂亮嗎?”古千幽對著那下屬道。
  “漂亮,從來沒有過的漂亮!”那下屬馬上恭維道。
  “走!”古千幽一收鏡子喜道。
  “嗯!”
  一群人匆匆飛向島外——
  東洲行宮島外。
  鐘山耐心的站在沙灘之上,等候古千幽。
  古千幽,想到要見古千幽,鐘山也一陣激動。雖然老夫老妻了,但多年不見,這股思念更是濃郁無比。
  想了想,探手,鐘山探手取出一塊花田。
  將沙灘上鋪滿,繼而,大海中,也是灑滿了無數鮮花。
  盡是蘭花。越來越多,讓人望之一時眼花繚亂。
  鐘山手中更是捧著一捧‘紫心天蘭’的花。這是古千幽最喜歡的花。
  一群荒古家族弟囘子一臉古怪。
  “他是鐘山?”
  “不是說冷酷無情,殺囘人如麻嗎?”
  “是啊,這是干什么?花?蘭花?對了,好像巽殿殿主最喜歡蘭花。”
  “好多種啊!”
  …………………………
  ………………
  ……
  眾人議論紛紛。
  鐘山捧著‘紫心天蘭’看著那出口之處。滿心歡喜的等待了一會,希望古千幽最先出現,然后給她一個驚喜。
  終于,那出口處云霧一陣涌動,有人出來了。
  “呼!”
  一身灰袍,半人多高,滿臉皺紋、老人斑的古神樓踏步而出。
  不說鐘山,就是一旁接待之人看到古神樓也不自覺的面部一陣抽囘動。太煞風景了。
  鐘山滿心歡喜的心情,頓時跌入谷底。落差太大了。
  “大崝天庭,鐘山?”古神樓用那夜止嬰啼的沙啞聲音叫道。
  鐘山面色難看道:“麻煩,讓一讓!”
  “呃?”古神樓眉頭一挑。
  古神樓自認地位不輸于鐘山,可鐘山那什么態度?
  “我說,麻煩你讓一讓,不要擋住出口。”鐘山再度道。
  古神樓:“………………!”
  無視,徹底被鐘山無視了?
  本來古神樓只是出來看看,順便見識一下鐘山到底什么樣的人,可眼前鐘山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吧。
  “你可知我是誰?”古神樓語氣陰沉道。
  “我說,不要擋道上!”鐘山也不爽道。
  好心情都被這老虔婆敗壞了,又沒找你,你出來干什么?
  “氣死我了,無知小兒,狂囘妄,狂囘妄!”古神樓氣憤至極道。
  忽然,身后陡然傳來一股巨力,古神樓臉色一變。以為有人偷襲自己。扭頭望去,卻發現一個巴掌襲來。
  “啪!”
  古神樓被一巴掌掀飛了出去。
  飛在半空中,古神通看到了古千幽。
  古千幽一臉深情的看著對面鐘山,甚至沒有一絲對自己的解釋。
  這一霎那,不知為何,古神樓忽然感到自己有種多余的感覺,多余?自己多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