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135 祖仙十一重天

“你們退下,這里交給我來!”共工一聲大喝。
  “是!”一眾巫族轟然應命。
  巫族雖然以詭秘著稱,可再詭秘也比不過魏太忠這股狠勁啊,血針射冇出,死無全尸,而且還是成批成批的收割巫族的生命。
  這還是共工攔著的效果,要是不攔著,這一大群的巫族也不夠他殺的啊!
  “呼!”眾亞族快速退后。
  共工踏步上前。祖巫之威轟然爆發。
  山岳般的氣息轟然壓向魏太忠。
  “轟!”
  魏太忠周側,大地轟然一沉。
  搖晃中,魏太忠站穩身體,眼射寒光的看向共工。
  “五臟六臟破碎,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了,不要反抗了!加入大河圣庭,我保你無事。”共工沉聲道。
  “吐!”
  魏太忠一口血痰吐出。
  共工眉頭一挑,但此刻,魏太忠已經在自己力場之中,巫族也已經退后,共工力場,好似一個結界一般,隔絕內外,根本再無遁逃可能。
  “你可知我是誰?”魏太忠忽然冷笑了起來。
  “嗯?”共工雙眼一瞇。
  “加入大河圣庭?我乃大崝天庭之官,何須入你大河?”魏太忠一點不讓道。
  “大崝天庭?”共工眉頭一挑。
  “你今日敢殺我,天帝必滅你巫族全族,一個不留,你信不信?”魏太忠冷聲道。
  天帝必滅你巫族全族?這句話的殺傷力還是巨大的,縱使共工昔日天不怕地不怕,今日也不得不心中一緊,昔日巫族強盛,共工自然不會將尋常天帝放在眼里,昔日巫族更與妖族一爭天下,可今時不同往日。
  滅族?共工不怕己傷,就怕滅族,巫族承載了昔日輝煌,承載了昔日十一祖巫的血脈延續,十一祖巫殞落,豈能斷在自己手中?
  若真是鐘山,那未必不可能的事情。
  “哼,你說你是大崝之官,你就是大崝之官了?就算入大崝,也只是一個五肢不全的死太監,就憑你?”共工冷聲道。()
  “你可以試試!”魏太忠冷聲道。
  魏太忠沒有解釋太多,同樣,就因為魏太忠沒有解釋太多,才讓共工相信了。
  “來啊,你來殺啊!”魏太忠冷笑道。
  共工眼中一陣變換,最終眼睛一冷道:“就算你是,你也要死!”
  說話間,共工探手一拳,再度向著魏太忠打來。
  “天河嘯~~~~~~~~~~~~~~~!”
  “華!”
  四方,共工力場之中,陡然出現滂湃大水,從四面八方向著中心魏太忠沖刷而去,大水沖來,仿若千軍萬馬,凝現成萬千妖獸,帶著兇狠之吼沖向魏太忠。勢必要將魏太忠徹底沖毀一般。
  中心,即便隔著一段距離,魏太忠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制,讓摧毀的內腑越發翻騰起來。
  魏太忠咬緊壓根,指頭一捏,正要施展某種秘法之際,猛的臉色一變。
  “沒有用的,我之力場,學自盤古,禁錮內外,任何秘法都行不通,受死吧!”共工一聲大笑。
  “找死~~~~。。。~。~~~~~~!”
  虛空之中傳來鐘山一聲炸喝。
  鐘山剛入‘風水閻羅殿,大陣,剛看到閻羅天子與藍飛走,并沒有追去,而是看向閻羅殿方向,頓時看到了那個方向的共工與魏太忠。
  魏太忠?
  眼見魏太忠,鐘山頓喜,可這時,剛好是共工準備襲殺魏太忠。
  殺魏太忠?找死!
  長生刀一出,鐘山眼中閃過一股狠戾,長生刀狠狠的一刀斬下!
  天條,萬重浪!
  刀鋒所過,虛空盡寒。一道浩大的刀罡直沖而至。
  刀罡帶著一往無前之勢,直沖共工力場。
  伴隨著鐘山一聲‘找死”長生刀轟然斬破共工力場,刀未到,寒氣先至,冰冷刺骨的寒氣,瞬間將萬千大水瞬間凍成冰川。
  無敵之勢的‘天河嘯”轟然凍結,動彈不得。
  “嘭!”
  大水凍結的瞬間,爆碎而開。
  共工臉色一變,這時,遠處鐘山的刀罡也到了近前。
  天條!萬重浪!
  那可是當初一刀差點屠了圣人天咒子的威力,雖然當初天咒子只有一半力量,但那也極度了不得的強大了,此刻,攜帶鐘山之大怒,威力更是強大。
  刀鋒切來,勢不可擋,無論共工如何以氣息壓制,可一點沒歡變刀鋒的速度,而且更快,越來越快,一股死亡的威脅陡然彌漫共工全身。
  倉促間的百多個防護罩,在刀鋒面前,猶如氣泡。沒用,根本沒用。
  “不!”
  共工雙拳揮出,打出最強一擊。與斬來刀鋒相撞!
  “轟~~~~。~~~~~~~~~~!”
  大地之上,陡然百萬里內被冰川覆蓋,一條深深的冰溝,盡顯這一刀之猛烈。
  在冰溝的盡頭,共工全身霜雪,雙臂爆開,大量鮮血冒出,又凍結在手臂之上一臉驚駭的看著前面。
  “噗!”
  一口鮮血噴出,共工帶著重傷,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空中落下之人。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這么強?”共工心中嘶吼道。
  鐘山,共工一眼就認出來了,不說鐘山輝煌事跡,當年從晶族脫困,共工還見過鐘山一面,他怎么來了?他怎么來了?他何時變的這么強了?
  “嘭!”
  鐘山落下,大量冰雪掀飛而出。
  而鐘山就落在魏太忠面前。眼中余怒未消,同時也閃過一股擔心。
  “臣魏太忠,拜見天帝!”魏太忠忽然跪拜而下。
  大崝之臣?遠處共工一個激靈。
  “呼!”鐘山一把托住魏太忠。也不管魏太忠全身是血。
  “這是君臣?”共工頓時感到不妙。
  臣向君跪,君不碩臟污,親自托扶,這,這要多重的圣眷才當的其這一托啊。
  “你今日敢殺我,天帝必滅你巫族全族,一個不留,你信不信?”
  魏太忠的話再度在共工心中響起,不會是真的吧?
  “太忠,你現在怎么樣?”鐘山快速取出祖仙丹給魏太忠。
  吞下一粒祖仙丹,魏太忠氣色頓時好了很多。
  “謝天帝,還死不了!”魏太忠虛弱道。
  “呼!”
  鐘山一扭頭,一臉殺氣的看向遠處被自己重創的共工。
  一眼看來,四周溫度陡然下降了好幾十度,共工可是修水的,可依舊感到一股大寒氣襲來”,“共工,當年我救你一命,你居然要殺我臣?你很好,很好!”鐘山聲音之中帶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遠處,一眾巫族快速飛來。
  “別過來!”共工對著遠處大吼道。
  一刀就差點殺了自己?巫族要過來,以鐘山之恨,還不將他們全部干掉?
  遠處巫族身形一頓,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呼!”
  鐘山面前,陡然虛空一晃,一道身影冒出。一個女子。
  “小三子?小三子在哪呢?”女子一出來頓時叫了起來。
  扭頭,女子看到了滿身是血,全身傷至報廢的魏太忠。
  “小三子,小三子,你怎么這樣了?是誰干的?是誰干的?”女子驚呼道。
  看著遠處忽然出來的女子,共工瞳孔再度一縮,女子衣服上繡著鳳凰,而且那種鳳凰王,周身十三彩,鳳眼神有十三色。
  這是鳳袍?
  大崝天庭,皇后?而且還是第一皇后?
  第一皇后為何焦急那個天閹?他不是大崝之臣嗎?
  “姐姐,姐姐你終于活了!你活了!”魏太忠忽然哭了起來。
  “小三子,你沒事吧,我這有祖仙丹,快,快吞了,快,姐姐沒保護好你!你怎么傷的這么慘啊,嗚嗚嗚!”女子也哭了起來。
  姐姐?共工頭皮一陣發麻。
  扭頭,共工拖著重傷之軀吼道:“快逃,快逃~。。~~~~~~~~~~~~!”
  鐘山的小舅子?自己剛才殺了他?而且還是第一皇后的弟弟!共工自知大事不妙。喊著遠處巫族快逃。
  喊完,共工踏步沖天而上,想要遁逃而去。
  “逃?哼!”鐘山一聲冷哼。
  長生刀再度斬去。
  天條!萬重浪!
  龐大刀罡,對著共工再度一刀斬下。
  “轟~~~。~~~~~~~~~~~!”
  飛天而起的共工,被這一刀猛然斬落在地。更大的傷勢充斥全身,瞬間動彈不得。
  對于那些巫族,鐘山沒去理會,而是一刀斬落共工,瞬間出現在共工面前。
  長刀一指,逼在共工頸脖之處,好似只要共工再有妄動,就立刻取下頭顱一般。
  共工露出一絲苦笑,真的是苦笑。
  敗的太徹底了,徹底到共工都生不起絲毫反抗的念頭。
  “一切罪責都是我之過,殺我虐我盡隨你便,求你放巫族一條生路,巫族無辜的!”共工悲涼道。
  鐘山冷冷的看著共工。
  探手一揮,將重創的共工收入帝王圖,傳入昌京。
  “轟!”共工落在不死殿廣冇場之上。
  影軀鐘山帶著群臣看著共工。
  “打入天牢!”鐘山一聲冷喝。
  “是!”一群祖仙上來,共工哪還有逃?
  “一切罪責,皆有我起,鐘天帝,求你放過巫族!”共工被帶走時叫喊道。
  冷冷的看著共工,鐘山寒聲道:“殺魏太忠時,你怎么沒想這些?”
  ps:書到后期,還有十分之一左右,到了后期比較吃力,寫的慢了一些,爆發少了,但還是厚顏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