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132 殺你我不后悔因為你太該死了

“閻羅天子?第一任閻羅殿主?”古正一面sè一沉道。
  半空之中,閻羅天子一身黑袍,面部漆黑,如山岳的威嚴壓迫而下,十六誅心使脫逃而出,恭拜其前。
  閻羅天子,那傳說中的人物忽然出現,頓時讓所有人臉sè一變。
  左手阿鼻劍,右手元屠劍。一黑一紅,相映成輝。
  “嘩!”
  閻羅天子左手一揮,澎湃的黑氣直沖四方,左手阿鼻劍陡然變形了一般,化為一條滾滾黑河。
  右手一展。
  “轟!”
  元屠血劍陡然化為浩瀚的血海。血光沖天,與左手黑河爭天地之sè。
  遠遠望去,閻羅天子一手抓著一條黑河,一手抓著一片血海。其威無限,其兇至極,隔著遠遠一段距離,就能感受到一股赫赫兇威。
  這就是閻羅天子!
  閻羅天子臉sè一冷,一抹殺氣直射古正一。
  古正一自然不讓,冷冷的看著這閻羅天子。
  閻羅天子一抬頭,看向藍的方向。
  “共工小子?”閻羅天子冷聲道。
  小子?
  很多巫族都lù出茫然之sè,小子?他稱呼共工為小子?
  “閻羅天子?你,你怎么還活著?”共工驚叫道。
  “老祖昔年對你巫族不薄,你居然伙同他人摧毀閻羅殿?”閻羅天子眼睛一瞪道。
  “哼,冥河老祖早已殞落,此刻早已不是冥河老祖時代了,你有什么資格說我?阿鼻、元屠,只是冥河老祖放置在此,并非你閻羅殿之物,乃是十殿共有之寶,我說當年你怎么忽然沒了,我還以為你被盤古斬了呢,原來是你發現了阿鼻劍,一直躲在閻羅殿下偷偷祭煉!”共工一聲冷哼道。
  閻羅天子雙眼一瞇。
  “哼,若非摧毀閻羅殿,元屠劍也未必出世,再說了,冥河老祖殞落,你別告訴我,你不想一統十殿,成為第二個冥河老祖?”共工不屑道。
  “哼!”閻羅天子神sè一冷。
  “閻羅殿印!”閻羅天子一聲冷哼!
  “是!”十六誅心使頓時叫了起來。
  “不好!”共工臉sè一變。
  踏步,共工一拳向著閻羅天子毀去。
  “嘩!”
  一拳打出,四方陡然涌現出無邊大水,向著閻羅天子沖刷而去。
  閻羅天子臉sè一沉,手中阿鼻劍幻化的黑河猛的一揮。
  “轟隆隆!”
  黑河刷過,共工打出的大水瞬間染黑,繼而被阿鼻劍控制向著共工方向倒卷而去。
  共工臉sè一變,全力一拳打出。
  “轟~~~~~~~~~~~~~~~!”
  強大的沖擊,這才減去阿鼻劍的威力。
  強勢神劍。一劍盡顯兇威!
  “嗡!”
  十六誅心使陡然施法下,虛空陡然凝現出一枚巨大的印璽。
  “轟!”
  印璽印下,一股暴風吹向四方。
  “風水閻羅殿!”十六誅心使齊喝。
  “轟隆隆!”
  遠處,十六誅心小地獄陡然放出耀眼的星光,繼而詭異的轉動而起,圍繞中心,圍繞閻羅殿的廢墟,詭異的旋轉了起來。
  “呼!”
  烏云密布,陡然間,山峰盡數沉沉浮浮,發生了驚天巨變,一座座高山拔地而起,圍成一圈,將中心所有人包裹其中。
  山之高,似插入星空之上。
  “轟隆隆!”
  無數星辰直落而下,在眾人頭頂,滾滾流動,若大河漩渦,絞力十足。
  眾人被困在了一個囫圇的環境之中。
  藍未動,冷冷的看著閻羅天子,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古正一未動,也是冷冷的盯著。
  “還不出來?”閻羅天子一聲大喝。
  隨著這一聲大喝,阿鼻劍對著一個方向一揮,阿鼻劍所化黑河,如滾滾巨濤,猛烈的沖刷而去。兇氣四射。
  眾人眉頭一挑。
  “轟~~~~~~~~~~~~~~~!”
  黑河沖去,一道碧光乍現,轟然與黑河對撞而起。擋住了黑河。
  一道身影緩緩飛了出來,面前浮著一塊玉璧。
  “鎮元子?造化玉碟?”古正一面sè一沉道。
  造化玉碟擋住了黑河沖擊,鎮元子安然無損,同時看向遠處古正一。
  古正一、鎮元子爭鋒相對!
  “還有一個!”閻羅天子眼中一冷。
  手中元屠劍對著一個方向揮去。
  “嘩!”龐大血海滾滾沖刷而去。
  “轟!”遠處一個半山腰,一條黑河直沖而來。
  黑河與阿鼻劍揮出的有些相像,但威力顯然不如。
  不過,閻羅天子也還未祭煉元屠劍,血海之力也并不強盛。
  “轟!”
  黑河、血海轟然碰撞。
  血海稍強一籌,轟然沖擊開一座大山。一個紅袍身影jī龘射而出。
  “魏太忠!”藍沉聲道。
  遠處,魏太忠一手紗扇,一手細針,飛了出來,暴lù在所有人前。
  魏太忠是強,可這里哪個不是一方梟首?
  “十殿?你是哪一殿之人?”閻羅天子面sè一沉道。
  魏太忠飛出,冷冷的看了一眼遠處的藍,再度看向閻羅天子。
  “泰山殿使,魏太忠!”魏太忠冷冷道。
  泰山殿使?
  鎮元子、古正一都是意外的看了一眼魏太忠。而藍卻好似早已知曉。
  閻羅天子冷冷一笑道:“泰山殿使?”
  一笑之后,閻羅天子將所有人都看了一圈。
  “既是如此,那就都留下吧!”閻羅天子喝道。
  說話間,風水陣中,陡然冒出滾滾黑水,直沖四方之雄。手中阿鼻劍更是借著閻羅殿風水陣猛然揮出。
  “啊!”
  “嗚嗚!”
  “嗷!”
  ……………………
  ………………
  ……
  黑水之中,無數鬼物痛苦的慘叫著,同時隨著黑水向著古正一、君天下、鎮元子、藍、共工、魏太忠同時襲殺而去。
  “嗯?”眾人臉sè一變。
  這閻羅天子心太黑了吧?一個人想要對付自己全部?
  共工一拳打出,君天下一掌拍出,魏太忠羽扇一揮、藍探手一指,古正一也是探手一指,鎮元子造化玉碟一揮。
  “轟!”
  閻羅殿大陣之中,頓時掀起驚天巨濤。
  “君天下?”共工一拳后驚訝道。
  “共工?”君天下驚訝道。
  二人雖然沖擊向黑水,可是,居然感到黑水中有彼此沖擊。
  共工和君天下對視而起。
  “造化玉碟?”古正一看向鎮元子。
  “盤古一指?”鎮元子驚訝道。
  古正一、鎮元子對視,另一邊,魏太忠、藍對視。
  強勢沖擊之后,諸雄臉sè一變。
  “不對,這是閻羅殿的風水陣,閻羅天子以黑水借力,借力打力,我等盡是相互攻擊!”藍一聲大喝。
  頓時,所有人都快速撤力。
  借力打力?
  “不錯,借力打力,無需迎黑水,一起沖擊那柄阿鼻劍!”古正一一聲大喝。
  “不錯!”
  “不錯!”
  “轟~~~~~~~~~~~~~~~!”
  所有人任憑黑水沖刷,一個個再度整頓拳腳,對著閻羅天子的阿鼻劍黑河沖擊而去。
  古正一下屬、一眾巫族,盡數隨著古正一、藍的指揮出手。
  “轟!”“轟!”“轟!”…………………………
  一股股力量,攜帶天崩地裂之威,全力沖擊向閻羅天子之處。
  “嗡!”
  閻羅天子的阿鼻劍橫于xiōng前,化作的黑河猛烈顫抖。
  閻羅天子眼睛瞪起,手頭吃力的抵擋著來自諸雄沖擊!
  “轟~~~~~~~~~~~~~~~!”
  一聲巨響,閻羅天子倒飛而出。
  “噗!”
  一口鮮血噴出。四方黑水陡然退去。
  破了!破了這個風水陣?
  “你們怎么知道這個陣法破綻?你們也是十殿的人?”閻羅天子抹了抹嘴角鮮血沉聲道。
  “宋帝殿主,藍!”藍沉聲道。
  “五官殿使,古正一!”古正一沉聲道。
  “泰山殿、宋帝殿、五官殿?哈哈哈哈!”閻羅天子一陣大笑。
  顯然,閻羅天子沒想到,十殿,居然一下子來了三殿。
  “閻羅天子,我承認你有實力,但,你想獨吞阿鼻、元屠,顯然還不夠!你只一人!”藍淡淡道。
  閻羅天子看看藍,微微一笑道:“不錯,既然你們來自十殿,那的確有資格一奪阿鼻、元屠!”
  “嗯?”眾人神情一變,不明白閻羅天子如何打算。
  閻羅天子一回頭,看向身后一座宏偉大殿。
  “閻羅殿?剛才不是被毀了嗎?”古正一臉上頓時lù出驚詫之sè。
  閻羅殿,剛才可是被自己毀的啊,何時又恢復了?這怎么可能?
  “五官殿使?你終究只是殿使,不是殿主,十殿豈是那么好毀的?一殿毀,九殿助!閻羅殿重新恢復,但,你卻影響了十殿風水,遭災,就在不久之后!”閻羅天子lù出一絲冷笑。
  “哼!”古正一自然不信。
  “哐!”閻羅殿大門轟然大開。
  “呼!”閻羅天子手中的黑河、血海陡然再度化為阿鼻、元屠二劍。
  “咻!”
  閻羅天子探手一揮,二劍飛入閻羅殿之中。
  “呲!”二劍插在閻羅殿中心大地之上。
  眾人眉頭一挑。
  “哐!”大殿之門轟然關合!
  “阿鼻、元屠,就在此殿之中,今日,諸殿匯聚,誰能笑到最后,誰得阿鼻、元屠二劍!”閻羅天子沉聲道。
  誰能笑到最后,誰得阿鼻、元屠?
  頓時,眾人明白了閻羅天子的想法,閻羅天子知道,成為眾矢之的,必然不能長久,如此一來,分散了自身壓力,各自憑本事,閻羅天子也不需要面對所有人了。
  看似被逼無奈,可藍、魏太忠總感覺一絲不妥,這個閻羅天子,真的這樣想的?還是另有深意?
  PS:感謝‘一天不曰上房拉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