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123 荒古家族古永恒

盤古、伏羲、鴻鈞!
  三者彼此對視,誰也沒有說話!誰的眼睛里,都是極為平靜。
  伏羲神sè一直如常,很清淡,好似對于鴻鈞、盤古在側,根本沒有多大懼sè一般!
  或者說,伏羲根本沒有理會盤古、鴻鈞!而是依舊專注于眼前諸雄。
  天數之眼,并沒有降下任何劫罰,哪怕太陽從西方被拉扯而來,破壞了天地法規,破壞了世間輪回,天數之眼都沒有理會,甚至對太一也好似縱容一般。
  要知道,上一次太一拉扯太陽之際,天數之眼很不給情面的懲罰了太一,而這次,卻是縱容,好似天數之眼也在等待某種結果一般。
  碧游宮外!
  鴻鈞看著伏羲。看了好一會,鴻鈞才淡淡開口道:“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yīn德五功名!世間流傳五大體系,當年你轉修篡命一道,主修‘運’!萬古無人能出其右,篡命之術,演繹到了極致,算盡過去、今生、未來,走到了盡頭,修‘運’,真的行不通嗎?”
  鴻鈞聲音很輕,但以鴻鈞、伏羲之能,此音定然傳至伏羲耳中。
  海藏世界,伏羲聽到鴻鈞之聲。再度看向鴻鈞!
  伏羲神sè略微復雜,深吸口氣道:“似通似不通!”
  “何解?”鴻鈞疑問道。
  “何解?”
  伏羲聽到了兩個聲音,顯然第二個聲音來自天數之眼,也就是盤古!
  輕輕搖搖頭,伏羲道:“鏡中花、水中月爾!”
  “鏡中花,水中月?”鴻鈞深吸口氣道。
  說完,鴻鈞、盤古就沉默了下來,不再多說。一切只等結果。
  伏羲也沒有再理會二者,而是再度專注于眼前戰場!
  命輪旋轉,海藏世界,乃是伏羲演繹的最后一個世界,伏羲的創想,能不能走得通,就看現在了,伏羲沒有親自出手,因為眼前一切都在篡命推演之中。這已經是極致,破,則伏羲走通創想,不破的代價也將極為巨大。
  鴻鈞、盤古沒有插手,也不想插手!只想看到最終結果!
  六個圣人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三大帝王,兩個調動運朝之勢,一個調動太陽之力,還有一個天道子,到現在都不愿意暴lù所長,依舊以棍迎四方!
  鐘山所在之地!
  長生刀一次次的斬出!
  先前對付天咒子時,長生刀兇威無限,可此刻,卻根本顯lù不出威力一般。當然,比之鐘天、熒huò調動天地大勢之力要強出很多。
  海面之上,一條條毒龍、毒蛇直沖而來,因為眾人身體在詭異變小,這些毒龍越發大了起來。
  而且,隨著眾人體積變小,眾人所使出的威力,也成比例的減小,這也是眾人無功而返的原因。
  毒龍吐出毒煙的毒xìng越來越強一般。
  一條毒龍直徑,現在已經達到了眾人腰圍的萬倍不止。
  “吼!”
  “絲!”
  “轟!”
  雖然毒龍、毒蛇不斷被鐘山、鐘天、熒huò斬殺,但前仆后繼,越來越多。
  “父親,我們變的越來越小,這些毒蛇,毒龍的皮膚越來越堅硬,要不了多久,我們就破不開它們的蛇皮、龍皮了!”鐘天焦急不已道。
  “天帝,怎么辦?”熒huò也焦急道。
  越來越吃力,熒huò雖然著急,但對鐘山依舊極為恭敬,因為熒huò明白,鐘山要送走自己,也只是揮揮手的事情。
  身死不用擔心,此刻正是建功立業的機會!
  “嗡!”
  鐘天皮膚忽然變成了金sè。
  “父親,孩兒命格被拉出,堅持不了太久了!”鐘天頓時叫道。
  同時,yīn間!昌京!
  “啟稟天帝,金鵬傳信,天帝所在東海,天數之眼現,任憑太陽違逆天地法規,置之不理,望之東海!”王靖文恭敬道。
  影軀眉頭一挑:“天數之眼?”
  海藏之內。
  本體鐘山忽然一停道:“為朕護法!”
  “是!”熒huò、鐘天馬上應道。
  鐘山不再戰斗,熒huò、鐘天頓時更加吃力了起來。
  鐘山感受了一下海藏世界,微微閉目,十息之后,鐘山雙目一開,并且翻手收起了長生刀。
  “天帝,可看出究竟了?”熒huò問道。
  “海藏世界,乃是伏羲開辟的世界,內部法規與大千世界根本不相同,我們所發出的威力,大部分被轉移到了外界,沖擊在東海之上!”鐘山沉聲道。
  “呃?”
  “東海,海水沖天,四方疆域搖動不止,不是伏羲所為,是我等十人所為。好一個海藏世界!”鐘山沉聲道。
  “海藏世界的壓制下,我們越來越小,往下去,根本不敵這些龍蛇了啊,那怎么辦?”熒huò擔心道。
  “以界破界!”鐘山沉聲道。
  “我們的‘世界’?”熒huò臉sè一變。
  “不,那不夠,你雖為圣人,但你的‘世界’,根本無法與伏羲創的海藏世界相比,一旦使出你的‘世界’,定然會被碾碎!”鐘山沉聲道。
  “轟~~~~~~~~~~~~~~~~~!”
  遠處,大海之上轟然發生一聲巨響。
  “啊!”陸壓傳來一聲慘叫。
  “怎么回事?”太一沉聲道。
  “父親,孩兒準備以界破解,可我的世界剛用出,就被毀了!”陸壓擦著嘴角鮮血道。
  熒huò看看遠處陸壓,眼皮一陣狂跳,一邊應付著四方龍蛇,一邊焦急道:“天帝,那怎么辦?”
  “朕來!”鐘山沉聲道。
  “呃?”熒huò微微一鄂。
  鐘山忽然閉目。身體四周,陡然冒出大量粉紅sè煙霧!
  在鐘山控制下,繞過鐘天、熒huò二人,向著四方輻射而去,粉紅煙霧一出,頓時與四方毒龍的毒煙相互抵消。并且迅速向外擴張之中。
  “吼!”“絲絲!”“昂!”
  凡是被粉紅sè煙霧沾到的毒龍、毒蛇,忽然發了癲狂一樣,一改先前態度,向著同類攻擊而去。
  “嗡!”
  熒huò、鐘天看到一朵朵粉紅sè蓮花在粉紅sè煙霧中若隱若現!
  “成功了?”熒huò驚喜道。
  “扯拉我命格之力也快要散盡了!”鐘天驚喜道。
  “嗡!”
  粉紅sè煙霧達至千丈直徑,就再也不能擴大分毫,因為剛剛擴張,又被壓制而回。好似一瞬間形成一個平衡一般。
  粉紅sè煙霧,自然就是紅鸞mí霧,現在這是紅鸞境!
  紅鸞境出,一改先前頹勢?最少,鐘山此刻能夠得一絲自保。
  “嗯?”伏羲忽然轉過頭來看向鐘山。
  “人帝?你不是人帝?”伏羲略感疑huò道。
  “大崝天庭,鐘山!”鐘山冷聲道。
  伏羲右手指頭微微掐動,命輪中一束紅光飛入指尖。
  “妖帝執紅球而至,鬼帝執先天八卦圖而至,人帝執山河社稷圖而至才對,山河社稷圖卻出現在鬼帝手中,舊人帝殞落?新人帝代之?篡命崩潰?”伏羲第一次眉頭皺了起來。
  碧游宮處,鴻鈞一直關注著勢態。
  直到伏羲因鐘山驚訝之際,才淡淡開口道:“篡命崩潰?鏡中花、水中月,變數現,則不通?”
  海藏世界!
  鐘山的紅鸞境出,頓時讓被動盡去。
  遠處,龍椅之上,伏羲推算出因果之后,眼神微凝,轟然間,鐘山之處,龍蛇增加近三倍。
  “轟隆隆~~~~~~~~~~~~~~~~~!”
  龍蛇咆哮,向著紅鸞境轟然壓制而來,一時間,剛剛達到千丈直徑的紅鸞境,頓時被壓縮了起來。
  “父親,伏羲著重對我們出手了,怎么辦?”
  “這粉紅世界,只剩下百丈直徑了!天帝,我們能做什么?”熒huò也焦急道。
  而鐘山卻沒有說話,冷冷的看著前方。
  “嗡~~~~~~~~~~~~~~~~~!”
  遠處,嬴之所在,無數青光大方,無數青煙乍現。
  青煙中,隱約能看到一顆顆粗大的大樹時顯時消,詭異的氣息,將無數龍蛇排斥在外,形成三千丈直徑的巨大區域,如鐘山的紅鸞境一般。
  “天經?”鐘山看著嬴的方向,神sè一動。
  嬴之所在,也是天經境?嬴也有部天經?
  伏羲目光從鐘山處轉移,看向嬴之方向。
  “又一個變數?”伏羲面部深沉道。
  “轟~~~~~~~~~~~~~~~~~!”
  如鐘山處一般,毒龍、毒蛇的數量越發增強了起來。猛烈的向著嬴壓制而去。
  抬頭,伏羲看看天,微微一嘆,吶吶道:“時間不多了!”
  “轟~~~~~~~~~~~~~~~~~!”
  太一之處,天道子之處,雖然沒有如鐘山、嬴之處一樣出現以界對界之景,但伏羲還是轟然增大了毒龍、毒蛇的數量,對著四方猛烈沖擊了起來。
  天咒子身上遭了數次沖擊,眼看不敵,天道子神sè閃動,最終深吸口氣。
  “嗡!”
  天道子終于不再藏拙,手中的青銅長棍微微一顫,形狀陡然大變。化為一個巨大的青銅sè大鼎。
  “轟~~~~~~~~~~~~~~~~~!”
  大鼎壓向大海,四方大海陡然一靜!
  一鼎鎮四海!天道子蹋鼎之耳,周身冒出大量青光,凡靠近之龍蛇,無不被此鼎震碎肉身,四方陡然微靜。
  “九洲坎鼎?定諸海?”遠處鬼谷子雙眼一瞇道。
  “第三個變數?”伏羲神sè越發凝重。
  PS:今天又爆發,求月票!爆發的日子不好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