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長生不死118 肥哥之爸

東海龍宮!海藏入。!
  鐘山、鐘天、熒惑迎著大量毒「啟航冇水印」龍,飛入海底峽谷。
  飛到深處,三人微微一停。
  下方,此刻正有著一個圓形的入口,不過,這個圓形入口很奇怪,一圈一圈的分了很多道,好似一個羅盤的各圈不同一般。并且每一圈都在旋轉。
  第一圈正時針旋轉,第二圈逆時針,第三圈又是正時針,如此整整有十八道之多。一條條毒蛇、毒「啟航冇水印」龍就是從這十八個圈型入口冒出來的。
  “天帝,這個入口很詭異啊!神識根本探不進去!”熒惑搖搖頭道。
  而鐘山,此到卻是神色微微一凝的看著下方入口。
  因為在這一刻,鐘山眉心的紅鸞粉蓮,忽然變成了紅色,大吉?
  轉而紅色消退,恢復粉色,繼而又變成了紅色,一會又變成了粉色。
  “重寶?”鐘山頓時半斷出內部東西的重要性!
  “走,進去!”鐘山毫不猶豫道。
  “是!”鐘天、熒惑頓時應道。
  “呼!”
  三人直沖那海藏世界入口而去。
  轉眼間,三人踏步而入。
  “呼!”
  四方天地忽變。鐘山進入海藏世界。
  海藏世界,日月星辰應有盡有,鐘山腳下是一片草原之地,不過,草原之上,游走著大量毒蛇!
  四方無數股玄黃相間的精氣,精氣一凝化為毒蛇毒蛇一散再度形成精氣。
  而且,鐘山發現,整個世界好像在動一般,旋轉,逆時針的旋轉之中。而鐘山自身,也好似瞬間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洗禮一樣。
  不過,鐘山此刻無暇研究這種感覺,而是忽然發現,熒惑、鐘天不見了!
  三人同時跨入海藏世界為何只有自己一人?
  不僅鐘山,熒惑、鐘天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一時間,兩大圣人頓時一驚,不過還好,大崝有老鼠傳信,各自快速將信息傳向陰間昌京。
  “天革,太「啟航冇水印」子與熒惑圣人都傳信,周圍空無一人!太「啟航冇水印」子所在,地上有玄黃精氣化毒蛇,熒惑所在地上有玄黃精氣化毒「啟航冇水印靖文恭敬道。
  “他們的世界,如何旋轉?”鐘山沉聲問道。
  王靖文快速傳信過去。
  很快,消息反饋了回來。
  “稟天帝,太「啟航冇水印」子所在世界,逆時針旋轉,熒惑所在世界,順時針旋轉!”王靖文說道。
  “哦?如此說來,這海藏世界外的十八圈旋轉入口,代表著十八個世界?”鐘山微微沉思。
  “天帝太「啟航冇水印」子、熒惑來信,問如何處之?”王靖文解讀命牌信息道。
  鐘山想了想道:“十八個世界,我們應該在不同世界,通知他們,各自找尋辦法,跨越不同世界,向中心世界聚集!”
  “是!”王靖文點點頭。
  海藏世界之中。
  本體鐘山看著這神奇的世界,神色微凝。
  十八個世界?這到底什么地方?
  玄黃相間之氣,化為龍蛇?
  甚至,神識探出居然探不出深遠。鐘山一時居然望之不透。
  要知道,鐘山接觸過的‘小世界,也已經有過不少,甚至還曾經創造過小世界,更有繁雜的‘神界,為基礎,可依舊看不透這世界本質。
  很明顯,這海藏世界,是一個比自己還要強大的人開辟的。
  一時找不到出路,鐘山并沒有急著四處找尋,而是閉目感受著那股好似讓心靈悸動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妙,好似某種能量在洗禮著鐘山身軀一般。
  閉目感受之中,鐘山心里變得極為平靜,平靜到好似一片鏡湖!毫無波瀾。
  淡淡的玄妙氣息,緩緩淌入了眉心之中。灌入了紅鸞粉蓮四周的蓮池。
  “嗡!”
  鐘山雙目猛的一開,眼中閃過一股驚訝。這玄妙氣息,居然能影響蓮池?
  紅鸞天經,第十重!可以觀人氣數,那已經是極為變態的能力了。
  可紅鸞天經有著十二重!第十重后,鐘山一直找不到契機突破,因為這天經,好似超脫一切的修行功法一般。別的能量根本觸及不到它。
  可這世界的玄妙氣息卻可以?
  “呼!”
  鐘山不再找尋世界入口,反而緩緩落在草原地上,盤膝而坐,手捏蓮花手印,放于雙膝之處,閉目靜靜的體悟了起來。
  體悟這玄妙的氣息!這股極為奇特的感覺!
  這一坐,就是好長時間,隨著一日日的推移,四周毒蛇緩緩游到鐘山身體之處,其中一條,忽然穿過鐘山蓮花指印縫隙,輕輕游過。
  游到一半的時候,蛇頭一昂,看向鐘山,可鐘山靜的如一塊石頭,蛇頭搖了搖,露出一絲茫然之色,就不再看鐘山了。
  第一條蛇緩緩游走了。
  第一條蛇游走之后,第二條、第三條蛇游來,游上鐘山腿,游過鐘山肩膀,游過鐘山頭部以外的所有地方。
  越來越多的蛇擠到鐘山之處。
  慢慢的,鐘山頸部以下被無盡毒蛇爬滿。整個身軀藏在毒蛇之中,毒蛇游動,看起來極為驚悚。
  不過,這些蛇卻沒有一個咬鐘山!
  世界還在逆時針旋轉,四方毒蛇卻漸漸聚攏到了鐘山四周。鐘山四周嫣然成為一個蛇海。
  蛇海滔滔,浩大無比。
  有些蛇,甚至化為玄黃相間之精氣,涌「啟航冇水印」入鐘山體「啟航冇水印」內!
  億萬毒蛇,億萬玄黃相間的精氣,繞著鐘山,詭異的形成一個巨大的蓮花之狀!
  鐘山并沒有醒來,就這么不停的感悟著什么。
  這一坐就是整整四十九天!
  “轟。~~~~~。~。~~~~~~。。!”
  鐘山所在世界遠處虛空忽然一聲巨響。
  虛空破碎出!個大洞。
  大洞之中,無盡白光從大洞中刺亮而入。
  “找到了,我們跨越一界了!嘎嘎嘎!”一個刺耳的聲音從洞口冒出。
  “咒靈,做的不錯!”另一個男子聲音道。
  “那是自然,你這個圣人也不過如此。還不是要靠我?”刺耳的聲音再現。
  “不過如此?咒靈,你可不要忘了自己身份!”男子冷聲道。
  “天咒子,你記住了,我并不是你創造的,我是家主天道子創造的你沒有資格說我,還有,要不是我,你還困在那個世界,是我找到的新的出口,家主讓我跟隨你身邊,不是給你當奴仆使喚的!”刺耳的聲音道。
  “哼!”天咒子一聲冷哼。
  “你還別不服氣,家主之能,你應該知道,我是家主創造的可我并不弱,依托天咒簿而生,我的咒言術,比你只強不弱,撇去圣人之能,你未必比得過我,你只是挑了個好時機成為圣人而已,我要是在之前被創出,你這圣位未必就是你的。現在還是先找到家主要緊!”刺耳的聲音不屑道。
  “哼!”
  天咒子一聲冷哼,踏步進入這個世界。
  破碎虛空的大洞在變小,天咒子一步踏入,立于虛空,而在天咒子身后,又出現一名男子,男子整個人都是乳白之色,邪異無比。
  “轟!”虛空大洞轟然關合!
  “家主并不在這里,繼續進入下一層世界!”乳白色咒靈淡淡道。
  “咦?”天咒子眉頭一挑。
  “怎么?”
  “鐘山?”天咒子語氣冷沉道。
  “果然是鐘山,好多蛇他在干什么?我知道了,他肯定在找如何離開這個世界的辦法,鐘山也不過如此!”咒靈邪笑道。
  盯著下方被億萬毒蛇包裹的鐘山,天咒子面部一陣陰沉。
  “想殺他?也好,這里可是一個好地方!”咒靈邪邪的笑道。
  深吸口氣,天咒子搖搖頭道:“今時今日的鐘山,已經很難殺死了!”
  “很難殺死?我看你幾次殺不成鐘山,開始膽怯了吧,你可是圣人,這里并不是大崝天庭,你居然說殺不死?不說你,就是我也能滅了他!”咒靈沉聲道。
  “再說,他和你那么大的仇,你就準備忍氣吞聲了?殺吧!我們一起去,殺了他!”咒靈忽然蠱惑天咒子道。
  天咒子轉頭看向咒靈:“是你想殺吧?”
  “不錯,我是想殺他,我看他不爽,壞了家主大事,就該殺,今日若是能殺了他,家主定然會嘉獎我們,殺吧,別告訴我你不敢?”咒靈看著天咒子沉聲道。
  “嗯!”天咒子點點頭。算是同意了咒靈的說法。
  只有鐘山一人?昔日之仇,今日不報更待何時?
  下方,鐘山好似入定一般,天咒子、咒靈快速念著詭異的咒語,虛空之中,溫度好似一陣上升。
  天咒子,取出一根白色棍子。
  而咒靈,卻是探手一招,取出一張紅紙。紅紙放著淡淡妖異的紅光。
  將紅紙對著下方一拋,紅紙頓時化為一道紅色光幕,四周火焰四起。向著鐘山所在蓋了過去。
  所過之處,虛空盡皆被點燃,好似一個火海世界降落一樣口火海之中,又蘊含著大量黑色詛咒氣息,邪異無比的蓋向下方鐘山。
  鐘山正在入定,眼看火焰越來越近,轉眼到了鐘山百丈之外時。
  “嗡。~。~~~。~。~~~~~。~~!”
  億萬毒蛇,所形成的蓮花形狀,蓮花花心之處,一道粉紅色光束沖天而上。
  “轟!”
  粉紅光束轟然沖擊在了紅色光幕之上。
  “破我詛咒?休想!”咒靈臉色猙獰道。
  掌心冒出耀眼紅光,催動那巨大光幕。
  蛇海中心,鐘山閉目,在蛇海冒射粉紅色光束之際,鐘山雙目陡然一開,兩道十三彩的神光從雙目激「啟航冇水印」射而出。
  鐘山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