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116 鴻鈞殞落天數送行

數日也后,東海龍宮!
  海藏之地!
  海藏之地,再度出現一群身影。
  為首一個,一身黃袍,眼中閃過一股冷冽之sè,身后站有兩人,一人背著大葫蘆,另一人一身黑袍!正是南洲的太一、陸壓、幽冥先生。
  還有著數人站于兩邊!顯然是太一的臣子。
  眾人看著海葬之地!
  “昂!”
  一條彩sè毒龍直沖而出。
  “咔!”
  毒龍一出,轟然被眾人定在那里,動彈不得。
  太一眼睛一瞪。
  “嘭!”
  毒龍化為一陣毒煙消散無形。
  “咻!”遠處忽然射來數道身影。
  到了近前,眾人轟然跪下。
  “啟稟神皇,東海龍宮,已成死城蛇窟,四處都是毒蛇毒龍,毫無其它生靈!”跪地之人恭拜道。
  “父親,這外界有打斗痕跡,應該有人先入海藏世界了!”陸壓皺眉道。
  “太子說的不錯,而且不止一bō!”一身黑袍的幽冥先生道。
  太一掌心出現那個西瓜大的紅球,紅球發出大量的彩光。耀眼無比!看著紅球,太一一陣沉默。
  “是贏!”太一沉聲道。
  “贏?”陸壓驚訝道。
  “神皇,我們什么時候進去?”幽冥先生問道。
  太一并未著急,而是看了看四方道:“我們已經來晚數日了,相比贏,必處劣勢。”
  “我等守在這里?”陸壓問道。
  “不,內部不明,必須進去,但為了以防萬一,需留有后手!”太一淡淡道。
  “嗯?”
  “陸壓,幽冥先生隨我入內,其它人,在此布陣,以防有變!”太一說道。
  “倉儲之間,如何布陣?尋常陣法,難以攔住贏的!”陸壓問道。
  “天界之門!”太一淡淡道。
  “天界之門?”眾人神情猛的一動。
  天界之門!由三百六十一口東皇鐘組成,數百年前,太一、帝俊就是憑借此陣,屠殺圣人江雨,屠圣立天庭的!
  “呼!”
  太一手中,忽然出現一團光點。
  “呼!”
  對天一拋,一群光點頓時射向四面八方。
  “轟!”
  東海龍宮四方,頓時被無盡金光包裹成一個巨大球體。
  “當。~~~~~。~。~~~~~~。。!”
  一聲鐘鳴,強大的聲bō輻射向四面八方,大片東海魚族,被這一聲巨響震得心脈俱碎,翻眼殞命了。
  三百六十一口混沌鐘,浮于四面八方,包括大地深處。
  形成一個球體,將四周包裹的毫無縫隙。
  “那派誰來主陣?”陸壓問道。
  太一在眾人臉上巡視一圈,看到人尊和鬼車之時,神sè微微一停。
  看著二人,太一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這兩人,以前可謂是太一最得力的下屬,可是,一連串的失敗后,二人在太一眼中越來越成事不足,甚至有時太一都恨不能劈了這兩個丟人現眼的東西,可二人終究跟了太一很多年了。
  “論陣法,人尊、鬼車最強,可二人運道不是太好!”幽冥先生微微一嘆道。
  太一雙眼一瞇,對于幽冥先生的話,太一心中有些反感。雖然很輕微,但足以讓太一對人尊、鬼車的惡感減弱很多。
  “父親,人尊、鬼車運道不好,其實都是來自那兩個土鱉,至于現在,在天界之門內,就是圣人也強闖不得,那兩土鱉不可能這么巧的趕來,就算趕來,也進不了這個大陣,應該沒什么好擔心的,布陣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海藏世界內部,贏或者其它人捷足先得,然后遁逃而走,布陣自然要越強越好!”陸壓馬上反駁幽冥先生的話。
  “不錯!”太一點點頭。
  轉頭,太一再度看向二人。
  “人尊、鬼車!”太一沉聲道。
  “是!”二人馬上應道。
  “主陣,天界之門!不要再讓我失望了!”太一沉聲道。
  “是,神皇放心,屬下以xìng命擔保,絕不再發生昔日之恥!”人尊眼神決絕道。
  “神皇放心!昔日之恥,定不會再發生!”鬼車也極為鄭重道。
  由兩個圣人帶著行路,速度極快。
  鐘山、熒huò、鐘天、金鵬這一日盡數抵達四大部洲。
  帝王圖雖然能夠穿越時空,但終究還是需要鐘山耗力的,雖然這耗力相比于其他時空至寶輕松很多,但能不耗力,鐘山自然不會多做無謂之事,這也是金鵬未入yīn間的緣由。
  四人踏足四大部洲的一霎那。
  鐘天和熒huò微微一停。
  “嗡!”
  二人周身,頓時爆發出大量的白光。
  閉目感受了一下,二人雙目微開。
  “如何?”鐘山問道。
  “以前總感覺身上套著一個枷鎖,現在jiān多了!”鐘天說道。
  “好多了?”
  “天數知我等抵達四大部洲,因此減輕了監控。”熒huò點點頭。
  “嗯!”鐘山點點頭。
  站在一座山峰之巔,鐘山深吸口氣的看向遠處山”云海,感嘆道:“我們又來了!”
  三人點點頭。
  “天帝,接下來,我們去哪?”金鵬問道。
  “去見兩個妙人!”鐘山淡笑道。
  “呃?”
  數日之后,傲來國!皇宮后huā園。
  鐘山、肥哥、竹竿坐在一個池塘邊小亭中喝著茶水,談論著什么。至于鐘天、熒huò、金鵬卻站在了亭外。
  “鐘皇帝,你那法寶真好使,這次多虧你了,要不然我們就被吹死了!”肥哥牛嚼牡丹的喝著香茶道。
  “不錯,我和肥哥以前都是江湖上混的,最講義氣,有什么事要幫忙,只需說一聲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竹竿敲起二郎tuǐ拍著極為單薄的xiōng脯說道。
  亭外的金鵬翻翻眼睛。一臉的無語。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天帝為何那么在意這兩土鱉。
  剛才的一些對話,金鵬可是全部聽了的,越聽,越覺得俗,俗不可耐!
  二人修為更是弱的夸張,此刻大tuǐ翹二tuǐ的在天帝面前抖豁,完全就是奇葩級土鱉,可天帝還聽的那么仔細?
  熒huò此刻也是翻著眼睛,上次可是熒huò將兩土鱉從柏氏家族帶出來的而因為二人,整個熒huò道場都被弄的雞飛狗跳,沼氣池出,更是驚天動地,熒huò恨不能滅了這兩貨!
  鐘天卻是好奇的看著兩人。因為父親很少有關注的人!
  “二位,我可否檢查一下二位體質?”鐘山問道。
  “沒事,你看吧,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竹竿大大咧咧道。
  紅鸞念力充斥雙眼,鐘山神識更是探入二人根骨。
  “轟隆隆~~~~~~~~~~~!”
  二人根骨發出一陣陣轟鳴之聲。
  “習慣了每次突破都是這樣!”肥哥很直接道。
  鐘山收起神識,神sè微微凝重。因為鐘山發現,二人的根骨,和自己居然一樣,厚重如海,承載天地。莫非地球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你發現什么了?”竹竿好奇道。
  “沒有!”鐘山搖搖頭。
  “對了,你說你看過那個小球,那個包裹我們家鄉的小球?再哪?”肥哥馬上說道。
  “你們還想回去?”鐘山問道。
  “當然,當然想回去,我們在這里賺了這么多金銀珠寶當然要帶回去風格一番!”竹竿頓時叫了起來。
  “哦?”鐘山看向竹竿。
  “那里有我姐、有肥哥他妹,我們都快結婚了,我姐更是有肥哥兒子了,我們出來這些年,雖然時間和里面不一樣,但里面也快要有一年時間了,我姐tǐng著大肚子肯定被村頭那些毒舌埋汰死了,肥哥,你說要風風光光娶我姐的,你別不認賬啊!”竹竿忽然叫道。
  “廢話,你以為老子是你啊,你姐羨暮村頭老王家拖拉機,上次只是去坐一下,被老王頭罵土包子,我那時起就發誓,一定要給你姐買一臺,現在我們有錢了,我要買一百臺做婚車,從村頭連到村尾,惡心死老王頭!”肥哥頓時叫道。
  “那是你要補償我姐的,我姐這一年肯定被很多人笑死了!”
  “哼,我對你姐那自然沒話說,哪像你,我妹天天等你,你卻勾引女妖精,你對得起我妹嗎?”肥哥也吵道。
  “那不關我事!”
  “不關你是?有機會我告訴我妹,看她怎么說!”
  “哎呦,肥哥你就饒了我吧,要是讓你妹知道,還不非要我跪三天三夜啊,那女妖精真不關我事!”
  二人嘮嘮叨叨,聽的金鵬、鐘天、熒huò都是一頭黑線。
  鐘山卻是饒有興致的看著,等到二人說的口干舌燥后,才想起來正事。
  “鐘皇帝,你說我們家的小球在哪里?”肥哥眼巴巴的望著。
  “在鴻鈞手中!”鐘山沒有隱瞞。
  “鴻鈞?”
  “不錯,過些年,這四大部洲將有一場大沖突,鴻鈞定然出來,若是二位愿意,可助我奪得紫霄宮,也就是你們口中的‘地球”鐘山說道。
  “幫,肯定幫!”竹竿頓時叫了起來。
  “放心,為了能見我媳fù,再大的困難,我也能克服!”肥哥也叫道。
  一旁金鵬、鐘天、熒huò徹底無語了,這兩人修為能幫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