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08 鐘山VS鴻鈞

“鴻鈞就在四大部洲,看來,鴻鈞與天數的這場豪賭,接近尾聲了!”鐘天肯定道。()
  “終于開始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陽間九圣人,陰間六圣人,齊聚四大部洲?我看不止,各大梟雄,定然也會奔赴而去,此次,四大部洲定然會被攪的天翻地覆!”鐘天想了想道。
  “來人,通知大崝公爵以上之臣,全部來天緣閣!”鐘山下令道。
  “是!”門外侍衛轟然應命。
  “父親,你準備再赴東洲?”鐘天問道。
  “是,當年七圣逆天,這些年下來,我總覺得是一個大陰謀,此去定能揭曉一切!”鐘山沉聲道。
  “嗯!”鐘天點點頭。
  “況且,此次天數、鴻鈞之賭,定然牽扯甚巨,不止是我,諸朝天帝,定然全部前往,不得不去!”鐘山說道。
  “那我通知熒惑,到時同去東洲!”鐘天說道。
  “嗯,熒惑離開,水鏡主持地洲事宜,無需擔心,去吧,通知熒惑。不日前往東洲!”鐘山說道。
  “不日前往?”鐘天意外道。
  “對,啟程東洲,需盡早!你去吧!”鐘山沉聲道。
  “是!”
  大秦天庭!
  贏坐于書房之中口面前站著鬼谷子等一眾臣子!
  贏的書桌之上,此刻正平放著一張畫卷若鐘山在此一定會驚愕的發現,這,不正是姬宮涅那消失的山河社稷圖嗎?
  山河社稷圖,如何到了贏的手中?
  鬼谷子走上前來,探手一揮,又是一張金顫顫的畫卷,畫卷之上,畫有先天八卦的標示,并且沉沉浮浮好似在畫中移動一般。正是昔年,女媧界所奪的伏羲之先天八卦圖!
  兩圖放在一起,隱約間放著光輝,好似彼此呼應一般。
  “伏羲當年,棄天庭而不碩,放棄帝王位,修篡命一道,想要掌控自我命數,真正長生不死,可惜最終無疾而終他當年的畢生研究也隨著他殞落消失不見!”鬼谷子感嘆道。
  “先生,伏羲傳聞甚多,比之現如今的鴻鈞如何?”一旁呂不韋開口詢問道。
  鬼谷子看看呂不韋,搖搖頭道:“伏羲此人,非常復雜,我這些年研究先天八卦圖,也只是略有感悟。”
  “伏羲,與盤古、鴻鈞、女媧同出一個小千世界,沒有盤古般大開大合但一言一行卻暗合天道,若說盤古是憑借武力成就無上存在,那伏羲,就是憑借無上大德,賢威天下!可惜,伏羲后期心意忽變,萬眾擁戴的天庭,被伏羲放棄,煉化成山河社稷圖,改而修篡命一道。”鬼谷子說道。
  “為什么?”呂不韋不解道。
  “傳聞伏羲想要真正的長生不死,天庭能強盛,也能衰敗,天帝能傲笑天下,也能隨時殞落,就像姬宮涅一樣,甚至,天數更替,也說明了天數也有死的一天,如昔日天數!不僅僅天數,甚至大千世界,誰又能保證它永世長存呢?或許大千世界也有死的一天。三千天道也有死的一天!”鬼谷子說道。
  天數死?天道死?天地死?
  呂不韋等人雖然站在天庭高度,看的更遠,可再遠,也沒遠到天地死的程度。此刻聽起來,頓時有種匪夷所思之感。
  “伏羲,就是想要超脫一切,其胸懷遠大,因此他開始研究篡命一道,花去畢生精力,可惜,終究還是殞落了,但,傳聞他研究出了長生不死的方「啟航冇水印」法,可惜,他已經耗盡心力,無能力從頭再來了,而這個方「啟航冇水印」法,就留在大千世界某處!”鬼谷子沉聲道。
  “長生不死?”眾臣頓時來了興致。()
  伏羲有多強大,沒人知道,反正在他眼里,天庭都是可隨意而棄的東西,其心懷未必比盤古、鴻鈞要弱,畢生研究,藏于大千世界某處?
  “先生,伏羲的山河社稷圖、先天八卦圖,都在我們這里,您知道伏羲的研究,在什么地方?”呂不韋問道。
  “就在我東洲!”鬼谷子神色一凝道。
  相比于剛剛得知的鴻鈞、天數對賭,鬼谷子更在意的是伏羲的畢生研究!
  南洲!妖族天庭!東皇宮中!
  太一坐于寶座之上,下面站著陸壓、鬼車、人尊、幽冥先生等人。
  太一手中抓著一個西瓜大小的紅球,紅球微微放著紅光。
  “父親,這是,…?”陸壓疑惑道。
  “女媧當年暫留我之處的,女媧殞落,此物就一直在我手中!”太一淡淡道。神皇,此為何物?為何對之如此在意?”幽冥先生疑惑道。
  “關乎伏羲的一個秘密,此刻點亮,看來,是為我指引伏羲所留所在了!”太一沉聲道。
  “伏羲的秘密?有鴻鈞與天數對賭重要?”幽冥先生疑惑道。
  “重要,一樣重要,伏羲此人,雖然死了很久,但誰也不能小瞧了他!準備一下,你們到時,隨我與帝俊,一同前往東洲!”太一沉聲道。
  “父親,您另一軀,帝俊天帝,也去?”陸壓驚訝道。
  “三日后,出發!”太一很直接道。
  東洲與玄洲交界之處!有著一個疆域,孔疆!
  孔疆,大千世界孔氏家族狠據地。
  孔氏家族,算是妖族中的一個標志性的名門望族,雖沒有開辟運朝,但家族一直興盛不衰,歷代中出了數個圣人,前不久孔氏家族鴻儒圣人剛剛殞落,新家主再度晉為圣人!
  整個孔疆都處在一個歡呼的時期。
  一個山峰之巔,此刻正站著四個身影!
  鐘山、鐘天、英惑、金鵬!
  四人站在山峰之巔,看著四方飛舞的無數孔雀。
  “孔疆,果不尋常,孔雀一族在此地,算是鼎盛大族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天帝,此地,昔日我曾來過多次,孔家,就在前面!”金鵬略微急切道。
  “走吧!”鐘山點點頭。
  “呼!”
  皿人踏步向著遠處射去。
  很快,來到一處數萬孔雀聚集之地,天地四方都是青幽幽的一片口同樣有著大量宮殿聚集。
  在一個廣「啟航冇水印」場之上,四人轟然降落!
  “嗷~~~~~~~~~~~~~~~~~!”
  一群孔雀一陣怒叫。對四人忽然出現表示一陣不歡迎。
  很快,遠處飛來一個白袍男子。
  “來闖者何人,不知道這是孔家之地嗎?”白袍男子沉聲道。
  “白鳥,不認得我了?”金鵬帶著一股喜意道。
  金鵬所等的對方熱情并未出現,而是打量了一下金鵬,淡淡道:“原來是金翅大鵬鳥!你不是加入大崝天庭了嗎?來我孔家作何?”
  金鵬眉頭微皺,深吸口氣道:“去通報我大哥,就說我來了!”
  “大哥?誰是你大哥?”白袍男子沉聲道。
  不對勁?金鵬雙眼一瞇的看向白袍男子。他態度太詭異了。
  “我大哥,是孔宣!”金鵬沉聲道。
  “混賬,家主是你亂攀關系的嗎?”白袍男子眼睛一瞪道。
  看看眼前的白袍男子,金鵬頓時變的復雜了起來,白鳥以前對自己態度并非如此啊?不過,白鳥終究是大哥的心腹,金鵬也不想過多斥責。
  “那你通傳孔宣,就說金鵬來了!”金鵬沉聲道。
  “家主正在會見貴客!暫時不會見你,要不你們在這等著!”白袍男子說道。
  “你!”金鵬頓時大怒了起來。
  昔日自己來孔家的時候,哪個不是陪著小心?自己可是孔宣兄弟,現如今,怎會如此?
  “啪!”鐘山拉住金鵬。
  “天帝,縣也沒想到…………,!”金鵬面色尷尬道。
  “無妨,我們等得!”鐘山輕輕搖搖頭。
  從白袍男子的接待,鐘山就看出了不尋常,聯想到昔日孔宣成圣,金鵬大呼不可能的場面,自然知道孔家定有大事發生。
  鐘山沒有亮出名號,不過,鐘天和熒惑足夠說明一切,白袍男子對著四人仔細又打量了一番。
  “諸位稍等,我去家主大殿外候著,若家主會客有空隙,我馬上稟報!”白袍男子非常有理解道。
  “咦?”鐘山微微一鄂。
  “好,有勞了!”鐘山點點頭。
  “哼!”金鵬一聲冷哼,顯然以為白袍男子在故意刁難自己。
  可此刻,鐘山卻不這么認為,從白袍男子的態度來看,他并不像故意刁難之人啊?
  白袍男子走了,飛入遠處一個青色大殿之中,顯然那是一個小世界的入口。
  鐘山一行在外一直等候了一個時辰。
  “天帝,臣也沒想到會這樣!”金鵬對著鐘山抱歉道。
  來前,金鵬信誓旦旦的打包票,到了孔家,定然如到自己家一樣,不說鑼鼓喧天的歡迎,最少能夠受到熱情禮遇吧,可此刻,卻是被晾在了門外,一晾就是一個時辰?
  “無妨!”鐘山搖搖頭,并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