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01 豪賭開啟天數征用

“我明白了,你將神通‘潰,融入其中了。撇去根骨不說,你鐘山,的確是天縱之才。”古正一面色冷肅道。
  鐘山淡淡一笑,探手一揮!
  “轟~~~~。~~。~~~~~~。~~!”
  禁錮的空間,好似一瞬間被劃開一道口子一般,被禁錮的虢石父,頓時有了一絲動彈。
  “嗡。~~~~~~~人~!”
  虢石父那強大的黑色大道轟然沖天而上,虢石父借助大道之力,終于遁出了那片禁錮空間,一臉憤恨的看向對面。
  “多謝鐘天帝!”虢石父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但并沒有回頭。
  鐘山看著對面,看著古正一!
  第一次交鋒,二人不分勝負!
  “古正一,你已得二十祖仙,當心滿意足了!”鐘山淡淡道。
  “哈哈哈,心滿意足?五十祖仙,我得二十,剩下的祖仙入你大崝天庭?你還真是好算計!”古正一非常露骨的說道。
  古正一一說,一眾祖仙都看向鐘山,一個個眉頭微皺。顯然看鐘山的目光,也極為復雜。
  “入不入大崝,要看他們自愿,我決不強求!”鐘山搖搖頭道。
  決不強求?一眾祖仙眉頭微微舒展,可依舊神色復雜。
  而古正一卻是臉色陰沉,鐘山這話,再明顯不過,決不強求,同樣也絕不反對。明顯是誆他們呢,鐘山居然在這個時候虎口奪食?
  “鐘天帝我愿完成天帝遺愿我入大崝,不知鐘天帝肯否收納!”虢石父忽然開口道。
  虢石父一開口,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投入大崝懷抱?這太快了吧!
  “你愿入大崝?”鐘山看向虢石父。
  “是,不過要等到為天帝立冢之后,正式告別此地。這也是天帝先前所愿。”虢石父鄭重道。
  “此時此地,鐘天帝,可愿收納在下?”虢石父鄭重無比道。
  虢石父,不是莽夫,否則也不會在大周位高權重。
  被鐘山的帝王之氣懾服?鐘山自己都不信!先前還是姬宮涅死忠轉眼就愿意改投門戶?
  “混~~~~~~!”一個圣人剛要大喝。
  “別!”君天下忽然止住那圣人的怒斥。
  “君天下,你干什么?”那圣人冷聲道。
  “虢石父,這是給鐘山挖坑呢!”君天下搖搖頭道。
  “挖坑?”那圣王微微一鄂。
  繼而,那圣人看看古正一,見古正一也未有動作。
  頓時,那圣人好似想到了什么:“你是說…“?”
  “嗯,虢石父,想讓大崝與我大雍徹底敵對,激化矛盾,以至于相互征伐借大崝之力,對付我大雍,用來為姬宮涅報仇!”君天下沉聲道。
  “賣身大崝,激化矛盾,為姬宮涅報仇?”那圣人驚訝道。
  “是啊,因為他一個人,根本難成大事!虢石父也是好算計!想要爸底抽薪!”君天下點點頭。
  “姬宮涅,有這樣的臣子,還真是他的福氣!”那圣人感嘆道。
  虢石父對鐘山的語氣極為鄭重。
  鐘山自然一瞬間明白了虢石父的打算,鐘山是有打算收服這一群祖仙的念頭,畢竟,姬宮涅先前給他鋪好了路,但也只是經過此役之后啊。
  虢石父將話挑明了,也就是將這個結果擺到明面上來,逼鐘山馬上做出表態。
  這是陽謀!以自我之身,逼鐘山與古正一激發矛盾?
  古正一死死的盯著鐘山,此刻,古正一并沒有說話因為石父已經逼出了鐘山,鐘山再不能置身事外。
  鐘山若答應,那就將矛盾激化,古正一就能借大義出手,讓鐘山有滅頂之災。
  鐘山若不答應,那不是承認畏懼了古正一?
  古正一等候之中,因為虢石父的話,將古正一推到了不敗之地。
  場面一度陷入寂靜。
  虢石父看向鐘山!
  “我等愿入大崝天庭!”又是幾個祖仙忽然開口道。
  因為這陽謀并不難猜,眾祖仙心神煉達,很快明白虢石父的意思,為了加一把火,紛紛躬禮向鐘山。
  一個、兩個、五個、九個、十個、十五個!
  一共十五個祖仙,紛紛表示,愿入大崝天庭,就看你鐘山敢不敢收了?
  鐘山看向為首虢石父。
  虢石父眉頭皺了皺,再度開口道:“鐘天帝,恕我等不敬之罪,我等都是大周老臣,此番,天帝殞落,大周崩塌,我等已無再入他朝心思,只是,天帝之仇,我等實在不甘,我等只加入與大雍有仇之國,鐘天帝若是愿意接納我等,我等定全力輔助,絕不懈怠!”
  “鐘天帝若愿接納我等,我等定全力輔助,絕不懈怠!”另十四祖仙轟然叫道。
  鐘山看看這十五表態之人,又看看另外十五未表態之人。
  那未表態之人中,有一人開口道:“大周崩塌,我等已經厭倦紛爭,不想再參合了,只想離去!望諸位成全。”
  十五人一開口,諸方首腦都是一陣皺眉,但誰也沒有指責。
  “既是如此,那就走吧!”古正一忽然開口道。
  古正一一開口,鐘山、虢石父都是一陣皺眉。
  那十五人看看鐘山,鐘山點點頭。
  “咻!”
  十五祖仙轟然化作十五道流光射向四面八方。
  虢石父沒有怪責他們,他們自覺玩不起了,不過終究沒有立刻投敵,虢石父眼中僅僅只是一絲可惜。
  大周五十祖仙,二十加入大雍。十五個離去。
  大崝天庭只看鐘山如何挾擇了!
  要還是不要?
  “大崝天庭,若是容不下我等,我等也不強求!”虢石父嘆道。
  遠處,古正一露出一絲淡笑。
  虢石父身后十四祖仙也是微微一嘆。
  “大崝天庭,海納百川,愿入大崝的人才,從來沒有拒之門外的道理。既然諸位愿入大崝天庭,大崝天庭,竭誠歡迎諸位!”鐘山忽然開口笑道。
  怕?鐘山還不知道‘怕,字怎么寫!
  帝者若沒有迎戰天下的決心,如何稱帝”
  毫不猶豫,鐘山正式接納十五祖仙!
  “啊?”虢石父微微一鄂。
  “拜見天帝。”十五祖仙帶著一股欣欣之氣,恭拜鐘山道。
  “好!”鐘山滿意的笑道。
  “鐘山?”遠處,古正一冷聲道。
  “呼!”
  鐘山一轉頭,眼露冷芒的看向古正一。
  從收下十五祖仙的一霎那,鐘山與古正一也算是正式結仇了!
  虎口奪食,豈能不仇?
  “大雍?在小千世界,你就不如我,現在依舊如此!”鐘山踏出一步道。
  “哈?在小千世界,你就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到了大千世界,你依舊如此!”古正一踏出一步。
  兩人各踏一步,好似要正式交手一般。
  “天帝!”一個圣人正要踏步護衛古正一一一。
  “別動!”君天下搖搖頭。
  “尖干什么?”那圣人眉頭沉聲道。
  “這是帝王之爭,我們不必插手。”君天下搖搖頭。
  “什么帝王之爭?鐘山就一個人,我們一起出手,將他干掉就行了!”那圣人不爽道。
  “若是個尋常人,自然根本不需要天帝出手可是鐘山也是天帝,這不僅僅是滅殺鐘山那么簡單,這更多的是一種‘勢,的對決,國勢、帝王勢,天帝與鐘山,不需要分出大結果,只要天帝能在‘勢,上壓過鐘山,我等就可以出手滅殺鐘山了!”君天下搖搖頭道。
  “哪有那么復雜,滅了鐘山,不就行了?就跟大周一樣。滅了姬宮涅不就行了?”那圣人沉聲道。
  “難道你忘了?滅大周前天帝與姬宮涅先爭鋒的!五方大帝當時也不得插手,因為,這里面還牽扯著國運、氣運在里面,天帝勢壓過鐘山,再滅鐘山,大崝氣運會流向我朝的!”君天下沉聲道。
  “帝王的‘王對王,之戰。你是不會懂得,聽君天下的!”另一午圣人說道。
  “嗯!”
  虢石父也好似明白鐘山的意思,略微愧疚的看看鐘山,轉頭對著其它人道:“去保護離火圣都億萬鬼魂!”
  “嗯!”眾人點點頭。
  鐘山與古正一對峙。
  古正一淡淡一笑。
  “嗡~~。~。~。。~~。~。~~~~!”
  虛空中,古正一身體周側,轟然出現一個萬里高大的虛影,虛影中,是一個萬里高的壯漢,強壯無比,壯漢扭頭看向鐘山,頭發甩過虛空,拉扯出大量空間裂縫。
  壯漢雙目通紅,帶著一股無雙霸氣。
  全身每一處肌肉,都好似充滿無邊力量一樣。
  “吼。~。~~~。。。~~~。~~~~!”
  壯漢一聲大吼。
  “轟隆隆!”
  虛空大片破碎。
  “盤古?”鐘山沉聲道。
  壯漢虛影籠罩的古正一道:“不錯,盤古光形!”
  “徒有其表!”鐘山淡淡道。
  “是嗎?那你呢?除了澤被蒼生,你還有什么?”古正一淡淡道。
  “澤被蒼生,已然足夠!”鐘山淡淡道。
  “哦?”
  “轟隆隆。~~~~~。~~~。~。。~~~!”
  四面八方,無數巖漿沖天而上,遮天蔽日,好似天地逆轉,大地上的無限巖漿,轟然傾倒而上一般。
  鋪天蓋地,淹沒一切的向著盤古光形籠罩而去。漫天是火,漫天巖漿。
  “這是澤被蒼生?”古正一意外道。
  “以前,你見的是水澤,此乃火澤!”鐘山一聲斷喝。
  “轟。~。~。~~。。~。~~。~~。!”
  鋪天蓋地的巖漿,轟然將盤古光形籠罩。
  “轟!”
  盤古光形轟然一拳打出,四方頓時虛空破碎,可鐘山操縱之下,巖漿太多了,多到一種駭人的地步,瘋狂的填補破碎的虛空。以巖漿填補,填補后,那片虛空如太陽般光亮。
  “轟隆隆!”
  越來越多的巖漿被抽調而來,向著古正一蜂擁咆哮而去。一眼望不到頭的巖漿海,滾滾而動!(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