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100 救汐陽天

隨著姬宮涅代入褒似的一句‘夫君,好美啊,我好喜歡!”姬宮涅泡影,徹底化為煙霧,煙消云散了。
  一代天帝,為倩而去!
  離火圣都,哭聲震天,西洲天下,悲聲不止,大周崩塌,天帝消亡之際,最后一句告天下的,居然是愿西洲永安。
  愿西洲永安?包涵了姬宮涅在身死消散之際,對西洲百姓的關懷,對西洲百姓的眷念,這樣的天帝,誰能斥責?
  最是無情帝王尊,誰又能說姬宮涅無情?愿西洲永安,道出了心懷天下的情懷,甘心赴死,演繹了與褒奴的曠世情深。
  至情至性,無可挑剔!
  可惜,一切化為云煙,姬宮涅終究是去了。
  “天帝!”
  “愿天帝安息!”
  “愿天帝永眠!”
  離火圣都無數鬼魂,盡皆拜送姬宮涅!聲音有些沙啞。
  原地,只剩下姬宮涅和褒奴的各一套衣裳!
  鐘山未去碰!而是巡視了一圈四方鬼魂。
  四方鬼動中,并沒有鐘山的熟人,涅青青、少飛侯、逍遙侯、舞九天等人,一切盡無!
  四方鬼魂,未滅的,已經被全部復原。
  鐘山輕輕一揮手道:“周幽王、褒奴,已逝,諸位起身,我為其立一冢吧!”
  鐘山開口,四用哭泣的鬼魂頓時看向了鐘山。
  若是別人現在說這話,定然遭到無數冷眼,可鐘山不同剛才姬宮涅可是親口對鐘山托國的啊。
  “嗡!”
  在鐘山施法下,近億的鬼魂飄了起來。
  站在高空鐘山看看下方巨夫四分五裂的龍頭。正要施法。
  “鐘山~~~~~~~~~~~~~~~~~!”一聲斷喝瞬間打斷了鐘山。
  來自西方,古正一!
  古正一冷眼看向鐘山!鐘山這是干什么?姬宮涅僅僅說是建議而已你鐘山轉眼就代入角色了?
  轉眼就以為你是西洲之主,準備以主治喪了?
  再怎么說,這治喪之人也輪不到你鐘山!
  古正一一開口,近億鬼魂,無不怒目相向,一臉仇恨的看向古正一一行人。()
  “哦?古正一?”鐘山看向古正一道!
  “咻!”
  遠處一道黑影閃過,瞬間射入鐘山體堊內。
  “呼!”
  戰斗到北方的輪回圣人君天下也瞬間到了近前,所到近前掀起一陣巖漿浪。
  剛才的姬宮涅說話雖然小,遠處君天下終究還是感到異常的,畢竟萬古哭嚎‘天帝,還是聽的清的。
  與‘鐘山,戰斗的君天下,頓時感到一絲不妙一探之下,更是氣得差點吐血。
  原本見壓制了鐘山,準備好好羞辱一番鐘山的事實也成功了。
  壓制、打壓,意圖在鐘山心中留下陰影正打壓的滿心歡喜的時候,忽然發現,這根本不是鐘山,真正的鐘山在離火圣都,自己忙了半天,打了半天,只是一個假貨?
  羞辱,莫大羞辱,關鍵那個假貨速度還極為恐怖,不是一時半會所能滅殺的,因此只能丟開假貨飛回去了。
  結果更丟人,那個假貨速度比自己還快,瞬間到了鐘山之處,與鐘山合二為一了。
  這一役,雖然沒分出勝負,但不可否認的是,鐘山又贏了。
  “天帝!”君天下帶著一股郁悶的看向古正一。
  “嗯!”古正一淡淡的點點頭。
  遠處,鐘山看向古正一道:“古正一,這些大周遺臣,你是不是該放他們自堊由了?”
  大周遺臣?所有人都看向了五十個祖仙。
  其中一個圣人忽然開口道:“哈哈哈哈,做夢吧,姬宮涅也就是隨口一說,你還真當你是西洲之主了?”
  古正一卻并沒有反駁,而是淡淡一笑。
  轉頭,古正一看向那五十祖仙道:“好了,現在姬宮涅也徹底沒了,夫周也沒了,爾等也應該冷靜下來了,現在,該是你們挾擇了。愿入我夫雍天庭者,過往不究!”
  遠處,鐘山神色微凝。
  加入大雍天庭?
  “你們這群強盜,想要我們加入仇寇天庭?做夢吧,哈哈哈哈哈!”兢石父不屑的朗笑道。
  “吐!”
  “呸!”
  十凡個祖仙不屑的大叫了起來。
  但是,卻還有著一些祖仙沉默了!
  的確,先前拼死搏殺,是有些不冷靜了,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
  祖仙,終究有著各自傲氣,同樣也不是魯莽之輩,以往加入大周,是攝于姬宮涅的威信。此刻,姬宮涅死了,大周崩塌了,自己何去何從?
  大雍天庭的強大,已經母庸置疑,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著荒古家族做后盾。或許以前不知道荒古家族的能耐,畢竟,不是人人都了解荒古家族底細的,可荒古家族第一次展頭露角,只經足夠說明了一切。培植第一個勢力,大雍天庭,一來就滅了大周,何止是強大?
  “放行,愿入大雍天庭者,留下,過往種種,既往不咎,以后就是大雍天庭的臣子了!”古正一繼續說道。
  放行?
  八十祖仙迅速聽命古正一。
  一條口子讓開。
  “哼,加入夫雍,做夢吧!”貌石父不屑的一聲大喝。
  率先飛了出去。
  “呼!“呼……”………………,
  瞬間,飛出了三十身影。
  可,剛飛出來,三十個身影頓時感到不對勁。
  兢石父猛的一回頭。
  “你們干什么?”貌石父眼睛一瞪道。
  二十個留著不走的祖仙,頓時一陣畏縮不再說話。
  “混賬,你們要加入仇寇天庭?“兢石父周身黑氣大放怒氣沖天。
  “天帝是如何待你們的?天帝剛死你們就要入仇庭?”皖石父喝罵道。
  “貌石父!”一個留下的祖仙叫道。
  “天帝已死,也說了不需要我們報仇,如今天下大亂,生死未卜,我等自然有我等自己的考慮!”那留下的祖仙說出二十祖仙的心聲。
  “好、好、好,我貌石父看待你們了,你們這些叛逆!”貌石父氣的滿臉通紅。
  跟隨琥石頭一起出來的眾祖仙紛紛厭惡的看著他們。
  “天帝已死,難道還要我們為天帝殉葬嗎?貌石父,己不所欲勿施于人!”那祖仙喝道。
  “是啊,己不所欲,勿施于人琥石父!姬宮涅已亡,大周已滅哪還有叛逆之說?現在諸位都是自堊由之身,你有什么權利決定他們命運?莫非,你想重領大周自封為帝?”古正一淡淡道。
  古正一語中誅心道。
  “放屁,天帝就是你害死的,殺了天帝,奪了氣運,還厚顏無恥的奪大周之人,古正一,我咒你不得好死!”貌石父怒罵不止道。
  “哼,聒噪!”古正一一聲冷哼。
  “嗡!”
  三大圣人凡乎同時出手。兢石父四周虛空轟然堅固而起,被三夫圣人瞬間禁錮了起來。
  貌石父是祖仙,那三人是圣人,更何況三個圣人同時出手呢?
  瞬間,堂堂祖仙琥石父,被禁錮而起,動彈不得。
  而此刻的古正一,卻是忽然探出一指。
  指頭對著兢石父一點。
  “盤古滅神指!”古正一冷聲道。
  “嗡!”
  虛空中出現一個十丈大的指頭金柱子,向著貌石父壓迫而去。那是一個指頭的形狀,但上面好似布滿老繭一樣。
  這一個金色指頭一出,一股毀滅性的氣息爆發而出,四周巖漿海轟然向著四方爆開。
  毀滅的性的氣息,直沖琥石父,好似要將貌石父一指碾碎一般。古正一這是殺一儆百!立收服祖仙威望。
  近了,可貌石父被三大圣人禁錮,無法動彈分毫。貌石父瞪眼想要怒斥,可是,現在連將眼睛睜大點都做不到。
  “呼!”
  就在此時,貌石父面首忽然出現一人。正是鐘山。
  鐘山忽然擋在兢石父面前。
  “怎么會這樣?我們禁錮了那一片虛空,鐘山怎么能進入那片虛空?”
  “不對,鐘山怎么能過來?”
  “不可能啊!”
  三個圣人頓時驚訝道。
  盤古滅神指轉瞬即至。
  “澤被蒼生!”鐘山一聲輕喝,一拳打出。
  虛空之上,忽然出現一個巨夫的黑影。一個巨大的拳影。拳影呈黑色,更好使一拳頭的黑泥一樣。虛空之上,忽然出現一個巨夫的黑影。一個巨大的拳影。拳影呈黑色,更好使一拳頭的黑泥一樣。
  “轟!”
  盤古滅神指轟然撞在了黑色拳頭上。
  強大的碰撞沒有出現,盤古滅神指轟然戳破了黑色拳頭,而黑色拳頭也詭異的化成一夫片黑泥,將盤古滅神指包裹了起來。
  “咕嚕嚕!”
  盤古滅神指在向鐘山靠近的時候,黑泥在上面不斷流動,瘋狂流動。每流動一圈,黑泥小上一圈。
  當盤古滅神指到達鐘山面前的時候,已然被消磨殆盡。黑泥也消耗干凈。
  鐘山接下了古正一的一擊!
  黑泥消散干凈,二人的一次交鋒,誰也沒取到勝利。不過,鐘山終究是救下了兢石父。
  “澤被蒼生?小千世界的功法?”古正一意外道。
  影軀在小千世界,的確使用過這個功法,當日幫夕傲奪‘天主,之位時使用過,可那終究是小千世界功法啊!
  “你的一個指頭,能蘊舍莫大之力,我的功法就不能突破嗎?”鐘山淡淡道。
  “我明白了,你將神通‘潰,融入其中了。撇去根骨不說,你鐘山,的確是天縱之才。”古正一面色冷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