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66 靈潮中的打擊

家真是大強了,太強大了!隨隨便便的投了幾下,引見就扶搖直上,真的是給觀棋一個大驚喜!多謝!去吧!只要寶兒能夠回來,失去的形象可以再樹,我不管別人眼中是什么形象,或好、或壞、或威、或嚴,我鐘山依然是我。
  長生殿前,眾朝臣遠遠眺望,眼中盡是茫然之色,那是誰?讓陛下忽然丟下朝會飛奔而去?
  太丹宗眾人在起初的發呆之后,一個個面色變的陰沉了下來,宗主?太丹宗五十三條人命,宗主會怎么處理?
  英蘭一直毒慕的盯著,迷離的眼中閃過一絲渴望,遠處青云狼將還沒從發呆中回過神來,這個鐘山太古怪了。古怪至極!
  鐘山就這么抱著寶兒,好似要將寶兒擠入身體里面一般。
  “老爺,寶兒回來了。”寶兒眼中閃過一絲激動的淚水道。
  深吸一口氣,感受寶兒身上的清香,鐘山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非常樸素的語言,但這樸素的語言之中卻是蘊含了詣天的情意。一種融開天地的情意。
  “宗主。”藥雨長老不合時宜的叫了一聲。
  一聲叫后,寶兒才發現此刻多么的羞人,有些不舍的在鐘山懷中又縮了一下,才輕輕掙開鐘山的懷抱。
  鐘山拉著寶兒,輕輕一躍,一起跳到了廣場之上。
  太丹家人全部落到地上,英蘭也是一揮手間。撤走了所有侍衛。
  鐘山一直拉著寶兒的手掌,好似生怕一撒手,寶兒就不見了一般,感受鐘山的動作,寶兒心中一甜。
  “敢問宗主,天地玄黃鼎就在這里,太丹宗的大仇怎么辦?”一名長老沉聲說道。
  聽到長老所說,寶兒眉頭一皺,雙眼一冷的盯向那個長老,仇?有老爺重要?
  鐘山也是一直看著,很快分析出了眼前的大致形式,看到那人逼寶兒,鐘山眉頭一皺道:“寶兒,你加入太丹宗了?”
  寶兒沒有理那長老,而是非常溫柔的先回答鐘山的問題:“嗯,師尊傳位給我。我現在是太丹宗的宗主。”
  寶兒說的非常柔和,好似向鐘山表明,即便你殺了太丹宗弟子也無妨,我會撐著的。
  三大長老臉色都陰沉了下來,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聽著寶兒所說,看到眾太丹家人的神情,鐘山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立刻分清形勢。
  “看來。太丹宗的大仇,是報不了,那屠殺太丹家人,已經被開陽宗宗主全部滅殺。這今天地玄黃鼎,也是聯事后找來的。”鐘山馬上說道。一方面是為了解釋,打消太丹家人的敵意,另一方面卻是讓寶幾更好的被眾人接受。
  聽到鐘山所說。眾太丹家人眉頭一皺,冷眼看向鐘山,顯然太丹宗五十三條人命,不是憑鐘山一句話就能抹去的。
  “你是何人?”一名長老冷眼看向鐘山道。
  因為三名長老都看的出來,鐘山修為僅僅是先天第九重而已,而且還是極差的根骨。若不是宗主剛才的表現,眾長老早就將他殺了。
  “聯乃是大惰王朝之主,你們宗主的丈夫。”鐘山一點不讓的說道
  “你”那名長老瞪著鐘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鐘山看看眾義憤填膺的太丹家人,神色一緩道:“對于聯的一面之冉,諸位有疑惑也尖屬正常,但是,聯所說句句屬實,諸位稍等時日,我有證據證明當天之事。”
  鐘山語氣放緩。果然讓眾人心中舒服了很多。但太丹宗大仇不是語氣的變動所能改的。看著鐘山,眾人都是神色不定。
  “你要如何證明?”藥雨長老問道。
  “有當時的記憶水晶,只是現在另一處,稍等些時日,聯將其送來,是非對錯,諸位到時便知。”鐘山說道。
  盯著鐘山。又看看和鐘山手拉手的宗主,三大長老深吸口氣,由藥雨長老說道:“好。”
  得到眾人答復。鐘山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諸位暫且先住在此處,天地玄黃鼎所在此地,剛好是我大情王朝太醫院,諸位可一邊守候天地玄黃鼎,一邊等待記憶水晶的送來。”
  “你們就先住在此處吧。”寶兒馬上吩咐道。
  “是”三個長老看看鐘山皺眉的應道,而其他弟子更是領命安心住下。
  “英蘭,給諸位分派住所。”鐘山對著一旁英蘭說道。
  “嗯”英蘭馬上點點頭。
  繼而,鐘小!帶著寶兒就馬上離開了,夫妻二人多年不見,自然有很多話要說。
  原鐘府的那座五層弈旬書曬鋤加舊姍)不一樣的體盼”譏奸甚外政,即便形成皇宮。閣樓依然保持著。閣樓之上,寶兒依偎在鐘山懷中,著這皇城眾景。
  “寶兒。我這是隱軀,本體正在開陽宗,很快就能回來。”鐘山輕輕開口道。
  “嗯”寶冊幸福的點點頭。
  隱軀異能,當今天下只有兩個。人知曉,一個是寶兒,一個是蔡兒,只是蔡兒已經身死,只剩下寶兒知曉了,夫妻連心,即便相隔萬里,分離多年。鐘山依舊相信自己的妻子,也是這個世界上,被自己選中最能信任的人。
  “給我說說這些聳,你是怎么過的吧。”鐘山撫了撫寶兒的秀發,輕聲說道。
  “嗯”寶兒好似非常享受一般的點點頭道。向著宗外奔去,心中充滿了激動,寶兒,寶兒終于回來了。
  走到開陽宗門口,鐘山轉頭再度看到了守山,守山坐在自己小屋前喝著茶水,一副恬然自得的樣子。
  看到守山,鐘山馬上走了過去,對于守山。鐘山心中依舊抱著一份感激。當日雷霆將軍在山門前追殺自己的時候。若不是守山一掌將他拍成重傷。也沒有今日的自己了,況且當日若不是守山往靈兒體內灌注一股能量。靈兒也不可能等到涅青青的到來。
  鐘山走到近前,守山也看看鐘山。
  “前輩。”鐘山對著守山恭敬一拜。
  看看鐘山,守山微微一笑道:“奇跡啊,你這根骨,七年的時間,居然達致先天第九重,你很好,靈兒的眼光也很好。”
  “謝前輩夸獎。”鐘山馬上說道。
  “你這是要出去?”守山問道。
  “是的。”鐘山誠懇道。
  “嗯。去吧,出去散散心也好,四只后。開陽宗大典,到時一定要回來,也許是你的一個機遇。
  守山想了想說道。
  “是”鐘山馬上應道。四只后?開陽宗長老回歸?
  “哦。差點忘了,開陽宗七年一次靈潮。就在三年后,若是三年內你能達致先天第十重,就早點回來吧,靈潮是沖擊金丹最好的機會。不要錯過了。”守山再度說道。
  “靈潮?”鐘山疑惑道。
  “到時你去問玄心子吧。”守山搖搖頭說道,說完就閉目悠然自得,不再多說。
  謝前輩。”鐘山對著守山微微一拜。這才起身快速向著大情王長生殿內,朝臣靜靜的等候之中,但是,以往準時而來的陛下,今日居然又沒有來。
  夫內總管,從偏門走入道:“諸位,陛下今日歇息一天,早朝明日繼續。”
  朝臣看看魏太忠,相互議論了一番,就三三兩兩離去了。
  此刻。乾情宮內,宮女太監都被清理了出去,宮內只有兩人。
  芙蓉帳暖,鐘山**的胸膛躺在床上。溫柔的看看懷中的寶貝,寶
  寶兒閉目睡著了,海棠花般的俏臉之上,即便睡熟了都露出一副甜甜的笑容。酥胸壓在鐘山胸膛之上。承受寶兒上半身的重量而極度變形,但貼在鐘山剛健的身上又柔軟無比。
  翹翹的美臀,露出一道幽深的溝壑。即便經過一夜的回顧,鐘山都還是有著一種迷醉的感覺。
  當然。這迷醉也僅僅是對著寶兒,換著另一個同樣美麗的女子,鐘山自然不會露出這種神情,因為這其中夾雜了鐘山對寶兒的愛,只有以情愛來支撐,才會使得鐘山堅如磐石的心變得細膩柔軟。
  粗糙的大手在寶兒光滑白哲的后背上輕輕撫了撫。鐘山深吸口氣,仰頭看著上方青帳,眼中盡是一股滿足和放松。多少年了,一直生活在緊繃的人生之中,直到寶兒的回歸,才讓鐘山得以長舒口氣,才覺得現在擁有的才是最好的。
  鐘山動作很輕,但還是驚醒了寶兒,長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微微揉了揉惺松的眼睛,寶兒醒了。
  醒了的寶兒微微一頓就想明白現在的狀況,臉上笑容依舊,不,變得有些癡癡的感覺,柔軟的手掌在鐘山寬闊的胸膛之上撫了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