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99 神通情動

“鐘山!”古正一看著鐘山,眼中放出一絲神光道。
  古正一進入大千世界后,因為行為低調,所以鐘山對他知之甚少,可鐘山這些年,一路披荊斬棘,踩踏無數梟雄,根本無法低調,稍微有心點的大勢力,對鐘山定然關注無比。
  古正一,自然對鐘山的一切,所知甚多。
  小千世界,鐘山還是金丹修為的時候,古正一就研究過鐘山!可任憑古正一當時對鐘山評價多高,也想不到會達到如今這個程度。
  要知道,鐘山可是一步一步,憑著自己努力夯實諾大基業的!
  一千多年不見,兩帝再度對視。
  “大崝天庭!朕,鐘山!”鐘山沉聲道。
  雖然沒穿著帝王龍袍,可沒穿又如何?達到天帝程度,無形中就散發出一股帝王貴氣!居高臨下,俯視蒼生!
  “大雍天庭,朕,古正一!”古正一回道。
  這屬于帝王間平等的一種相互‘正名”屬國禮,屬帝王禮!
  古正一身旁,兩個圣人看看眼前的一幕,一陣意外的看看古正一道:“天帝,您和鐘山相識?”
  古正一沒有回答,而是冷然的看向遠處的姬宮涅!
  姬宮涅的泡影此刻一陣顫動。好似在掙扎著一樣。
  “天帝!”
  “天帝!”
  “天帝!”
  五十大周祖仙、無數離火圣都恢復的鬼魂,無不悲泣高呼。蓋過了鐘山與古正一的對話,蓋過了一切,整個離火圣都四周,盡是召喚姬宮涅之聲。
  “嗡~~。~。~……~。~。~……~!”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姬宮涅,忽然猛地一顫。被拉了出來。
  頓時,原先開心的笑容盡去,臉色嚴肅了起來。
  仰頭望天,好似一瞬間回歸現實一樣。
  看著天上那條就要散盡的十八爪氣運死龍,姬宮涅一瞬間想明白了一切。
  低頭,看看離火圣都四方跪拜的鬼魂,轉頭看著五十被困的大周祖仙,還有星空上戰斗的鳳凰族。
  姬宮涅面色越來越難看,又看看手臂上托著的褒奴衣裳,難看的臉上才好出很多。
  “天革,姜永相死了,皇室所有人都死了,我大周崩潰了!”被包圍的貌石父忽然悲泣道。
  眉頭深鎖,姬宮涅臉上閃過一絲痛苦。
  轉頭,姬宮涅又看到了鐘山。
  “我三日前得到消息,還是來晚了!”鐘山搖搖頭嘆息道。
  微微一陣苦笑,姬宮涅搖搖頭就不再看鐘山了,而是看向四周鬼魂。
  “大周的臣民,我姬宮涅,不是一個好的帝王!不能帶著大周繼續往前走了!”姬宮涅神情悲痛道。
  姬宮涅話語一出,四方陡然一靜。
  不僅僅如此,天空上那條十八爪氣運死龍消散的越發快速了,因為,這一刻,姬宮涅的話,詭異的傳遍了西洲天下。
  西洲跪泣滅國的百姓,無不聽到了姬宮涅的聲音。
  “是天帝的聲音?天帝沒死?”
  “城池上的氣運越來越少了,不,天帝死了!”
  “可這是什么聲音?這是什么聲音?”
  西洲百姓僅僅爭吵了一會,就不再說話,靜靜的聽著這姬宮涅通過僅剩氣運傳遞的聲音。
  離火圣都之西。
  “天帝,姬宮涅的泡影,定然不會說什么好話,我去將這個泡影徹底捏破!”一個圣人說道。
  “呼!”
  五十困獸之斗的祖仙,忽然面目一冷,帶著大仇恨的看著這個圣人。
  古正一搖搖頭道:“亡國之君,讓他說!”
  “可是………,?”那圣人皺眉道。
  “姬宮涅,是真正的帝王,他有資格最后開口,哪怕說專門針對朕的‘仇恨”這也是帝王的資格,生前,朕都不怕他,還會怕他死后嗎?”古正一沉聲道。
  “為什么?”那圣人非常不解。
  這明顯不合理啊,對待敵人,為什么要仁慈?還讓他最后煽動民變?
  “好了,你不要問了,天帝自有道理!”另一個圣人拉了拉他道。
  另一個圣人卻是明白了,姬宮涅一死,塵歸塵,土歸土,大周崩塌,哪怕再多仇恨,也沒用了,因為那時大周已經成為歷史,百姓再努力,也不可能恢復大周,因為姬宮涅已死,或許百姓對大雍排斥,但,排斥不了太久的時間。
  其次,也是最主要的,古正一在維護屬于‘天帝,這個特殊群體的尊嚴!今日古正一若是自貶身份欺辱另一個亡國帝王。來日,若古正一受到某些制約時,就會有人自貶身份欺辱古正一。
  天帝,高高在上!不容褻瀆!不容擺布!不容侮辱!
  這是所有天帝的共識,也許,天帝之間相互敵對,但,誰也不會對‘天帝,這個名號做出跌了身份的事情。
  ‘天帝,這是需要‘抬,的,而不是用來‘踩,的。
  天帝尊嚴,天帝護!哪怕是個亡國天帝!那也是天帝!
  離火圣殿前。
  姬宮涅看著無數魂魄。面色苦笑道:“朕,不是一個好天帝,沉迷女色,家、國難分!以至于連累了你們。”
  “曾幾何時,朕無視女色,朕只重大周,朕摒棄人性,朕有沖天之志,朕無愧天下子民,是褒姒,讓朕有了人之柔情,江山、愛人,聯全有了,朕以為完美了!”
  “可當褒奴為朕死的時候,朕忽然明白了,褒奴已經取代了朕之志,褒奴已經填滿了朕的人性,褒奴已成朕心之一部分,褒奴死,朕心死了!”姬宮涅語氣清淡著。
  好似在為自己說悼詞一般,大周百姓,無不跪地悲顫。
  這一刻,沒人怪責姬宮涅。
  “家、國難分,江山、愛人不可同得,半月前,朕回朝都,主持天下政務,強行壓制心傷,可‘心,已經沒有了,朕已經沒有了!”姬宮涅淡淡道。
  “嗚嗚嗚嗚!”
  “天帝!”
  大周無數女性修者哭泣了起來,這一刻,亡國之痛,好似淡出了很多。更多是對天帝心之傷的悲泣。
  皇后一死,天帝的心已經沒有了?天帝已經沒有了?可天帝依舊強撐著治理大周,還有什么資格指責天帝呢?
  為大周子民,天帝已如行尸走肉!
  無數感性的女性修者哭泣起來。
  “家國不能兩全,心隨褒奴死,身在人世間,吾處生死之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天若有情天亦老,朕隨褒奴去,棄大周亡,朕選赴死,不受無心之痛!”姬宮涅說道。
  很多心志極堅的男性修者,此刻也瞬間能體會到了姬宮涅的心情。
  天若有情天亦老,不是小兒女心態,而是一種大悲大傷,超脫世間枷鎖的一種境界升華。
  “不需要為朕報仇,也不需要仇視滅我之人,朕未因死而悔,朕未因死而恨,朕因此不用身處生死之間而掙扎,對于朕,此刻無悔無恨,大周崩塌,是朕愧對臣民,朕罪拜天下!”姬宮涅說道。
  說話間,姬宮涅對著前方,鄭重的一禮。
  這一禮,拜的離火圣都無數鬼魂巨顫不已!
  “天帝!”鬼魂跪向姬宮涅。
  同樣,西洲天下,幾乎所有臣民,都忽然跪了下來。心情極為復雜的跪向離火圣都方向。
  “天帝,萬歲萬歲萬萬歲!”
  “天帝,萬歲萬歲萬萬歲!”
  “天帝,萬歲萬歲萬萬歲!”
  四方跪拜百姓沉呼萬萬歲,心情沉痛無比。
  離火圣都西方。
  “天帝,姬宮涅讓大周臣民,不要仇視我們?”一個圣人不可思議道。
  “這姬宮涅,真是搞不懂!”另一個圣人也古怪道。
  “少說多看!”古正一淡淡道。
  “是!”
  離火圣殿前。
  “朕已死,大周已滅,天下,還是那個天下。朕無法再佑西洲,天下征伐四起,朕無心無力,僅有一提議,供西洲參考!”姬宮涅淡淡道。
  頓時,四方天下之人,無不跪直了起來。
  “北洲大崝天庭,天帝鐘山,乃朕故交,其一皇后,也為朕之后人,可為西洲之托,僅提此議,供西洲參考,供萬民挾擇!”姬宮涅開口說道。
  “哄。~。~。~~~~~~。~……~~!”
  西洲四方,百姓轟然“可為西洲之托,?
  雖然僅僅只是姬宮涅的一個提議,并不是命令,僅僅是提議,但,死忠姬宮涅的份子,哪個不是瞬間對大崝產生一股好感?
  就是離火圣殿前的鐘山,此刻也是微微一鄂!姬宮涅什么意思?托國?
  “朕,可隨褒奴去了,愿西洲永安……~。~。~。~。~。~。!”
  這是姬宮涅對西洲天下的最后一句話。
  “轟。~。~~~。~~~。~。~……~!”
  離火圣殿上空十八爪氣運死龍,徹底轟散消失,無數城池之上,氣運也消失的干干凈凈。牽扯在百姓心中的一絲氣運牽連,也轟然斷裂。
  “天帝~。~。~。~。~。~~~~。~~!”
  西洲共悲姬宮涅,只是此刻的悲哭,已經與原來的不同。此刻,已知為何而哭!
  離火圣殿前。
  姬宮涅再度摟著褒奴的衣裳。
  “褒奴,現在再也沒有人打擾我們了,我們可以繼續看烽火了!”姬宮涅神色癡迷的看著懷中‘褒奴,道。
  條條烽火沖天,美麗無比。
  “一百零八道烽火,連天天地,天下第一美景!美嗎?”姬宮涅溫柔的對著懷中‘褒奴,道。
  同時,姬宮涅的身體慢慢變淡一般。
  “你說啊,美嗎?”姬宮涅又問了一句。
  “夫君,好美啊,我好喜歡!”
  這最后一句,還是姬宮涅說的,但是,卻是褒奴的語氣。用褒奴的語氣回答自己的話?
  鐘山怔怔的看著姬宮涅,姬宮涅雖死,精神卻與褒奴同化,此刻,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姬宮涅還是褒奴了。也許,他既是姬宮涅,也是褒奴!
  看著姬宮涅消失這一幕,即便以鐘山堅韌的心性,也不覺鼻頭微酸了起來。
  ‘夫君,好美啊,我好喜歡!,姬宮涅的最后一句話,同樣點染了所有人的淚腺,隨著姬宮涅消散湮滅。離火圣都的鬼魂甚至忘卻了自己的悲慘,無不為這對天地愛人心傷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