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長生不死98 諸殿壓來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褒奴投影,盡情的跳著柔美的舞蹈,口中唱著大周耳熟能詳的情歌。動人心扉,情意綿綿。
  “天帝~。~~~~~。~。~!”
  門口侍衛鬼魂,在聽到大殿歌聲,也隨著鐘山走了進來,進入大殿,頓時看到了姬宮涅在看褒奴歌舞。
  那侍衛鬼魂驚訝的看著姬宮涅,天帝還活著?
  “不對,沒有一點生氣,沒有一點生氣!”一個侍衛魂魄驚恐道。
  “鐘天帝,天帝還活著對不對?”其中一個侍衛希冀的看著鐘山。
  大周氣運消散,眾侍衛其實已經明白姬宮涅徹底死了,加上先前更是親眼所見,現在雖然看到姬宮涅影像,依舊渴望這是真的。
  “唉!”鐘山微微一嘆。
  這一嘆,宣布了姬宮涅的身死,一眾侍衛鬼魂原先還有的希冀,此刻頓時煙消云散。
  “天帝!”
  “天帝!”
  一眾侍衛哭泣的跪在地上。
  “這是姬宮涅最后的泡影了,不要擾了姬宮涅!”鐘山微微一嘆道。
  一眾鬼魂迅速收聲,但還在悲哭之中,此刻無聲的悲哭,更甚先前。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口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裹奴又從新跳了一遍。
  一個侍衛鬼魂忍著悲傷,走到鐘山身后道:“這是天帝當年大壽,萬國來朝時,皇后當著群圣、天下群雄的面,親自為天帝獻上的歌舞!歌舞一出,艷驚天下,賓客無不為之動容,至那日起,皇后被推為天下第一美女!”
  “數十萬年前,周幽王大壽,宴天下時?”鐘山看著眼前跳舞的褒奴,嫣然看到了當日大周盛世之景。
  “是,從北洲回來這半個月,天帝朝會之后,每日就會一直坐在龍椅之上,不停的看著這個記憶映像,每日都看!”侍衛鬼魂回憶道。
  “每日?”鐘山問道。
  “是每日,這半個月,幾乎一有閑暇,就看這個歌舞,甚至,我等進入離火圣殿,天帝都沒有發覺,有一次,還看到天帝抱著皇后的衣裳啞聲哭泣!”侍衛魂魄悲傷道。
  “氣運云海上,皇后神相早早消失了,鐘天帝,皇后是不是死在了北洲?”
  “是,褒奴為救姬宮涅,葬身在了萬古長青槍下!”鐘山點點頭。
  “怪不得,怪不得天帝至死,都不肯去用萬古長青槍,至死都不肯去碰!”那侍衛也跪拜而下,哭泣不已。
  “至死,都不肯用萬古長青槍對敵?”鐘山深吸口氣道。
  “是,鳳凰老母說,天帝若是用萬古長青槍,就算保不了離火圣都,也能保住自我性命!可是,天帝不肯碰,怎么也不肯碰萬古長青槍,嗚嗚嗚~。。~~~~~~~~”
  侍衛鬼魂強忍著哭泣,卻沒忍住一般。
  但這時候誰也不會指責他,大殿之中,除了一眾侍衛鬼魂的小聲哭泣,就是眼前褒奴的歌聲了。
  “蒹葭芥蒼,白露為霜口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啟航冇水印」央。”
  “蒹葭萎萎,白露未賺。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抵。”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渙。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訃。
  姬宮涅的泡影,用心的看著,這是此生此世最后一次看了,永生永世也是最后一次看了。鐘山心中雖有萬千疑惑想要詢問姬宮涅,但鐘山依舊沒有打擾,而是耐心的等著,耐心的候著!
  此情可待成追憶!
  姬宮涅也只剩下此情可待了。
  耐心等候子好長一段時間。為褒奴打著節拍的姬宮涅這才忽然一停。
  “我又忘記時間了,累了吧!”姬宮涅自言自語道。
  “嗡!”
  褒奴跳舞的投影微微一停。忽然消失了。
  而姬宮涅的手臂之上,忽然出現一套衣裳,正是當日青山之上,褒奴身死化無之際,最終彌留的一套衣裳。
  “外面烽火連天了,夫君帶你去看烽火!你不是最喜歡烽火嗎?”
  姬宮涅用手臂托著褒奴的最后衣裳,一臉柔情,緩緩走下龍椅,一步一步向前走著。
  雖然走得很隨意,但是,落在地上,卻沒有一點的聲音。
  泡影,早已沒有了身體,哪有與大地碰撞之音?
  緩緩走著,姬宮涅滿臉笑意,滿臉意氣風發,摟著‘褒奴”緩緩走過大殿,眼里除了‘褒奴”再無旁人,哪怕鐘山站在面前,也沒有發現一般。
  “天帝!”一眾侍衛痛哭流涕的跪在姬宮涅身后。
  “呼!”
  姬宮涅踏出離火圣殿。
  漫天烽火,四處巖漿,若不論離火圣都的悲慘,這一幕的確美麗無雙,天下獨此一份。
  “看到了嗎?烽火連天!看到了嗎?所有人都說你是天下第一美女,看到了嗎?這天地都為你綻放,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姬宮涅一臉暢意道。
  此刻,姬宮涅忘記了身死,忘記了國破,忘記了妻亡,摟著一套衣裳,看這華麗烽火沖天之景,好似回到了數十萬年前,周幽王大壽,萬國來朝,群圣來賀的時期。
  “天帝,是天帝~~~~~~~~~~~~~~~~~!”
  遠處,一個鬼魂忽然叫了起來。聲音中透著一股興「啟航冇水印」奮,一股恐慌!
  “天革?真的是天帝!”
  “天帝!”
  “天帝!
  離火圣都無數鬼魂跪拜而下望著姬宮涅,泣聲沖天。
  氣運消散,所有鬼魂都意識到姬宮涅的狀態,死了,眼前這是什么?
  摟著褒奴衣裳的,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姬宮涅,好似被什么東西,拉扯著,拉出自我世界一般。眉頭一皺顯然在掙扎之中。
  離火圣都鬼魂看到了姬宮涅,遠處,西方戰場之山同樣也有很多人看到了姬宮涅。
  “天帝,那是天帝~~~~~~~~~~!”
  “天帝沒死~~~~。~~~~~~?”
  “泡影,那只是天帝泡影,天帝啊!”
  “不,天帝~~~~~~~。~~~~!”
  西面戰場,聲嘶力竭。原先的戰斗,轟然一止一般。
  浩大破碎的虛空好似在緩緩填補。戰斗終于緩緩停止了。
  至于北面與君天下戰斗的‘鐘山”卻是在剛才期間,將戰場越拉越遠,已經遠到快要看不見了,自然也就無法看到離火圣都前的姬宮涅泡影了。
  “搞什么?鐘山?”西面忽然傳來一聲高呼。
  “這是鐘山?那遠處和君天下戰斗的是誰?”
  “君天下被騙了?”
  顯然,這是大周敵方人的驚詫。
  鐘山轉頭看向西方。大戰一停,西面戰場的一幕幕也徹底暴露在了鐘山面前。
  大周祖仙,在此地,還剩下五十人左右一個個身負重傷,為首的是大周貌石父。
  其它人,鐘山雖然看過資料,但并無交集。
  “姜子牙呢?”鐘山不自覺的問子一句。
  姜子牙,大周永相!為何不見姜子牙?
  一旁侍衛鬼魂強忍著悲痛說道:“姜永相?五方大帝出手的時候,黃帝命令姜永相反叛天帝,姜永相不愿,最終以身殉國了!”
  姜子牙死了!
  鐘山看著遠處的大周敵對勢力。
  此刻,敵對勢力,八十祖仙正呈包圍之勢,包圍著大周五十祖仙。
  八十祖仙?大崝錦衣衛傳信,可是有一百祖仙來襲的啊,鐘山可不信死了二十個,既然沒死,那就是在天上,星空之上的戰場。
  因為在這五十個大周祖仙中,鐘山并沒有看到鳳凰一族祖仙,顯然鳳凰一族祖仙都被拉上了星空,由二十個敵對祖仙相持相斗著。
  八十祖仙?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八十祖仙的首腦,一共三個人,一人為首,兩人為次。
  兩人為次?
  這個‘次,?居然看不清面部,圣人?又是圣人?
  兩個圣人?加上君天下,一共是三個圣人圍攻離火圣都?
  那為首一人,并不是黃帝,逼死姜子牙,五方大帝已經走了?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次策劃的發起人,這次滅周運「啟航冇水印」動的首腦,那個帝王,鐘山居然認識。
  身著九龍帝王袍,頭戴平天冠,面容中寵辱不驚,風輕云淡,踏天帝祭壇,冷靜沉著的看著離火圣都。
  “古正一!”鐘山驚訝道。
  小千世界,鐘山還是大羅天朝臣子的時候,古正一為大羅天朝大太「啟航冇水印」子,古千幽名義父親,為人冷漠、冷酷、隱忍、睿智。
  一生以父親古神通為目標,可小千世界,古神通的光輝太強盛了,以至于拼盡努力,都比不過古神通!
  最終,古正一帶著自己開創的‘大雍天朝,消失在了小千世界。
  鐘山知道他在大千世界,可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如今這個場面。
  三個圣人下屬,百名祖仙拜服,五方大帝相助,第一役,就摧毀了大周天庭!
  “鐘山!”古正一看著鐘山,眼中放出一絲神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