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85 大河圣庭藍

狼神疆域,釋天圣境之外。
  鐘山站在萬狼群中,靜候帝玄鎩。
  狼族無數強者在遠處對鐘山指指點點,畢竟,眼前可是和狼祖同地位的存在。大崝鐘山?不過,誰也沒有再上前多話。
  因為,眾狼都知道狼祖和鐘山關系非常復雜。似友似敵!
  過了好一會。
  “呼!”
  釋天圣境入口之處,張永驊飛了回來。
  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為鐘山通告的,因此全部盯向了他。
  張永驛眉頭深鎖,緩緩飛落鐘山面前。
  “鐘天帝!”張永樺皺眉道。
  “嗯?”鐘山疑惑道。
  “狼祖說‘不見,!”張永樺說道。
  不見?廣冇場之上,萬狼頓時一陣驚詫。
  狼祖不見?這什么意思?敵?還是友?要知道,這種大人物出現,不管是敵還是友都會見上一面的啊!可…………”。
  鐘山看看張永樺,自然知道他不會轍謊,可是,帝玄鎩為何不見?
  就在這時,釋天圣境入口之處,再度飛出來一群人。
  一共十人,其中一個鐘山熟悉,狼族云長老,上次來時見過,另外九個卻極為陌生,但先前從錦衣衛處也得到了他們的相貌,昨夜拜訪帝玄鎩之人?
  一人為首,八人傲立于后。
  為首那人,手執一副折扇,面容極為俊秀。身著藍袍,身形單薄,嘴角帶著一絲邪異。
  飛出釋天圣境的一霎那,頓時看到了遠處鐘山。
  為首藍袍人眼睛頓時一亮。
  “走!”藍袍人淡淡道。
  藍袍人說畢,踏步射入鐘山面前,八個下屬緊隨其后。
  “鐘天帝!”云長老看著鐘山點點頭。
  “云長老!”鐘山點點頭。
  “鐘天帝?你就是大崝天庭的鐘山?”藍袍人帶著一股審視態度的看向鐘山。()聲音還算渾厚。
  “你是?”鐘山沉聲問道。
  “嘩!”
  藍袍人一展折扇,帶著一股蔑視道:“我叫古神話!”
  “嗯?”
  鐘山眼睛一瞪,不是因為他的名字,古?荒古家族!而是因為古神話手中的折扇,折扇之上,畫著一名極美的女子。而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鐘山之妻,古千幽!
  “古神話?”鐘山眼中紅光閃動。
  “如何?”藍袍古神話眼中閃過一絲嫉妒道。
  嫉妒?
  “呃?”鐘山頓時再度驚愕的看向眼前古神話,念力入眼,鐘山頓時看到一幅吃驚的畫面。
  “你叫古神話?”鐘山帶著一絲古怪的神情問道。
  古神話搖了搖折扇,好似故意將古千幽的畫像暴露給鐘山看,繼而引怒鐘山一般。
  “是又如何?怎么?你聽說過我?”古神話冷聲道。
  聽著古神話的渾厚,具有絕對男性磁性魅力的聲音,鐘山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嫌惡的表情。
  這一絲表情,看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陣古怪,鐘山他怎么了?
  看看古神話門板的身材,一撮微微的小胡子,聳動的喉結,磁性的男音,俊朗的外表,鐘山連他手中的折扇都沒去在意了,而是神情糾結道:“你是女人?”
  靜!
  整個廣冇場之上,剛才還有些小聲議論的狼妖們,頓時聲音一止,帶著驚愕的目光看向鐘山。
  這鐘山太牛了吧!罵人也不能這么罵啊?一個男的,你罵他是女的?不是說鐘山罵人很含蓄的嗎?
  眾狼妖看向古神話,不知道古神話如何應對。
  “你怎么知道?”古神話臉色一變。
  張永樺:乞”…”…”……!”
  云長老:“……………………!”
  群體狼妖:“…”…”…”…!”
  鐘山冷冷的看了古神話一眼,一臉嫌惡。()
  頓時,古神話看到了鐘山的眼睛,那微微泛紅色的眼睛口古神話知道了。
  “死淫賊~~。~~~。~~~~~~。~~。!”
  古神話頓時叫了起來,并且踏步間,身合一條青色大道,隔絕內外。
  “淫賊?別惡心我!”鐘山臉色難看道。
  紅鸞念力充斥鐘山雙目,頓時能夠看透一些東西,鐘山自然看出眼前古神話的胡子是真的,喉結也是真的,聲音更不是假聲,門板身材也是真的,只有……。
  這樣一個奇葩,鐘山看了都嫌污眼,罵自己是淫賊,不是惡心鐘山是什么?
  “陣。~~~。~~~。~~~。~!”
  古神話一聲大喝。
  “轟。~~。。~~~。~。~~~。~。!”
  大地上轟然沖天一道藍色柱子,轟然將鐘山撞飛到了天上。
  “陣!”“陣!”…………………………
  古神話發瘋了一陣大喝,怒斥中,天空出現無數藍色大網,一層一層,將中心鐘山包裹。
  “轟!”
  “轟!”
  “轟!……。。
  惱羞成怒的的古神話,瘋狂出手,漫天藍光,一道道藍光好似一道道陣法一樣,轟然包裹中心的鐘山。
  越來越多,鐘山根本毫無反抗一樣。任憑大網一圈圈的密集。
  古神話飛上高空,八名下人跟隨而上。
  “給我出手,此陣對內不對外,給我轟殺鐘山!”古神話怒斥道。
  “是!”八人轟然出手,不斷轟擊那越來越密集的大陣。
  群狼愕然的望著天上。
  “云長老!”有幾個狼族叫道。
  “不要動手,這個古神話是狼祖貴客!”云長老喝止了所有人。
  于是乎就看著古神話帶著八大下屬一圈一圈的將鐘山用陣法包裹,繼而不斷的轟殺。
  “云長老,鐘天帝怎么不還手啊?會不會有事啊?”張永弈看著天上被‘蹂躪,的鐘山說道。
  “多謝關心了!”張永驊身后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聲音傳出,讓張永驊汗毛猛的一豎。
  扭頭望去,卻發現身后的站著一個身影,不是鐘山是誰?鐘山抬頭望天,帶著一股古怪神情的看著天上。
  “鐘天帝,那,那不是你?”張永樺驚訝道。
  張永驊驚愕廣冇場上的萬狼,此刻也有一些發現了,大部分抬頭望天,帶著觀戰的興冇奮,小部分已經低頭,驚愕的看著張永耶面前的鐘山了。
  不止張永樺,旁邊的云長老,還有很多發現鐘山的人,無不一陣石化。
  “既然帝玄鎩不愿見我,那替我帶句話給他!”鐘山鄭重道。
  “啊?啊!是好的!”張永驊有些語無倫次道。
  “大崝天庭,將入地洲,望帝玄鎩,以狼族興衰為重!”鐘山沉聲道。
  “呃”,張永樺微微一鄂。
  “鐘天帝,將入地洲?”一旁云長老極為敏感,馬上說道。
  鐘山輕輕點點頭道:“快了!”
  “好,鐘天帝放心,我一定將話帶到!”張永驛馬上應道。
  “如此,告辭了!”鐘山點點頭。
  “鐘天帝那個古神話,你難道不……?”張永驊帶著一絲古怪的看看天上。
  “不什么?”
  “你不追究了?”張永驛好奇道。
  看看天上,鐘山看著那怒氣沖沖的古神話,臉色一陣別扭道:“太惡心了!”
  說完,鐘山一甩袖子,踏步離去。
  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入每個凝神狼妖的耳中,此刻,幾乎所有狼妖都被各自好友拉回了注意力,看到鐘山詫異的同時也聽到了鐘山這句‘太惡心了”
  頓時,有些狼妖笑了起來。
  天空之上,古神話下令讓八名下屬轟擊大陣包裹的鐘山。一直覺得沒解氣。
  可打了一會,古神話眉頭一挑,有些不對勁,這鐘山就算被自己‘陣,之天脈籠罩,也不至于什么反抗也沒有啊。
  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死了?不對啊!
  在帝玄鎩領地,自然不好在釋天圣境廣冇場戰斗,因此故意將鐘山打上空中,準備在空中解決的。
  可此刻,古神話感到了不對勁,不自覺的看向下方廣冇場。
  一低頭,古神話驚愕的發現,鐘山居然在下面?
  “住手!”古神話對著眾下屬一聲大喝。
  眾下屬快速停止,古神話一感應被陣法密罩的內部,果然,內部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
  頓時,古神話有種被侮辱的感受。
  自己當了半天小丑?
  低頭望去,剛好是張永驕的問話。
  “你不追究了?”
  “太惡心了!”
  太惡心了!配合上鐘山那‘嫌惡,的神情,古神話頓時臉上黑了下來,更是被氣的渾身顫抖。
  沒抓到鐘山,打了半天空氣,這已經夠丟臉了,可接下來鐘山嫌惡的‘太惡心了”這何止丟臉?何止是侮辱?簡直就是虐心啊!
  人說不戰而辱,是與人斗的最高境界,可眼前遁逃而辱,貌似更甚一籌,連打你都覺得惡心,這是何種的虐心?
  “混賬,鐘山,你別跑~~~~~~~~~~。~。~。~~!”
  古神話撕心裂肺的吼著!
  可鐘山影軀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轉眼沒了行跡。
  空留古神話站在半空中,又是一陣郁悶。
  看著下方眾狼想笑的神情,古神話眼中泛著一股陰冷,最終只能化為一股憤腔道:“走!”
  “呼!”
  一群人轉眼沒了蹤跡。
  “哈哈哈哈!”這時,眾狼妖才大笑起來”,
  待古神話沒了蹤跡,釋天圣境中,才緩緩走出帝玄鎩的身影。
  帝玄鎩一出,萬狼笑聲頓時一止。
  “拜見狼祖!”萬狼恭拜。
  帝玄鎩看著古神話離去的方向,面色一陣陰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