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79 變數

一直以來,鐘山都在好奇,大秦一統東洲,為何一直沒去占領四大部洲。()
  要知道,四大部洲只是東洲的一個疆域,這一個疆域分成四部分,東勝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賀州,北俱蘆洲。
  東勝神州,因為祖龍出世,已經毀去,南瞻部洲因為太一‘冢,之大陣屠圣,也耗盡生機,西牛賀州,原本大雷音寺,也因為搗毀后西牛賀州勢力一蹶不振,拿下輕而易舉。
  而北俱蘆洲,只有一個碧游宮。
  這一個疆域,只有鴻鈞一人。
  贏未動,不是與鴻鈞達成了某種協議,而是根本就動不起。
  這個鴻鈞,太恐怖了!
  贏肯定也清楚鴻鈞的實力,天下第一人,以一人之力,壓服天下!一個分冇身,僅僅一個分冇身就無人可敵,何況本體呢?
  鴻鈞能和天數時賭,自然有著驚人的實力。而與天數對賭,定然不能出絲毫差錯。
  殺了眼前執青萍劍的鴻鈞分冇身?
  鐘山敢肯定,眼前鴻鈞分冇身一死,打亂鴻鈞與天數的對賭,另兩個分冇身必定惱羞成怒的殺過來。甚至還有本體出手。
  和黃帝一起出手?干掉鴻鈞?
  鐘山與鴻鈞,短短兩句話,達成了協議。
  鴻鈞輕輕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轉頭看向那盤古斧。
  “咻!”
  鴻鈞瞬間出現在盤古斧面前。
  “哪里走!”黃帝一聲大喝。
  五帝抓著黑幡,籠罩著大量氣運再度形成大五方天庭陣以黃帝為首,軒轅劍一劍斬來。
  “轟隆隆!”
  鴻鈞已經提起了盤古斧!
  至于遠處的‘盤古手臂,的風水師,根本不敢觸其鋒芒。
  提起盤古斧,鴻鈞轉頭看向軒轅劍,這次,鴻鈞沒有使用青萍劍,而是手執盤古斧,以盤古斧轟然斬下。
  “呼!”
  一條白色天脈轟然沖天。
  “兵之天脈?“鐘山臉色一沉。()
  一直以來,天下人只傳鴻鈞擁有臨之天脈此刻這是?鴻鈞也掌握兵之天脈?
  兵之天脈,執盤古斧,轟然斬下。
  盤古斧VC軒轅劍!
  “轟~。~。~。~~。~。~。~。~~~~!”
  巨響之下,流光四起,結局不言而喻。
  大五方天庭陣被盤古斧轟然斬破,五大天帝爆射而出。
  不僅僅是盤古斧的強悍,更多的原因還是五個黑幡的反抗太激勵,讓五帝一時難以壓制。
  虛空之上,鴻鈞執盤古斧,一副傲臨天下之勢。
  轉頭鴻鈞看向最后一個戰場,鐘天、幻姬、程侯。
  鐘天、幻姬、程侯的戰斗已經近乎停止,因為鴻鈞戰斗的光芒蓋過了一切。
  此刻,程侯的外形,只剩下一條手臂了,極為狼狽。鐘山沒殺死,大崝沒損失,盤古斧沒搶到,反倒是自己弄的狼狽不堪。
  鴻鈞此刻,就看向程侯。
  “幻姬、天兒,退下!”鐘山叫道。
  “嗯!”二人紛紛退下。
  鴻鈞看著程侯,程侯微退,顯然對鴻鈞充滿畏懼。
  而其他天魔們,又撤回了天魔界!
  不過,此刻的天魔,比起來的時候,百不存一!
  三個大自在天魔,那是悲壯無比。
  “你想執盤古斧?”鴻鈞淡淡道。
  程侯:乞……………!”
  “回天魔界去養傷吧過些年,我找你!”鴻鈞淡淡道。
  “呃?”程侯微微一鄂。
  不止程侯,幾乎所有人都充滿好奇,鴻鈞對程侯什么態度?這什么意思?
  “悄!”
  鴻鈞一甩手,程侯的浩大身軀,轟然射入天魔界。“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鴻鈞一聲大喝,手中捏出一竄手印,轟然打出。
  “嘭。~~~。~~~。~。~~~~!”
  一道紫光從鴻鈞面前直射天魔界入口。()
  轟然間,蓋住天魔界!好似再度形成一道兩界隔膜一樣。
  遠處,玄武族、晶族強者,無不張口愕然。
  “天魔界開,生靈涂炭?要以天下蒼生為己任。”
  多少代下來了,這是深刻到眾強神魂深處的信仰,可是,這個信仰被鴻鈞的一串手印徹底打破了。
  鐘山曾對悲青絲說她冰神宮杞人憂天,沒事找事。
  現在的的確確證實了,這不明擺著嗎?
  晶武、玄武族長老們,心中都嘶吼了起來:“什么狗屁生靈涂炭,什么狗屁天下蒼生?大自在天魔在鴻鈞面前,就是個屁!兩界破開?鴻鈞一個手印就封起來了口自己還爭得苦大仇深的?”
  鴻鈞完全顛覆了這些強者的認知,信仰崩塌,一瞬間好似老了很多。難道以前做的全錯了嗎?
  鴻鈞可沒工夫理其它人,看看五方大帝,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鴻鈞深吸口氣,抓著盤古斧瞬間消失不見了。
  走了,鴻鈞要走,誰也攔不住!
  強大的如一座大山壓下,此刻鴻鈞離開,幾乎所有人都是長呼口氣。
  這一役,誰是最大的贏家?
  不是鴻鈞、不是五方大帝、不是鳳凰老母,而是鐘山。
  不是青山比盤古斧強,而是關乎到投入回報的問題。
  哪怕鴻鈞,也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得到盤古斧的。五方大帝更不必說。耗盡心力,最終僅僅得到了五方神幡,這還是鐘山沒跟他們搶的結果。
  至于姬宮涅,雖然得到萬古長青槍,但付出了慘烈的代價。這代價,即便十柄萬古長青槍都換不回來。
  看看鐘山小手背在身后佳人相伴,溫香柔語,一臉輕松,說說話就分的一份大利益。
  上古青山?
  不說鴻鈞最后看鐘山目光變的復雜了起來,就是五方大帝,見奈何不了鴻鈞,也轉頭看向了鐘山。
  不甘啊!
  無論是黃帝、白帝、黑帝,此刻哪個甘心?
  青山歸鐘山?想得美!
  “昂~~。~~~~。!”
  “轟。~~~~。!”
  一聲龍吟,黃帝借助氣運世界中的一朝之力狠狠的壓制住了黑幡,探手,將黑幡丟入氣運世界之中。
  “轟!”“轟!”“轟!”“轟!”
  青帝、赤帝、白帝、黑帝,紛紛壓制了黑幡。
  青山半山腰處。
  五百萬狐族,依舊沉浸在洗禮之中。
  “鐘山,狐祖意志,最多只能再為你出一擊,一旦一擊出手,就………,!”蘇媚娘臉色難看道。
  “就什么?”鐘山問道。
  “就散了!”蘇媚娘搖搖頭道。
  看看眼前五百萬狐族,鐘山輕輕搖搖頭道:“狐祖意志一散狐族將不能再受青山洗禮,所以,狐祖不用再出手了!”
  “可是五帝他們…”……,!”蘇媚娘擔心道。
  “放心,青山是狐祖遺物,該是你們的,誰也奪不走,五帝,交給我就行了,狐族繼續接受狐祖福澤!”鐘山鄭重道。
  蘇媚娘猛的抬頭看向鐘山。
  一直以來蘇媚娘以為鐘山也想得到青山,否則對鴻鈞也不會說‘青山歸我,這句話來,可是,此刻鐘山的話又顛覆了蘇媚娘的猜側。
  鐘山是真心為狐族好?肩扛狐族大業多年,蘇媚娘有著一種深深的疲憊,好累!成為帝王,蘇媚娘將自己當做男兒,支撐青丘狐族,可常年的疲憊,還是讓蘇媚娘想找一個人綺靠。眼前這就是綺靠嗎?“為什么?為什么不要青山?”蘇媚娘神情復雜道。
  “你說呢?”鐘山不置可否。
  咬了咬嘴唇,蘇媚娘聲音弱了很多道:“是因為我嗎?”
  “算是吧!”鐘山笑道,說完看向天上壓制住黑幡的無敵。
  算是吧?蘇媚娘頓時一激,心態瞬間有了復雜的轉變一樣,好一陣復雜后,心中不知為何忽然冒出一個從來沒有過的念頭:“算是吧?什么叫算是吧!混蛋!”
  這個念頭有種嬌嗔之嫌,橫了鐘山一眼,蘇媚娘終究沒有說出來。
  五帝壓制了黑幡,以黃帝為首,一起再度看向鐘山。
  “鐘山!”黃帝沉聲道。
  “軒轅黃帝?有禮了!”鐘山沉聲道。
  “呼!”“呼!”
  鐘天、熒惑,瞬間飛到鐘山身側,兩個圣人好似在給鐘山增勢一般。
  而七十個祖仙,卻是申公豹的調今之下,回了凌霄天庭。
  “大崝天庭?你崛起的還真快!”黃帝沉聲道。
  “天下之勢,容不得不快!”鐘山搖搖頭輕輕道。
  “黃帝,跟他廢什么話,我們有五大天庭隨身,大崝雖強,可哪里比得過我們五人,青山,直接取了就走!”白帝頓時叫了起來。
  在狐界之中,白帝就被鐘山壓的煩躁不已,現在見鐘山摘了大果子,頓時再度煩躁了起來。
  白帝開口,幾乎所有人都看向他,哪怕鐘山,也看了一眼白帝,但也只是淡淡一笑,繼而轉看黃帝,因為這五人,終究以黃帝為主。
  “白帝的話,你聽到了?讓出青山吧!”黃帝沉聲道。
  語氣之中,更多出一股強大的威壓,好似想要在勢上壓制鐘山一般。
  微風吹過,鐘山頭發微微飄逸,踏步,搖搖頭道:“我,要是不給呢?”
  “不給?你以為你有多大能耐?能擋得住我們?兩個圣人?幾十個祖仙?哈哈哈哈,笑話,除非,再有一個你!”白帝頓時冷笑道。
  白帝嘲諷的大笑,令鐘山微微一鄂。繼而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頓時,白帝好似有種不好的感覺,這感覺好似狐界之中有過,當時嘲諷鐘山不能變出一個圣人來,結果鐘山變出來了。難道?
  “哐~~~!”
  凌霄天庭之上,長生殿大門轟然打開。
  “昂~~~~。~~。。~。~~~。~!”
  凌霄天庭氣運金龍一聲咆哮,繼而,在所有人石化的目光之中,從內部再度走出一個帝王,身著九龍袍,頭戴平天冠。
  不是鐘山,是誰?
  又一個鐘山?
  白帝:“…………………!”
  黃帝、黑帝、青帝、赤帝一起看下白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