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54 斬殺天數取而代之

狐界之中,至尊總領十六長老,十六長老分管狐界十六部落狐族,此刻,在十六長老召集下,狐族正在快速聚集,向著狐界出口初始星快速飛去。
  至尊星上。至尊殿,鐘山正和蘇媚娘、蘇柔娘相談。
  “我已經通知下去了,出了狐界,會有人接待,你放心吧,大崝會為你安排好的!”鐘山說道。
  “嗯!”蘇媚娘輕輕點點頭。
  “我就知道你什么事都能做到最好!”蘇柔娘滿意的盯著鐘山道。
  “狐界之源,我已經跟你說過了,外有盤古力場遮住,不過五方大帝昔日追隨狐祖,現在直奔而去,肯定有應付辦法,你要小心!”蘇媚娘輕聲道。
  “放心!”鐘山點點頭。
  “青山,是狐祖埋骨之地,里面也有當年狐祖叱咤天下的重寶,我狐族積弱,是沒可能爭到了,你若是有機會,能爭一寶就多爭一寶吧!”蘇媚娘微微一嘆道。
  “我知道!”鐘山點點頭。
  “給鐘山吧!”蘇柔娘看向蘇媚娘。
  “呃?”鐘山疑惑的看向蘇柔娘。
  蘇媚娘輕輕取出乾坤鼎:“五帝兇悍,每個都是上古至強者,乾坤鼎先借你吧!”
  說話間,蘇媚娘臉色微紅,蘇柔娘卻是一臉喜意,好似根本不在意乾坤鼎一樣。
  “好!”鐘山點點頭。并沒有拒絕。
  收了乾坤鼎,鐘山起身道:“我該去了!”
  “等等!”蘇柔娘忽然叫道。
  “嗯?”
  “狐界之源離這里甚遠,就算祖仙,沒有數日也不可能到達的!不過,我們可以讓你瞬間抵達!”柔娘笑著說道。
  “瞬間,到達?”鐘山意井道。
  “呼!”
  蘇柔娘翻手取出一張黑幡。
  “招妖幡?”鐘山疑惑道。
  “那附近有六座大殿,其中一座是狐祖殿,這招妖幡,這些年我們并沒有研究出什么來,但是,卻發現狐祖殿曾經被狐祖用大法力祭煉過,可以通過招妖幡,將你傳送過去!”柔娘說道。
  “啊?”鐘山頓時臉上一喜。
  果然,鐘山再度體會到了什么叫著磨刀不誤砍柴工,姬宮涅急急的沖去,也未必有自己這么夸張吧。
  “呼!”
  柔娘黑幡一招,頓時大殿中黑氣彌漫。無數妖獸幻影在黑氣中縱橫,繼而一起撞向一點。
  “轟!”
  妖獸幻影消失了,黑氣大殿中陡然出現了一道五彩斑斕的大門。
  “這是時空通道,進去通向狐祖殿!”柔娘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踏步走入其中。
  “轟!”
  大門驟然消失。黑氣被吸入黑幡之中。
  “呼!”“呼!”
  二女頓時一陣氣喘的盤膝而坐。過了半個時辰,二女才再度醒來。
  睜開雙眼,蘇柔娘盯著蘇媚娘,眼睛一眨不眨。
  “怎么了?”蘇媚娘疑惑道。
  “打開擴妖幡的這個時空之門,是要損耗我們一元氣數的,你怎么不生氣…………?”柔娘好奇道。
  蘇媚娘臉色微紅道:“好了,別說這些廢話了,準備離開狐界吧!”
  說完,不給蘇柔娘詢問,開門踏步走了出去。
  蘇柔娘微微一笑,跟著走了出去。
  狐祖殿廣堊場!
  青帝、白帝、黑帝、赤帝,四名大帝看守著一動不能動的昊美麗。
  昊美麗怨氣越來越甚,強大的怨氣,將整個虛空浮島都要沖崩潰了一樣。只有不遠處狐祖殿依舊完好無損,好似被昔日狐祖加持過特殊的秘法一般。
  “好厲害的怨氣!”青帝沉聲道。
  “生死簿的詛咒,居然還有滅絕簿的詛咒,黃帝或許都還不知道,這昊美麗居然得到了詛咒師的兩大神典。”黑帝驚訝道。
  “當年葬家家主憑借一本滅絕簿就讓狐祖殞落,她居然得了兩本。好大的機緣!”青帝深吸口氣道。
  “可惜,可惜修為太低!根本發揮不出詛咒神典的威力!”白帝搖搖頭道。
  對面,昊美麗面目猙獰,眼中更是恨的滴出了血水,不停的詛咒眼前四大天帝。
  怨氣沖天,不過四大天帝早有防備,各自身側光芒大放。阻擋詛咒對自身的侵襲。
  “好厲害的詛咒,雖然對我等沒有大礙,但被這樣不停詛咒,還真是不舒服,我退開一段距離!”赤帝搖搖頭道。
  “嗯,只要守著這狐祖浮島,還有誰能從我們手中搶走昊美麗?況且還是在這人跡罕至的狐界!”黑帝點點頭。
  “但此間最后關頭,絕對不能出意外,將我等浮島招來,圍住狐祖浮島吧!”白帝沉聲道。
  “嗯!”四大天帝點點頭。
  探手一招,除黃帝浮島外,青帝浮島、赤帝浮島、白帝浮島、黑帝浮島,四大浮島快速飛來,在四個方位將狐祖浮島圍在了中央。
  “轟!”
  強大的怨氣,讓狐祖浮島四周黑氣沖天。
  四大天帝飛到了自己原居浮島,一起看守中心怨氣越來越甚的狐祖浮島。
  昊美麗不停詛咒四大天帝,見四大天帝離開,自身依舊不能動,頓時悲上心頭。
  “小金,對不起,我連累你了!”昊美麗痛苦的說道。
  “咳咳!”小金好似重傷,有些虛弱。
  “美麗,你不記得鐘山跟你說的嗎?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我們被抓來,蘇貍肯定稟報了鐘山,鐘山會來救我們的!”小金虛弱道。
  “鐘山就關心他的那些皇后,我不過是個沒人疼的野丫頭!”昊美麗哭泣道。
  “野丫頭,誰說你是野丫頭。”小金龍反駁道。
  “不是嗎,小千世界開始,我一出生,母親就死了,父親也死了,無父無母,孤苦伶仃,小時候我天天笑,那是笑給龍子龍孫看的,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傷心,只有你知道,在遇到老頭子前,我天天躲在屋里哭的,沒人要我,父親留給我的龍族契約,也給老龍王劑奪給了嬴那個大混蛋。沒人要我!好不容易找到先祖玉帝,有了一些姐妹,原來我的悲慘命運都是他設計的,從我的生算計到我的死,我恨他,我恨他!”昊美麗哭泣道。
  “不,你還有我,還有老頭子,還有鐘山關心你啊!你出事,鐘山肯定會來救你的,一定會的!”小金龍搖搖頭道。
  “會嗎?”昊美麗有些不自信道。
  最堅強的外表,往往都藏有最脆弱的心,最霸道的外表下,往往都是藏著最自卑的性格。昊美麗就是如此,從小飽受冷眼,學會偽裝自己,用霸道迎對世界,可內心之中卻是最為脆弱。
  “會的,一定會的!”小金龍簡單道。
  “可是,鐘山根本找不到這里!”
  “鐘山肯定能找到這里的!”小金龍為昊美麗打氣道。
  “可那五個壞蛋,鐘山會不會打不過他們?”
  “你不相信鐘山了嗎?”小金龍說道。
  “我相信!”
  “相信不就行了?”小金龍說道。
  “可是,我怕!”昊美麗搖搖頭,全身有些顫抖的蜷縮。
  “怕什么,你以前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五個壞蛋就嚇著你了?我可不相信!”小金繼續勸道。
  昊美麗咬著嘴唇,全身微微顫抖,全身蜷縮,好似真的很恐懼一般,搖搖頭,不愿多說。
  “美麗,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有什么不能說的?你怕什么?你到底怕什么?”小金繼續追問道。
  “我………………!”昊美麗哭著欲言欲止。
  “連我都不能說嗎?美麗,你到底怕什么?”小金追問道。
  “我怕,我怕鐘山他不會來救我!”
  一句話,好似說去了昊美麗的所有力氣。
  內心的自卑,讓昊美麗在這種情況下,想的不是自己生死,想的是鐘山會不會救自己。
  昊美麗要的不是自己的結果,而是鐘山的一種態度,是每個女人所要的一種態度。
  說到這,小金龍眼睛也紅了起來,昊美麗以往都是一言不合,就咒罵連篇,很多人都認為昊美麗是個極為狠毒之人,殊不知,越是表現的狠毒,內心情感卻是越豐富。
  “會的,鐘山一定會來的!”小金龍自己也有些不確定了。
  同一時間,不遠處狐祖殿忽然發出一聲轟鳴。
  可這轟鳴對于昊美麗來說,根本不會去在意。
  “你怎么知道鐘山會來!”昊美麗依舊自卑道。
  “你要相信,鐘山一定會來的,更能救你脫離他們的魔爪!”小金勸慰道。
  “我不信,我不信,鐘山只會救他的皇后,不會救我的,我不信他會來!我不信!”昊美麗聲嘶力竭的哭喊著。
  小金也跟著哭了起來。
  這一刻,脆弱的心好好似達到了破碎的底線,以一種偏激的反彈爆發出來。一時間,四周怨氣轟然暴漲十倍不止。
  “鐘山他不會來,我不信他會來!”昊美麗哭著喊著。
  就在昊美麗情緒宣泄到極致的時候,背后忽然傳來一個欣喜的聲音。
  “我千山萬水,歷經千劫萬難的來救你,你怎么就不信呢?”
  一個歡喜無比的聲音,一個熟悉至極的聲音,一個口中‘不信,心中‘渴求,的聲音,生生的打斷了昊美麗那滔天怨氣。
  PS:今天爆發,還有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