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47 趙天賜

褒姒、蘇媚圌娘,二女一步不讓的爭吵著。
  兩狐爭鋒,鐘山和姬宮涅終究屬于狐族外人,不便插口,一旦插口反而落得干擾狐族內政的名頭。
  至于隨著鐘山一起進來的五十狐族古仙,雖說是狐族,但是,在狐界之中并不能代表一方勢力。
  狐界十六長老,這些年,相互扶持,各自統掌無數狐族,若是一意孤行,就算不一定全部跟褒姒離開,也會有很多跟隨的。
  蘇媚圌娘雖然是當代至尊,褒姒也是上代至尊,當然,若是在強盛時期,誰也不會聽上一代至尊話的,所謂天無二日,只會承認當代至尊,可現在,褒姒成功策反了一半狐族。
  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今日若讓褒姒帶走了一半狐族,到大千世界后,天下狐族就將有兩個首腦了。
  這個時候,蘇媚圌娘豈能讓?
  “我若是一定要帶他們走呢?”褒姒沉聲道。
  “除非,從我尸體上踏過去!”蘇媚圌娘一點不讓道。
  褒姒面色一沉,一臉冷意的看向蘇媚圌娘。
  褒姒沒有私心,蘇媚圌娘也沒有私心,二女都是為了狐族未來考慮,這時候,誰也不讓,褒姒畢竟曾為狐族至尊,自有傲氣,自然不會與蘇媚圌娘妥協。
  “既是如此,那我就看看,當代至尊,到底有多大能耐!”褒姒沉聲道。
  “誰怕誰啊!”一旁一直不說話的蘇柔娘叫道。
  當然,柔娘和媚圌娘本為一體,自然有說話的資格。
  “至尊,會不會……!”褒姒身后一個紅衣長老叫道。
  “混賬,你對誰叫至尊?”魑魅棋圣怒喝對面那長老。
  “我等為狐族香火考慮,置我狐族于危難之間的蘇媚圌娘,根本沒有資格再做我們至尊,褒姒才是我們至尊!”紅衣長老也爭鋒道。
  頓時,兩方爭論不休!
  “住口!”媚圌娘一聲斷喝。
  四周皆靜!
  蘇媚圌娘看向褒姒道:“你有你的看法,我們有我們的看法,好吧,你若是能夠敗我,我無話可說!”
  “好!”褒姒點點頭。
  “至尊,褒姒成為祖仙多年,而您剛達到祖仙不久…………!”魑魅棋圣擔心道。
  “放心!”蘇媚圌娘搖搖頭道。
  “呼!”
  蘇媚圌娘身后,陡然出現一條尾巴虛影,巨大的尾巴沖天而上。搖晃虛空,一股強大的氣息,頓時將四周的狐族逼開一大段距離。蘇柔娘也是身形一晃,背后陡然出現九條巨大的尾巴虛影,九尾沖天,氣勢非凡。
  “嗡!”
  二女身形一觸,合二為一。
  “轟隆隆!”
  腳下這顆至尊星都是一陣猛烈顫抖一樣。
  蘇媚圌娘二體合一,背后的尾巴陡然增加到了十條之多,十條巨尾,如天網張開,自成一片天地一樣。
  “十尾?狐祖形態?”褒姒面色一沉道。
  這時,跟隨鐘山進來的狐族古仙頓時興奮了起來。
  “十尾?十尾狐?狐祖形態?”
  “狐有十尾,同階無敵?”
  “至尊居然是十尾?”
  ………………………………
  ……………………
  …………
  無數狐族一陣激動,都聽聞褒姒的強大,對于至尊,眾狐族還帶著一股擔心,可現在看到至尊居然是十尾,頓時,誰也不再擔心。狐族有傳說,十尾狐族,同階無敵。
  同階無敵,就算比褒姒境界差出很多,但這十尾一出,差距頓時縮小無數。
  另一邊,姬宮涅雙眼一瞇,深吸了口氣。
  “褒姒!”姬宮涅淡淡道。
  “嗯?”褒姒看向姬宮涅。
  “你我夫妻一體,伏羲女媧之物,山河社稷圖,我給你用!”姬宮涅沉聲道。
  姬宮涅頓時取出山河社稷圖。
  山河社稷圖一出,一股浩大的氣息逼向四方。
  無數強者頓時飛出至尊星,好似被山河社稷圖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一樣。
  “姬宮涅,這是我狐族之事,你憑什么插手!”魑魅棋圣頓時怒叫道。
  “褒姒是我妻子,我的東西,就是她的東西!她用自己的東西戰斗,我何時插手了?”姬宮涅淡笑道。
  姬宮涅一說,追隨蘇媚圌娘的狐族一陣氣惱,而追隨褒姒的狐族卻不以為異。
  “嗯!”褒姒點點頭,沒有拒絕。
  手執山河社稷圖,褒姒踏步飛出至尊星,飛上星空。
  “哼,女媧之寶?以為就你們才有?”蘇媚圌娘冷聲道。
  顯然,這語氣還是源于蘇柔娘,只見蘇媚圌娘掌心,陡然出現一個青色小鼎。
  正是女媧娘娘的乾坤鼎。
  就要將乾坤鼎放大之際,鐘山忽然眉頭一挑:“媚圌娘、柔娘!”
  “嗯?”蘇媚圌娘疑惑的看向鐘山。
  群狐也看向鐘山,姬宮涅也冷笑的看向鐘山。
  “既然姬宮涅借了褒姒一寶,我也借你一寶,我寶若不敵,再用你手中的吧!”鐘山說道。
  “呃?”蘇媚圌娘微微一鄂。鐘山什么意思?“鐘山,你干什么?你要插手狐族之事?”姬宮涅冷聲道。
  “怎么,允許你借寶,就不允許我借寶?”鐘山一點不讓道。
  “褒姒是我妻子!我自然可以借!”姬宮涅冷聲道。
  妻子,有著這層關系,姬宮涅可以名正言順的借寶,可你鐘山什么意思?
  頓時很多狐族都皺眉的看向鐘山,雖說鐘山、姬宮涅都借寶很公平,但從性質上來說,姬宮涅是褒姒丈夫,這說得過去,鐘山就…………。
  “她是我女人!我自然也可以借!”鐘山也很直接道。
  “呃?”姬宮涅微微一鄂。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四方群狐也有些懵了,真的假的?就是魑魅棋圣,此刻也差點眼珠子瞪出來,至尊什么時候…………。
  而蘇媚圌娘頓時臉色一紅,一臉羞憤道:“混圌蛋,誰是你女人!”
  當然,此刻二女合一,并非蘇媚圌娘一人意志了,有著蘇柔娘的意志,這份反駁就顯得一陣無力了。
  “狐族大事要緊,不要拘泥小節了!”鐘山小聲的對著蘇媚圌娘說道。
  大事要緊,不要拘泥小節?蘇媚圌娘頓時臉上一紅,不再反駁,只是狠狠的瞪了鐘山一眼,可這一眼似羞似怒,根本沒有絲毫殺氣,有的更多是一種嫵媚。
  這時,任誰都看出了鐘山和蘇媚圌娘的確有著不可告人之密。
  姬宮涅還能說什么呢?略微無語!
  魑魅棋圣等一眾長老,原本還有些氣憤,畢竟鐘山這是平白污了至尊清白,可現在見二人‘柔情蜜圌意’的樣子,頓時氣憤全消,原本就是事實,自己怒個什么勁,難怪當初狐界開啟時,鐘山會專程來援,甚至將招妖幡都給至尊的,原來…………。
  同時,一眾‘主戰派’的長老們都露出了一絲笑容,與大崝結盟,此刻看來更加可靠了一些。
  星空之上,褒姒冷冷的看著蘇媚圌娘。
  “原來如此,難怪你如此擁戴大崝!”褒姒沉聲道。
  蘇媚圌娘抬頭望天道:“你不是一樣擁護大周?”
  星空之上,褒姒手中山河社稷圖一展,頓時,無數山川、河流填入星空,好似將那一方天地都填滿了一般。
  一股浩大的氣息壓下,如圣人壓頂,讓四方星辰都被強大的氣勢逼開了。
  “此乃山河社稷圖,納天地山川,可鎮天下氣運!我已祭煉多年,而你呢?第一次用鐘山之寶,可操之?”褒姒淡淡道。
  蘇媚圌娘手執乾坤鼎,正要說什么。
  “此鼎甚重!不可輕示!”鐘山小聲道。
  “嗯?”蘇媚圌娘轉頭,略微驚訝的看向鐘山。
  乾坤鼎,圣人法寶,原為青丘之物,天下皆知,就是褒姒、蘇媚圌娘以前也只知這么多,可,直到蘇媚圌娘祭煉的這些日子才發現,乾坤鼎并非那么簡單。
  后來,漸漸的才感覺到它的真正身份,九洲艮鼎,這也是蘇媚圌娘最大的秘密,可是,鐘山那話什么意思?鐘山知道?怎么可能?
  鐘山知道,還是因為紫熏,紫熏曾對暗皇說過,乾坤鼎就是九洲艮鼎,九洲神鼎,天地靈物,可鎮天下。因此,鐘山不想太早暴露。
  鐘山給了蘇媚圌娘一個肯定的眼神,蘇媚圌娘皺皺眉頭,只能頹然接受了鐘山的要求。
  “可是,你的法寶,我來不及祭煉!”蘇媚圌娘擔心道。
  “我借你的法寶,不需要祭煉!只要我允許,你可以隨意操縱!”鐘山說道。
  四周眾狐一陣茫然,世上還有這種法寶?
  探手,鐘山也取出一張圖。
  “這是…………!”蘇媚圌娘眼睛一亮。因為這東西,當初蘇柔娘見過。而且當時蘇柔娘和蘇阿佛都是羨慕的不得了。
  “帝王圖!”鐘山遞過帝王圖。
  一旁姬宮涅凝眉看向帝王圖。因為這個法寶,好像鐘山從來沒用過啊,不對,用過一次,但那時鐘山修為太弱,收集的資料并不全面,昔日鐘山在太初圣庭為質,有人刺殺鐘山,遠處射箭要將鐘山一箭斃命,結果,箭到近前,被一張圖反射了回去,就是它?
  “這,怎么用?”蘇媚圌娘皺眉道。
  “天地萬物,只要你開口,要什么就有什么!”鐘山說道。
  蘇媚圌娘:“……………………!”
  姬宮涅:“……………………!”
  無數狐族:“………………!”
  要什么就有什么?怎么可能?
  PS:今日爆發,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