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3 天下第一鴻鈞

什么?太一眼睛一橫鐘山。
  “你還是快帶他們走吧,太有傷風化了”鐘山不無羞辱道。
  太一:“……………………!”
  “哈哈哈哈!”四方傳來強有力的朗笑聲。
  的確,這一幕看起來太不雅了,特別是太一的魔音貫耳,人尊和鬼車身體一陣抖動,看起來就更是那么回事了!
  也許這一幕看的人們還一陣糾結,一陣古怪,可鐘山一句有傷風化卻是點睛之筆,頓時讓場面充滿了一股喜氣的意味。
  這已經脫了喜感的范疇!
  四方強者頓時沒忍住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人們或許沒有多大嘲諷之意,僅僅只是一種歡樂的笑聲,可,這笑聲加注在梟雄太一身上,意味就不同了。
  何時,太一被如此辱笑過?
  太一憤恨無比的盯向鐘山,眼中冒出猛烈的殺氣。
  鐘山臉色一肅,并沒有絲毫畏懼,更多的卻是一種反擊意味,太一帶來南洪諸雄如此沖殺大崝丶本來就是一大仇,并不需要再給他們好臉色。
  雖然鐘山不懼太一,但也明白此剩肯定奈何不了太一。
  與其讓他們這么便宜的走了,還不如惡心一下他們,最少讓他永遠記住此次的慘痛教訓!
  “鐘山!”太一狠狠道。
  “我北洪天下的百姓,可是全看著呢!‘丶鐘山淡淡道。
  北洪天下百姓,全看著?
  頓時,太一想起來了,貌似凌霄天庭四方的一舉一動,鐘山都沒有絲毫隱礴,北洲天下盡知?
  就這小范圍看到,或許還不算什么,畢竟天下太大了,傳播也不可能那么猛烈,或許要不了多久就淡化了。
  可是,天下九淵,有一洲的人都看到了?
  明顯的很快就能傳動天下!
  有傷風化?太一想想都氣的一陣臉紅。
  低頭看向下方還在抖動中的人尊和鬼車,臉上一怒,探手就要一掌打去。
  “呼”
  遠處6壓快一招手,搶在太一出手前收起了人尊和鬼車,二人驟然消失。
  “父親”6壓看向太一,輕輕搖搖頭。
  看到6壓的神情,太一瞬間冷靜了下來。差點就動手滅了他們?
  好險,這要真的動手了,死的可不僅僅是兩個臣子,而是南淵大批臣子的心。
  深吸口氣,太一調整了情緒,轉而一臉煞氣的看了一眼鐘山。
  “北淵天帝?哼!”太一一聲冷哼。
  說完,太一再度一掌揮向白霧籠罩的風水大陣。
  “當~~~~~~~~~~~~~~~~~~~!”
  內部轟然傳來一陣鐘鳴之聲。
  強大的聲bo,轟然震散白霧環境。
  人們驟然看到了一絲內部之景,五十個太陽,陷入黑色的幽泉之中,越來越暗淡一般。
  “嘭”
  風水大陣轟然破開。
  太陽消失了,幽府轉輪殿也消失了,繼而變作幾十個祖仙境強者,涇渭分明的分在兩邊,大崝祖仙,南談祖仙,盡皆有數人死亡一樣。
  “走~~~~~~~~~~~~~~~~~~~!”
  太一叫道。
  凌霄天庭之處,太一的金烏帝車飛了出來,一群人浩浩dangdang的向著南方飛去了。
  鐘山沒有攔,也明白攔下所要hua費的代價有多恐怖,更重要的一點,州洲晉級,此截更應該穩定北州天下!
  這一剩,大崝的輝煌足夠引納無數強者加入大崝,這是最黃金的時刻,所有強者心中都留下了大崝不敗的印象,若是因為攔太一,留下一絲失敗的印象,那就得不償失了。
  太一、6壓、贏、鬼谷子、天道子、天咒子,盡皆離去了。
  大宴諸雄,死的死,走的走了。
  活著留下的大多都在鐘山面前,卻唯獨少了一個人。
  帝玄鎩!
  帝玄鎩呢?洲才不是和太一戰斗的嗎?
  鐘山猛的一抬頭。
  “轟隆隆~~~~~~~~~~~~~~~~~~~!”
  星空之上,一處巨大的黑dong,無數星辰被黑dong絞碎,可黑dong中,只有帝玄鎩一個人。
  帝玄鎩一個人?他一個人不下來,nong那么大動靜干什么?
  “不好!”鐘山臉色一沉。
  “牟”
  鐘山瞬間射入星空之上。
  鐘山沖天而上,鐘天也緊隨而來。
  玄元、劍傲、孔宣等人都抬頭望天,一個個眉頭微鎖,但誰也沒有追過去。
  “轟”
  鐘山很快沖入帝玄鎩所在的黑dong。
  蘋玄鎩雙手抱頭,一臉痛苦之色,身形瘋狂扭動,強大的殺氣刺破虛空。
  “啊~~~~~~~~~~~~~又”丶
  “啊~~~~~~~~~~~~~~!“
  帝玄鎩一個人,卻出兩個人的聲音,而且是重音。
  “父親,帝玄鎩怎么了?”鐘天馬上擔心的問道。鐘山面我難看道”帝釋天,是帝釋天,我早該想到的!
  “帝徑天?先前不是看帝玄鎩好好的嗎?看那樣子,好像完全壓制了帝徑天,甚至好像已經抹去了帝徑天的意志了!為何會變成這樣”鐘天不理解道。
  “帝婷天?九千歹年前就叱咤天下,這次回歸,更是得天地恩賜,帝玄鎩意志強大,帝釋天就弱了嗎?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抹去。”鐘山臉色陰沉道。
  “那?“
  “帝徑天示弱,此次幫助我立天庭,帝玄鎩愿意,帝徑天也愿意,這股念頭也騙過了帝玄鎩的意志。”
  “帝釋天也愿意?為什么?”
  “因為帝玄鎩。”
  “帝玄鎩?”
  “帝玄鎩心中,依舊保持著大崝國獸至尊的意志,這次助大崝,是帝玄鎩的一種執念,帝徑天,就是要讓帝玄鎩徑放這股執念,一旦釋放了執念,抵擋帝釋天的那股心理壁壘就會變弱,就會被帝釋天乘虛而入!“
  “父親成就了天帝,帝玄鎩的心防也徹底給帝徑天攻破了?”鐘天臉色難看道。
  “是的!”鐘山臉色1ù出一股真急。
  “那怎么辦?”鐘天焦急道。
  “帝玄鎩,想想仙仙,仙仙正在等著你,想想仙仙的哭泣”鐘山叫道。
  “吼~~~~~~~~~~~~~~~~~~~”
  帝玄鎩抱頭,一陣痛苦的狂吼,眼中更是溢出了一絲痛苦的晶瑩,不過,很快就干了。
  “想想仙仙,他會殺了仙仙的”鐘山再度叫道。
  “吼~~~~~~~~~~~~~~~~~~~!”
  帝玄鎩仰天長吼,星空之上,一道月華從遠處月亮直沖而來。
  “毒”
  月華狠狠的沖擊在了帝玄鎩的身上
  “嗡!”
  帝玄鎩一陣輕顫,繼而臉色變的安詳了起來。
  鐘山和鐘天同時凝神以待。安詳?帝玄鎩、帝釋天爭鋒的結果出來了?
  “嗡!“
  帝玄鎩雙目一開,一股強烈的煞氣直沖而出,直對鐘山而來。
  “嘭”
  好似一股微風吹過,鐘山衣服一陣輕擺。
  鐘山臉色并不好看,因為帝玄鎩的瞳孔,呈現了斷刀之狀。
  “帝徑天?“鐘山語氣森冷道。
  帝玄鎩1ù出一絲邪笑:“州幫你立了天庭,怎么,轉眼對我就這么大殺氣?”
  “帝玄鎩如何了?”鐘山沉聲道。
  “你說呢?”帝玄鎩邪邪一笑道。
  “帝玄鎩抹不去你,你也肯定抹不去帝玄鎩,只是你的意志暫時主導而已!”鐘山冷聲道。
  “不錯,鐘山?你也是好大的能耐,激帝玄鎩的意志高昂到能將我壓制,帝王,不愧為帝王心術,可惜,我還是贏了,并且,為了不讓他的意志反彈,我犧牲一點,將名字也徹底更換了,就叫帝玄鎩,我以后就叫帝玄鎩!哈哈哈哈,“……帝玄鎩朗笑道。
  “父親?”鐘天不知怎么辦為好。
  帝釋天,不但強大,而且太狡猾了!
  鐘山死死的盯著帝玄鎩,看了一會以后道:“拿下!“
  “昂~~~~~~~~~~~~~又~~~~~”
  隨著鐘山一聲,拿下,!凌霄天庭的氣運金龍再度一聲咆哮。一條十九爪氣運金龍轟然沖入鐘山身體。
  探手一掌,鐘山打向帝玄鎩!
  “哈!”帝玄鎩一聲朗笑。探手一掌反擊,一只巨型狼爪乍現。
  “轟~~~~~~~~~~~~~~~~~~~!”
  虛空炸碎,無量星辰吸入其中。
  鐘天在一旁正要協助,可帝玄鎩根本沒有全力出手,身形一竄,射向遠方。
  “鐘山,你就是這樣待你恩人的?哈哈哈哈哈~~~~~~~~~~~~!”
  帝玄鎩遠處朗聲大笑,大笑之中有嘲諷,有慶幸。嘲諷此庇的鐘山根本不可能擒拿下自己,慶幸的是,終于峰會路轉,壓制住了帝玄鎩的意志。
  “父親!”鐘天一臉擔心。
  鐘山僅僅打了一掌,就不再出手,帝玄鎩的強大,鐘山見識了,而且他還只有一個人,根本攔之不住,再動手,只會讓帝徑天的意志越強大。
  見鐘山不再出手,遠處帝玄鎩一陣冷笑,顯然知道鐘山明白了,這個帝王不好糊nong啊!
  “既是如此,那就后會有期”帝玄鎩眼中1ù出一絲邪笑道。
  牟笑?看到那肆虐邪氣的笑容,鐘山明白此事不會善了了,他對帝仙仙還沒死心!
  “呼!”
  帝玄鎩踏步射向西南方向,轉眼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鐘山沒攔,也攔不住,帝玄鎩,畢竟是那個連月亮也能拉扯的絕世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