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32 烽火散連天為搏美人笑

陽間,凌霄天庭之外。
  鐘山探手招來此役大戰的引子,那一口潔白的大棺材!
  棺材打開,棺材口正對熒惑。
  棺口大開,四方飛下來的梟雄身形微微一停。一起看向鐘山。
  北洲各大城池的百姓,原本高呼天帝萬萬歲的,此刻也忽然屏住了呼吸。
  棺材口,對著熒惑?天帝要干嘛?
  天道子、天咒子、陸壓等人,無不雙眼一瞇。
  對面可是圣人?雖然明白屠殺此刻的熒惑并非難事,可還是有很多人有種異樣的感覺。
  “天帝?”鬼谷子小聲叫道。
  鬼谷子的天帝,自然是嬴。
  嬴看著鐘山手中打開了的棺材,雙眼微微一凝。
  “鐘山居然接觸過鎮世銅棺!”嬴沉聲道。
  嬴看向鐘山的目光變的復雜了起來。
  熒惑盯著鐘山,眼中越發復雜,階下囚?現在生死居然捏在鐘山手中?
  “呼!”
  鐘山探手一拋,棺材驟然飛入圣獄之中。
  “轟!”
  圣獄的兩千天道,各自給棺材補充大量能量,繼而,棺材越來越大,甚至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逼得四周虛空一陣搖晃。
  在里面,熒惑好似根本無法反抗一樣,露出一絲難看的苦笑。
  “呼!”
  棺材將熒惑吞入其中。
  “轟~~~~~~~~~~~~~~~~~~~!”
  棺材蓋轟然合上。
  “轟隆隆!”
  天罰之眼四周雷光一閃,繼而,兩千天道、天罰之眼以及棺材全部消失不見了。好似從來沒有過一樣。
  北洲各大城池,看著頭頂上空的畫面,幾乎所有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
  “大葬活人?”
  “大葬活人?那是圣人啊?”
  “天帝將熒惑封入棺材,要葬了?”
  ……………………………………
  …………………………
  …………
  四方盡皆驚呼之聲。
  畢竟,這種場面不常見,不,從來沒見過,誰能想到圣王什么意思?
  葬熒惑?大葬活圣人?
  北洲天下盡是不理解之聲。不理解,不止百姓不理解,遠處陸壓、天咒子等人也是不理解。
  只有嬴、天道子、鬼谷子,此刻無不凝重的看了看鐘山。
  將熒惑封于棺材!眾梟雄也從震撼中恢復了過來。
  “嘭~~~~~~~~~~~!”
  天道子帶著天咒子,轟然射入尸家重地大陣之處。
  “轟~~~~~~~~~~~~~~~~~~~!”
  大陣之中,黑氣四散而開,強大的尸家重地大陣應聲而破。
  瞬間暴露出內部的景色。
  群雄爭鋒,此刻也涇渭分明的站在兩邊。
  天家死了六個祖仙,大崝圣庭,也死了五個祖仙,其它人各自有傷在身,顯然先前的戰斗極為兇猛。
  “家主!”剩下的天家祖仙,帶著傷勢對著天道子一陣恭拜。
  天道子踏著白云,頭頂翎子一陣跳動,一臉陰沉的看向對面大崝的一群人。
  大崝一群祖仙,為首的是三個人。
  尸先生、申公豹與孔宣!
  “孔家主,別來無恙啊!”天道子淡聲道。眼中戾氣一現。
  “天家主?你終于從籠中出來了!”孔宣也一點不客氣道。
  繞了繞黑色的翎子,天道子眼中閃過一絲冷光,繼而看向尸先生和申公豹。
  “尸家重地,葬甲天下?若是讓葬家先賢知道此陣淪落至此,不知會如何做想!”天道子淡淡道。
  尸先生瞳孔猛地一縮!
  “走~~~~~~~~~~~~~~~~~~~!”
  天道子一聲大喝,調頭,向南飛去。
  “是!”天家祖仙們應聲道。
  天道子已然與鐘山樹敵,此刻自然不會留下來祝賀鐘山,況且想要再攻大崝,也絕對不可能了!
  天道子帶著天家之人離去。
  另一邊,嬴、鬼谷子也飛了下來。
  不過,嬴和鬼谷子落在的卻是風水大陣之上。
  嬴探手一招。
  “呼!”
  白霧環境之中,忽然飛出來兩個身影。
  正是大陣中的肥哥和竹竿,二人各自手中抓著一套衣裳,甚至,肥哥手中還拿著兩條內褲。一臉的猥瑣。
  竹竿拿的少,不過他另一只手卻抓著一支毛筆。
  “耶、耶?”竹竿驚叫道。
  “閉嘴,我們被哪個圣人老爺抓住了,不想死,就趕快說好話!”肥哥頓時叫道。
  “嗡!”
  二人頓時到了嬴和鬼谷子面前。
  “英雄,你就放了我吧!我們可是良民!”肥哥率先叫了起來。
  “我們是小人物,不用這么認真吧!”竹竿也叫了起來。
  二人雖然做事憨了點,可畢竟知道這里的人得罪不得,而這種探手就將自己拿捏的強者,更是得罪不得。
  “英雄,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未過門媳婦肚子里的小肥哥要養,你就大發慈悲,放了我們吧!”肥哥馬上哭嚎道。
  “八十老母?你母親還真年輕啊!”一旁鬼谷子笑了起來。
  “呃?”肥哥和竹竿微微一鄂。
  八十老母,貌似在修者眼中的確很年輕啊。
  肥哥假惺惺的擦去眼淚,一臉‘崇拜’道:“你貴姓啊!”
  “你可以叫我鬼谷子,這位是大秦,嬴!”鬼谷子說道。
  “淫?”竹竿疑惑道。
  “大秦?嬴政?你是秦始皇?”肥哥思維一跳,驚訝道。
  “哦?”嬴淡淡的看向肥哥。
  可這一聲‘哦’,卻讓肥哥、竹竿認定了他。
  二人對秦始皇也不怎么了解,但誰沒有聽說過?就知道古代有個秦始皇。非常厲害。
  到了大千世界,連孔老二都聽過了,大秦的就肯定是秦始皇了。
  “真的是秦始皇?我叫竹竿!”竹竿馬上自我解釋道。
  “我叫肥哥,秦始皇,我們是老鄉啊,真的,我還看過你的電影,那個什么火燒什么宮的,我們以前都是地球的。”肥哥頓時歡喜了起來。
  “是啊,我們是老鄉!”竹竿也叫了起來。
  遠處,陸壓飛了過來,準備介入風水大陣,可到了近前,聽到嬴與二人的對話,頓時一陣惡寒。
  這兩土鱉什么人?跟嬴攀關系?還老鄉?看過嬴的‘殿硬’?那是什么東西?不想活了?
  可,事實卻又是出乎陸壓意料。
  “你們是柏皇的弟子?”嬴淡淡道。
  “呃,你怎么知道?”竹竿驚訝道。
  “他是秦始皇,能不知道嗎?”肥哥在一旁拍馬屁道。
  “既是如此,先生,你就捎上他吧!”嬴淡淡道。
  “嗯!”鬼谷子點點頭。
  遠處,鐘山也目光轉向了這邊。
  鐘山也看到了肥哥和竹竿二人。看到二人猥瑣的樣子,鐘山眉頭一挑。
  肥哥和竹竿也看向鐘山。
  不過,三人并不相識!畢竟到大千世界,都各有偶然性。
  但,鐘山聽到了二人的話,秦始皇?老鄉?電影?地球?
  聽到這,鐘山豈能不知他們的來歷?
  鐘山眼中一亮,但,卻克制了行動,裝著并不認識二人。
  看了一眼下方風水大陣,鐘山目光透過大陣看到了內部,剛好看到了一些令鐘山面部微微抽動的畫面。繼而又看向二人。
  “鐘山,告辭!”嬴叫道。
  “轟隆隆!”
  凌霄天庭之上,嬴的依仗飛了出來。
  “嗯!”鐘山點點頭。
  轉而,鐘山看向肥哥和竹竿道:“二位!”
  “呃?”肥哥和竹竿一起看向鐘山。
  “雖然二位是無心之舉,但還是多謝二位,這些仙器、仙丹、仙果,算是略表心意!”鐘山對著二人說道。
  大袖一甩,十件仙器飛出,十瓶仙丹飛出、大量仙果飛向遠處二人。
  “哇,蟠桃?那是人參果!嘖嘖嘖嘖,好東西啊!”竹竿興奮的抱著果子驚喜連連。
  “發財了,發財了!”肥哥也興奮無比的叫道。
  嬴在一旁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最終上了龍車。
  “走了!”嬴淡淡道。
  “是!”依仗隊應聲道。
  龍嘯一起,嬴的依仗向東而去。
  肥哥、竹竿也被鬼谷子帶走了。
  “多謝,多謝那個皇帝!”肥哥對著鐘山方向喊了起來。
  “多謝,下次我還來!”竹竿也興奮的喊著。
  漸漸的,肥哥、竹竿看不到鐘山了。
  歡喜無限的收起鐘山投來的一大堆寶貝,二人滿臉油光。
  “那個,秦始皇,我們想回村里,有沒有辦法?”肥哥小聲的對著龍車問道。
  -------------------------------------------------------
  嬴離開了。
  星空之上,太一也落了下來。
  “嘭~~~~~~~~~~~~~~~~~~~!”
  太一大袖一甩,轟然間破開風水大陣的一部分,暴露出內部之景。
  “人尊,鬼車~~~~~~~~~~~~~~~~~~~!”太一一臉羞憤的怒叫道。
  所有人望去,大陣中心,一個浮臺之上,人尊、鬼車光著身子,極為不雅的疊在一起,連內褲也被扒去了,在人尊光滑的后背之上,畫著一只極為丑陋的小烏龜。
  場面極為火爆,同樣,這一幕吸引了在場了所有強者。
  “兩個廢物,還不醒來!”太一眼睛一瞪,怒叫道。
  怒叫之際,魔音直沖二人腦海。
  “嗡!”
  二人未醒,只是身體在魔音之下一陣抖動,看起來極為的不雅!
  “太一!”鐘山叫道。
  鐘山面部微微抽動,好似想笑一般。
  “什么?”太一眼睛一橫鐘山。
  “你還是快帶他們走吧,太有傷風化了!”鐘山不無羞辱道。
  太一:“……………………!”
  “哈哈哈哈!”四方傳來強有力的朗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