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27 盤古斧

春雷主‘生”春雷一響,萬物復舒,天地生機現!
  冬雷主‘死”冬雷陣陣,天火焚世,萬惡雷中滅!
  雷,處‘生死,之間,修者奪天地之造化,逆天而行,天雷主‘死”焚盡萬物,修者懼怕。萬物順天而為,天雷凈化虛空,布灑雨露,引天地萬象,恩澤天下。
  程侯不但參悟了雷的‘死”也參悟了雷的‘生”
  大道一出,天地盡為紫色。
  生死大道!通天徹地,一股天威之震懾,直逼四方強者心中。
  天魔大道為次,此生死大道才是程侯主修之道。
  程侯大道出,一圈圈雷暴蕩向四面A方,蕩出黑洞,破碎無限虛空,生死大道的威勢,甚至一時間蓋過了鐘山身化的兩百萬里長的十九爪黃金真龍。
  程侯身合大道,融入生死大道之中。
  鐘山甩尾而至,可生死大道之中也陡然間伸出一只浩大的手掌,有十萬里之長,手掌伸出,轟然間打向龍尾。
  “啪!”
  龍尾被打了出去,而程使用大道催化而出的手掌也轟然破碎。
  鐘山龍頭一昂,向著生死大道沖去,龍頭之力有多強,先前所有人都見識過了,大禹九鼎都鎮不住他的龍頭。
  “轟隆隆!”
  生死大道一陣巨響,雷電彌漫虛空,可惜,對真龍根本沒有影響,打在真龍身上,甚至有很多都被真龍吸收了。
  正如鐘山先前所說,鐘山本身就是雷系體質,對雷,有著很大的免疫。
  雷電不行,內部再度伸出一對手掌,兩只十萬里長的手掌,向著龍頭壓去。
  “轟!”
  雙掌壓在了龍頭之上。
  “昂~~~~~~~~~~~~~~~~~!”
  “轟~~~~~~~~~~~~~~~~~!”
  真無一聲怒吟,強大的力量轟然撞散了那一對手掌,從那手掌之中,鐘山感受到了生死兩種感覺。還沒結束,強大的震蕩,讓生死大道一陣搖晃。
  不過,鐘山沒有一點自得,反而越發小心,因為,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到程侯的極限,他,還有多強?
  “程侯到現在還沒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不愧為天下第一圣人!”星空中的天咒子皺眉道。
  “程侯!”天道子雙眼微瞇道。
  “家主,這程侯到底什么修為?”天咒子好奇道。
  “祖仙十一重天,而且無限接近十二重天了!”天道子沉聲道。
  “可”,……”,!”天咒子一陣皺眉。
  “這個程侯,天賦果然超群!”贏淡淡的贊道。
  “在鐘山主場,不調用天地大勢之力,程侯不是鐘山對手!不知道還有沒有后手了。”鬼谷子沉聲道。
  “調了,終于調了!”天咒子長呼口氣道。
  “嘭!”“嘭!”“嘭!”…………——
  眾梟雄身后,星空之中,無數星辰炸碎,別的圣人調動天地大勢之力,最多讓星空黯淡而已,而程侯的調動,卻是將星辰的力量抽了干凈,一點不留,全部抽了過來。
  “嘭~~~~~~~~~~~~~~~~~!”
  生死大道,轟然暴漲十倍不止!
  大道之中,程侯再度伸出兩個手掌,每個手掌有三十萬里之大,兩個浩大的手掌蓋向真龍的龍頭。
  “轟~~~~~~~~~~~~~~~~~~~~~~~~~~~~!”
  這一次,程侯的大道不再顫動,反而是鐘山的龍頭,龍頭被死死的擋了下來,甚至,想要卡住龍頭,讓龍頭無法動彈。
  “轟隆隆!”
  龍頭頂在程使用大道虛化的手掌之處,龍身翻騰不止。
  天下百姓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怎么會?程侯怎么這么強?”
  “大禹九鼎,圣王也能撞碎,這一對手掌,怎么會這么強大?”
  “不可能的,圣王不能輸!”
  北洲盡是焦呼之聲。
  “嘭!”
  龍頭脫離了程侯的那一對手掌。
  飛在虛空,真龍怒目瞪向程侯。
  “終于到你極限了!”真龍忽然發出了人聲。
  “鐘山?你是第一個逼我這么認真動手的,就算你馬上殞落,你也必將永載史冊了!”生死大道中,傳來程侯的聲音。
  “誰生誰死還不一定!”真龍冷聲道。
  “哦?”程侯冷聲道。
  而星空上的贏、天道子卻是神色一凝。
  死死的看向鐘山。
  “劍傲,玄元!”真龍一聲高喝!
  “轟!”
  遠處一個黑洞,轟然填補了起來。
  黑洞填補,暴露出里面五個身影。
  手執青銅長劍的劍傲,三個手執第一拂塵的玄元,還有一個圣人熒惑。
  劍傲、玄元的衣服,都有了一些破損,二人微微一顫之際,衣服全部恢復如初,而另一個熒惑圣人,此刻一臉的憋怒。
  自己堂堂圣人,甚至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居然被兩個祖仙攔住了?只有兩個人?
  雖然二人也沒有討到好處,甚至,還遭到自己重創,可自己是圣人啊,調動天地大勢之力的強大存在,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的!
  “看守四方,以防程侯遁逃!”鐘山一聲大喝。
  “好!”二人同時應道。
  “咻!”
  二人化為四道流光,射向四面八方,將鐘山、程侯所在包裹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幾乎所有人都是眉頭一挑,什么情況?劍傲、玄元放著熒惑不管,來幫鐘山?
  那熒惑會傻傻的觀戰嗎?絕對不可能!
  “哈哈哈哈哈,鐘山,你是被我拍瘋了吧!”程侯朗聲笑道。
  不止程侯不可思議,遠處熒惑也不可思議,就這么調走了劍傲和玄元?
  四方圍觀的強者,無不同樣的心思。不理解。
  星空之上,贏眉頭皺了起來,天道子也越發凝重。
  “鐘山要干什么?他這樣,根本就是自尋死路啊,一個程侯都對付不了,難道他還想兩個一起對付?”天咒子不理解道。
  “不錯,應該是這樣!”贏吸了口氣道。
  “什么?”天咒子依舊不信的問道。
  “鐘山的確要同斗兩圣人,看來,先前所說的屠圣,并非妄言!”天道子凝重道。
  “家主,我還是有些不明白!”天咒子搖搖頭道。
  “先前的戰局,只能拼個兩敗俱傷,熒惑隨時可逃,鐘山就算全力出手,程侯不敵,拼著重傷,也能逃!可現在,鐘山卻是將他們的后路封死了!”天道子沉聲道。
  “鐘山要下重手了!”贏沉聲道。
  “嘶~~~~~~~!”天咒子一陣抽氣,終于明白了鐘山的布置,劍傲、玄羌的飛離,是為了不讓程侯敗北遁逃。
  鐘山有那么大把握?
  天咒子不信,獨斗兩圣人!怎么可能的事情?
  天咒子不知道的是,鐘山不是獨斗兩圣,加上陰間,鐘山此刻準備獨斗三個圣人。
  同戰三圣人?而且硬碰硬的戰,此役,天下人還被鐘山蒙在鼓里,此役過后,鐘山兇名必震懾陰陽兩界。
  熒惑看了看鐘山,冷冷一笑道:“可笑,程侯你都斗不過,還想斗兩個圣人?”
  “昂!”
  真龍龍目一凝,鐘山看向熒惑!
  “天條,圣獄~~~~~~~~~~~~~~~~~!”
  “轟隆隆~~~~~~~~~~~~~~~~~!”
  隨著真龍一聲巨吼,天地間陡然響徹浩大的聲音,雷電,無窮無盡的雷電匯聚,在熒惑上空之中,陡然出現了一片延伸到無限遠處的黑云。
  黑云一出,一股天威的氣息從天而降。
  下方被覆蓋的強者們,無不心中一陣驚慌。
  “什么東西?”
  “那是什么?”
  “黑云中冇央有條裂縫,裂縫開了,開了!”
  “鐘山說,這叫什么,天條,圣獄?”
  四方強者一陣驚呼。
  “嗡~~~~~~~。~~~~~~~~~!”
  黑云裂縫大開,裂縫中心,是一只不敢對視的紫色瞳孔。
  遮天的瞳孔一出,一種震顫神魂的感覺,讓所有人神魂一僵,繼而不自覺低下頭去,好似不敢與之對視一樣,比之圣人眼睛的威懾還大,大得多。
  “天數之眼?”
  “不對!”
  “天數之眼是黑白色的,這是紫色的,鐘山的那只天罰之眼?”
  頓時有人認出了天罰之眼。
  熒惑也驚駭的抬頭望天,天罰之眼出,驟然間,四方出現一條天道。
  一條,兩條,二十條,兩百條,兩千條。
  兩千條天道一出,頓時如一個鳥籠子一般,將熒惑圣人圍在中冇央。
  鳥籠子?
  人們深吸口氣。
  “混賬東西。~~~~~~~~~~~~~。~~!”
  熒惑一聲怒吼,羞辱,這肯定是鐘山的羞辱,上次打兩個巴掌,這次還用鳥籠子困住自己?
  “毀!”
  熒惑憤怒間調動天地大勢之力,探手一只浩大的掌印,粉碎虛空一切的推向上風的巨大天罰之眼。
  “嗡~~~~~~~~~~~~~~~~!”
  兩千條天道,驟然大亮了起來,強大的光芒匯聚到天罰之眼之處,在天罰之眼處匯聚成又一只手掌。
  天罰之眼的手掌,與熒惑的手掌碰撞了起來”,
  “轟~~~~~~~~~~~~~~~~~!”
  圣人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太強了,千萬里內,虛空炸碎,黑云一陣翻滾。
  可是,天罰之眼卻一點事也沒有,兩只浩大的手掌相互抵消,天罰之眼,繼續毫無感情的盯著下方被困的熒惑。
  熒惑的圣人威力,沒能奏效。而且還是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也不能奏效?
  熒惑出不去了?熒惑被困了?圣人被囚禁了?
  這時,人們又想到了鐘山叫出的名字。
  “天條!圣獄!”
  圣獄?圣人的監獄?囚禁圣人?
  北洲,凌霄天庭,各大城池,瞬間啞然無聲,除了抽氣,近乎所有人都石化了。只能聽到各自心臟‘撲通、撲通,強有力的跳動聲,來顯示各自此刻從未有過的震撼!
  打敗圣人不可怕,哪怕殺死圣人也有過!可你見過囚禁圣人嗎?
  鐘山,連圣人也能囚禁?
  囚禁圣人!天條!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