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58 天若有情天亦老

六幾老到小屋門前,抽出旗陣的”柄旗幟。
  茅屋外紅光一退,陣法迅速撤頭
  寶兒擦了一下眼淚,馬上打開屋門。
  門外三名長老一臉擔憂。在局門打開就一起盯向了寶兒。
  “師尊讓你們進來。”寶兒馬上說道。
  三個老者點點頭,一個個皺著眉頭走了進來。
  進入其中,三人迅速圍到了寶兒師尊的床前。
  “宗主”三人馬上叫道。
  “三位長老,師侄這次真的要去了。”床上的老年女子淡淡一笑道。
  三名老者都是皺皺眉頭,臉上盡顯擔憂之色。
  “呵呵,今天叫你們來。是想三位長老做個見證。”老年女子說道。
  三名長老好似都意識到了什么,一個個都是深吸口氣。對于宗主要說的話,也好似都猜到了一般,一個個無比的凝重。
  “寶兒,跪下。”老年女子說道。
  “師尊”寶兒眼含熱淚。輕輕跪到了老年女子面有
  老年女子非常嚴肅,看著寶兒,輕輕的從眉心之處,探手一抓,抓出一塊青銅狀的書卷一般。書卷被困在一個光圈之中,看上去只有指甲大
  青銅書卷取出,老年女子頭發盡白,繼而全部枯萎,無比的恐怖。
  而另外三位長老。卻是個個盯著青銅狀書卷,眼中盡是渴望之色。
  看看寶兒,老年女子艱難的說道:“太丹宗有兩寶,天地玄黃鼎,還有就是這“萬古丹卷。萬古丹卷是太丹宗之本,天地玄黃鼎是太丹宗之基古丹卷傳承,太丹宗永盛不息,今日,弟子正式將其傳承于太丹宗第七十二代宗主,甘寶兒,今日起,甘寶兒即為太丹第七十二代宗主,宗內弟子,全力輔佐新宗主有懈怠者,廢修為,逐出宗門。”
  “是”三位長老馬上應道。
  而老年女子也探手將手掌的萬古丹卷打入寶兒眉心。
  “師尊。”寶兒抱著老年女子的袖子哭道。
  就這會功夫,老年女子臉上皺紋更加多了,面色更是慘白,甚至還出現了一些死人斑。
  老年女子慈愛的看看寶兒,又看看三位長老,再度開口道:“藥雨、藥晨、藥露。”
  三位長老神色一凝因為此刻宗主居然叫出了各自的名字,以前都是叫長老的。
  “是”三大長老馬上說道。
  “你們是我的長輩,也是寶兒的長輩,寶兒年輕威信不足,但是,你們應該清楚一點,只有傳承萬古丹卷,寶兒成長,你們才能跟著沾光,太丹宗規矩,宗主決定一切,我是元嬰期,無法帶著你們修為增加。致使你們達到合體期就停滯不前,但是,寶兒不同,她比我優秀,她一定能超過我,你們的命運在于寶兒的成敗。”老年女子雙目卻是緊緊盯著三大長老。
  聽到老年女子所說,三大長老馬寶兒。神色凝重的應道:“是。”
  “寶兒”老年女子再度看向寶兒。
  “師尊。”寶兒眼淚一直沒有停過。
  艱難的伸出右掌,在寶兒臉頰上擦拭一下。老年女子看著寶兒微微一笑道:“寶兒,為師真的要走了,為師用鎖魂丹扣魂百年。肉身雖不得成長,但我也用無數神丹保養,此次我去后,將我肉身放于屋外八耳離火鼎中燼燒,以防天魔所乘。帶著我的骨灰,葬與太丹宗眾宗主墓地。”
  說完,老年女子手頭一松。微手去了,而這一刻,在老年女子的臉上卻是銀光一片。
  “師尊
  寶兒哭喊著,但是,師尊再也不會醒來。
  寶兒抱著老年女子一直哭了近一個時辰,一旁的三大長老微微一嘆,其中女長老輕輕說道:“宗主,老宗主已經去了,完成老宗主遺愿,殿火焚燒吧,不要被天魔所乘。”
  寶兒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哭著,又哭了一會后,才輕輕起身,獨自抱著師尊的尸體,來到茅屋外。將老宗主的尸體慢慢放入山泉邊的鼎。
  站在鼎前;寶兒淚流滿面。師尊雖然幾十羊不讓自己離開,但是,對于寶兒卻是無微不至的照顧。早已被寶兒當做母親看了,現在師尊去了,寶兒心中充滿了悲傷。
  跪在大鼎前,由三大長老控鼎焚尸,腦海之中不斷回憶過去,心中滿是憂傷。
  一個時辰之后,三大長老才收工完成,走到寶兒面前。
  “宗主。”三大長老叫道。
  看看三尖長老,寶兒一擦眼淚,眼中充滿了心傷,獨自走到大鼎前,慢慢將大鼎中的骨灰收集起來,裝于一個小壇中,看著小壇子,寶兒無比懷念。
  “藥雨長老。”寶兒忽然看向其中一個長老
  “宗主。”一個長老馬上上并。
  “此鼎焚我師尊。不該存于世上,毀了它。”寶兒淡淡說道。
  聽到寶兒所說,三名長老心中一緊,八耳離火鼎,這可是五品爐鼎啊。上好的寶集,在新宗主面前,怎么說毀就毀?而且那毀鼎理由居然是它焚了老宗主?
  由此,三大長老也看出。這個新宗主,雖然對人溫柔無比,如沐春風。但也僅僅是對她親近之人,對待敵人,可沒有絲毫憐憫。就像老宗主一樣,即便是一名女子,卻壓住偌大宗門。
  “是”藥雨長老馬上應道。
  “宗主,我們馬上是何打算?”另一個長老馬上問道。
  “準備一下,下午我們就離開神州,前往天狼島,回宗門。讓師尊入土。”寶兒一說道。
  “是”三大長老馬上應命道。
  寶兒抱著小壇子走入茅屋之內,收拾了一圈東西。的小壇子,輕輕翻手一招,收入儲物手鐲,對著內部師尊留下的東西,寶兒都查探了一番,眼中閃過一絲哀傷,師尊留給自己大量的丹藥。
  慢慢的,寶兒在儲物手鐲內看到了一支枯萎的花朵,看著這已經干枯不成樣子的花朵。寶兒臉上難得的一笑。
  輕輕取出,盯著枯花看了又看,自言自語道:“老爺,寶兒要回來了,你也有八十七歲了,你一定要等著寶兒,寶兒回來了,你一定要還活著。一定要,一定要”
  大情王朝,宣京以北。一座高山之顛,此刻正有著一個頭戴斗笠的黑衣人看著遠處繁華的宣享。
  站在高山之上,黑衣人輕輕嘆了口氣。
  “義父,十九已經去神州大地了,不孝子也要去了。大情王朝,呵呵,大情王朝。”黑衣人吶吶自語的說著,語氣之中有著一種滄桑、一種慚愧、一絲堅定的感受。
  黑衣人吶吶自語之際。天際忽然一柄飛劍飛來,落于黑衣人面前,飛劍之上,一名白須老者。
  “走吧。”白須老者說道。
  “是,師尊。”黑衣人點點頭,走上了飛劍。
  老者腳下一點,御劍帶著黑衣人向著西北方向急速而去。
  天狼島,一座長長的山脈盡頭,一座最高山峰之數。
  山上,此刻正有著三個人,鐘山、天星子、泥菩薩。
  三人就站在一塊突兀的大石之上,而在大石四周,畫滿了玄黃之色的符文,符文非常詭異。好似隨時跳脫而出一般,時閃時滅。
  “前輩,你畫了這些符文,外界之人就看不到我們三人了嗎?”鐘山眼中充滿疑惑道。
  “我們腳下,是一個龍脈,龍脈之龍首,而你身上,有著一絲人皇之氣,也就是所謂的龍氣。我以這“大衍接龍符陣,牽引。使你之龍氣與龍脈龍氣相接,使符陣之內的一切,將與此天人合一。外界根本看不到符陣內部的一切。也感受不到。”泥菩薩說道。
  “氣息都感受不到?”天星子略微皺眉。
  “不信你去看看。”泥菩薩點點頭道。
  天星子輕輕飛出這片區域。再度看向鐘工所在時,凝神瞪目,更是取出一個拳頭大球形水晶般物體,繼而又飛了回來。
  “師尊,真的看不見?”鐘山驚訝道。
  泥菩薩搖頭輕笑,顯然非常自信,天星子將手頭球形水晶遞給鐘山。
  記憶水晶,這是我在外面錄制的,你看看吧。”天星子說道。
  “是”鐘山馬上接過。格憶水晶,在奇珍閣中有記載,可以記錄一段時間的影像。
  鐘山真元一吐,序晶內部就是天星子剛才記錄的景象,一座山峰。上面空無一人,連符陣都一點看不見。
  這一刻,鐘山算是真的相信了,風水師?好神奇的能力。
  “好了,前面就是太丹宗。邪魔馬上就要到了。”泥菩薩忽然開
  “恩”妾人點點頭。都靜了下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不遠處。
  四號,明天半月拉月票,諸位見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