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14 可鎮天下

姬宮涅斬彌天,我是看的盡興了,幽冥先生,你呢?太一轉頭當眾點出身側的黑袍人!
  幽冥先生?
  在坐眾人,有很多人都露出好奇之色,只有鐘山、鐘天、鐘政、鐘玄父子四人,神色微微一凝!
  幽冥先生是誰?太一居然稱他為先生?
  贏和天道子等人都知道太一身旁有這么一個幽冥先生。可誰也不知道他是誰,太一極為器重,不過,今日怎么帶到這里來了?而且還在諸雄博弈之中,指名道姓的點出他來?
  眾人好奇的看看太一,用幽冥先生針對鐘山?難道這幽冥先生也與鐘山有關?
  目光全部聚向了幽冥先生。
  太一神色凝煉,好似在逼迫著幽冥先生表明一種態度,更好似用此逼出幽冥先生的心性一般。
  幽冥先生微微沉默,繼而深吸口氣道:“神皇盡興了,屬下也盡興了!”
  幽冥先生再開口,鐘天、鐘政、鐘玄臉色無不一沉,顯然更加確定了這個聲音。
  “東皇?此幽冥先生又是何人?”程侯淡淡的問道。
  程侯一問,其它人自然也紛紛望向太一。
  微微一笑,太一品了一口酒,淡淡道:“既是如此,幽冥先生,你也不用再戴著那帽子了,況且這里還有一群熟人,何不相見?”
  “是!”幽冥先生點點頭。
  探手,幽冥先生輕輕掀開帽檐,露出本身面目。
  黑袍帽下,是一張極為俊秀的面龐,頭發后梳,極為光亮,面部白暫無比,但整個人卻略微消瘦一般。
  幽冥先生掀開帽檐,整個北洲天下的強者都關注著這忽然冒出的一個黑袍人,他是誰?
  一些在鐘山開國之前就是凌霄天庭的原住民世家,這些世家因為大峭崛起而從普通商戶走入了修行界,雖然吝個家族的實力非常的弱,但,這些家族人的地位卻極高,因為在鐘山凡人時期,他們家主都認識鐘山。甚至和鐘山做過生意。因此,雖然實力弱,但曾上達天聽,活的也算有滋潤。
  這些世家的家主抬頭望天,見黑袍人掀開帽檐的一霎那。
  “呼!”
  眾家主無不站起身來。
  “怎么可能!”一個家主驚叫道。
  那家主身后跟著一群家族子弟。
  “老祖宗,那人是誰?你認識?他不是南洲的人嗎?”一個子孫疑惑道。
  “他、他、他還活著?”那家主眼神變得古怪道。
  “老祖宗,他是誰?”子孫好奇道。
  “一個差點成為大峭太子的人!”那家主深吸口氣道。
  “差一點成為大峭太子的人?”子孫驚訝道。
  大崎太子,一共有三個,鐘天、鐘政、鐘玄,三人都立在那里,還有一個人可能成為大峭太子?
  大晴太子?也就是圣王的兒子?就算是圣王沒有親子,那也是義子啊!
  除了凡人時期,何時聽過圣王收過義子?
  “圣王的兒子?”子孫驚訝道。
  “不錯!”那家主眼睛瞇起來點點頭。
  “那他背叛了圣王?怎么會呢?老祖宗,那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子別好奇道。
  “圣王當年諸子之中,此子最像圣王!”那家主深吸口氣道。
  “最像圣王?”子孫眉頭深鎖道。
  從外貌上,黑袍人跟鐘山根本不像,外貌不像,那是什么像?
  長喜殿廣堊場!
  “鐘十九,果然是你!”鐘玄臉色一沉的叫道。
  鐘十九?四方諸雄無不神色一動,死死的看向眼前鐘十九。
  根據各方收集的資料,鐘十九曾經是鐘山義子,與鐘山一同參加龍門大會,繼而背叛鐘山,最終在小千世界加入太歲天朝,與鐘山為敵,修習血神經,小千世界一統之戰中,與大峭為敵,后消失不見,現如今,又變成了幽冥先生?
  鐘山,鐘十九?父子二人?大壽對峙?
  一時間,所有人都來了興致。好似這一幕的出現,比先前屠圣還精彩一樣,就是劍傲、玄元、贏、天道子、程侯,都露出了一絲奇特的目光。
  諸雄不再插口,而是看著這父子二人。
  黑袍人淡淡看了一眼鐘玄道:“鐘玄,我并不叫鐘十九,請叫我‘幽冥”不要搞錯了!”
  幽冥先生一說,大峭三個太子眼中都是怒氣一閃,而鐘山卻是眼中陰沉。
  鐘尊怒斥道:““哼,幽冥?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生,害死了英蘭,今日被我發現,你休想活著離開這里!”
  幽冥看向鐘玄,不屑的一笑,繼而就不再理會。
  一旁太一非常滿意,看向鐘山道:“鐘圣王,你的人看來還不懂規矩啊?”
  鐘山臉色微沉,淡淡道:“玄兒,住口!”
  鐘玄不忿的看看幽冥先生,最終捏緊拳頭的應道:“是!”
  喝止了鐘玄,鐘山死死的盯向了幽冥先生。
  “幽冥?呵,你不是叫‘忘塵,的嗎?怎么又改名字了?”鐘山神色復雜道。
  忘塵?鐘十九在小千世界時候的名字。
  幽冥先生神色微動,并沒有說話。
  太一淡淡道:“既然鐘圣王問話,你就放心的答吧,今日,有我做主,誰也動不了你!”
  太一說完,神光一橫的看向鐘山。身后陸壓露出一絲冷笑。好似樂于鐘山和幽冥的爭斗一般。
  天道子露出一絲邪笑,輕輕端起酒樽品了起來。
  “是,神皇!”幽冥先生點點頭。
  謝完,幽冥先生踏出蓮臺,走到鐘山煉制的那口棺材之處,輕輕摸了摸棺材,神色很淡然。
  繼而,緩緩抬頭,看向等待中的鐘山,沒有絲毫慚愧,一副理所當然道:“因為我已經忘塵了!”
  已經忘塵了?三個太子臉上怒容再現,而鐘山卻神色未動,僅僅眉頭微蹙。
  看著幽冥先生,鐘山淡淡道:“聯想知道,當年你是怎么想的?”
  盯著鐘山,幽冥先生忽然笑了起來:“怎么想的?呵,這還不是你教的?”
  “我教的?”鐘山沉聲道。
  “當初龍門大會?你不記得了嗎?你當時怎么跟我說的?”幽冥先生沉聲道。
  “龍門大會?”鐘山沉聲道。
  “龍門大會,仙門廣收弟子,凡人搏殺,修者挑人,你說過,一入仙門,與世俗界就是兩個世界了,露臺之上,看下方凡人,就是‘牲口”我入露臺,即入仙門,你在世俗界,自然如你所說!”幽冥先生理直氣壯的說道。
  “混賬,十九,你這是什么語氣?你對誰說話?”后方鐘天一聲怒喝。
  鐘天最敬鐘山,聽到幽冥先生罵鐘山是牲口,頓時忍不住了。
  甚至,鐘天已經站起身來,要對幽冥先生出手一般。
  “呼!”
  鐘天站起身來,陸壓也興堊奮的站起身來,打?奉陪!
  “天兒,住算!”鐘山喝道。
  “父親!”鐘天一陣焦急,最終只能一聲嘆息的坐了下來
  “鐘天,你的圣人涵養,還不夠啊!”陸壓冷笑道。
  “哼!”鐘天一聲冷哼不去理會。
  喝止鐘天,鐘山再度看白幽冥先生,眼神深窘,沉默了一會,語氣中帶著一絲殺氣的問道:“那英蘭呢?”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當初,既然已經加入太歲天朝,自然與大峭為敵,當年你最在乎的人就是英蘭,英蘭死,可亂你心,可惜,可惜啊………………,!”幽冥先生極度張狂的嘆息道。
  鐘山手抓龍椅扶手,手中猛的一緊,數道青筋冒出,鐘山眼中猶如利劍迸發,好似要將面前幽冥先生千刀萬剮一般。
  幽冥先生身后,太一臉上微微一笑,露出一副滿意之色。
  其它人自然也神態不一,但大多都皺眉看向幽冥先生,因為幽冥先生的態度太矛盾了,他的心性太古怪了。雖然講的很清楚,可卻讓人對這個幽冥先生的心思一時難以捉摸,可又一時難以發覺是哪里問題。
  “混賬,父親當初對你寄希望最大,想不到你會如此忤逆,你這個孽障!”一旁鐘政斷然喝道。
  鐘山也是神色一冷。一臉殺氣的看向幽冥先生。
  后方太一雙眼一瞇,手中抓著的酒樽一停,好似隨時出手一般。
  “呵,寄希望最大,那是因為,諸義子中,只有我和他最像,其它人,包括你,不過是一群廢物而已!”幽冥先生冷聲道。
  “孽障!”鐘山一聲斷喝道。
  “難道不是嗎?我想,你心里也是這樣想的,既然知道我和你一樣的性格、心性,你也應該明白,我永遠不可能成為你操縱的棋子,你現在三子,鐘天、鐘政、鐘玄,貴為太子?太子?呵,我不稀罕,若為太子,永為人下,我若飛騰,絕不甘人下!也絕不甘你下!”幽冥先生斥聲喝道。
  “好!”一旁程侯笑道。
  看弄鐘山父子爭鋒,果然解氣,特別是這個鐘山無法掌握的兒子,程侯現在絕對支持幽冥先生。
  而陸壓卻是忽然雙眼一冷的看向幽冥先生,絕不甘人下?陸壓轉而看向太一。
  “不甘人下?在太歲天朝,在妖族天庭,就甘于人下了?”鐘山語氣冰冷道。
  “我說過,我若飛騰,絕不甘人下,太歲天朝、妖族天庭,只是暫時之地,你也不用挑撥離間,神皇早就知我心意,我的決定,光明磊落,無不可對人言!”幽冥先生一點不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