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3 鐘山VS姬宮涅

陰間,大崝疆域!
  君天下帶著三十名祖仙向著昌京急速射去。
  君天下領頭,一群祖仙飛在其后。
  “圣王,昌京現在的戰力真的很薄弱嗎?”一個祖仙疑惑道。
  “放心,陽間,鐘山宴請天下諸雄,鐘山若不想陽間身體死,大部分力量必定轉入陽間,此去,定能一舉斬殺陰間鐘山”君天下沉聲道。
  “是!”
  “快了,就在前面”又一個祖仙叫道。
  “轟~~~~~~~~~~~~~~~~~~~”
  天地忽然一聲巨響,陣陣悲鳴之聲驟然響起,烏云密布,天昏地暗。
  強烈的悲意,充斥天地四方。
  “嘩”
  血紅色的雨水,從天而降,血色霧氣從大地上冒出。
  “嗡”眾人身形一停。
  一個個臉上露出驚詫之色。
  “圣王,這,這是…………”一個祖仙皺眉道。
  深吸口氣,君天下閉目,好似感應天地一般,雙目一開道:“陽間,彌天圣人殞落了,就在陽間大情凌霄天庭之處”
  “圣人殞落?鐘山屠圣了?”一個祖仙叫道。
  “應該不是,不過可以肯定,陽間北洲諸雄混戰開始了。快點走,鐘山陽間定然應接不暇!”君天下長呼口氣道。
  “是”眾人不理天象向著昌京快速射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陽間,大雷霞道場,也就是天下第一圣人程侯的道場。
  天地一聲驚雷,烏云密布,悲鳴四起,血雨降落,血霧騰空。
  大雷霞道場之內,幾乎所有人都走出了各自的院落,透過天空的無窮功德云海,看每遙遠的高空。
  主殿門口。站著七八個紫袍人。
  “嘶圣人殞落,鐘山的大壽才開始吧,已經有圣人殞落了?”其中一人驚駭道。
  “這第一個殞落的,不知道是誰?”
  “北洲兇險,大情兇險啊不知鐘山死了沒有!”
  大雷霞道場的一個偏僻的宮殿,宮殿門口走出一個一身紫袍的女子。
  若鐘山在此,一定一眼認出,此女,正是與自己有過一夜情緣的紫熏,震鼎之身,也是古神通的女兒,當年開陽宗的長老。
  紫熏望著天空,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
  “此役,我插不了手,你千萬不要有事。”
  聲若細蚊之音眼中盡是擔心之色。同時手捏成拳頭,指甲嵌入皮膚之中,好似根本感覺不到疼一般。
  在大雷霞道場西方,一個山林之地。
  林中一塊略微開闊的場地。
  一個黑袍身影站立中央。黑袍身影站在那里,好似與四周融為一體一般,血雨到了他面前,自然而然的逼開了。
  “呼”南方陡然竄來兩百身影。盡皆身裹黑衣。
  “嘭、嘭、嘭…………………………!”
  兩百黑衣人以一人為首,一同單膝跪向一開始站在那里的黑袍人。
  “呼”西方竄來兩百身影。
  “呼”北方竄來兩百身影!
  陸陸續續,來了八波人,每一波都是兩百人,盡皆跪拜而下跪向一開始的黑袍人。
  八波人各有一個首腦。
  “天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地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玄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黃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洪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荒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宇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宙部,集齊,拜見總指揮使大人”
  八個首腦無比恭敬的說道。
  唯一站立的黑袍人對跪拜之人看了一圍。
  “天地玄黃,洪荒宇宙,八部,你們是第一次聚集啊”黑袍人淡淡道。
  “是”八人恭敬道。
  “此役非同小可,我可不想看到在誰手中失誤了”黑袍人冷聲道。
  “是”
  “圣王有旨,目標,大雷霞道場,除圣女宮外,其它所有人,全部刺殺”黑袍人語氣森寒道。
  “是”眾人應道。
  “祖仙,我會去刺,記住了,不得打擾圣女宮任何人,其它人,斬草除根,一個不留”黑袍人冷聲道。
  “是”
  “行動”站立的黑袍人一聲斷喝。
  “咻!”,咻!”,咻”…………………………
  一千六百人,如一千六百道利箭,瞬間散開射向四方,向著大雷霞道場激堊射而去。
  待所有人離去,發號施令的黑袍人身形一晃,消失不見了。
  陽間,北洲天下。
  圣人殞落,天地悲鳴,天降血雨,地騰血霧。
  北洲天下的百姓,無不生出一股深深的震撼,屠圣?這才是這次壽宴的主要目的吧。
  壽宴開始沒多久,已經有一個圣人殞落?
  看那長生殿廣堊場,群雄面不改色,仿若理所當然一樣,接下來,又會有什么?
  凌霄天庭。
  “咻”
  一道流光從天而降,停在了長生殿廣堊場。
  正是先前的另一個圣人,墨子。
  墨子回來了,但是此刻彌天已經殞落了。
  墨子看向彌天殞落的地方,深深的吸了口氣。繼而轉頭看向鐘山,眼神之中好似有著一股好奇。嗯要探個究竟一般。
  “鐘圣王,墨子要告辭了”墨子說道。
  “哦?”鐘山看向墨子。
  “鄙人做了應做之事,為彌天攔住一圣人,雖然彌天終究殞落,但鄙人的人情,也因此還清了,說起來,這都因為你鐘山!昔日之怨,一筆勾銷吧”墨子淡然道。
  雖然很多人看不到墨子的面部,但鐘山卻看得清楚,墨子的臉上有著一股解脫的笑容。
  人情?荒古家族的人情?墨子終于還清了!
  “既是如此,大情竭誠邀請墨子,入我大情,以公爵之名待之”
  鐘山沒有許諾王爵,但公爵以足顯鐘山的誠懇!
  鐘山一說,在場諸雄都是眉頭一挑,但誰也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的盯向墨子。
  墨子搖搖頭道:“鐘圣王的好意,鄙人心領了”
  顯然,墨子拒絕了,墨子一拒絕,眾人神色淡出了很多。
  鐘山也沒有繼續糾纏,而是端起酒樽道:“送墨子”
  鐘山給墨子了足夠尊重,墨子也端起酒樽,與鐘山對飲了一樽!
  “告辭”墨子放下酒樽道。
  鐘山點點頭,墨子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南方,轉瞬消失不見了。
  鐘山也坐了下來!
  一眾貴賓,轉眼缺其四!
  還剩下劍傲、玄元、太一、贏,天道子、帝玄鎩,程侯丶熒惑、鬼谷子、陸壓、天咒子!一共十一雄。
  凌霄天庭南方,先前地心之火沖天的更遠處,一處山林之地。
  妖族圣庭的鬼車和人尊抬頭看著遙遠處的凌霄天庭。
  “人尊,我剛才打探了一下,除了我們,天道子也帶來了五十個祖仙,在另一邊隨時出手!”鬼車笑道。
  “五十祖仙?那就是說,將有百多祖仙同時沖殺凌霄天庭了?”人尊皺眉道。
  “不錯,而且都是大情的敵對祖仙,大惰覆滅在即,鐘山底蘊畢竟積攢的還不夠,攔不住的。”鬼車說道。
  “嘶~~~~~~~~~~~~~”人尊忽然抽了口氣。
  “怎么了?”鬼車疑惑道。
  “不太對勁”人尊搖搖頭道。
  “什么不對勁?”鬼車問道。
  “風水陣,風水大陣,是泥菩薩,他在前面布置了風水陣等我們”人尊沉聲道。
  “風水陣?我怎么看不到?”
  “你當然看不到,大崝泥菩薩,風水之術太強了,昔年小千世界,數他最強。在陰間,我都比不了他”人尊沉聲道。
  “那是在陰間,現在呢?”
  “不清楚,不過,神皇早已做了萬全準備!你放心吧,他攔不住我的”人尊極度自信道。
  “嗯”鬼車點點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長生殿廣堊場。
  “諸位,望此興未讓諸位失望”鐘山端起酒樽道。
  “以屠圣助興?誰能失望?只是不知,這口棺材,鐘圣王有何打算?”天道子繞了繞鑰子淡淡道。
  “棺材,自然給想睡之人”鐘山回道。
  對于天道子的挑釁,鐘山回的很明顯,哪個想找死,哪個用這棺材!
  “哈哈哈,好,好一個給想睡之人”天道子雙眼一瞇,端起酒樽回敬道。
  “請!”鐘山酒樽對向所有人。
  圣人都沒有端酒樽,主賓席的六人,除了太一,都端起酒樽一飲而盡。
  待所有人飲盡美酒,太一才輕輕端起,帶著一絲冷笑的看看鐘山,又看看身旁的黑袍人。
  “姬宮涅斬彌天,我是看的盡興了,幽冥先生,你呢?”太一轉頭當眾點出身側的黑袍人!
  幽冥先生?
  在坐眾人,有很多人都露出好奇之色,只有鐘山、鐘天、鐘政、鐘玄父子四人,神色微微一凝!PS:幽冥先生身份即將揭曉,當然,看評論上,很多人都猜到了,幽冥先生和鐘山又會碰撞成什么呢?明天揭曉,并且,明天開始爆發了,現求月票!再沖一沖。(啟航更新組。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