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第十章要什么就有什么

墨子面對公輸子!
  兩大圣人面對面,一個創造了機關神術,一個練就的是傀儡之術。
  公輸子探手一招,身后陡然出現百條青銅神龍,神龍沒有生命,但卻難掩其極為爆發的力量,一塊塊青銅澆鑄的龍骨,盡顯無堅不摧之意。
  隨著百條青銅神龍出現,百條看不出材料的鳳凰陡然舞現!
  “昂~~~~~~~~~~~~~~~~~~~”
  “吟~~~~~~~~~~~~~~~~~~~”
  百龍咆哮,群鳳齊鳴。聲透天地之間。
  兩百強大的傀儡,圍繞在公輸子周側,一起死死的盯著對面墨子。
  墨子面容冷肅,深深的吸了口氣,凝視公輸子三息時間,繼而轉頭看向長生殿方向道:“鐘圣王,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長生殿廣堊場的主位之上,鐘山看向墨子,神色未動道:“我說過,彌天與大周的恩怨,我不會插手,更會肅清宵小偷襲,公輸子乃是大周之臣,不在宵小之列,至于你,墨子?你在宵小之列嗎?”
  你在宵小之列嗎?
  北洲天下百姓聽不到鐘山的話,可凌霄天庭上的賓客們卻聽的清清楚楚,盡管習慣了鐘山的強勢,此刻,依舊有種抽氣的震撼感。
  你在宵小之列嗎?那可是圣人!
  墨子沒有理會鐘山的話,而是看向長生殿的其它梟雄。
  太一丶贏丶天道子神色淡然,端起酒樽,饒有興趣的欣賞著,帝玄鎩、劍傲、玄元,那就更不必說了,根本是站在鐘山一邊的。
  如此一來,主客位的人不動,次客席就更不用說了。
  北洲天下的目光全部聚向了墨芋身上!
  助彌天,則要斗公輸子!不助彌天,就坐回去!如何選擇?
  機關神術?從創出這一道法之后,墨子就很少施展過,若沒有公輸子牽制,以墨子之能,絕對能夠揭開山河社稷圖,可公輸子就在一旁阻攔,墨子就做不到了,除非拼的兩敗俱傷。
  墨子助彌天,并不是與彌天有交情,只是為了還荒古家族一個人情而已。
  轉身看向公輸子,墨子深深的吸了口氣道:“生死有命,死生在天,公輸子,可愿與吾共上星辰?”
  “呃?”凌霄天庭百姓微微一鄂。
  墨子這是什么意思?共上星辰?
  公輸子死死盯著墨子,大袖一甩,兩百傀儡驟然消失。
  “請!”公輸子探手一揮道。
  墨子點點頭,深呼口氣,一撣衣袍,踏步向星空飛去。
  公輸子見墨子上天,深吸口氣,踏步化作一道流光沖天而上。
  北洲天下百姓無不瞪大眼睛。
  “怎么回事?他們怎么不打了?”
  “他們是嫌場地太小,到星空去打吧?”
  “不!不打了,墨子和公輸子根本不需要打!”
  “為什么不打?”
  “為什么要打?
  為什么要打?是啊,墨子與公輸子沒仇,為什么要打?助彌天,那要看如何去助,為彌天纏住一個圣人,就是助彌天了。墨子沒有食言,同樣也沒必要去和公輸子拼個你死我活!
  畢竟都是圣人,不關自己生死,不關自己仇怨,不關自己的利益,誰會沒事拼殺?
  和公輸子注定分不出個結果來,何必打個你死我活?
  攀比的虛榮心?墨子和公輸子都不需要,二人所走的道不同,沒必要攀比,再說攀比給誰看?自己本身就是天地最尊崇的存在,何須別人指手畫腳?
  相反,兩個圣人若是此刻真的打起來,才會跌了身份。
  兩道流光,墨子與公輸子射入星空。()墨子保證公輸子不去插手也就足夠了。
  長生殿廣堊場,鐘山贊賞的看了一眼飛上星空的墨子。
  “墨子?果然是一妙人!”贏看著星空的點點頭道。
  不止是贏,太一也神色冉動,顯然也動了別樣的心思。
  兩大圣人進入星空之中,自然有很多人為沒看到圣人之戰而失落,不過,鐘山可沒有在乎這些,而是繼續宴客。
  墨子和公輸子僵持了,那只有等山河社稷圖下的結果,彌天VS姬宮涅!
  陰間,昌京!不死殿中。
  這一日,不死殿中不僅站滿了大崝群臣,大情的一眾皇后,也全部進入其中。
  九龍天椅之上,鐘山閉目,指頭輕輕敲擊龍椅扶手,一眾皇后坐在一邊的幾個寶座之上。神情中有的激動,有的緊張,有的興奮,有的凝重。
  群臣恭立,好似在等候著什么。左列第一,王靖文!王靖文面前有著一個玉臺,玉臺上擺了數塊命牌。
  “啪!”,啪!l啪”三塊命牌破碎~
  命牌一碎,所有人目光一凝的看向王靖文。
  王靖文出列道:“啟稟圣王,君天下來了”
  鐘山雙目微開,兩道精光射出,一些意志弱的臣子見到這縷精光全身不自覺的一顫,殺意?圣王眼中那是殺意?
  “什么時候能到?”鐘山淡淡道。
  “三個時辰后,來人有三十祖仙,與君天下帝王之身!”王靖文恭敬道。
  “帝王之身?帝王之身若來,圣人之身豈能不至?”鐘山淡淡道。
  “南宮勝”鐘山沉聲道。
  “臣在”南宮勝出列。
  “去主持大陣吧!準備屠圣”鐘山眼中放出一道精光道。
  “遵旨!”南宮勝恭敬的退出大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陽間,凌霄天庭!
  鐘山宴諸雄,同為等候戰果,因此眾人相談不多。
  “轟~~~~~~~~~~~~~又~~~~~”
  山河社稷圖所在地一聲轟鳴。所有人目光一凝,死死的盯了過去。
  “轟~~~~~~轟~~~~~~轟~~~~~~~”
  山河社稷圖一顫、一顫,好似有著什么東西在下方沖擊著山河社稷圖一般,可是怎么也沖擊不出。
  魁糙魁魁,四鬼天道陣此刻變得渙散無比,各自身合的天道也越來越暗淡了。
  “轟~~~~~~~~~~~~~~~~~~~”
  山河社稷圖終于在最后一刻被沖開了,無邊的火焰沖天而上浩瀚的火焰大浪將南方天地都一瞬間淹沒了一樣。
  “吼~~~~~~~~~~~~~~~~~~~”
  一聲彌天凄厲的吼叫之聲,無盡火焰之中,人們終于看清了兩個身影。
  都是萬丈大小,彌天腳踏習氣位的白色天地祭壇,姬宮涅腳踏火紅色的生位天地祭壇火紅色的祭壇,緩緩蓋在了十倍大的白色祭壇之上。
  “轟”
  祭壇相合祭壇之上,兩人都是披頭散發,各自面目猙獰,衣服破碎大半。
  彌天圣人那模糊的面容,好似能夠看到一些輪廓了一般。
  兩人靠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姬宮涅的右手掌,對著彌天的胸口,穿心而入,鑲嵌在彌天的胸膛之內了鮮紅的血液從胸膛的洞。冒出。好似右手正握著彌天的心臟一般。
  “你,你已得到我的天地祭壇,已能立天庭,放我走!”彌天面目跳動語氣充滿了渴求。
  彌天再也不復昔日的狂傲,求生之念讓彌天不得不求饒。
  姬宮涅全身是傷,但臉上卻是一股扭曲的厲笑。
  “放你走?當年你怎么不放褒姒走?我會保留你的肉軀的,褒姒說了,要將你煉化成傀儡,我會讓你成為傀儡的”姬宮涅語氣略微癲狂道。
  “不,我不能死,你承受不了我死的你不能殺我!你承受不了的”彌天吼叫道。
  姬宮涅眼中寒光一閃。
  “轟~~~~~~~~~~~~~~~~~~~!”
  天上忽然一聲震天悲鳴。陰云四起四面八方,整個昌京,整個北洲,整個陽間天下烏云密布,四方都是一聲震天巨響。
  嗚!
  一陣陣的牛號角聲音莫名傳來。而彌天圣人此刻卻是整個人耷拉了下去。
  姬宮涅的右手掌,從彌天心臟處抓了出來,掌心多出一個十三彩的晶體。
  十三彩的晶體不沾血液,被姬宮涅遞到了。邊,張口吞了下去。
  嗚~~~~~~~~~~~~~~~~~~~!
  天地悲鳴,無盡血雨從天而降,無盡血霧從大地上騰起。無盡悲意在天地醞釀!
  姬宮涅,屠殺圣人彌天,奪其天地祭壇,吞其命格!
  嗚~~~~~~~~~~~~~~~~~~~!
  北洲天下,無數百姓盡皆屏住呼吸,心中有著一股莫名的壓抑。圣人殞落,而且就在自己眼前殞落了?
  殞落的那么容易,天地間壽元無盡的圣人,也有死的一天?
  長生易,永生難,不死更難!
  百姓心中沉甸甸的,姬宮涅卻是探手收起彌天圣人的尸體。快速融合著腳下的天地祭壇。
  四方血雨傾落,姬宮涅周身火光沖天。
  大周圣王,正式邁向大周天帝。
  圣人殞落,天帝出!
  一物衰敗,一物興盛!天地似在悲鳴圣人殞落,更似在慶賀天帝誕生一樣。
  正如鐘山先前所說:天地同悲,是為我賀!圣人殞落,是為我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