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第七章強大的冥河

在拜呼聲中,鐘山目光極為凌厲,看向廣冇場之上已經安坐的**貴賓大壽之宴,正式開始
  踏步間,鐘山走上主座蓮臺
  走到龍椅之前,一擺龍袍,緩緩坐了下來
  這一刻,鐘山儼然成為北洲天下的焦點,無論是長生殿廣冇場,還是各大城池百姓,無不屏住呼吸的看著今日主角,壽星鐘山
  鐘山目光深窘,偶放精光,看了一圈貴客,沉笑道:“歡迎諸位,前來大崝凌霄天庭”
  說話間,鐘山端起一個酒樽,敬向諸人
  來此眾人,心思不自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為了恭賀鐘山大壽,甚至大部分是為了誅殺鐘山而來,但這一刻,卻幾乎同時端起酒樽,回向鐘山
  態度不但氣度還是有的在此都是天地最尊貴的人物,真正翻臉之前,誰都是體面無比
  天道子帶著一股邪笑的喝了口酒
  贏、太一、姬宮涅,都是露出一絲淡笑帝玄鎩滿飲一樽夕傲、玄元淺嘗即止
  敬了諸雄一樽,一旁侍從快斟滿酒樽,鐘山再度端起酒樽
  鐘山臉色微笑,朗聲道:“今日,朕兩千歲大壽,以此一樽,感謝誠心來賀諸位”
  “昂”
  十九爪氣運金龍一聲龍吟
  陡然間,鐘山的這句話傳遍了凌霄天庭,同樣也傳遍了北洲天下,北洲天下各大城池的型氣運金龍無不一聲長嘯,繼而將鐘山的聲音傳遞向四面八方
  凌霄天庭其它地方,各大街區廣冇場,無不擺滿了酒宴,坐滿了天下來客
  鐘山敬酒,來賀強者們無不站起身來,端起酒樽,對著長生殿方向
  “鐘圣王,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鐘圣王,天地同壽”
  “鐘圣王,壽元無盡”
  …………………………………………”
  四面八方傳來并不整齊的恭賀聲
  “滿飲此樽,大宴開啟”鐘山一聲喝道
  說完,鐘山飲盡美酒,而四方恭賀鐘山之人,無不一飲而盡
  大宴正式開始,
  放下酒樽,鐘山再度看向面前的諸雄,禮敬來客后,鐘山就開始處理眼前諸雄了
  諸雄之中,大多與鐘山有仇
  大壽?其實鐘山并不在意這些,否則當年千歲的時候,怎么沒有辦大壽宴?兩千歲壽宴,只是一個引子而已,引這些人匯聚凌霄天庭,一次解決所有矛盾
  同時,也讓先前數百年一統北洲變的加安靜一些
  看看眾人,鐘山淡淡一笑道:“能聚齊諸位,實屬難得,過了今天,這種聚會或許將成千古絕唱”
  “洲主聚集,九圣齊聚,的確難能可貴,兩千歲,或恩、或怨,你能齊聚洲主、九圣,這已是千古絕唱”贏淡淡的點點頭
  “上古時期,盤古聚陽間九圣,陰間六圣,他那古未有你這…”呵”彌天露出一絲冷笑道
  其它人卻是各自品嘗著美酒,對彌天的挑釁置之不問,只是陰漠的觀著鐘山與彌天的對答,畢竟,大宴的重頭戲還沒開始
  鐘山盯著彌天,淡淡一笑,難怪上一代圣人看不起彌天用他人之輝煌,貶今日之盛會,彌天的不屑注定站不了腳跟
  “那不知彌天圣人,何時能達到盤古高度?”鐘山淡笑道
  達到盤古高度?當年鴻鈞都比不過盤古,彌天又怎么可能達到?
  “哼”彌天一聲冷哼
  鐘山一笑置之,看向七個主客席之人,能成為主客席之人,他們才是今日自己以外的主角
  目光從玄元、夕傲身上掃過,看向贏,贏端起酒樽,從容虛敬,看向帝玄鎩,帝玄鎩神色泰然
  看到神色泰然的帝玄鎩,鐘山瞳孔不自覺的一縮,好似意識到了什么,不過相比于今日一役,那個不對勁也只能暫時擱淺,點點頭看向天道子
  天道子依舊懶散的躺在寶座上,指頭繞著頭上的翎子姬宮涅神色凝重,眉宇之間暗含殺氣,看到姬宮涅的神情,鐘山點點頭
  最終,鐘山看向太還有太一身側的黑袍人幽冥先生
  看到幽冥先生,鐘山雙眼一瞇
  “諸位,可要歌舞助興?”鐘山問道
  歌舞?長生殿廣冇場殺氣騰騰,誰還會有心思看歌舞?
  “歌舞就不必了,聽鐘天說,你先前一直在煉寶?不知煉的是什么?”程侯淡淡道
  程侯坐在了次賓席,已經心中充滿了怨氣,可鐘山到來后,是直接無視自己,程侯哪有心思再看什么歌舞?若不是不想做那出頭鳥,此刻已經出手了看到程侯的態度,鐘山淡淡一笑,繼而臉色一肅道:“既是如此,那就”
  “啪啪”鐘山輕輕拍了拍手掌
  十個侍衛馬上進入長生殿,繼而,很快從幽黑的大殿中抬出了一個十五丈大物體,上面有一塊大紅布遮著
  緩緩抬到廣冇場之上,抬到所有人面前
  “轟”
  物體落地發出轟響,隱約間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盒子
  鐘山面容嚴肅子起來,所有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紅布下的物體
  鐘山一揮手,一個侍衛快掀去紅布
  “嘩”
  紅布掀開的一瞬間,北洲天下各大城池百姓無不一片嘩然天下各方趕來的強者也無不瞪大了眼睛
  “師尊,那是什么?”
  “鐘山大壽怎么會有那種東西?”
  “他們要豐什么?”
  北洲喧鬧不已無數來賀的強者們也紛紛停下了口中酒食,這,這、這是……”…
  長生殿廣冇場之上,群圣看到紅布下的物體,無不眼皮一跳
  一口十五丈長的潔白色的大棺材
  棺材?
  大壽、大喜的日子,鐘山擺出棺材?
  很多人看不懂,但多的人卻屏住了呼吸
  棺材一出,兇氣畢露此刻的長生殿廣冇場,猶如幽深之譚一時探不到底了
  “呵,鐘山,大壽當日,你躲在長生殿中,就是為了煉棺材?這是給你自己煉的?”彌天冷笑道
  “或許是”鐘山淡淡道
  “呃?”彌天微微一鄂
  “這曰棺材,或許是我的,也或許是在座某個人的,千山萬水來我大崝賀壽,出于禮節,我自然不能怠慢諸位最少,也要備一口棺材”鐘山淡笑道
  鐘山一說,眾人臉色一沉,知道鐘山直接跳過了暖場
  “哦?今日,九圣齊聚,你是想要效仿贏和太一?屠圣立天庭了?”彌天冷聲道
  屠圣立天庭?諸圣人一起死死的盯向鐘山眼中閃過一股股的仇視
  看向彌天,鐘山淡淡道:“不錯”
  不錯?一句‘不錯”道出了鐘山的決心、鐘山的野心,也干凈利落的說出了鐘山信心
  眾人早有準備因此主賓席七人誰也沒有說什么,而是耐下心來,靜靜的看著
  “就憑你?你也想屠圣?呵,你來啊,可以試試,看會不會讓我躺進那口棺材”彌天冷聲道
  彌天的態度從一開始就很明朗,為滅鐘山而來因此也沒有多少客氣
  屠圣?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打不過,也跑得過啊況且彌天還不是一個人,墨子可是專門協助自己的
  彌天也是在激怒鐘山,因為彌天清楚只要鐘山一動手,這場混戰就開啟了,最少,自己、墨子、程侯、熒惑、陸壓、太一、甚至天咒子、天道子,都想干掉鐘山
  鐘山動手,群起而攻所以彌天不斷引怒鐘山,要讓鐘山快點出手
  看看彌天,鐘山淡淡一笑道:“你?”
  “我怎么了?”彌天沉聲逍
  “我這口棺材,你還不配躺”鐘山淡淡道
  “呼”彌天猛的站起來:“你說什么?”
  不配躺?鐘山這句話的羞辱性太大了,彌天圣人連死都不配?
  “我是說,你,彌天,沒有資格躺我煉制的棺材”鐘山再度說道
  “混賬東西”彌天怒喝道
  而其他人卻皺眉的看著這一幕
  “因為有另一口棺材,早已等著你了”鐘山再度沉聲道
  “嗯?”彌天雙眼一瞇,眼中迸射出一股凌厲之光
  另一口棺材?眾人臉色一沉
  “姬宮涅,恩是恩,怨是怨,近在咫尺,恩怨兩清,我大崝供你屠圣之地,肅清四方宵請”鐘山忽然轉頭看向姬宮涅
  姬宮涅?所有人都忽然看向姬宮涅姬宮涅要屠彌天?為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姬宮涅忽然朗笑了起來,繼而死死的看向鐘山道:“壽宴?別人壽宴,以歌舞助興,你鐘山壽宴,卻以屠圣助興?”
  “天地同悲,是為我賀,圣人殞落,是為我昌,姬宮涅,你認為呢?”鐘山沉聲道
  “不錯,天地同悲是為我賀,圣人殞落是為我昌,誅殺彌天,是為我仇”姬宮涅轉頭,死死的看向圣人彌天
  淡然從容的氣質驟然消失,換而之,一身兇氣,滔天之怨
  “姬宮涅,你想干什么?”彌天面部一陣跳動道
  PS:觀棋感冒了,郁悶的,今天這1000票的爆發可能難了,但觀棋不會忘記的,今日正常,兩,這是第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