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第五章天魔來襲

七月初七,鐘山大壽!
  陽間,凌霄天庭,長生殿!
  長生殿前廣場,百官恭立,侍者無數,廣場之上凸浮十七座蓮花臺。
  正北方的一個主臺,上面擺放著一柄九龍黃金椅,顯然這是主座,也是鐘山要坐的地方,龍椅之前,擺放著大量仙釀美食。宮娥立于兩邊,隨時服侍。
  不過,鐘山并沒有出現,而是在身后長生殿之中。
  另外十六個蓮花臺,自然是給最尊貴的貴客落坐,除了龍椅之外,另外十六個蓮花臺,都擺滿了美食仙釀。
  分兩層,第一層-個蓮花臺,第二層九個蓮花臺!
  第一層的七個蓮花臺上,此刻已經落座了兩人。
  二人都是一身白衣,極為出塵,正是鐘山一開始就邀請的二人,想要敗盡天下英雄的劍傲,與創造種族的玄元!
  鐘山未出,二人也并不著急,而是緩緩端起酒水,自飲以待。
  劍傲神色淡然,但一舉一動都帶著一股沖天傲氣,好似天下能被劍傲看人法眼的也只有幾個一樣。
  玄元也是極為平淡,不驕不躁,周身散發出柔和的淡淡白光,一種圣潔之意緩緩散出。
  在長生殿廣場之上,還站有大崤的一名太子,圣人鐘天。
  鐘山不出,太子負責接待,忽然,太子看向東方。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二位稍后,我也去接一下貴賓!”鐘天對著劍傲、玄元道。
  “嗯!”劍傲、玄元點點頭。
  鐘天踏步,射向東方。
  “是贏到了!”劍傲眼放利光道。
  “小千世界,你的前世和贏也各算一代天下第一人,以你的性格,可是想與他一戰?”
  玄元淡淡問道。
  “我和贏已經戰過一次!”劍傲淡淡道。
  “哦?”玄元意外道。
  “那次他勝!”劍傲很坦然的說道。
  “那次?難道還有下次?”玄元問道。
  “等我的劍磨好!會有的!”劍傲點點頭不再多說。
  呼!
  東方的贏還沒抵達,南方一道金光射來。
  也是一個豪華的帝車依仗,不過,它不是龍拉的帝車,而是十只巨大的金烏,如十個太陽拉著拉著帝車一般,緩緩飛人長生殿廣場邊緣。
  一隊依仗,大崤太子鐘玄領路,接了過來。自然無人去攔。
  金烏帝車之外,站著一群侍者,不過修為大多僅是大仙,只有兩個極為特殊,一個是背著巨大葫蘆的陸壓圣人,另一個卻是一身黑袍之人。
  帝車內部,侍女拉開簾子,從內部走出一名極為高大的男子,一身黃袍,目光所過,一股凌厲至極的氣息散發而出,好似一股大風吹向四方一般,廣場的侍者們無不露出驚駭之色。
  “父親,到了!”陸壓說道。
  “太一神皇、陸壓圣人,這邊請!”鐘玄說道。
  太一沒有動,而是看看長生殿廣場,看看劍傲和玄元,神色微動,最終看向大門緊閉的長生殿。
  “鐘山昵?”太一淡淡道。
  “父王正在打造一物為今日盛會助興,諸位的貴賓之席已然準備妥當,諸位可先就位,因為四方梟雄應該很快聚齊!”鐘玄不卑不亢道。
  “嗯!”太一點點頭。
  踏步,太一走了下來。鐘玄為太一、陸壓引路。
  太一帶來的侍者,自然留了下來,只有一個黑袍人跟隨太一身后。
  鐘玄看看這黑袍人,雙目微微一瞇,好似猜到了什么,眉頭微蹙,臉色一陣難看。
  “請!”鐘玄語氣有些不自然道。
  眾人很快被引到了蓮臺之處。
  “太一神皇,您的位置在這里,陸壓圣人,您的位置在這里!”鐘玄說道。
  陸壓臉色一沉道:“內七外九?七個主賓,九個次賓?怎么,我坐不得主賓之位?”
  太一也看向鐘玄,內層七個位置,自己在主位,這是必須的,可陸壓卻到了次賓之位,這不僅是體面問題了,更多的是鐘山態度問題。
  “陸壓圣人見諒,主賓之上,都是像太一神皇一樣身份地位的人所坐,除非您能超越太一神皇!”鐘玄不急不緩道。
  陸壓和太一?雖然陸壓是圣人,但陸壓如何與太一爭鋒?首先太一是陸壓父親,其次太一是南洲之主,陸壓自然不會認為自己比父親還尊貴。
  “可是,那兩人昵?兩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坐在主賓位?”陸壓頓時指向劍傲和玄元。
  自己的地位不如父親,難道還不如那兩個名不經傳的人?
  劍傲和玄元扭頭,冷冷的看了一眼陸壓。
  太一并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鐘玄。鐘玄微微一笑,正要說話,太一身后的黑袍人忽然開口了。
  “太子,鐘山不會在這種小節上故意羞辱人,他不屑為之!”
  黑袍人一開口,鐘玄一陣耳熟,頓時瞳孔一縮,死死的盯著黑袍人。一臉的凝重和難看!
  “既然幽冥先生說了,那你就過去吧,待會看,到底是哪些人能坐在主賓之位!”太一淡淡道。
  “是!”陸壓雖然不情愿,但還是點點頭。
  陸壓踏上次賓蓮花臺,太一踏上主賓蓮花臺,而幽冥先生卻是跟在太一身后,踏上主賓蓮花臺。
  太一落座了下來,幽冥先生站在其寶座一側。靜靜而立。
  太一坐下,扭頭看向玄元和劍傲。
  玄元輕輕端起酒樽,淡笑中對太一一次虛敬,不管太一接不接受,自己喝起了美酒。
  太一雖然一笑置之,但如陸壓一般,心中充滿好奇,這二人到底是誰?
  不過,很快太一和陸壓的目光就轉向了東方,東方同樣有著一個巨大的依仗隊。九龍拉車,緩緩駛來。
  “贏?”太一略微凝重的輕聲道。
  遠處,鐘天接著贏的車隊緩緩駛來。
  鐘天接客,自然暢通無阻,九龍帝車停靠在長生殿廣場邊緣。與金烏帝車相距不遠。
  “大秦天帝,鬼谷子,請!”鐘天說道。
  “嗯!”贏點點頭。踏步隨著鬼谷子走向中心。
  “大秦天帝,這是您的位置,鬼谷子,這是您的位置!”鐘天指著兩邊道。
  不遠處,陸壓一見鬼谷子的位置也是次賓席,頓時暗呼口氣,心中的氣憤少了不少。
  贏,自然是主賓蓮花臺。
  輕輕踏上蓮臺,兩邊侍者快速為其斟滿美酒。
  “東皇,久違了!”贏淡淡笑道。
  “贏,久仰了!”太一點點頭。
  兩大帝王算是相互打過招呼了。
  “劍傲天主,玄元宮主,你們果然早來了!”贏再度道。
  一旁太一和陸壓都雙眼一瞇,這兩人能讓贏重視?頓時,原先二人身上的‘名不經傳’
  的標簽被拿去了。
  “你來遲了!”劍傲淡淡道。
  “盛情難卻,早到一步!”玄元點點頭。
  聽到二人的話,陸壓臉上越發古怪,這二人什么來頭?和贏的語氣這么隨便?
  “諸位稍后!”鐘天對著眾人再度說道。
  說完,鐘天踏步飛向西方。
  “姬宮涅?”贏扭頭看向南方。
  西方,遠遠的,眾人也看到了一輛帝車,不過拉車的變成了鳳凰,九只巨大的七彩鳳凰,拉著帝車從遠處緩緩駛來。鐘天前往迎駕。
  同時,從南方也飛來一朵十二彩祥云,祥云之上,站著三人。
  其中一人,正是大崤太子,鐘政,另兩位,一人身著白衣,面目模糊,另一人身材魁梧,頭戴翎子冠,一黑一白,在頭上緩緩顫動。
  “天道子?他的本體果然也出來了?”劍傲沉聲道。
  鐘政領的兩人,自然是天家家主天道子,與圣人天咒子。
  鐘天領過來的,卻是一身寬大帝王袍的姬宮涅,還有一個一身白衣的圣人公輸子。
  幾乎同時,兩隊人抵達長生殿廣場。并且落在不遠處。
  姬宮涅踏出帝車,剛好和天道子對上了。
  “姬宮涅?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天道子淡淡道。
  天道子一說,眾人神經一陣緊繃,因為誰也沒料到天道子一來就出言不遜。
  公輸子正要站出來,姬宮涅卻是探手攔了下來,淡淡一笑的看向夭道子道:“我是死了,可我又活了,而且活的比當年好!到是你,終于從籠中出來了?”
  看到姬宮涅的爭鋒相對,眾人誰也沒有插口。
  “籠?說得好,哈哈!”夭道子態度極為古怪。
  “天洲之主,您的位置在這,天咒子圣人,您的位置在這!”
  “大周圣王,您的位置在這,公輸子,你的位置在這!”
  鐘天和鐘政分別為四人指出位置。
  姬宮涅和天道子自然是主賓之位,天咒子和公輸子有了先前的例子,也沒有多做糾纏,各自走上了次賓的蓮花臺。
  “太一、贏、劍傲、玄元,久違了!”姬宮涅對著眾人淡淡的打招呼道。
  “久違了!”眾人點點頭。
  天道子卻是大馬金刀的朝寶座上一坐,非常隨意的端起一個酒樽,看看一旁的最后一個主賓位道:“你們說,這最后一個主賓之位,是帝玄鎩的,還是程侯的呢?”
  程侯?帝玄鎩?
  眾人目光頓時集中到了最后一個主賓蓮花臺,是啊,先來的人還沒什么,這最后一個卻非常玄妙了。
  鐘山排的座次,并不以親近程度來排,而是以地位尊崇來排的。
  程侯,天下第一圣人!帝玄鎩,狼族至尊!誰更尊貴?誰坐?
  誰也沒有詢問鐘天,好似這里面還暗藏著某種玄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