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第四章程侯報仇


  地洲,釋天圣境。
  帝玄鎩坐于自己的練大殿之中,閉目調息,周身放著淡淡的光芒,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金色,兩種光芒好似在相互爭鋒,誰也不讓誰一樣。
  白光之中,隱約間能夠看到萬千剮世金輪,金光之中,隱約能夠看到萬千斷刀,兩種幻影武器在相互碰撞,在相互壓制著對方。
  顯然,擁有剮世金輪的白光,代表著帝玄鎩的意志,擁有斷刀的金光,代表著帝釋天的意志。
  帝玄鎩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之色,繼而,金光忽然弱了下去,被白光強勢的壓制了起來。
  斷刀節芊敗退,剮世金輪越來越盛。
  “嘭!”金光粉碎了,只剩下白光籠罩帝玄鎩了。
  帝玄鎩臉色的痛苦之色消失,緩緩睜開眼睛,但并沒有多大的喜悅,反而極為凝重。
  “怎么會沒了?”帝玄鎩眉頭深鎖道。
  帝玄鎩仔細又檢查了一番自身,可是根本查不出所以然來,深吸口氣,起身走出練大殿。
  大殿外,一眾狼族強者恭敬而立。
  “至尊,是時候了!”一個狼族強者說道。
  “嗯,你們看好釋天圣境,我去北洲了!”帝玄鎩點點頭道。
  “是!”眾狼族強者馬上應道。
  地洲,熒惑道場。
  熒惑道場上空飛舞著大量熒惑徒子徒孫們而熒惑道場更是大火彌漫將熒惑道場淹沒在火海之中。
  熒惑的弟子們飛上高空,無不捂著鼻子,一臉厭惡的看向遠處的肥哥和竹竿!
  “我說,真沒事,這是沼氣的味道,吹吹就好了,而且要不了多久就習慣了!”竹竿對著一個紅袍男子解釋道。
  那紅袍男子一臉羞憤的看向肥哥和竹竿。眼中噴火。
  “是啊,你們這樣多浪費?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們這個沼氣池厲害吧?節能環保,不用術就能出火!”肥哥也在一旁說道。
  “火?不需要,我們一個念頭就放出漫天大火,哪里需要你們起”,………,!”紅袍男子臉色通紅道。
  不止紅袍男子,熒惑道場幾乎所有人都一臉氣憤的看著沾沾自喜的肥哥和竹竿,幾百年下來,所有人都知道二人是禍害,可怎么也想不到他們居然做出這種事來。
  沼氣池,雖然簡單,但一眾強者根本不屑去深究畢竟誰會研究一堆糞便?而眼前的沼氣大火,在很多人眼里,就是焚燒糞便,還燒的漫山遍野,特別是在這圣人道場。
  圣人道場啊,天地最圣潔的地方,被二人搞得臭氣熏天,搞得火焰四起,偶爾一些地方還會發出一些爆炸爆炸之下,糞便四射,驚天動地!
  這兩個到底是什么樣的極品啊?
  “怎么回事!”
  虛空中一聲朗喝。
  一身白袍的熒惑圣人忽然從天而降。
  站在虛空,熒惑冷冷的看著道場的漫天大火,而弟子們卻無人去撲。這可不是什么三昧真火,而是凡火,凡火根本傷不了道場內任何東西,可也不能任由其不斷焚燒啊。
  “師尊!”一眾熒惑弟子叫道。
  “還不熄火!”熒惑冷聲道。
  “不能熄,師尊,千萬不能熄啊!”先前那紅袍人一臉苦相道。
  “嗯?”熒惑疑惑道。
  “現在好出很多了一旦火熄滅后,那什么‘沼氣,味道就增大百倍不止,太、太、太嗆了!”紅袍弟子一臉苦相道。
  “味道?”熒惑沉聲道。
  “師尊,我們道場下的九條大地龍脈,全部被污成‘污龍,了,方圓百億里都將因為龍脈變成這樣!”紅袍弟子說道。
  熒惑圣念微微一探,頓時也確定了這個事實!
  “怎么回事?”熒惑語氣冰冷道。
  “還不是他們兩個…………”!”紅袍弟子馬上解說。
  熒惑聽著聽著,眉頭深深的皺起,看著遠處飛過來的二人,臉色越來越難看,拳頭捏起,熒惑已經肯定,當初將他們從柏氏家族來,絕對是最大的錯誤。
  “師尊,不若斬斷九條大地龍脈,再掩埋這里,我們再擇一地,重開道場,否則,我道場必為天下笑柄!”紅袍弟子馬上說道。
  天下笑柄?的確,圣人道場被污穢的奇臭無比,龍脈變臭龍,誰聽了不笑噴一口茶水?
  “熒惑,你回來就好了,你的這些弟子是不是有問題?大火一直燒,這要燒多少沼氣,多浪費啊!而且大火燒起,有些地方就不穩定,容易爆炸的!”肥哥數落道。
  “就是就是!”竹竿也數落道。
  熒惑面容好一陣抽搐。看看二人,心中無端升起一股殺意,可還是被忍了下來。
  “好了,我們馬上前往北洲!你們還去?”熒惑搖搖頭道。
  “不去北洲,我們在這里干嘛,當然要去!”肥哥頓時眼睛亮了起來。
  “嗯!”熒惑點點頭。
  轉頭看向剛才紅袍弟子道:“就按你說的去做。”
  “是!”紅袍弟子應道。
  “你們留下來協助,熒重你和我們一起去北洲!”熒惑對著一個綠衣人道。
  “是,師尊!”綠衣弟子馬上應道。
  大袖一甩,熒惑帶著竹竿、肥哥、熒重向著北洲而去。
  由圣人帶路,速度極快,當抵達北洲之時,熒惑選擇在無雙城先停了下來。準備先打探一下凌霄天庭暫時的局勢。
  可但熒惑落在無雙城之外的時候,卻發現那座城池頂上,居然有著一條龐大的氣運金龍。
  “城池上空也有?師尊,圣庭的城池怎么有氣運金龍?”熒重驚訝道。
  “進去看看!”熒惑道。
  竹竿和肥哥自然沒有意見,因為二人也處于好奇之中。
  城門口,熒惑術下,普通人根本看不到他們四個,四人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入無雙城中。
  一入無雙城,四人頓時微微一鄂。
  因為無雙城的百姓,很多都抬頭望天,望著上空的那些氣運。
  氣運之中,隱約顯現出一幕畫面。畫面中亭臺樓閣,無數人物走動之中。
  “凌霄天庭?居然能夠看到凌霄天庭的景象?”熒重驚訝道。
  “無游四方、恩澤天下,圖顯朝都?”熒惑沉聲道。
  “什么意思?這是凌霄天庭的景象?”肥哥問道。
  “嗯,就是凌霄天庭!鐘山要將大壽經過,公布天下?”熒重疑惑道。
  “這是現場直播啊!”竹竿意外道。
  這時熒重看看熒惑,傳音道:“師尊,這里離凌霄天庭不遠了,不若弟子留在這里,看守這兩個禍害,畢竟帶到凌霄天庭,必丟臉面!”
  熒惑看看肥哥和竹竿,最終點點頭,是啊,這兩人能帶去嗎?那不是作死嗎?
  “好生看守,待我傳信給你,通知你如何去做!”熒惑傳音道。
  “是!”熒重點點頭。
  交代完畢,也不和二人打招呼,踏步,熒惑消失不見了。
  “咦?熒惑呢?”竹竿一低頭,熒惑不見了。
  “師尊去凌霄天庭了,我們在這里也能看到凌霄天庭,就不用去了,畢竟那里太兇險了!”熒重說道。
  “兇險?什么兇險,淫貨他居然食言而肥!”肥哥氣憤道。
  “二位,請尊重我的師尊,否則…………”!”熒重冷聲道。
  “否則什……”竹竿剛說了一半就不能動了。
  肥哥和竹竿都忽然動彈不得,繼而被熒重帶到一家客棧,要了個院落,關了進去,又用陣封住的院落,熒重才得以清靜。若不是師尊對他們客氣,熒重早就將他們拍死了,現在更是懶的與二人說話,關起來等待師尊傳信。
  被陣封住的二人能動了,此刻一臉憤恨。
  “淫貨果然不是東西,那個也是,肥哥,他們不帶我們去,我們自己去!”竹竿氣憤道。
  “好,把大鍬拿出來,我們挖個地道出去!”
  凌霄天庭,鐘山大壽,隨著鐘山一聲令下,北洲所有大型城池上空,小型氣運云海之上都全部出現一幅景色。
  一幅凌霄天庭的景色,大壽盛況,公布天下。正如肥哥、竹竿所說,是一場現場直播的盛況,只是這種直播只有畫面,沒有聲音。只是將十九爪氣運金龍看到的東西,傳遞給萬千小氣運金龍播出來而已。
  鐘山大壽,普天同慶,大崝天下凡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頭一切,一起抬頭望天,望向凌霄天庭的景象。
  凌霄天庭之上,擺著無數的筵席,邀請的都是天下四方強者。
  而在長生殿廣冇場,卻是浮出十七個蓮花臺。蓮花臺上,擺滿了豐盛的仙釀佳肴。
  一個主臺,十六個客臺!十六個客臺分為兩層,內層七個,外層九個,顯然這里是鐘山宴請貴賓的地方。
  長生殿大門緊閉,百官恭立在外,顯然是在等候鐘山出來。
  而此刻,十六個客人蓮花臺上,已經到來了數名客人,已經有幾名最尊貴的客人就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