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2)      第二章龍門谷(09-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2)     

第二章葬家與狐族之仇

第一百三十六章群雄奔赴凌霄天庭(第二更,求月票!)
  大雷霆道場。
  主殿之中。程侯立于寶座之上,面前站著三名紫衣男。
  “白衣還沒找到嗎?”程侯沉聲道。
  “少主還沒有消息。”為首一個紫衣人皺眉道。
  “混賬,人就這么沒了?”程侯冷聲道。
  “師尊,少主會不會…………!”那紫衣人一臉擔心道。
  “不會,白衣的命牌在為師這里,他還沒死。不過,白衣的大劫降至,若不找到…………!”程侯眉頭深鎖。
  “那怎么辦?”紫衣人皺眉道。
  程侯一陣沉默,最終,程侯取出一塊紫色命牌!
  “師尊,這是少主的命牌?”
  “不錯,命牌為師現在給你,他大劫降至,若是命牌碎了…………!”程侯雙眼一瞇道:“給我殺了紫熏!”
  “殺?圣女?”紫衣人驚訝道。
  “哼,白衣對她念念不忘,若是白衣過不了這一劫,就讓紫熏去陪他。”程侯冷聲道。
  “可是,師尊,你不是說紫熏是荒古家族派來的嗎?留著有大用!怎么就…………。”
  “殺!”程侯語氣一冷道。
  “是!”
  “師尊,為何您不自己…………?”又一個紫衣人疑hu道。
  “鐘山兩千歲‘大壽’,此役天下群雄匯聚,為師推算到自己或有一劫,躲之不了,不過不用擔心為師,最多只是受傷,或許要很長一段時間能回來,記住,你們守好大雷霆道場,大雷霆道場在,我就不死不滅!”程侯沉聲道。
  “是!”眾弟馬上應道。
  正在這時,殿外又走來一名紫衣男。
  “師尊,熒hu圣人悄然而至,求見師尊!”
  “哦?悄然而至?”
  程侯微微一陣沉吟。()
  “呵,有請!”程侯說道。
  “是!”
  很快,一身白衣的熒hu就走入大殿之中。而程侯的弟們也退了出去。
  “哐!”大門關上!
  程侯、熒hu,兩個圣人面對面。
  “熒hu?你來我這干什么?”程侯淡淡道。
  熒hu看著程侯,微微一笑道:“鐘山大壽在即,遍邀天下群雄,你定會去吧?”
  “那有如何?”程侯道。
  “我尋思著給鐘山送份大禮,我一個人或許送不成,或要邀人同送!”熒hu沉聲道。
  “哦?送什么?”
  “送鐘!”熒hu雙目一寒道。
  墨道場!
  墨的大殿之中。大門緊閉,內部只有兩人。
  墨與彌天面對面。
  “鐘山大壽降至,群雄匯聚,這次,你不會再攔我了吧?”彌天笑著說道。
  “上次是還人情!”墨淡淡道。
  “你這人情還真是奇怪,上次是讓你攔著我,這次卻是助我,目的都是一個,滅鐘山!鐘山敵人遍天下,諸圣人之中,大多與之有仇,此役,鐘山必死無疑,只是此役浩大,各自必有所傷,你我聯盟,可將損失降到最低!”彌天凝重道。
  “這是對荒古家族的最后一份人情,放心吧,我會助你,至于你能不能滅殺鐘山,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墨搖搖頭淡淡道。
  “好!”
  陽間,一個幽深的山谷之中。
  “嘩~~~~~~~~~~~~~~~~~~~!”
  大量精美的器皿灑落一地。()一名極為干練美麗的藍袍女怒瞪面前跪著的一群男女。若鐘山在此一定認得,她就是自己的妻,古千幽。
  “殿主息怒!”一眾男女小聲道。
  “說,是誰?誰代我巽殿同意墨協助彌天毀滅大崝圣庭的?”女眼睛一瞪道。
  “回稟殿主,是、是您的父親。”一名女噤若寒蟬道。
  “混賬,古正一?他不是我的父親,他人呢?”古千幽怒斥道。
  “他去見家主了,家主也要您馬上回yn間。而且,墨助彌天,家主也是同意的。所以您父親能夠…………。”跪地女小聲道。
  “記住,從今日起,古正一不得踏入巽殿一步,有敢放行者,九代以內,削除荒古家族一切勛位,永世不得再入荒古家族!令出即行,不得有誤!”古千幽冷聲道。
  九代以內?眾人渾身一顫。繼而恭敬道:“是!”
  眾人不敢說話,古千幽卻是看向北方,靜靜的沉思了一個時辰,有過柔情,有過堅定,最終深深的吸了口氣道:“通知下去,準備前往yn間,荒洲!”
  “是!”眾人應道。
  于此同時,北洲一統的消息快速傳遍天下,陽間,東洲、南洲、西洲、中洲、天洲、地洲、玄洲、黃洲一時間,好似所有人都忽然知道這個消息了一般,好似有人故意為之,故意宣傳而出。
  同時,北洲之主,鐘山大壽的消息也快速傳了出去。
  一個陽間酒樓之中:
  “嘶,兩千歲?北洲之主?鐘山?他兩千歲?”
  “兩千歲,他和我一樣?”
  “哈~呸!一樣?就你?鐘山已經一統北洲了,北洲了知道嗎?陽間九洲之一,你呢還是一個凡人,連成仙都不知道能不能過,他能和你一樣?”
  “是啊,你也不照照鏡,兩年后,你也是兩千歲大壽,你請到的都是些什么人?資格最老的也只是你的師祖,地仙而已,你看鐘山大壽請的是誰?東洲之主,南洲之主,西洲之主,天洲之主,天下九大圣人,你那地仙師祖,給人家提鞋都不夠!”
  “你、你、你們……!”先前那人臉色一陣羞紅。
  “你什么你?鐘山大壽,早在數十年前,就有無數強者奔赴北洲了,天下祖仙為睹這場盛會爭相前往,你呢?不說了,說了沒勁!”
  …………………………………………
  …………………………
  ………………
  的確,鐘山這次大壽,刺j了不少人,兩千歲,說出來的確讓很多仙人為之羞憤不已。而這次大壽所請之人,卻讓更多人為之驚訝,圣人啊,九大圣人啊,齊聚凌霄天庭?亙古未有之事。
  如眾人說的一樣,無數強者奔赴北洲,只為這一場盛世大宴。
  南洲,妖族天庭,東皇宮。
  太一看著皺折,面前一眾重臣恭立兩邊。
  左列第一,陸壓圣人。
  “父親,不止是我南洲啊,根據消息,卻是傳遍了陽間天下,居然都傳出了這份邀請名單。這肯定是鐘山所為,他要干什么?”陸壓沉聲道。
  太一指頭敲擊扶手,神色凝重。
  一旁人尊想了想道:“鐘山此人,從小千世界開始,做事就極為大氣,不過每一步,都不是隨便走的,定有yn謀在里面!”
  “嗯!”眾人點點頭。
  太一想了想,眼中精光一閃,看向一身黑袍的男道:“幽冥先生,你應該很了解鐘山對!你看呢?”
  眾人一起看向幽冥先生。幽冥先生了解鐘山?
  “神皇已經知道,屬下就不獻丑了!”幽冥先生淡淡道。
  “說!”太一沉聲道。
  “是!”幽冥先生點點頭。
  眾人意外的看看幽冥先生。
  “如人尊所述,鐘山所走每一步,都是有計劃的,此役大壽,遍邀天下群雄,同時通傳天下,就是要引去無數強者,鐘山大壽,必有一場大戰,引無數強者旁觀,是為了牽制群圣!”幽冥先生說道。
  “哦?牽制圣人?什么意思?”一旁鬼車意外道。
  “大崝遍邀群雄,必有對戰群雄的資本,但這個資本并不能占據絕對優勢,因此,引無數強者奔赴北洲,制肘圣人,畢竟,天下九圣,大部分是他的敵人,外來祖仙對大崝虎視眈眈,對圣人更加虎視眈眈,試問哪個圣人敢不要命的一搏?屠圣的人少,不是那些祖仙不想屠,而是沒有能力,一旦有了機會,誰還不去屠?屠一圣,可得天數之眼的青睞,只要不稱天帝,有很大機率被選成另一圣人,代天牧天下,畢竟天數之眼也鼓勵優勝劣汰!”幽冥先生淡淡道。
  “還有更遠,鐘山若是能夠通過此役,那從四方奔赴而去的祖仙,會不會有人選擇加入大崝圣庭?”幽冥先生淡淡道。
  “嘶,如此說來,若讓鐘山通過了此役,大崝不但不會大傷元氣,反而會因此更上一個臺階?”鬼車驚訝道。
  “好yn險的鐘山!”人尊臉色難看道。
  “鐘山等不到那個時候了,點妖,準備北上!”太一冷聲道。
  “是!”群臣應喝。
  “幽冥先生,前去北洲,你呢?”太一審視的看向幽冥先生。
  “全憑神皇做主!”幽冥先生點頭應道。
  “嗯!”
  兩年后,北洲,鐘山大壽,宴請天下諸梟!凌霄天庭以東。
  一朵黑色的長云,浩浩dndn而來。
  云雖黑,卻無絲毫yn邪之氣,充斥了一股無邊的貴氣。
  黑云之上,九龍拉車,帝王乘駕,依仗威武,所過之處,異香四起,仙樂飄飄,仙禽神獸飛舞,排場極大。在龍車一旁,卻是站著一個黑袍男,面容極度模糊。若鐘山在此一定認得,此人正是東洲圣人,鬼谷。
  “天帝,凌霄天庭到了!”鬼谷對著龍車內輕聲道。
  :抱歉,更新晚了,今天家里親戚實在太多,第三更,今天肯定會更新,只是遲點,等不了的朋友,明天看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