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56 萬古丹卷

師尊放心,靈兒是我妻午,我必會好好待她,等我述引嘰姿期,我必接靈兒回來,讓她天天快樂。”鐘山鄭重的說道。
  盯著鐘山,天星子看了一會,感受到鐘山所說的誠懇和鄭重,天星子點點頭。
  “泥菩薩,你這一門的規矩,絕不無故泄露天機,否則必遭天譴,此間爆出鐘山底細,你耍如何善了?”天星子馬上轉頭看向泥菩薩,顯然女婿半個兒,現在已經站在鐘山這邊了。
  看看玉星子,泥菩薩微微點頭道:“你們說。”
  泥菩薩說的那存干脆,好似之前暴露鐘山底細,是故意為之一般,讓鐘山不覺眉頭微皺。
  天星子看向鐘山,好似讓鐘山來說一般。
  鐘山知道眼前是一個。大機遇,但是,卻不知如何說起,自己該提何要求?
  “師尊,弟子不知前輩的能力,無從說起。
  鐘山馬上問道。
  看著鐘山,天星子滿意的點點頭。
  “鐘山,你可知仙人和凡人的區別?”天星子沉聲問道。
  聽到天星子忽然的疑問,鐘山微微疑惑,但還是說道:“仙人,長生不死,凡人,壽元有數。”
  “嗯,不錯,長生不死,為何會長生不死?為何有壽元之數?”天星子再問道。
  聽到天星子再問,鐘山眉頭一皺,以前只是只曉此事,但要說因由,卻不得而知。
  “因為命,凡人有凡人的命,仙人有仙人的命,命不同,怎么可能壽元相等?想要成仙,那就是逆天改命,將凡人之命,改為仙人之命,這樣才能真正不死,所以,一切的修行,不是為了實力強大,實力增加僅僅是一種過程,一種手段而已,其目的是為了逆天改命,以命搏天。這樣才能長生不死。成就仙人之命。”天星子解釋道。
  聽到天星子所說,鐘山心中一緊,這時才發現以前的想法太膚淺了,長生不死,繁而雜,不是修為增加就行的。
  “我也不追究你是如何知道建立運朝的,我只是要告訴你,既然你有方法,那就好好把握,皇朝、帝朝、天朝,每次晉級都是一次改命,達到天朝圣上之時,就有以命搏天的機會,那時,只要成功,命將為仙命,那時,才能長生不死。”天星子解釋道。
  “是”鐘山馬上應道,顯然這事情,自己也知曉。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功名,命,沒人可以直接修命,最多是修后面四個,繼而借此改命。”天星子說道。
  運?風水?積陰德?功名?”鐘山驚訝道。
  “是,你的王朝,就是以建立運朝修功名。修風水,修積陰德,修功名,都是以天地業位為憑,無分先后,只是修功名的最多,修風水的最少,少到整今天下,也就那么幾個人是修風水的,而你面前的泥菩薩,就是其中一個,而且是天地業位之“中位,之身。”天星子解釋道。
  鐘山在一旁心中充滿了震撼,想了想道:“那運呢?修運又如何?”
  看看鐘山,天星子道:“已經沒有人修運了,修運,已經失傳了。整個神州大地,已經有十萬年沒有出現一個修運之人了。”
  “呃?十萬年沒有出現修“運。之人?那修煉的很難嗎?又有什么不同呢?”鐘山問道。
  運?傳說,十萬年前有過,每一次神州大地,只會出現一個人。這一個人,能分曉天地陰陽,斷定兇吉禍福。可時刻避兇禍,迎吉福,這才是真正逆天修行,不過,十萬年前,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天星子無比向往道。
  運?修運?鐘山心中充滿震撼,這樣就太變態了,時刻?時刻避兇禍,迎吉福?
  那只剩下三種修法。修功名,自己這個皇帝還要手下眾臣,都是建立運朝修功名。修風水就是眼前泥菩薩,而修積陰德?
  “師尊,那我們現在在宗門修煉,屬于修積陰德?”鐘山疑惑的問道。
  滿意的看了一眼鐘山,天星子道:“不錯,我們就是修積陰德,修煉己身,就是積內陰德,還有外陰德,暫時你還沒有能力接觸,以后會知曉的。”
  “是”鐘山馬上應道。
  “風水之術,博大精深,可由風水來乘氣、聚氣、順氣、界氣,以增你一國之氣運。看似無形,卻吉福運起,萬順通達。”天星子對著鐘山解釋道。
  馬上,鐘山就從天星子語氣之中聽出了暗示。
  翻手間,鐘山取出一片巨大的地圖,對著泥菩薩恭敬道:“前輩,晚輩建立大情王朝,根基尚淺,前路迷茫,還望前輩指點迷津。”
  鐘山對于大情王朝的未來,早已有了計劃,但是,有著這么一個風水大師在面前,當然要聽聽他的意見,如師
  那樣才能更好的發展,至于這張天狼島的地圖。也是鐘山找南霸天等開陽家人描述,還有狼騎兵的描述繪制的。
  地圖之中的天狼島,除了狼域,分外的細致,演繹大致天狼島圖形。
  看看地圖,泥菩薩淡淡的道:“你大情王朝在哪?”
  鐘山迅速將地圖平鋪而下,指了指南方三片人類社會區的中央那一區。
  “前輩,在這里。不出三年,必定能夠一統此區鐘山說道。
  看看地圖,泥菩薩翻手抓起一根樹枝指著說道:“大峭王朝,平定此域,定立基礎,須在這里、這里”立百丈石龍,龍口朝外朝天,辟諸邪之氣,聚天地氣運,乘飛揚之氣,界大惰國運,方可踏足另外兩域。至此勢如破竹,萬流歸宗。”
  說完,泥菩薩就不說了,好似說的已經到位了一般。
  “謝前輩。”鐘山馬上應道。
  “嗯,千日之后,你隨我們一起前往太丹宗。到時借你人皇之氣。”泥菩薩說完,調頭走向了竹林邊的房子。
  看看泥菩薩背影,鐘山終于知道泥菩薩為什么要告訴自己這些了,顯然有某個環節,到時需要自己去做。
  不過為了師尊,就算沒有泥菩薩今天的批語,鐘山也會去的。
  看到泥菩薩離開,天星子微微一嘆,繼而看向鐘山。
  “鐘山。天星子叫道。
  “弟子在”鐘山驀上應道。
  天星子翻手取出一個小冊子,看了看,又看了看鐘山才說道:“這是我為你準備的金丹期功法,雷獄純陽功,供你金丹期時修習。”
  鐘山微微一怔,自己才先天第八重啊,這時候就準備金丹期的功法了?太早了吧?不對,師尊這話怎么好像在交代后事?
  神色有些凝重,鐘山深吸口氣道:“是,師尊。”
  輕輕接過,鐘山沒有多少喜意,心中有的僅僅是一份凝重。
  “去吧,千日之后,我會找你的。”天星子說道。
  “是,師尊鐘山馬上點點頭,輕輕的退去了,而天星子卻是停在涅無憂的墳前,繼續看著。
  鐘山回到聽水榭,心中依舊充滿震撼。
  泥菩薩?風水大師,若是他能夠為我所用,為大情王朝所用,那該多好,若真如師尊所說,大情王朝必定能夠長盛不衰,不過,鐘山也知曉,想要泥菩薩為大情效力,基本沒可能,最少現在沒可能。
  不說泥菩薩的修為,就是他所有的天地業位,中位。都不是大情王朝現在所能給予的。
  根據鑄天庭中所述,一共三種天地業位,軟位、中位、上位,現在自己連軟位都未達到,如何請得動一個中位之人?
  深吸口氣,鐘山將這一念想壓在心中,一切等以后再說。大情王朝,一定能夠強勢起來的。逆天改命,我必逆凡人命達仙人命。
  “鐘山”聽水榭外忽然傳來南霸天的聲音。
  鐘山略微皺眉的走了出去,因為從外界回來以后,可是一直沒看到南霸天啊,聽師尊所說,南霸天正在突破之中,某非他也達到金丹期了?
  走出小院,果然,真的是南霸天。
  南霸天手中抱著一個壇子,看到鐘山出來,臉上一喜。
  “哈哈,鐘山你真的在,來來來,剛從師尊那里搞來的,九靈萬花釀,一起嘗嘗。”南霸天笑道。
  九靈萬花釀?
  “這是酒?”鐘山馬上走了過來,略微疑惑道。
  “不錯,是酒,不過,這可不是世俗界的凡酒,說它是仙釀也不為過,我可是饞了很久了,直到前天達到金丹,師尊要獎勵我,我才在他收藏之中討來的。”南霸天馬上興奮的說道。
  “哦?是嗎?”鐘山有些意外的說道,繼而翻手間取出兩個大碗放在石桌之上。
  見到鐘山不客氣,南霸天也很豪爽的將那一壇酒往桌上一放。
  探享用力撕開上面的封紙,一股凝神的異香,驟然涌入鐘山鼻中,一時間,好似全身毛孔都張開吸氣一般,無比的舒暢。
  聞著味道,鐘山就能感受到此酒不凡。
  “好酒”鐘山不吝贊賞道。
  “那時自然。”南霸天笑道。提起壇子對著桌上的兩個海碗倒了起來。
  九靈萬花釀,液呈金黃之色,但這金黃透明液體之中,又好似有著很多小花的幻影一般,看上去無比的美麗。若不是聞到那味道。真的讓人有種不忍入口的感覺